185 对话/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一听这话的意思,便知宗门的最后决定应该是各打五十大板,罚玉龙老祖去面壁的同时,只怕也得罚自己点什么,

他不乐意道:“青照师叔祖,我可是受害者,”

“哈哈哈哈,先前叫青照殿主,现在怕受罚,喊起师叔祖套关系了,”青照真人大笑道:“放心,你的惩罚也不重,老夫先卖个关子,你且回潜龙殿先作休整,三日后宗门大殿自会招你前去,是何惩罚,到时便知,”

“诶诶诶,”烈盘急了:“青照师叔祖,玉龙子害我家人在先,我杀他徒弟全是自卫反击,这也算罪,”

青照真人说道:“他徒弟是咎由自取,这怪不得你,你是另有其罪,”

“那是指我私放狐仙出秘境,你们不是已经招狐兄入门了嘛,我替宗门拉來如此强力帮手,该有功无错,大受封赏才是,”

“也不是指这个,”青照真人笑了笑,终还是说道:“你身为宗门弟子,却怀有报复性的去世俗盘龙竞技场争强斗胜……”

“冤枉啊,”烈盘耍起无赖來也是一把好手,一脸无辜样:“我只不过是去那竞技场瞧瞧热闹,看到有人遭遇不公即将惨死,这才忍不住出手相救,怎么说得上有报复性什么的,”

“那你最后轰平人家竞技场,致使周边百姓受伤总是事实,这该赖不掉吧,”

烈盘大声说道:“对方可是金丹老祖,我也是给逼得沒办法了才胡乱甩出那一大把灵符,情有可原嘛,”

青照真人摆了摆手:“这罪可不是我给你定了,你和老夫在这里胡搅蛮缠也沒用,”

烈盘本也只是逗耍,知道宗门这次各打五十大板是个对宗门來说最好的处理办法,惩罚应该也不会太重,就意思意思而已,倒是不大放在心上,反正玉龙子被罚面壁六年,以自己的财富和修炼速度,六年后多半已达金丹之境,那便不用怎么惧他了,岂不见向灵莎修仙十八年便成就太虚,三十年便成元神吗,到时候沒准儿还能反过來倒找他的麻烦,这可是帮了自己大忙,自己才是最受利那个,此时见青照真人词穷,这才笑嘻嘻的问道:“青照师叔祖,那你给我透露透露惩罚到底是什么,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什么的,我这人天生心脏小,受不得刺激,”

青照真人几时遇到过这般沒上沒下的无赖徒孙辈,一时语塞,还是旁边十圣狐仙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句公道话:“你小子心脏小,受不得刺激,我看你的心比谁都大,谁受刺激也刺激不了你,走了走了,下午时听到玄阴山那边传回來的消息说你已经现身,潜龙殿上上下下早就已经翘首以盼的等着你这家伙了……对了,我的镇魂鼎呢,先还來,”

而此时,数千里之外的通天涯…………

思过峰,万丈绝壁,

一个容貌猥琐的老者正在那绝壁谷中闭目盘腿而坐,四周皆是雪白透亮的山壁,有如一面面镜子,在山面上投射出无数个他來,

谷中原本清静,一只乌鸦飞过,呱呱的嘈杂声顿时打破了这份宁静,

那老者睁开眼來,伸手一探,半空中的血眼乌鸦盘旋了两个转,飞扑到他手臂上站住,挺着胸,抬着它那颗骄傲的小脑袋,呱鸣声不绝,

老者侧耳听了一阵,古井无波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毒之色,他缓缓闭目,沉吟良久,终还是静不下來,双目猛一圆瞪,伸手凝空虚指,在那山壁上刺下了‘烈盘’二字,

他气喘吁吁的盯着那两个自己刻出的大字看了许久,猛然伸爪狠狠一抓,将那两个字抓得稀烂,同时一声厉呼声从山谷底端猛然冲天而起,

“烈盘小儿,居然敢大摇大摆返回宗门,老夫被关六年禁闭,你居然只受一顿骂责之罚,天理何在,”

“别以为有无量老祖罩着你,别以为有铁战护你,别以为有向灵莎那小娘皮看着你,你就安然无佯,更别以为老夫被罚六年禁闭,你就稳如泰山了,哼,老夫肯接受这惩罚,就是为了让那几个老家伙放松警惕,就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据,给老夫等着,一年内不毁你身、灭你魄、夺你宝,我玉龙子誓不为人,”

“你那套盘龙剑阵,你那千万灵石,你那神秘的护体法宝,统统都是老夫的,”

他狂喊了一阵,发泄了一通,淤积的愤怒稍稍平复,接着迅速从怀中乾坤袋内取出三张通讯灵符,

揭封,开符,

三个模糊的身影在身前显现出來,两男一女,那两个男的一个风神俊朗、气度非凡,另一个则容貌古怪、异于常人,至于那女的身后,竟更是隐现着数根毛茸茸的大尾巴,

玉龙老祖盯着那三个人影看了许久,只冷冷的说道:“鱼已进网,照计划小心行事,谁若捅了娄子,被那几个老怪发现后宰了,可别怨自己命薄,”

十圣狐仙既已归顺仙云宗,那便已该在仙云宗内挂牌登记入殿了,它现在的身份算是烈盘的保镖,因此烈盘在哪个殿,它自然也就挂名到哪个殿门之下,

潜龙殿,给了个挂牌长老的职位,早在昨天时就已经住了进來,还单独给它分了一栋小别院,最高规格的,直接配了三个女仆,比潜龙殿四大长老住得都还更奢华,

和烈盘返回潜龙殿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青照真人并未选择同行,而是先回了升龙殿,算是单独给这两位留下了点私聊的时间,

此时方才从十圣狐仙那里听了点靠谱的东西,据说宗门原本并未打算让玉龙老祖去面壁思过,大概只是想劝他息事宁人,勒令他不许再找烈盘麻烦便是的,可大概是两天前,也就是烈盘刚刚在将军城外‘失踪’后不久,便有高手到山上來‘找麻烦’了,

无量老祖,

这可是尊真神,强如十圣狐仙,回忆起此老当时在仙云宗所散发出來的威势,亦是忍不住有点心有余悸,

“此老來单独见过向灵莎,似乎还动过了手,不过是在仙云峰的秘殿中,旁人并不知情,只有我与仙云宗的几个太虚真人能感应到些许无量老祖的威势,事后无量老祖离去,向灵莎则闭关了两日,今天早晨刚一出关时,便公布了对玉龙子的处罚,且是立即执行,根本沒有给玉龙子任何辩解的余地,”

“你是说,宗门做出这决定,是受无量老祖之压,”烈盘皱眉问道,想不到无量老祖竟然已经來过了宗门,烈盘感激之余,亦是有点惭愧,对无量老祖,自己并未付出过什么,却屡屡受他照顾,关怀备至,对宗门,自己身为仙云宗一份子,在宗门本身并未对不起自己的情况下,却引得‘外人’來找宗门麻烦,便说是以怨报德也不为过了,原本他虽打算让无量老祖和铁战替他撑腰,但那也仅只是希望两人站在公平的立场上给以自己一定的支持就行,再不济都只能是针对玉龙子发难,而与宗门无关才对,

“不,若真是受无量老祖威逼,那这决定两天前就应该已经定下了,而且未得结果之前,无量老祖应该也不会离开,对玉龙子的惩罚更不会仅只这么轻微,”十圣狐仙说道:“而且我见过向灵莎,此女眉目中傲气十足,不是那种会受人威逼利诱之辈,大概是另有原因吧,”

狐仙顿了顿,补充道:“或许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你,若是换位思考,我是仙云宗之主,门下弟子能出色到引來无量老祖那等‘外人’替他出头,我首先会想的是这弟子未來的潜力空间,其次会想到这弟子在宗门内究竟受了多大的委屈,竟然让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再说了,有无量老祖这等级别的大能者在一旁觊觎,若是宗门不安抚弟子之心,就不怕被无量老祖给挖了墙脚,综上一衡量,宗门做出那样的决定也就不足为奇了,”

“玉龙子服吗,”烈盘问,

狐仙笑了起來:“任谁知道你有无量老祖撑腰之后,能不被你找麻烦就已经该烧高香了,罚他六年禁闭而已,有何不服之有,我相人很有一套,那玉龙子獐头鼠耳,一看便知是欺软怕硬之辈,不足为惧,纵然有什么小动作,吃无量老祖这一惊吓后,短期内他都是不敢发作出來的,倒是你要小心小心你们这位女宗主……这可是个狠角色,别因为无量老祖之事对你心怀怨恨,以后给你小鞋穿,你呆在宗门里的日子可就真是不大太平了,”

吃完晚饭陪家人看春晚,祝大家來年都得亿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