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重返山门/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御剑而行,赶路的速度自是不慢,从山脚返回潜龙峰,不过几分钟时间而已,

看到风景依旧的潜龙殿,虽只是两年未來,却已让烈盘有了些许时过境迁之感,

殿外,苗玉龙、钟鸣、甚至包括季长风等一干熟人早已等在了那里,更还有闻讯而來的腾翼、方喻、丫丫等好友,

腾翼看起來比较憔悴,站都站不稳的模样,上次万魔窟秘境那一战时,他接连动用秘术,对身体亏损甚大,当时他们在贫瘠之地苦等烈盘未果,本就耽误了最佳的恢复治疗时间,结果回到宗门后,腾翼不顾身子虚弱,又坚持要领受‘盗窃’师尊乾坤袋的惩罚,其实那次他是真拿错了乾坤袋,和盗窃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他师傅不罚他,他便自己给自己上了穿骨之刑,倔得像头牛,虽说不至于残废,但直到现在都还未完全恢复过來,方喻和丫丫一人挽着他一只胳膊,站在那里翘首以盼,

瞧见烈盘和狐仙同时到此间,所有人都是兴喜不已,两年未见,师兄弟间自然有说不尽的话題,苗玉龙早让下人在他的小院里备下美酒仙肴与众人共醉,

烈盘先是问腾翼等人关于陈冰的下落,对那个织女峰的第一神速女修,烈盘印象还蛮不错的,结果得到的回答却颇为失望,这一年多來,陈冰一直都沒有返回宗门,万魔窟秘境那边的出入口,似乎也沒有关于陈冰出境的记录,看來十有**是真在那次万兽围剿的大战中丧身了,

认识陈冰的回想起此女,想起她当日留下独自断后,让腾翼带着方喻和丫丫撤退的大义,都是感慨不已,烈盘又问起自己曾经的那座烈居,苗玉龙此时已晋升元婴之境,去了升龙殿,不过升龙殿那边的管理模式不同于别处,让他同时还兼任着潜龙殿大师兄之职,仍旧还管着潜龙殿诸事,此时略有点尴尬的说道:“之前宗门传回烈师弟的死讯,那烈居便已照潜龙殿规矩重新收归殿房分配,此后这两年间换过两个主人,眼下是殿内四星布衣车晓凡的住处,烈师弟可是念旧想回归烈居,这应该不难,车师弟性子敦和宽厚,我若去和他说明,想必是很乐意将那小院让出來的,”

烈盘摇头道:“既是有车师兄入住,小弟怎敢造次,却不知原本负责照顾烈盘的那侍女柳静,现在是否还伺候在那里,”

仙云宗向來不禁女色,很多独院的侍女几乎都是院主的床上私物,虽说大多数修仙者都仅只是将她们看作一种发泄工具,并不会特别在意她们的去留,甚至相互交换取乐之类,但也有那种比较重情的仙家,别说相互交换取乐了,就算自己的侍女被别的师兄弟随口调戏一下,也会跳起來和别人拼命,因此宗门中在遇到此类事情时一向都极为注意,

苗玉龙说道:“柳静既已是烈师弟的侍女,那不论烈师弟是否还在人世,殿内都肯定不会再将她随意指派给别人,当时确认了烈师弟死亡的消息后,收回烈居时,我本是替她安排了个去处,在这潜龙殿中管管后勤之类,可那丫头干了只大概半月余便已主动请辞,说是想回家赡养父母,我记得这事儿是我处理的,给了她一笔世俗金银便放她走了,一直不知其去向,烈师弟可是想找她,这应不难,我可以查到招她上山时,她的出生籍贯,铁定是在仙云境内,找过去应该不费事儿,”

烈盘笑道:“我知道她籍贯,苗师兄误会了,烈盘不过是瞧见这宗门小院的居所,回忆起当时旧况,想起曾蒙她照顾,有感而发,随口问问而已,其实像柳静那样的凡俗女孩,回到世俗中嫁人生子才是对她们來说最好的结果,何必让她们在这仙门中空度大好年华,只为了伺候我等一点饮食起居,”

“哈,烈师弟宅心仁厚,就是感慨未免太多了些,”旁边钟鸣嚷嚷道:“今天苗师哥拿出來的可是八百年的竹筒青,平时给我闻一下都舍不得呢,你们哪还來这许多聊天的心思,喝酒喝酒,别等酒气散到空气里,那才是大浪费,”

苗玉龙笑道:“接待咱们潜龙殿最有天赋的天才,外加最强的长老,沒有点好酒怎么行,”

天才指的是烈盘,最强长老指的自然是十圣狐仙了,这还是潜龙殿这么多年來第一位太虚境的长老,以前的潜龙殿,就算是管事的四大长老,也才仅只是紫府境呢,连金丹老祖都沒有一位,这次直接跳级出來一位太虚,可是让潜龙殿上上下下都大感提神的大事儿,

十圣狐仙虽是兽类,但却是个很会來事儿的主,笑着说道:“我这潜龙殿长老连身制服都沒穿,别人可瞧不出來哩,”

苗玉龙尴尬的笑了笑:“殿内一直沒有新任长老入驻,因此长老服沒有备用,我已让人连夜赶制了,三五日内便好,对了,还有烈师弟,既已入元婴境,已可升任殿内五星弟子,五星布衣的法袍有点复杂,上面有特殊的印记,因此炼制起來怕要花点时间,也需三五日,便委屈烈师弟先将就着以前的穿吧,”

烈盘乍了乍舌:“出去两年,还打过几次硬仗,那三星布袍早就已经穿破啦……沒事,我和秦明身材差不多,先借他那二星布衣的装备用用便是,”

“一件破制服有什么好聊的,喝酒喝酒,酒呢大师兄,咱们这么多人,你就拿这么两坛出來,太不够意思了吧,喝酒都不让人喝高兴啊,,”钟鸣在旁边闹酒,

“喝喝喝,就知道喝,你这小子迟早得栽在这酒上,”苗玉龙笑骂道:“咱们所有人加一块也沒你一个喝得多,”

“啧,瞧大师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请客哪有计较客人吃得多的,”钟鸣哈哈大笑道:“再说了,难得请到咱们潜龙殿的真龙作陪,高兴多喝点不应该啊,”

苗玉龙本也只是打趣,岂会舍不得那点美酒,一边让下人再上,一边转头说道:“对了,说到真龙……烈师弟这两年在咱们殿内的名声还真是日见高涨,据说前些日子有好事着将潜龙殿各高手分了个排名,烈师弟高举榜首,正是号称咱们潜龙殿的真龙,”

旁边钟鸣打趣道:“哟,大师哥你以前一直排第一,当老大当久了,现在被烈师弟盖过,该不会是不服气吧,赶紧的,你俩去后山干一架去,我來当个裁判,让我也瞧瞧大师兄挨揍的样子,”

苗玉龙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他转过头看着烈盘,正色道:“都说树大招风,烈师弟在潜龙殿内的名气大,可也不见得就全是好事了,以后在宗门内行事可还得多留个心眼,当心各种明枪暗箭,”

“是其他各峰各殿吗,”烈盘问,

苗玉龙摇了摇头:“其他各峰各殿,类似心怀妒忌,想踩你上位的人肯定不少,但就算是在咱们潜龙殿内,也不见得就完全一心了,”

旁边钟鸣不屑道:“宗门内除了你们几个最拔尖的小怪物,就咱们潜龙殿那帮小菜鸟,谁能找得了烈师弟的麻烦,”

苗玉龙又摇了摇头,说道:“宗门最近两年來崛起得极快,前途形势一片大好,不乏有些隐世高人的散修子弟前來入门的,潜龙殿这两年扩招,招入的弟子太多太杂,便有好几只这样真正的大鱼……”

“大鱼,我怎么不知道,”

“就你这成天烂醉如泥的酒鬼,你要真知道殿内的大势动向,我可就烧香拜佛、感谢老天了,喝你的酒去,别打茬,”苗玉龙正色道:“就我目前所知的,便有一位來自烂斗河苦竹山的元婴散修,名叫龙印真的,曾经师承苦竹老祖,这苦竹老祖在灵枢山一战中,作为宗门特邀的助阵老祖,结果却被人打死,他死后,留下这么一个弟子,宗门内本是有好几位金丹老祖都想代苦竹老祖收徒,却被这龙印真以不愿再改投换师拒绝了,只身加入我们潜龙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