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小朋友,自己去玩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中喧哗声四起,高呼烈盘名字的潜龙弟子不计其数,

对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不关是新來潜龙殿的,还是原本殿内的老弟子,都是同样的期待和好奇,

期待的是这号称潜龙殿第一的高手,会不会和龙印真去分个高下,好奇的则是对烈盘此人本身,只因他身上实在是有着太多的传说和太多让潜龙殿弟子们津津乐道的话題了,

“你就是那个烈盘,”龙印真缓缓开口,声音虽不大,却极具穿透力,让整个闹杂的大厅人人可闻,

原本的喧哗声逐渐小了下來,

烈盘呵呵一笑:“我就是那个烈盘,”

龙印真点了点头:“看來传闻说得不错,你确实比苗玉龙强得多,”

“那不是重点,”烈盘敲了敲桌子:“重点是,我的任务,对了,还有那几个小师妹的任务,是不是该赶紧处理下了,”

龙印真不答,而是看着烈盘继续说道:“不过,我比你更强,”

“那你就强呗,”烈盘的回答让龙印真多少有点意外,他笑呵呵的接着说道:“这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沒有,用不着专门來对我说明了,”

身后的烈系子弟轰然大笑,

什么叫高姿态,装逼的不叫高姿态,真正的高姿态是面对弱者时那种发自骨子的不屑,

徐胖子在旁边吼道:“盘哥威武,”

龙印真的嘴角微微一抽,一丝冷笑挂到了脸上,这还是烈盘第一次瞧见他脸上有过了一丝表情,

他伸手将那柄中品灵剑从桌子中缓缓拔出,安静的将之归鞘再收回乾坤袋中,然后才平静的说道:“三日之后午时,演武堂一号擂台,你可以选择不來,但我保证那将会成为你的耻辱,”

他说着,转身就走,烈盘在他身后笑着说道:“小朋友,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好面子,那样幼稚的,那什么擂台,你可以选择去,但我保证你连只乌鸦都瞧不见,”

“就是,你叫我们盘哥去,我们盘哥就得去啊,”

“你以为你是仙云宗宗主呢,”

“哈哈,三天后你还是自己去喝西北风吧小朋友,”

厅中哄笑声不绝,

龙印真停住脚步,淡淡的说道:“三天后你若在那里出现,我们便只是切磋,否则,半月后的宗门大比上,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沒有事先了解我的实力,”

烈盘耸了耸肩,不再搭理他,转身冲先前那交接弟子招了招手:“喂,过來做你该做的事,先把这妹子的任务处理好,要是再敢耍花枪,明天你就可以回乡下种田去了,”

“让你小子滚回乡下去种田,”旁边徐小胖极为配合的、凶神恶煞的对那交接弟子说,将曾经和烈盘那种一唱一和的和音配合演绎到了完美绝伦的程度,只吓得那弟子一张脸卡白,连龙印真來过之后都‘灰溜溜’的走了,他这小弟的小弟,除了哭之外,又还能做点什么,

任务大厅的小风波很快就在整个宗门都扩散开來,龙印真似乎率先收获了他想要的东西,那就是名,

以前他这新起之秀的名气虽大,但却只仅限于在潜龙殿内,可现在,整个宗门几乎都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知道潜龙殿出了这么一个连苗玉龙都压不住,并且敢和号称仙云宗第一新秀的烈盘叫板的角色,

人人都在关注着龙印真和烈盘的三日之约,后者究竟会不会去,如果去,两人交手的胜负如何,而如果不去,那究竟是烈盘真怕了他,还是根本就不屑,

类似的话題成了仙云宗最近几日的盛谈,只不过,这三日之约最后还是无疾而终了,因为龙印真挑的这个单挑时间很不是时候,恰好是在每半月例行一次的总殿议会那天,而这次的总殿议会,早已点名要让烈盘前往了,

例会并非是在总殿大厅中进行的,那里是接待其他宗门贵客才会动用的地方,而是选在了向灵莎宗主居所的后花院中,听说这个会议地点并不是固定的,不过是看向灵莎的心情,这次是花园,下次沒准儿就是饭堂了,

这例会和烈盘想像中不大一样,本以为会是像地球古代那些皇帝一样,宗主老儿高高在上的坐在金銮大座上,各长老、殿主就像臣子一般在下面抱块议事牌儿码得整整齐齐,可现实中瞧见的总殿例会,却更像是一个‘现代化’的办公团体,以向灵莎为首,青照真人、玉华真人、任天行、炼云归等一圈宗门大佬为辅的首脑团,在后花院摆了个桌子坐下详谈,而在后花院外,则还站着零零落落的七八个人等待里面的召唤,都是些被提上了这次总殿例会议事课題的相关人物,烈盘便是其中之一,

例会是从大概早晨**点的时候开始,一圈大佬在后花院里议事,烈盘等人则是候在这边等着,和他一起等着的七八个人中,烈盘一个都不认识,只瞧着有两三人有些面熟,似乎是自己刚进宗门在潜龙殿外参加考核的时候,那些前來挑选弟子的紫府修士中人,反正都算是些师长辈,像他这弟子辈的倒是独一个,可这七八人却是个个都认识烈盘,笑呵呵的和他打着招呼,言词间极为客气,并未摆出长辈的架子,毕竟像仙云宗这样的大派,长幼辈分其实是最沒有谱的,除了直系的师徒或是经常见面的师叔伯辈,其他同门间通常都是以实力來排辈分,

元婴或者先天境的,统统都是三代弟子,见了宗门内的紫府修士、金丹老祖,都是统一以师叔伯來称呼,而到了太虚境,则就得称呼师叔祖了,但,也有太虚境收先天弟子为徒的,比如任天行收烈蓉,烈蓉叫任天行是师傅,可见了比任天行低一辈的那些紫府修士,却仍旧还是冠之以某某师叔之类的称呼,大家各叫各的,互不相干,

此外,但凡是有元婴弟子迈入紫府境,那便可以算是从仙云宗出师了,可以在宗门内挑一座独立自主的山头清修,也可以选择下山游历,同时见到曾经的那些紫府、金丹境师叔伯,则都可以统一称之为师兄弟,以平辈算,唯有直系的师徒关系可以维持一辈子,那是无法更改的,

像烈盘这样变态天赋般的新起之秀,人人都知道他突破紫府只是迟早的事,自然用不着还和他摆长辈架子,倒是感觉此子前途无量,那几个紫府修士说话间多有攀结之意,亲切的叫他小烈,若不是碍于脸面,恐怕这几位紫府都会直接称呼他烈师弟了,

这几位紫府虽算不上宗门高层核心,可到底了解的事情比烈盘多得多,闲聊间,说起宗门最近在中土大陆仙修界中的地位情况,讨论起中土大陆的大势,说起那所谓的‘宗坊山’,魔宗、七秀坊和无量山,以及许许多多仙界名人,倒是给烈盘涨了不少见识,呆在这花园外等候的几个小时倒也不觉难熬,就是心中想到即将瞧见那个曾经被自己救过的‘女孩’,竟忍不住有些许期待的感觉,

她对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呢,陌生人,还是或多或少的在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说起來,自己此时的第一件攻击型法宝,那颗得自南离老祖处的金珠还在这女人手上呢,虽说不值几个钱……

到得中午时,有侍女前來传讯道:“宗主召潜龙殿弟子烈盘进见,”

随那侍女走进后花院,只见得一众仙云宗大佬早已等在那里,

烈盘扫了一眼,倒是认识大半,

坐在众人之中的向灵莎自是不用多说,两年未见,这位向宗主依旧还是如当初在树洞中所见那般清秀脱俗、艳光照人,只是眉宇间多出了一份威严和煞气,与曾经在树洞中留给烈盘的那副‘需要照顾的大女孩’的感觉大为不同了,之前听十圣狐仙说她曾与无量老祖有过一战,事后又闭关了两日才重新出來主持宗门各事,烈盘便已怀疑她是吃了无量老祖的亏被打伤了,可此时听她气息平稳,神色如常,却又并无半分伤态,也不知是她掩饰得好,还是受伤不重已经恢复了,

坐在她左右手的则是青照真人和玉华真人,本该还有任天行和玉龙子,不过玉龙子已被罚去面壁思过,任天行则是心系两个爱徒,自前些天听说烈蓉和秦霜已经找到,此时正在安城老家时,二话不说就遁了过去,眼下恐怕正在南安镇同烈无心或是老烈睿侃大山、喝酒耍呢,

再往旁边,才是以炼云归为主的各殿殿主以及几位顶尖金丹,值得一提的是丹殿殿主并未前來,而是由他的大徒弟,也是眼下丹殿真正的掌权人向灵仙代为前來,这恐怕是在场中与烈盘辈分最贴近者,烈盘上前给这些大佬见礼时,别人都是端坐不动,点点头便算数,只有向灵仙是起身还了一礼,

简单的礼节之后,向灵莎直如主題:“潜龙殿弟子烈盘,光天化日之下,在将军城闹市处与人争斗,出手极重,几乎毁了半条街,平民伤者无数,此事你可认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