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认罪/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罪名’,早有青照真人在烈盘來之前就已经告之他了,早有心理准备,也知道今天叫自己來绝不仅仅是‘认罪’而已,否则这等小事,大可随便叫个弟子传读一下宗门的处罚决定也就是了,

他不多加辩解,只答道:“烈盘认罪,”

向灵莎又说道:“那你在安城时,出手斩杀原安城大长老玉姬子,并当街曝其尸,还扬言要让他师傅玉龙子给个说法,在世俗中造成极恶劣的影响,此事你可认罪,”

嘿,这罪名怎么越加越多了,这可和青照真人说的不大一样,坑爹呢,

正要小小的抗议一下,却见那边青照真人连连给他递眼色,这老头儿待自己不薄,安城那一路上保护,否则自己恐怕当时就要和玉龙子起正面冲突了,他的面子得给点,只得又应了一声:“我认罪,”

向灵莎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将手中卷宗合起:“好,按照宗门之规,在仙云境内闹市中与人打斗者,罚俸十年,面壁十年,有伤及平民的,罪加一等,每伤一个平民,延长一年罚期,而若因波及致平民死亡的,每死亡一人,罚期翻倍,将军城一役的统计结果,昨天已经有人回报上來了,平民中有一死十七伤,宗门判罚你面壁五十四年思过,你可服气,”

开什么国际玩笑,面壁五十四年,那天青照真人不是说惩罚很轻吗,这tm叫很轻,再说了,在仙云宗一说到面壁,那就只有一个去处,通天涯思过峰,眼下玉龙老祖正呆在那里受罚呢,要把自己和玉龙老祖关到一块儿去,那可是和自己有血仇的太虚真人,这不是让自己羊入虎口吗,

“不……”

“咳,”

烈盘那个‘服’字还沒出口,旁边青照真人已干咳一声打断了他,笑呵呵的对向灵莎说道:“他服,”

一边说,还一边给烈盘猛递眼色,眨了眨眼,示意他不用担心,

虽然不知道这老儿闷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可烈盘还是选择安静了下來,反正这个‘服’字又不是自己说的,是他青照真人说的,一会真要发现情况不对,自己大可不认账,

可沒想到向灵莎这‘罚单’还沒开完呢,只听她紧跟着又说道:“此外,你斩杀同门师兄弟玉姬子,按照宗规,理当一命偿一命……”

烈盘一听就乐了,感情这次开始要命了,

还好向灵莎这次总算沒有再问烈盘服不服,而是接着说道:“不过念其救父心切,且是出手反击在后,免其一死,改罚面壁五十年,罚俸五十年,综合前罪,共禁壁一百零四年,”

“牢底都要坐穿喽……”烈盘看着天,自言自语的说道,声音不大,但绝对可以让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场中众人都是一楞,这帮大佬平时议会时严肃惯了,几时见过在总殿议会上说这等‘酸溜溜’的无赖调侃话的,而且还明显是冲宗主向灵莎而去,可谓是胆大包天,也算是新奇之极,

旁边向灵仙忍不住扑哧一笑,向灵莎则是面色一寒,可这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遇到这样的事儿,想发作也不知从何发起,青照真人哭笑不得的说道:“少说一句沒人把你小子当哑巴,”

烈盘嘿嘿一笑:“就怕您老把我忽悠了,把我卖了还帮您老数钱呢,”

“咳咳,”青照真人轻咳一声,板起脸來:“在和你说正事儿,严肃点,”

烈盘见好就收,知趣的不再多言多语,

只见向灵莎缓缓将手中的卷宗放到桌上,看着烈盘说道:“你可是不服我刚才给你所列之罪名,”

“弟子不敢,”烈盘朗声道:“只是不知宗门既已给弟子定好了罪,那判罚弟子这么一个小人物,怎还需要将弟子招來总殿由宗主亲宣,”

“因为我想亲眼瞧瞧你到底够不够资格,”向灵莎淡然道,

“敢问宗主,是何等样的资格,”

“让我放弃宗门太虚玉龙子的资格,”向灵莎淡淡的说道,

“宗主不会是想忽悠烈盘,告诉我关他六年禁闭就是放弃他吧,”

“那只是一个开始,”向灵莎说道:“以我对玉龙子的了解,他不可能就此罢手的,而我瞧你的性格,似乎也不是海量之辈,因此不管是玉龙子六年后期满出关,亦或是提前出关,我都必须要面对在你们中二选一的问題,”

“那宗主给弟子开出这一百多年的禁闭罚单,该不会是打算用这种方法來保护弟子吧,这可不是什么二选一,”烈盘问,

“我仙云宗成立一千六百余年,曾经一直是中土大陆的顶级修仙门派,可六百年前,宗派中落,一度沦为二流门派,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地位和名声,”向灵莎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題,转而说道:“现在,宗门强势崛起,重返大陆顶级修仙宗门的行列,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让所有顶尖大派都记住我仙云宗,”

“而在中土大陆的所有顶尖大派中,每十年都会有一次门下弟子间的交流活动,说简单点,就是各门各派的门下弟子大比拼,”

“一个宗门的低阶弟子,才是判断这个宗门未來潜力的最准确途径,也是观察一个宗门是否真有深厚底蕴的判断标准,”

“这是我现在最关心的事,也是整个仙云宗最近一段时间的头等大事,”她看着烈盘:“如果有哪位低阶弟子可以在此事上为宗门争光,就算他有点什么过错,或是与宗门某位人物有点什么过节,那我想宗门上下都是可以接受,并且也会全力支持他的,你觉得呢,”

她说得很巧妙的一点是‘宗门上下都可以接受’,而不是说‘我可以接受’之类,

看來向灵莎的态度十分明确,保烈盘是先保过了,将玉龙子先罚去关禁闭,这其实就已经是很明确的一个信号,只不过,这信号只传递了‘一半’,无量老祖來过此间,说不定还威胁过向灵莎,若是直接宣布保烈盘的结果,那未免也太丢人了些,再加上玉龙老祖在宗门内也有数百年威望,虽说高层三大太虚和宗主向灵莎都并不喜欢他的行事作风,可他到底还是宗门的四大太虚之一,在宗门内也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和权利网,若随随便便为了一个元婴小弟子就抛弃这样一位太虚,只怕难以服众,

于是,便给烈盘罗列了一大堆罪状出來,表面上照规矩办事要处罚他,算是宗门秉公处理,将他和玉龙老祖有错罚错,各打五十大板,可同时又让他去参加修仙新秀弟子比赛的,要他为宗门争光,若是真争了光,那一句‘将功抵过’,这些惩罚自然就不用再提,宗门肯定也会全力支持他、栽培他,到时候便是真为了他放弃玉龙老祖,想必宗门内的议论声也会小些,而若是烈盘沒实力给宗门争脸,那说明此人的能力也不过如此而已,若为了这样一个人去放弃宗门内太虚真人,那恐怕宗门上下都会反声一片,那是绝不利于宗门团结的,也会让人误以为宗门是怕了无量老祖,那更是在打仙云宗的脸,到那时,恐怕向灵莎等高层就得考虑是否放弃烈盘了,

说到底,要让别人服,烈盘就得拿出足够的实力來说话,

这个‘处罚’,烈盘心里明镜似的,一点就透,他是个很会换位思考的人,向灵莎的话里话外也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了,宗门很看重他,只是宗门有宗门的难处,不可能妄意而为,

他能理解向灵莎所代表的宗门高层在这件事上处理方法,能在一个太虚真人和元婴弟子之间作出这样的选择,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是对宗门有功,可宗门对自己也算有义,换给几个大门大派,会做出类似的选择,而且,玉龙子虽然为人跋扈,但在宗门这数百年间,可也着实是为宗门做过不少实事,说到有功,恐怕玉龙子比自己对宗门的贡献要大得多,当然,他的‘罪过’肯定也大得多就是,

他现在并不怪宗门在这件事上的‘不确定’性,对仙云宗或者说对任何人來说,这都绝对是一次非常公正的秉公处理,甚至还略略偏袒了自己这个‘弱势者’几分,

先前他面对向灵莎所说的惩罚时,还风言风语的有点小情绪,可此时思维贯通,心中的一点小郁闷随之而消,自己沒有因为无量老祖的一番话而放弃仙云宗,看來并非不智之举,至少在这个宗门里,烈盘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正能量,这才是他修仙途中、磨厉道心的途中所需要的东西,

他正了正色,躬身一礼:“烈盘明白了,谨尊宗主所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