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各自准备/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年的宗试成了宗门现在唯一的主題,整个宗门上上下下都在围着这次宗试作着各种准备,忙成一团,

但也有那等忙里偷闲,或者说根本就不忙的……

潜龙峰,千机顶,

一座耸立在云海间的茅屋若隐若现,

作为潜龙峰上为数不多的几大绝顶之一,灵气十分充裕,能将住所修到这里來的,绝对是潜龙殿中的超绝人物,

在那云海之颠上,一白衣少年正盘膝而坐,呼吸间,竟能隐隐带动周围云海翻腾,气象万千,

仙家有吞云吐雾之说,到先天境便可达到,但能做到像这少年一般动静的,哪怕在元婴乃至紫府修士中都极为少见,

浓郁的天地灵气正从四面八方朝他疯涌而來,通过他的调息,运转入他的内体,在他体内转化一周,吸收去大部分‘营养’,再将已经不甚精纯的废气吐出,以锤炼提升自身,

几只云雁从脚下悬崖边缓缓飞过,突然间,仿佛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惊扰般,尖鸣扑翅而起,

那少年微一皱眉,睁开眼來,

只见眼前一片云海缓缓凝现,一张奇丑无比的脸和拘瘘的身形在云海中若隐若现,

他喈喈怪笑了两声,似是在告诉那少年‘他到了’,

少年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我不是告诉过你,在我练功时别來打扰我吗,”

那丑人怪笑了一声:“我也不想來爬这破山,你当潜入仙云宗的防护大阵很容易,”

“那你就趁早滚,”

“嘿嘿,龙印真,”那丑人笑了起來:“拿主人的东西时,你可沒手软,该你办正事儿了,你倒摆起架子來,若是让我家主人知晓,你猜他会怎么样,”

“有事就说,”少年嘴角微微一抽,闭上眼睛,

那丑人从怀里摸出一颗水晶球扔了过去:“瞧瞧这个,”

水晶球飞到那少年的身前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死死定住,他睁开眼來,伸手在上面轻轻一拂,

一幕虚拟影像在半空中显现,

画面中出现了一个让龙印真印象极深的人,正是前些日子在任务大厅中给过他难堪的烈盘,

只见他正在一片废墟之外与一位金丹老祖交手,

诡异的淡蓝色护身铠甲,超强的蓝色、金色双剑,还有那远超普通元婴修士的极强臂力,即便是面对那名在世俗中堪称不俗的金丹老祖,一时间竟也完全撑之得住,不露败像,

画面只有短短的数十秒钟,最后以烈盘扔出一大把灵符将整片地方轰为废渣结束,

龙印真看完,眼睛又再次闭上,淡淡的给出了两个字评价:“假的,”

“哦,”那丑人微微一楞:“你觉得他沒这么强,”

“不,”龙印真睁开眼,眼中精芒爆盛:“他远比这影像中要强得多,”

“有意思,”那丑人嘿嘿一笑:“以元婴之境能独自面对金丹老祖,虽然只是最次级的一星金丹,可到底也是金丹,你竟说他还留有余手,”

“他有沒有在这战斗中留手我不知道,”龙印真淡淡的说道:“我只知道,现在的他,远比这影像中的他要强得多,”

他说话间,脑中已想起那日烈盘随手扔來的那颗鹰头,那绝对是实实在在的大道道境之术,否则沒可能后发先制,还能快过自己近在咫尺的御剑之术,能掌握道境之术的元婴,绝对已算得上七星到九星之间的顶尖元婴了,那是中土大陆古往今來元婴境界所能达到的极致,面对一个世俗间的普通金丹老祖,别说被逼到影像中那般地步,就算是战平都沒有可能,在真正修仙极道的实战层次里,九星的顶尖元婴,绝对可以打爆一星的金丹老祖,或许他们在修为层次上差很多,但同样,一星和九星之别,也意味着他们在实战上的绝大差距,

说着,他抬头盯着那丑人:“说吧,丑仙让你传什么话,”

“杀人,”丑人说:“目标,仙云宗烈盘,”

“雇主是,”

“你第一天干这行吗,”丑人冷笑道:“这也敢问,”

“不是,”龙印真淡淡的说道:“但这也是我第一次杀疑似九星的同阶修士,问明白原因,总要有把握些,”

“难怪主人说你不是个真正的一流杀手,”丑人冷笑道:“真正的杀手不需要问原因,也不会干扰他们必胜的决心,”

“雇主,”龙印真再次问道:“你若不答,我便不接这活,”

“你敢违背主人的意愿,,老子今天……”丑人瞪大了眼睛,仿佛瞧见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

‘唰’一声响,伴随着那丑人的抽搐冷哼声,一片耳朵已飞下云端,

“呵呵,”龙印真冷冷的笑了一声:“你第一天接触我吗,你见过有什么事是我不敢做的,所以,别抬丑仙來压我,更别在我面前摆谱,我和丑仙不过是买卖关系,他出钱,我出力,而你,不过是他养的一条狗而已,沒资格在我面前吠,即便今天我削了你,你且瞧瞧你那主子会否为你出头,”

那丑人也是紫府修士境界,可在这少年元婴龙印真的剑前,竟是毫无丝毫反抗之力,甚至,他都沒有感觉到对方出手,耳朵就已经被切掉了一半,

他倒是极为硬气,捂着血流不止的耳朵,愤恨的盯着龙印真,呲牙裂嘴,却是沒哼出一声來,

“我再问一次,雇主是谁,”龙印真的法剑上不见丝毫血迹,平举着抬送到那丑人面前:“要么说,要么就滚,”

那丑人不答,身上的云彩逐渐消散,愤恨的声音从虚空中隐隐传來:“姓龙的,你喜怒无常,收了好处却敢不办事,你想脱离主人的控制,年以为进了这仙云宗就能保得了你了,,呸,就你一个小小元婴,你还是早点备好棺材给你自己收尸吧,”

云雾消散,眼前复归平静,

烈盘……

龙印真的脑海里在反复重放着当日他扔过來的那只鹰头,

剑之速道,不像,空间中有裂痕,那更像是顺着破裂的空间痕迹滑行过來的一剑,

剑之锐道,,

呵呵,期待与你的一战,不过,不是在背地里、偷袭中,也不是在任何人的指使之下,我要痛痛快快、无所顾虑的与你全力一战,尽破你那手剑道之术,你不过只是我登顶仙路的一块拦路石而已,潜龙第一是我,仙云第一,乃至整个世界的未來都会是我,至于那杀手的身份,谁能沒点过去,那不过是师傅刚死,无依无靠时的权益之计而已,丑仙也不过是世俗散修,充其量算是只大个儿些的蚂蚁,只要我能在仙云宗这等庞然大物中站稳脚,他岂能奈我何,,还妄图我会继续替他卖命,哼……

缓缓收起法剑,继续闭上双眼,吞吐纳息,四周风云涌动,将他的身子重隐于那片云雾之中,

……………………

而此时,在潜龙山的另一端,一处无名绝壁之上,

这里有着数间彼此能相望的小茅屋,茅屋中炊烟袅袅,隐隐还传來几个侍女的嘻笑声,可远比龙印真那独门独户的地方要热闹得多了,

“盘哥你不是吧,,”徐胖子杀猪般的声音打破了这本有些美感的画面,惊嚎声起:“这么臭的玩意儿你让我吞,,还这么多,,”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那足有脸盆大的一盆黄色浆糊物,

“别不知好歹啊,”烈盘说:“蛟龙血、补天藤、聚灵香……那么多好玩意,可是最适合给你这种懒家伙增强体质的,瞧瞧你自己,聚灵决练了也有段日子了,居然才二阶武宗,而且入宗门前你就已经到这境界了吧,入门三四个月,居然半点进步都沒有,我要是你,早自个儿一头撞死得了,知道蓉儿从一阶武者到二阶武宗花了多少时间吗,我告诉你,不过半年而已,”有时候该敲打还是要敲打,对徐胖子这种人,一味的说好听话、夸奖话,只会让他飘飘欲仙,

“老大你不能拿我和蓉儿比啊,那可是五灵仙体,这怎么能比,再说我哪里懒了,”徐胖子惨叫道:“自从盘哥你离开南安镇之后,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勤奋,妈的,一回忆起那些日子,我都感动得想哭,有种马上得给自己颁发一个最快进步奖外加全大陆劳模的奖章了,盘哥你这么说可就太伤我的心了,”

“之前是谁说,就算我端一盆屎出來也绝对全喝了的,”

“靠,老大,那只是说说啊,谁知道你会真端一盆屎出來……”

“少废话,一句话,你喝还是不喝吧,”烈盘板着脸:“你今天喝了,我保你在半个月内能突破到先天,那就有跟着我们参加宗试的资格了,要不然,到时候宗门大比,你就自个儿站一边看热闹吧,可别怪我和蓉儿沒带你,”

徐胖子苦着一张脸:“但是、但是这也太臭了……老大你不会坑我,故意在这里面拉了一泡那个啥吧,我怎么嗅着都有股屎臭味儿……而且,这么大一盆,就算我肯喝,我这肚子也装不下呀……”

“生在福中不知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