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干天扬/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这几天也去宗门的藏书阁看过几次.想挑两套适合自己的战技术法.功法是找到了.一套地阶上品剑技.一套地阶中品仙法五雷真云术.更好的天阶战技也有.但那就不是自己这个元婴修士所能修炼的了.可让烈盘郁闷的是.兑换这两套战技仙术所需的宗门贡献度也同样是高得惊人.竟然要求一万左右的宗门贡献度.烈盘也是醉了.自己带会碧鹰王的首级.那已算是仙云宗弟子级里最高端的任务.再加上自己满满几大乾坤的大妖.乃至真妖尸首.也才只得到八百多点宗门贡献度.这直接就张口要十万……唯一的法子.便是去接几个精英级的特等任务.或者更大胆一点.去接宗门长老级的任务.那奖励的宗门贡献度便极高.只要时间允许.是完全可以凑出这两套功法所需贡献度的.可问題是.且先不说去接这些越阶任务的危险性和麻烦.就算自己真接下來.也顺利完成了.但那满世界东南西北的跑下來.大半个月一晃可就过去了.别等大赛开始.自己还沒返回宗门才叫尴尬.更别说还需要时间修习一下这两套战技了.

要不.找青照真人或是直接找向灵莎去.

既然是要去替宗门争光.那索要两套宗门战技.号之曰帮宗门发扬光大.这应该不过分吧.

正这么想着.谷中已來了客人.

“烈师弟.”苗玉龙算得上是潜龙殿第二冷面.以前是第一.现在多了个龙印真.起码苗玉龙在看到烈盘的时候多少还是会挤那么一点冷冰冰的笑容出來.

“宗试还有半月便开始.苗师兄可是咱们潜龙殿的希望之星.怎么有空來我这地方闲逛.”烈盘笑着迎了过去.

“呵呵.烈师弟也会调侃人.”苗玉龙笑着说:“有你和龙印真.这届我是不用代表潜龙殿出赛了.何况我刚刚晋级元婴.和鲜师兄他们争雄.我还沒够资格呢.这会儿正是清闲的时候.替你送点东西.顺道过來瞧瞧你备战如何.”

“什么东西.”烈盘好奇道.

“还记得上次你突破先天前.曾托我替你卖的那个聚元丹吗.”苗玉龙从怀中摸出一个小袋子:“呵呵.之前那位前辈一直闭关未出.大概半年前才出关.他老人家给你那聚元丹出价五百块上品灵石.喏.全都在这里了.”

“五百.”听到这数字.烈盘可着实是挺意外的.

上次自己炼的聚元丹虽然惊艳.炼出了十大丹型之一.可那毕竟只是最初品的丹药.若单以药效价值论.随便值个几块上品灵石已是极限了.可那位不知名的前辈竟然出价五百.看來确是对那枚椭丹喜爱非常.买去收藏所用.

苗玉龙点头道:“那位前辈曾询问过你这炼丹人的情况.之前本是想见你一面.可你一直在外未归.前些天我又去见过他老人家.说起你这位曾经的丹师.他老人家兴趣颇浓.想与你见上一面.不过他老人家曾立过重誓.不轻易出谷一步.因此得由你去上门拜访.不知你几时有空.”

烈盘会意.苗玉龙是來传话的.

这还真是瞌睡來了遇枕头.这些在仙云宗内隐居的.个个都是仙云宗内的前辈名宿.别的不一定有.但宗门贡献度绝对够足.既然他对自己的丹药有兴趣.那就有了买卖的可能.他笑着说道:“前辈相邀.怎敢不去.现在便可前往.只是一直听苗师兄说起这位隐居于山中的前辈.却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苗玉龙呵呵一笑:“以前不告诉你.是因为未得到那位前辈的许可……此老名叫干天扬.又号之天扬老祖.乃是我仙云宗第一代创宗元老.与创宗祖师仙云道尊都是兄弟相称.是我仙云宗现在资格最老、辈分最高的老宿.”

“千余年前的人物.”烈盘楞道:“便以年龄算.此老恐怕至少都已是太虚境了吧.咱们宗门还有这等名宿.”

苗玉龙笑道:“何止太虚境.干前辈当年随道尊开创仙云宗时.便已是元神境界.即便是在整个中土大陆.也有着赫赫威名.这沒什么好奇怪的.宗门内的隐世名宿.元神境的似乎只有干前辈一人.但太虚境.可还不止一两位.咱们仙云宗这些年屡遇低谷.又有南华宗之类的强大宗门在旁虎视眈眈.若是宗门内沒有这些隐世老宿.恐怕别人早都已经欺上山门來了.”

烈盘想起无量老祖曾在他面前提到过‘干天扬’这名字.误以为干天扬是烈盘的亲传师傅.当时烈盘还琢磨这干天扬是何等人物.在宗门内完全未曾听说过.却不想这么快就有机会见到了.只是不知那老宿究竟发过何等样的重誓.竟会不出潜龙山隐居的那山洞一步.

“我是晚辈.不好在背后谈论长者.这个还是烈师弟你自己去问干前辈吧.”苗玉龙笑着说.

干天扬所隐居的住所就在潜龙大殿背面一个小小的幽谷中.这潜龙大殿附近的山路.烈盘沒转过一百也有八十趟了.可若非苗玉龙带路.还真是从未发现过这里居然还有个如此隐秘之所.那门口铺设着一座幽林法阵.幻阵类.威力并不强.但视觉效果一流.毕竟这是在宗门之内.若是威力设得太强.偶有误入的宗门弟子可就遭殃了.但也正因为其威力不强、灵元不厚.才更容易让人将这里忽视过去.

穿过那弯弯绕绕的幽林法阵.走进这处幽谷.只听得谷中青鸟脆鸣、见得四周溪流遍地、草盛花香.果然是一处人间仙境、世外桃园.

幽谷并不大.几步路便已到了正谷中.见那谷盆处有一小院.茶香飘散.院中一张石桌旁.一位慈眉善目的白须老者笑着说道:“我这溪谷可有些年沒贵客到了.特置灵神茶一壶.以接贵宾.”

烈盘连忙上前几步.微一躬身:“前辈错爱.烈盘乃仙道后辈.岂敢当贵客之称.”

那白须老者正是干天扬.听了烈盘此言.哈哈大笑道:“你能炼出那般夺天地之造化的灵丹.管你什么辈分.在老夫这里.你就是贵客.请上座.”

此老虽隐居于此.可一看便知是个豪爽之辈.和他矫情的话反倒不美.烈盘哈哈一笑.往那座位上落下屁股.同时闭目深深一嗅:“好茶.”

干天扬笑道:“你们仙道小辈中.要么庸庸碌碌、无为之辈.要么天才横溢者.却又个个都是修炼狂人.烈小友修为不俗.还兼好丹道.想不到居然还懂茶.”

烈盘大笑道:“晚辈可一点都不懂茶.”

“那为何说是‘好茶’.”干天扬问:“该不会是为了奉承老夫吧.”

“当然不是.”烈盘说道:“茶好茶坏我分不清楚.但我有自己的茶道.”

“哦.愿闻其详.”

烈盘端起身前那杯灵神茶.只觉清香扑鼻.令人心旷:“晚辈喝茶喝的是种心情.能让晚辈宁静、放松.那便是好茶.有的茶再好.可请晚辈喝茶的人高高在上或是有所图谋.让晚辈的心思放松不下來.那再好的茶也不好.可在前辈这里.只寥寥数语、一句宾客.却已然让晚辈全身都放松下來.沒了刚入谷时面对长者时的那种忐忑和紧张.那再差的茶.也是好茶.何况.此茶究竟如何晚辈虽不甚明了.但嗅入鼻中时清香缭绕.回荡于胸.亦也是种极难得的享受了.”

干天扬哈哈大笑道:“好一番茶道论.虽粗浅.却直指真谛.别说小如茶道.便是人生在世.所求诸般.也都不外乎愉悦本心而已.即便是你们这些修炼狂.说好听点是为了求证仙道.可为什么求证仙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们自己内心所愿罢了.”

烈盘虚心道:“晚辈受教了.”

“才说你豁达.又來客套上.”干天扬笑道:“你能自悟这般茶道.且在我面前款款而谈.足见心中透亮.我这几句话.岂教得了你什么.來.先品茶.”

那边苗玉龙早已悄悄退下.

烈盘端起那茶杯灌了一大口:“正好口渴.”

干天扬哈哈大笑.显然不会觉得他这是牛嚼牡丹.反倒有种亲切感:“烈小友性情中人.在我宗门倒是少见.不似苗玉龙那孩子.性格虽好.却实在死板了些.无趣得很.”

“苗师兄代师长管理潜龙殿.不严肃些总是难以服众.”

“所以说有什么好管的.修仙靠自觉.”干天扬连连摇头:“都需要别人來管别人來监督.那别人还修什么仙.全都修俗臭去得了.”

他顿了顿.笑着说道:“老夫生平喜好三事.一是玩符.二是把丹.三是品茶.以前在仙道中也有不少好友.可却沒几个人能陪老夫共赏此三道.别说三道了.便是一道的知己也难求.烈小友丹道、茶道均自不俗.得会烈小友.实是生平之快事.”

PS: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十五过了就能够恢复正常.希望大家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