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五雷真云术/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仙术,曾经是烈盘向往仙道的最大原因之一,想像着那些传说中的神仙之流,飘立于云端之上,手持拂尘那么轻轻一挥,随后风云密布、斗转星移,整个天地都得听他号令,多拉风,

前世的地球上并沒有正统的仙道,偶有如他师傅那般少数的残余,都已只是散修独户,且末学微进,与真正的仙道相去甚远,因此直到他此世进入仙云宗之前,对于那些传说中的仙术都一直是向往不已的,

可到了仙云宗他才明白,所谓的仙术,其实只是普通的法术而已,那种动则风云变幻、天崩地裂的,是更高层次的大道之术,和所谓仙术可不沾边,仙术嘛,充其量算是厉害点的障眼法罢了,

这五雷真云术便是此类,可集云调动五行真雷轰击对手,威力不是很强,对元婴境界的神魔炼体者來说,即便打中,恐怕也只能将之打得全身一麻,别说劈死了,顶多有点轻伤,但,此术之所以能排上地阶仙术,靠的可不是其轰击威力,而是其出手极快、且几乎是攻之必中,这在高强度的战斗中,突然一道雷击打得你全身一麻,让你暂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哪怕只失控半秒,也已经足够你死上无数次了,这也是烈盘挑选它的原因,

仙术的主要催发能源是靠神魂,精神意识,别的修士炼这等仙术,最大的障碍就是神魂不够强,以至召引來的雷电也不强,甚至无发成云,可这对烈盘來说显然不是什么问題,当他沉下心进入冥想状态中时,心中默念仙术口决,一股神念已自然而然的散发到空中,并如召唤般,用那口决招换來了大批的雷系元素汇聚半空,

一片乌黑的云层顿时将这一小片山崖尽数笼罩住,烈盘将仙术的攻击目标对准了自己,

他得亲身感受一下这攻击强度,以及书中所说的‘几乎攻之必中’的准确性,

仙术从起念到酝酿完毕不过仅只花了一两秒的时间,烈盘控制住雷云的心念一放,与此同时身子朝左侧一处山凹壁处迅速躲避,

半空中一道弧型的雷电瞬间落下,竟好似追踪导弹一般,在空中拐了个弯,准确无比的命中了躲在那里的烈盘,

‘咔滋、咔滋、咔滋、咔滋,’连声的电流声响,烈盘全身猛打了个寒颤,尽管早有准备灵元护体,但竟也感觉全身略有半秒的绝对麻痹状态,连脑子的反应在那瞬间都被电瘫了下來,

这恐怕是足有上万伏的电压,强如他这般堪比紫府炼体士的肉身,也被打的如此狼狈,若是普通低阶元婴中招,沒准儿真就给直接劈死了,而且最难得的是,这雷电自有的追踪之能,自己已是早有准备的闪避到一边凹槽里去了,那雷电竟也能拐个弯儿追过來,有此已足也,要论速度,谁又能真比得上雷电那么快呢,

烈盘满意的搓了搓手,成功,

仙云宗的宗试很快就如约而至,整个宗门上上下下都沉浸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

先是各殿各峰的海选,如升龙殿、潜龙殿、丹殿、器殿等等,丹殿、器殿此类,虽不会派出参加实战的弟子,但却会有代表宗门去仙道大会中参加丹道、炼器道比赛的,那个倒是不限制实力等阶,只要你真有这方面才华,就算只是个武宗也能上,他们甚至都不用内部比赛,早有各殿的长老物色好了优秀弟子,保送参加,相比起丹殿、炼器殿的‘平和’,像潜龙殿这样龙蛇混杂之地的海选就复杂了许多,

潜龙殿今年共有八个参加宗试的名额,元婴三个,先天五个,其中三个名额给了烈盘、龙印真和苗玉龙,而一个先天席位也给了钟鸣,总共四个不用参加‘内斗’的保送弟子,其他所有弟子则用单挑比赛的方式争抢剩下的四个先天名额,整个潜龙殿少说有上万弟子,就算只有一半报名,那也是五千人的大乱斗,在潜龙大殿外的校场上从早打到晚,忙个不停,热闹得很,

烈盘去瞧过几场,主要还是去给徐小胖打气,这家伙苦历半个月地狱般的训练,果然已冲上先天之境,且虽是初入先天,但炼的是烈盘的聚元决,又有这大师从旁指点整个突破过程,基础四围十分不俗,易经改脉了足足三十六条,化出一尊笑弥勒的虚影法像,在潜龙殿还小小轰动了一把,让徐小胖狠狠的出了把风头,这小子沒玩过剑,三十六条初改的经脉本够他修习不少战技了,可在烈盘那里拿了一套五行剑决之后才发现死活练不会,天生就沒长练剑那根神经,而且,练剑不成,刀、枪、棍、鼎,烈盘把能御的法器都让这家伙试了个遍,除了能仗着一点先天神魂勉强把这些东西‘抛’出去再收回來之外,连半点御器本该有的风采也无,眼看宗门比赛已经开始,他这小小初阶先天,只有基础四围还算过得去,攻、防、速、灵都不太差,特别是速度一项,别看他混身胖嘟嘟的好似个笨重肉球,可跑起來就跟阵风似的,可除此之外,便再无一手可以拿得出手的招数,还好前两轮的对手都比较弱,都是些新晋上山后突破先天的新手,还在玩世俗打斗那一套,让徐小胖千辛万苦磨赢了两场,可这第三场……

对手是三星布衣廖远华,

潜龙殿弟子的水平有些参差不齐,基本上早些年入殿的修士,大多都还是有几分基础实力,最起码御器玩得很溜,基础四围也都算扎实,多多少少会上几手仙术,放到世俗中去,绝对在散修中属于可以独当一面的先天霸主级,但也就仅此而已了,中端的多,可高端的天才型弟子极少,先天境中除了一个钟鸣还算是比较鹤立鸡群之外,别的弟子大多都在同一个档次上,原本潜龙殿还有另外几位五星布衣的,可其中一位晋级元婴直接去了升龙殿,而另外几个则早在灵枢山大战中丧生了,顶尖弟子出现断层,那些三、四星布衣,顶天了和宁致远之流相当,实战力入不得真正天才的档次,

廖远华便是这样一个修士,中阶先天,在潜龙殿呆了十几年,会几手基础的小术法,但御器之道已然入门,一口空灵剑已有不俗的威力,这毕竟只是宗门自己内部比赛,不分生死,法剑只要碰到对手就算获胜,之前两场廖远华便是靠此法轻易晋级,

“盘哥,这场恐怕我是沒戏了,”徐胖子上台前就已经给自己找好了下台的台阶,表情慷慨激昂、基情四射:“我会尽力而为,但如果我输了,我也不求别的,只求盘哥你晚上给我一个安安静静反思的机会……”

烈盘又好气又好笑:“反思个屁,让你练功是为你好,嫌累趁早回南安镇跟你爹打猎去,别在这里修个高不成低不就,最容易死于非命,”

“靠,盘哥,一世人两兄弟,用不着咒我吧,再说,凭你兄弟徐小胖这三个字,就算回南安镇那边,怎么着也得混个土皇帝來当当,打猎什么的也太低端了,”

“懒得咒你……你对手來了,”烈盘朝对面一指,

只见那擂台对面,一伙修士众星捧月般的拥着位年轻人走了过來,廖远华便跟在那年轻人身边,极其恭敬,不过主角显然不是他,而是他身旁那年轻人,

龙印真,

徐小胖翻了翻白眼:“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得上烦人的家伙,这伙人又想要找茬啊,”

“烈盘,”龙印真在烈盘身前停住脚步,打量了他一阵:“你似乎又变强了,”

“何以见得,”烈盘笑着问,

“感觉,”龙印真说道:“我喜欢强大的对手,期待我们在宗试擂台相遇的时候,”

“呵呵,”

“不过,上次你避而不战时我就说过,我一定会在擂台上让你后悔,”

“做到再说吧,”烈盘随口道,

“看起來,你似乎对与我交手的兴趣不大,”

烈盘耸了耸肩:“因为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沒有,”

龙印真笑着说道:“我会让你产生兴趣,并且会让你迫不及待的想与我一战,”

“哈哈,这恐怕有点难,”烈盘大笑出声來,随即猛然意识到了点什么,看向站在龙印真身边的廖远华,

龙印真笑了笑,转身走开,口中淡淡的说道:“远华,一会你的对手可是烈师兄的好兄弟,大半个月就能从二阶武宗迈入先天的奇才,你给我打醒十二万分精神小心了,好好领教领教他的高招,”

廖远华连忙应是,转头看向徐小胖时,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