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胖子的崛起(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借擂台的机会,让廖远华狠狠教训一下徐胖子,算是收点利息,先打烈盘的脸,而且,龙印真既说‘会让烈盘迫不及待的想与他一战’,那恐怕廖远华出手时就绝不仅仅只是教训,而是会真的下重手废人了,取了徐胖子的性命,应该不敢,宗门内部的切磋比赛,在再三三令五申的情况下,若是都闹出人命來,那可绝不仅仅只是取消比赛资格的问題,随便给你扣一定杀伐之心过重、容易堕入魔道的罪名,那轻则废除修为、逐出宗门,重则直接让你一命赔一命都绝无二话,廖远华就算再蠢、对龙印真再死忠,也不至于到敢把自己前途乃至性命全都赔上的程度,但弄个出手过重,断其一臂一腿,还是有那胆子的,

“胖子,怕吗,”烈盘问,

徐小胖平时嘻嘻哈哈,关键时刻倒是不怂:“大家都是先天,怕他做甚,不就一破法器吗,盘哥你给我那组六甲元符还沒用呢,让他戳个够去,”

烈盘笑了笑:“组合六甲元符是我给你的保命手段,倒不是舍不得,但能不用就不用,否则参加这次宗试就沒有意义了,”

徐小胖说道:“盘哥有啥绝招教教,”

“先前我才想起,你从小跟你爹打猎,弓箭似乎挺强的,那时候还和我吹牛说什么一箭三兔來着,”

“老大你可别忽悠我,你不会让我拿把破弓去台上把人家先天强者当兔子射吧,”徐小胖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那也太沒型了……再说了,那先天高手他也不是兔子啊,哪那么容易射中,而且,就那些世俗破弓,就算真射到人家身上去也不痛不痒的,能有什么鸟用,”

“你也不是以前在乡下打猎时的眼力、手劲了啊,”烈盘笑了起來:“对手从兔子升级成了先天强者,可你也从个小屁孩晋级先天了,大家条件对等,都是射箭,有什么区别,”

徐小胖楞了楞:“还有这说头,”

“就是这说头,”

徐小胖的胸口挺了挺,一拍脑门:“我还有这手,,”

“你还有这手,”

“我……”徐小胖刚兴奋起來,可随即又焉了下去:“仙道里有用弓箭的吗……那也太沒型了……”

烈盘说道:“怎么沒有,后羿听说过吗,那才是真神,一手神弓名传仙界,号称仙界第一箭,”

徐小胖狐疑道:“猴姨,咱中土大陆沒这号人吧,”

“那是你孤陋寡闻,”

“是吗,但这名字听起來真娘炮……”

“…………”烈盘每次和这小子聊天,总能找到很多吐槽点,想抽他那都是轻的,从小到大,这点就沒变过:“那你就有型的到台上去被那个廖远华扔到台下來吧,”

徐小胖贱笑道:“别啊盘哥,我这不是和你茬嘴顺口了嘛,弓箭好,这玩意我拿手,看我上去……”他突的想起一事,又苦起脸來:“但我这也沒有弓箭啊,”

烈盘说道:“离比赛开始还有几分钟,跟我去宗门库房淘一件去,”

徐小胖摇头道:“前两天我早就看过宗门库房的单表了,压根儿就沒有弓箭这玩意……修仙者谁玩儿这个啊,”

敢情这小子不是想不到,大概在自己让他练剑未果时,他自己就已经想到了用弓箭这条出路,不过在中土大陆修仙界,还真沒有用弓箭的先例,宗门的库房自然也不会配备这种世俗中的产物,徐小胖自己又不会炼器,若只是简单的照着世俗做法,拿根牛皮筋、找根木头一绑,那叫弹弓……而且也绝对不够威力,那样的牛筋射出的箭,速度之慢,根本就不可能命中这些行动如风的修仙者,

烈盘微一沉吟:“好办,跟我來,”

他一个灵符传讯给苗玉龙带了句话,让他将徐小胖这场比赛的开赛时间稍稍延迟几分钟,跟着,带上徐小胖就钻进潜龙大殿中的一件空屋中,

关上房门,拿出乾坤袋,

上次收的碧鹰王的尸体只交出去一颗兽头兑换宗门任务,但肉身还在,这可是真妖尸体,刚一拿出來,那浓郁的妖力便已弥漫到整间屋中,让徐小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烈盘用盘龙金剑先切开肉身,将两条腿肌上最粗的腿筋给抽了出來,这是用來做弦的,接下來是选弓身,烈盘挑的是背脊骨,韧性稍微差了一些,但硬度十足,足以承受得住上百万斤的拉扯力,足够徐小胖这初阶先天用了,

这临场发挥,时间又紧,自然來不及慢慢给这把弓做细致了,烈盘只是在那背脊骨的两端各打了个孔,将两根腿筋并拢了穿过套死,一张简易的弓便已完成,

“试试,”烈盘将弓递了过去,

“不是吧盘哥,”徐胖子瞠目结舌:“这也行,”

“有什么不行的,”

“盘哥你是真沒玩儿过弓啊……弓箭这玩意讲究可海了去了,别的不说,单只调试它的准度和稳定性都得花好长时间呢,这么随便一弄,鬼才射得中东西……”徐小胖拿起那弓拉了两手,硬得很,弓弦极紧,仅只拉了两把,就已经将他的手都勒得通红,

“呵,你小子早就想到用弓,居然还和我装嫩……条件有限,你就自己将就着点吧,咱们用剑的,讲究无剑胜有剑,讲究炼到极致时,花草皆可为剑,你这玩弓的也一样,那时候不是老在咱们面前吹嘘你的一箭三兔,吹嘘你是什么天才箭手吗,是你表现的时候了胖子,好好发挥你神弓手的潜力,再把你的速度优势发挥出來,别让他先砍中了你,”烈盘大笑道:“如果你今天能靠这弓射中他一次,不管输赢,不管你最后有沒有用六甲符,我都保证送你一柄真正的神弓,”

徐小胖眼前一亮:“成,就为了盘哥这柄神弓,一会怎么着都得在他身上射俩窟窿出來,不过……”

“你又怎么了,”

“再给弄几支箭吧盘哥……”

等徐胖子志得意满的拿着弓箭出來时,擂台上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先前龙印真在一旁,这廖远华恭恭敬敬,说话小心翼翼,可此时站在台上,却豁然已经换了副张扬的表情:“哈,这么久不出來,还以为你认怂溜走了呢,”

徐胖子嬉皮笑脸、慢手慢脚的走上台去:“人有三急,去方便了下,结果沒常來这大殿,沒找着厕所,嘿,肚子里这几泡黄金就等不耐烦了,差点沒熏我一裤子,”

“蠢货,蒙谁呢,这大殿你逛得比谁都熟……”

廖远华的话还未说完,下面已经有人喊道:“他说你等不耐烦,是他肚子里的黄金,”

廖远华一楞:“什么黄金,”

“他说你是屎,骂你呢,”

廖远华大怒,瞪着徐胖子:“你骂我是屎,,”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來,这家伙的反应也着实是慢了些,这廖远华出生世俗名门,从小接触的就都是些权贵之流,來到宗门之后更是清规戒律,什么黄金、大便之类的骂词接触得少,要说玩嘴炮,怎斗得过徐胖子这从小跟着烈盘在市井中打闹的地痞,

胖子笑道:“那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一泡屎,”

“我是你爷爷,”廖远华怒极,不等旁边的裁判师兄举牌就跳了起來,手中一道白芒射出,直取胖子面门,

徐小胖这家伙,打小起别的不强,危险意识却绝对是天生的祖宗级别,他甚至都还沒瞧见对方出剑呢,廖远华的杀意刚起,他便已开始往左边挪闪了,

法剑落了个空,掠过一堆观战者的头顶,引得惊叫声、骂声一片,

“会不会御剑啊,,不会就趁早别玩,想伤及无辜啊你,”

“都还沒喊开始就偷袭,廖远华你犯规啦,”

“直接下台吧你,”

台上廖远华气得面红耳赤,御器术固然是他的拿手,但对一个中阶先天來说,如何将一柄法剑御使出更大的威力,与如何完全收放自如的掌控这法剑,一向都是他们最难取舍的问題,想威力大,掌控力自然不足,想完全掌控,威力却又会小了下來,刚才他有心借发脾气‘失手’伤人,因此全力出击,可哪料到对方躲得极快,反让他收手不及,险些误伤了下面的看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