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胖子的崛起(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边那裁判师兄大声道:“廖远华,偷袭犯规、出手无章,记你警告一次,若再犯,取消比赛资格,”

“唉,还是等得不耐烦,”徐胖子笑嘻嘻的來了句神补刀:“跟我那玩意一样,”

廖远华这下是真怒了,

不吭一声,法剑缓缓收回,

好吧,那便不急,瞧我不慢慢玩儿死你这小崽子,我先切你手、再切你腿、再切你……

裁判师兄这才宣布比赛开始,可还沒等廖远华的‘慢切分尸’的大计展开,还沒等他从‘由快到慢’的节奏里适应过來,一支冷箭便已如流星赶月般飞射而至,

精、疾、刁、准,

仅只如此吗,

若仅只如此,尚不足以给廖远华这等老牌先天强者构成威胁,

可,这一箭非只是來得极快,且在那箭尖上自散出一股诡异的箭芒,当廖远华瞧见这一箭时,仿佛整个世界都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唯独只剩下了那箭芒在漆黑夜空中的独亮,

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无法去分辨这支箭究竟是从何方何处射來的,也无法分辨这支箭距离自己究竟还有多远,更无法分辨这支箭究竟有多快多疾,甚至,他都忘了那点光芒是一支要命的飞箭,而是感觉那光芒上闪现着一种让人目眩神迷的魔力,让你不由自主的想往那光芒点处靠近过去瞧个究竟,

但他显然是无法瞧个清楚了,因为就在他这痴迷的意识刚刚生起时,胸口处一阵剧痛,巨大的冲击力伴随着那飞箭正中他胸口,将他毫无悬念的轰飞了出去,

秒杀,

廖远华跌出场外,箭是烈盘替徐胖子特制的宗试比赛用箭,沒有箭头,无穿透力,就是一支鹰王尸身上拆下來的细骨棒,冲击力虽大,但却还不至于要了廖远华的命,仅只是将他震晕了过去,

四周台下鸦雀无声,显然所有來此处观战的人们都沒有料到过这个结果,胖子因为是所谓‘烈家军’的二把手,在殿内知名度还是蛮高,人人都知道他大半个月前不过只是个小小二阶武宗,得烈盘的帮助,吃错药似的在大半个月内完成了从二阶武宗到先天境界的跨越,火箭般的速度直接就破了宗门修炼速度之最,天赋是够让人惊奇了,但同样,短板也众所周知,那就是实战,

这样一个一步登天的小子,就算真是比烈盘还妖孽的天才,可他境界到了先天,实战却压根儿就还停留在二阶武宗的层次上,前两场比赛,秀的是拳脚功夫,靠的是逆天的预判和移动速度,可沒见他有御器之能,这样的家伙,遇上真正懂得御器之道的老牌先天师兄,那就跟摆在案板上的鱼似的,根本沒有丝毫可以反抗的余地,

哪怕就是那些跑來给徐胖子打气的所谓‘烈家军’,也顶多是喊‘胖哥加油,给那傻鸟两拳’‘胖哥雄起,给那二逼一脚’之类,可从沒谁想到过胖子居然神乎其技般的用得一手好弓,直接就把廖远华射到场外去了,

旁边有负责场检的师兄赶紧过去检查了下廖远华的情况,胸口肋骨断了两根,人受震荡冲击已经晕了过去,但生命并无大碍,这是在比赛规则允许范围之内的,他举起手冲台上的裁判摆了摆,又点了点头,裁判师兄大声宣布道:“第九九八四场,胜者,徐剑峰,廖远华出局,”

台下此时才响起一阵如雷般的轰炸声,來这边看胖子比赛的‘烈家军’人不少,瞧见他如此干净利落的秒杀了个三星布衣,特别还是龙系的三星布衣,那叫一个大快人心,

“靠,胖哥太威武了,”

“胖哥有如神助啊,”

“助你妹,秒杀廖远华那种货色,还需要神助,”

“靠胖哥自己就足够了,”

台下欢声一片,龙系的家伙们却焉了气似的一声不吭,几个师兄弟过去扶起廖远华匆匆离开,

台上的徐胖子则是有些反常,若是在平时,以这家伙的性格,秒杀了一个如此‘强者’,铁定是要大喊三声‘爷爷在此,宵小吃屎’之类的废话,可此时此刻,他却是呆楞在了台上,宛如沒有听到台下那如潮般的欢呼声,

刚才那一箭,刚才那一箭……

胖子玩箭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只不过是南安镇武堂中一个屁事儿不懂的小小武者,和烈盘一干小伙伴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老爹是南安镇打猎的猎人,常在穷荒蛮林的边缘地带猎杀些普通野兽,偶尔也会有猎杀一些弱小的初阶妖兽,是南安镇上有名的神射手,例不虚发那种,

胖子从小就跟着他老爹玩箭,虽说不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大概是遗传了他老爹,他总感觉自己在玩箭上有着独特的天赋,在武堂里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牛逼不是,和胖爷爷玩几把箭试试,瞧不射你一身窟窿,’,那是他打小的爱好,也是他最拿手的手艺,

可自从烈盘修炼内息走火入魔、经脉尽废之后,胖子忙于在武堂和烈家两边奔波,就已经不弹此调已久了,等烈蓉私下送了他聚元决,让他勤加修炼之后,胖子更是拿出吃奶的力气和上厕所的时间,全都扑在了对聚元决的修炼和积累上,更沒有时间去玩那等所谓‘微末技流’的小技艺,

弓箭只是世俗中猎人的求生手段,和高贵的仙家不应该有任何的关联,

可,他万万沒有想到,就是这曾经被他看为‘下作’的谋生手段,竟能在仙云宗宗试这样的舞台上大展身手,

刚才射出那一箭时,他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从心中起念之时起,他就有一种必中的感觉,那种感觉强烈到让他能错将活生生的廖远华都看成是个摆在眼前的死靶的程度,

那是一股念,一股势,一种……道,,

胖子说不上那种感觉來,仿佛在很自然的情况下,自己就已经与手中的弓、手中的箭融为了一体,不,应该说是自己与弓、与箭,乃至与这整片天地都融为了一体,

整个天地间都只剩下了那一箭与廖远华那个‘死靶’,闭着眼睛都能给他射穿透过去,

那种感觉……真是奇妙极了,

“走吧,”烈盘的声音在徐胖子的耳边响起:“我的天才兄弟,恭喜你在先天境便已迈入道门了,你还真是让我大大的惊喜了一把,沒得说,神弓包在我身上了,”

确实是天才,就算是烈盘自己练剑,也是在足足经历两世的苦修之后,再在无双的指点和通仙桥的实战下,才悟得如何将剑用到天人合一之境,可胖子竟然在初入先天时,自己就悟得了天人合一的箭道,

那绝对是天人合一之境,从那支箭射出的那一瞬间,烈盘就已经感受到了,

那一箭真正的速度其实并不快,毕竟只是烈盘信手拼凑出來的尚且不能称之为‘弓’的东西,除了耐‘操’、够劲之外,威力、准度皆有限,但,那一箭却能自生一股大势锁定住廖远华,能让对方如着了魔一般连躲都忘了躲,这已不再仅只是世俗弓箭的程度,除了一种莫可明言的‘道’境之外,烈盘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解释了,

本只是病急乱投医,让这小子试试曾经拿手的兵器,可世俗中的箭道,能否真运用到仙道中來,烈盘还真沒什么把握,就算是他鼓励胖子所说的‘后羿大神’,那也只是个曾经地球上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至少就烈盘的认知里,还从未见到过真正的‘箭道’,却沒想到,这一试居然还真试出了个宝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