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射你妹/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道可道,非常道,可以说得清、道得明的东西就不是道了,”

烈居之外,烈盘正在给胖子紧急补课,

“弓箭我是不懂,也不懂箭之道有些什么小道分支在里面,”烈盘说道:“这恐怕得靠你自己去领悟,中午那一箭,你还能重复吗,”

胖子此时已经过了最初那会儿的震惊和不敢置信,此时得意道:“试了一下午,最开始时找不到感觉,可练了几把之后,那种感觉又重新回來了,现在十箭里大概能有八箭都射出中午时的水准和那一刻的奇妙感觉,也不知道怎么的,箭一搭上就感觉必中了,睁眼闭眼,甚至就算朝着反方向随便乱射,只要心中目标在,都绝不会偏,”

“这是心箭,”虽然不太懂箭道,但这点还是猜得出來,毕竟万法同宗,自己练剑时,无双也要求专门凝过‘剑心’呢:“用意念锁定的对手,绝对远远要比你用眼睛去锁定对手准确得多,”

“心箭,啧啧,一听就够牛叉,盘哥,你说我这一手算不算是一种道境之术了,,”

“吁……应该算是吧,”

“靠,那必须得给起个牛叉哄哄的名字啊,心箭什么的只能是代号,完全沒气势,”

烈盘正色道:“你小子够了啊,给你讲课呢,得意忘形什么,尽扯这些沒用的……”

“这哪能是沒用的呢,”胖子瞪着眼睛说道:“咱中土大陆,还从來沒有出现过用弓箭的仙修呢,我可算是咱们箭道的创道祖师,啧啧啧啧啧,一想到祖师这个字眼,我就连鸡鸡都忍不住在颤抖,咱们徐家怎么能出了我这么一个天才,又怎么可能不给它起个牛逼哄哄的名字,那要是以后有人想找我这创道祖师学箭,人家问‘祖师爷爷啊,你这箭叫什么名目啊,’莫非我就学盘哥你那样说‘这是箭’啊,这可绝对不能马虎,盘哥,你认的字多,取名这种事儿,你必须得帮小弟搞定了,射天、射地、射神射鬼,总得给我射个名出來,”

“射你妹,”烈盘哭笑不得,想起当场老季非要给‘这是剑’起名的事儿,说道:“怎么和老季一个德性……”

“这名字好,”胖子神秘西西的笑出声來:“我决定了,就叫‘射你妹’,”

这小子虽然插科打混,可该做的事儿倒是一样沒落下,该学的东西也是一样沒差,让他练剑、练棍之类的兵器时,胖子左练右练不上手,现在摸到了弓箭,却是如鱼得水起來,

烈盘给他加了点料,來了点补充,箭道修炼上是给不了他什么帮助了,只能凭这小子自行摸索,可,移动速度上却是可以加成不少,一个远程攻击专家,不论是主修术法的或是御器的,乃至是像胖子这样的弓箭手,都有着同样一个必修课,那就是移动速度,

只有当你能与你的对手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时,你的远程攻击手段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烈盘给了他一套步法,那是花了一张神兵元符的代价,从干天扬那里换來的:神行百变之术,

玄阶上品,

胖子开始时练得小心翼翼,有着之前练剑的经历,他现在对练任何套路战技都不大自信,可唯独练起这步伐來,那脚就跟抽筋了似的,只跑了两圈就溜得不能再溜了,神行,速度快之意,百变,则是指移动时左突右闪、漂乎不定,无可琢磨,只花了一晚上时间,满后山都是胖子的残影,这小子,天生就是个东躲西藏,抽空射冷箭的主,

潜龙殿的比赛还在继续,最开始一天大概会比上一两轮,等到后面,人数渐少,一天便能斗上四五轮、乃至七八轮了,胖子一路高歌猛进,神行百变之术让潜龙殿这些小布衣完全丧失了攻击他的yuwang,而那手‘射你妹’,更是无人能躲,瞬间从原本的垫底选手成了夺冠大热门之一,

除了胖子之外,烈盘关心的熟人还有不少,方喻、丫丫、姬元、秦明等人,除了秦明这小子着了魔似的回到宗门就闭生死关之外,其他人全都参赛了,不过却均未能挺进最后几轮,姬元更是直接栽在了胖子手里,弄得胖子还挺不好意思的,

比赛持续了半个月,最终潜龙殿的四个先天名额中,徐胖子靠取胜时间最短名列第一,箭箭致命,一招得胜,爆了个超大冷门,其他三人则均是潜龙殿原本的四星布衣,

而真正的宗试,此时才刚要开始,

仙云峰,仙云宗主峰,

有句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与整个仙云宗其他所有山峰相比,一走进仙云峰范围,立时便能感觉到天地间充斥着的那股浓浓的仙灵之气,天地灵元之充裕,足比潜龙峰最巅峰处都还浓郁两三倍之多,让人感觉单只是站在这里便已是一种难得的修行,那强盛的天地灵元,无时不刻都在往你的身体里窜进去,拼命的调动着你的内体,让你连走路都在增涨灵元,这种感觉,对那些紫府金丹來说或许还不甚明显,但对先天、元婴境的弟子來说,则就再明显不过了,

徐胖子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哈达子流了一地:“要是能天天在这里修行,那该有多好,”

“努力吧,只要能在宗试里拿到前十的名次,就可以留在仙云峰灵风洞静修一年,那里的天地灵元,比这外面可还更浓郁得多呢,”旁边苗玉龙说道,

潜龙殿过來的总共有九个人,除了带队的张长老之外,便是八个参赛弟子了,元婴境的有烈盘、苗玉龙、龙印真,先天境的则有钟鸣、徐剑峰、车晓凡、万修平和纳元正,那万修平和纳元正都是殿内老牌四星布衣,巅峰先天,这年许來一直和龙印真走得极近,两人和龙印真走在一起,将这八人俨然分为了两个小团体,烈盘等人走在前面,龙印真三人则在稍稍靠后的位置,

前面张长老大笑道:“往年我潜龙殿只有玉龙进过那灵风洞,可今年嘛,咱们可得努把力冲冲好名次,争取进去那么三四个、四五个,也给咱们潜龙殿涨涨脸,”

“不是说宗试之后立刻就参加仙道大会吗,”

“又不是每个拿到灵风洞一年修行名额的人都会去参加仙道大会嘛,再说,这次仙道大会情况特殊,因此这个名额是可以保留的,参加完了仙道大会再回來修行可以,或者先入洞修行一段时间,等仙道大会开始时离开,将剩下的时间记存起來也是可以的,仙道大会还有三四个月才开始呢,宗试这边最多几天就可以完成,抢到名额的人抓紧这几个月时间去灵风洞加训一下岂不更好,保证三个月的时间又有一个小突破,”

徐胖子好奇的问:“张师伯,你把这灵风洞说得那么玄,难道除了灵气充裕,还有什么别的名堂,”

“那当然,灵风洞的最深处是历代宗主静修之地,非但灵气充裕,且有着许多高端的修行道具,像重力法阵之类,而且最主要的,是洞内有许多观想画,那是历代宗主亲手所刻,将自己所悟所得随缘刻在洞壁上,只要进了灵风洞,就有了观摩这些观想图的资格,”

“是战技招数,仙术奇法,”

“不,是道,”张长老一脸的向往:“那是历代宗主所悟之道,也只有真正的‘道境’,才只能用观想图的形式表达,而无法言传身教,那是宗门最高层次的‘学府’,只要是去灵风洞渡过金,并且观摩到了观想图的弟子,十有**都有大成就,”

车晓凡问到:“苗师哥进过灵风洞,可曾瞧见那些观想图,”

苗玉龙摇了摇头:“灵风洞中的观想图也不是那么容易瞧见的,那里越往深处走,灵压便越是惊人,对肉身、神魂均有极高的要求,我当时仅只先天之境,实力不强,神魂亦弱,只入洞六百米左右便在也无法寸进,可那里距离洞中第一副观想图都还差着四百米距离呢,”

徐胖子乍了乍舌:“连苗师兄都瞧不见,我岂不是更沒戏了,”

“先天境的弟子进灵风洞,大多都只能在外围的练功房转悠,元婴弟子才有资格和实力走到第一副观想图处,据说整个灵风洞有万米深,每一千米为一道门坎,越往里面走,观想图越多,”

烈盘听得心中一动,这观想图既是历代宗主所留,那肯定是有当初创宗祖师仙云道尊手迹的,在他的毕生所学里,霸星九剑决是相当重要的一脉,当初在将军城外一剑劈山,用的便是第九式霸星斩,仙云道尊也因此名扬天下,被封为当时的天下第一,他若给后人留下观想图,绝对会有霸星九剑决的内容在里面,若是能让自己找到,就算不能单靠观想图学会剩下的五式,可至少,自己修炼这第四式断魂斩毫无头绪的情况绝对可以得到解决,‘霸’道入门,

这还真是不可不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