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再见王云飞/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人正聊得起劲,突听得外面一阵人声嘈杂:“走,瞧热闹去,有人闯过万绝阵,上仙云峰來了,”

“靠,真的假的,”

“哈,当然是真的,而且听说还只是个小元婴,”

“废话,万绝阵又不看闯阵者的实力等阶,全是心魔幻境,听说唯有意志坚定者才有可能通过呢,”

“你知道个屁,说是不看实力等阶,可金丹老祖的意志能和元婴修士相提并论,还不都是一回事,”

“什么人啊,居然会冒死去闯万绝阵,”

“你不知道,不就是半个月前在山脚下闹得风风火火的那个痴心汉么,”

“痴心汉,看上咱宗门哪个女修了,”

“白痴,除了织女峰的张吴琼张女神,宗门哪还有第二个女弟子有这般魅力,”

“啊,我想起來了,就是半个月前在山脚下失手伤了守山弟子的那个姓王的花痴啊,”

“王云飞,”

仙云宗万绝阵可不是个论道会友的地方,那是仙云道尊当初开宗立派时设立在仙云峰下的一个规矩,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无论任何人与仙云宗有何恩怨,只要他主动去闯万绝阵而不死,那他与仙云宗之间的一切恩怨皆可勾销,且,还可拥有一次上仙云峰主殿,向仙云宗主面呈所求的机会,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仙云宗一般都会答应,

听起來,似乎是这王云飞因为伤了仙云宗守山弟子而去闯的万绝阵,不至于啊……若只是失手伤了弟子而不是开了杀戒,以仙云宗大宗之德,不至于闹到非要别人赔命的程度,当然,如果是主动挑衅仙云宗那种,他又绝不可能还去主动闯万绝阵以求仙云宗的宽恕了,难道,是他有什么事要求仙云宗主,

烈蓉在旁边满脸花痴:“这还用说,这王云飞肯定不是为了勾销伤弟子的恩怨,多半是为了张师姐啊,这是半个月前的事,可惜我当时沒在宗门,都不知道耶,居然还有男生为了见女神一面,冒死闯万绝阵,一听就浪漫死了,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愿意为我去干这种蠢事呢,”

“我愿意,”旁边秦霜想也不想就接口道,

烈蓉白了他一眼:“师兄,你沒睡醒呢,你跟我哥可是一个辈分的,找别的妹子说这种羞人话去,要我牵线搭桥的话随时招呼啊,”

秦霜一张俊脸都涨红了,半晌憋不出声來,他喜欢烈蓉早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儿,烈蓉也不是不知道,但秦霜是先认识烈盘再认识她,而且还和烈盘兄弟相称,这让她先入为主,早已将秦霜看成了哥哥类型,虽然亲切,却就是对他生不起半点那方面的感觉,这也罢了,偏偏烈蓉又是个女汉子性格,秦霜在这方面却表现得有点痴呆,结果就是烈蓉虽然天天拒绝他,可同时又对他像哥哥一样亲切无比,这总让秦霜觉得自己还有希望,总是放不下手來,

烈盘早知这两人间的诡异关系,倒是见怪不怪,反倒是听了门外那些喊‘王云飞’的,微一沉吟:“王云飞,”

烈蓉好奇道:“咦,老哥你认识这人,”

“应该认识,”烈盘点了点头,

“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呗,什么叫应该认识……”

“这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不过既然叫王云飞,又是为了张吴琼而來,那应该便是我认识那位了,”烈盘笑了笑:“敢來闯宗门的万绝阵,他倒是有胆气,只是不知他主动去闯万绝阵意欲何为……走,咱们瞧瞧去,”

穿出客殿,往外便是仙云正殿,在那殿前广场外长长的石梯顶上围满了看热闹的宗门弟子,

烈盘三人挤了过去,只见得一个年轻后生正满脸疲惫的站在那石梯上,似是在等待着什么,那后生看起來约莫二十三四岁,一身普通世俗散修的打扮,此人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即便是一脸的疲惫,也难掩他眼中那份异于常人的光彩,

烈盘一眼就把他认了出來,这不就正是当初在将军城与自己并肩作战过的那个王云飞吗,

有两月不见此子,变化还真是蛮大的,实力、境界虽然仍旧还是当初将军城外瞧见他时的中阶元婴境,可那对眼睛却比之前不知明亮了多少倍,那不只是眼睛发光透亮式的明亮,而是一种清澈、睿智、灵动,不用说,神魂大有精进,意志力更与曾经不可同日而语,看來,应该是那万绝阵中心魔的功效了,

他认出了王云飞,王云飞却沒瞧见他,重重的喘息了几口,提气大声说道:“末学散修王云飞,已闯过万绝阵,请求拜入仙云宗门下,望宗主收录,”

这家伙去闯万绝阵,竟只是为了加入仙云宗,

四周弟子只听得一片瞠目结舌、议论纷纷,这两年仙云宗正大肆招编,对大多数弟子的入门要求均是达到历史最低点,像王云飞这样本身就是元婴境,且还有无比惊人意志,竟可闯过万绝阵的,要想入门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这家伙吃错药了吧……”

“想入宗门,自己到三环镇报个名不就得了……”

“靠,他这元婴境总不能还去闯万兽林吧,万兽林好像只有先天境以下的新人才可以报名的,”

“那也可以去仙云外门申请入宗啊,像这种有基础的散修,宗门只要稍稍考察他人品、出身就可以决定是否收录了……啊,莫非他出身不大干净,”

“笨,沒听说他之前打伤山下守山弟子的事儿吗,守山弟子事儿小,宗门面子事大,要是传出去说有人來咱们仙云宗揣了守山弟子一脚,然后还大摇大摆、屁事儿沒有的又加入宗门,别人还不得笑咱们宗门是鳖三啊,”

王云飞只视这些声音若无物,提声又喊道:“末学散修王云飞,已闯过万绝阵,愿拜入宗门,请宗主收录,”

他接连喊了几声,可四周除了宗门弟子的议论声外,殿中却无人响应,烈蓉拿胳膊拐了拐烈盘:“哥,你不是认识他吗,瞧人家这么尴尬,你也不去招呼招呼……”她一边说,眼珠子一边乱转,显然对比起她给烈盘说的‘替王云飞解围’,这丫头更关心的是怂恿自家老哥去打听些关于浪漫爱情的八卦消息,

“呵呵,这边如此大动静,管事的大概马上就來了,等他们处理完了再说,”烈盘答,

果不其然,等那王云飞再喊得两声,殿内终于有了回应,

一个威严的女子声音自殿内响起,却让人感觉好似來自天音,声彻整片大山,

“肃静,”

回声荡荡,有如金钟洪鼎,与此同时,一股漫漫无边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覆盖了过來,虽不至于让人难受,可却让所有弟子都感觉冥冥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注视着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人人都知道这正是宗主向灵莎的声音和威压,原本闹嗡嗡的广场顿时安静了下來,

那空灵般的声音这才缓缓问道:“你要入我宗门,”

“正是,”王云飞答,

“你是何出身來历,”

“弟子乃将军城外一孤儿,蒙恩师蛤蟆仙人收养,修道二十余载,如今恩师仙去,愿入仙云宗以继仙道,”

向灵莎道:“既是出身干净,你大可去宗门山脚报名上山,何以去闯万绝阵,”

“弟子想参加仙云宗宗试,若等候报名,恐已过了今年的时候,”

“可我听说,你是为了我宗门内一女弟子,”向灵莎冷冷的说道:“那女弟子曾在山脚羞辱于你,说你若进得我宗,连宗门前五十位都排不进來,你想参加宗试,是为了此话吧,”

“云飞确是曾喜欢贵宗张吴琼师姐,”王云飞倒是坦荡,大声说道:“但闯万绝阵、求上宗门、求入宗试,可不是为了男欢女爱,”

“哦,”

“云飞自幼便是个孤儿,得蒙恩师蛤蟆仙人收养,待我如师如父,是云飞这辈子最敬重的人,可,那日在山脚下时,张师姐却直言云飞师门下作,蛤蟆之道,云飞不才,让师傅仙去之后还要受人之辱,当时立下重誓,必要通过万绝阵求入宗试,正面击败张师姐,以替师傅正名,”

烈蓉小声嘀咕道:“这张师姐好沒口德……”

四周亦有人低声说道:“难怪这小子去闯万绝阵,张师姐辱人家已经过世的师傅,这换谁也受不了……”

“哎,张师姐也不是故意的啦,不过说他是癞蛤蟆而已,是这小子自己想得多,非得上升到骂他师傅的高度去,”

“嘿,就凭他也想追张师姐,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什么,再说他那师傅自己不也就叫什么蛤蟆仙人吗,靠,绰号都能取,还他妈不让别人喊了,”

弟子中风向不一,向灵莎继续冷冰冰的说道:“那这么说來,你是为了仇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