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恩公/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闯万绝阵求入宗试与张师姐一战,确是弟子当时一时冲动,或许也有那么几分恨意,但通过万绝阵之后,那仅有的一丝恨意也早便烟消云散了,弟子心中此刻并无半分仇恨,”王云飞脸上毫无畏惧之意,正是心中念头通畅,自然无畏,他朗声说道:“弟子心中只有感恩,感先师之恩,愿拜入宗门多求多学,以此生将先师的蛤蟆功发扬光大,以告慰先师在天之灵,”

“万绝阵心魔无数,能闯通而出,确是个磨砺道心、沉淀心境的好去处,”向灵莎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些:“如此说來,你倒是一片孝心,也难得,”

她顿了顿,问道:“织女峰张吴琼何在,”

张吴琼此时正在四周围看的人群之中,她可是真沒想到过当时在山脚下只是为了省事儿、想尽快把这烦人的蛤蟆打发走的几句话,竟然会惹來如此大的动静,这小子居然真受激就进了万绝阵,而且居然还真就闯通关出來了,此时听宗主语气不善,心中惶恐,只得站了出來应道:“弟子在,”

向灵莎冷冰冰的说道:“王云飞刚才所言可属实,”

“属、属实……”

“好,”向灵莎淡淡的说道:“宗门五大戒,戒滥杀、戒欺诈、戒妄语、戒辱弱、戒念仇,五戒中你倒犯了三戒,需要我一一替你说明吗,”

“弟子不敢,弟子所犯三戒,欺诈、妄语、辱弱……按宗规,当罚俸三年、面壁三年……不过宗主,仙道大会在即……”

“你不用去了,”向灵莎淡淡的说道:“想要代表我仙云宗去会那天下群仙,光有实力是远远不够的,人品德性更为重要,你自去刑堂领罚吧,”

张吴琼的眼圈瞬间就红了,却又不敢反驳,怨怨的看了王云飞一眼,咬牙起身而去,

这位张师姐在宗门弟子中可是女神级,人群里顿时起了不少低议声和不爽声,若不是向灵莎威压还在,恐怕都有人得跳出來找王云飞这个害女神流眼泪还面壁三年的罪人决斗了,

向灵莎这才继续说道:“你可入潜龙殿,不过潜龙殿今年已有三个参加宗试的元婴弟子,名额已满,你要想参加宗试,只能等待來年的机会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入潜龙殿,你既已过万绝阵,当日误伤我守山弟子之事可一笔购销,但那便不可在我宗门山内逗留,限你今日内离开,”

“弟子王云飞愿入潜龙殿,”王云飞毫不迟疑便已决定,拜了三拜,朗声道:“多谢宗主,”

“那你自行去找潜龙殿张长老入殿吧,”向灵莎说完,空中的威压随之散去,天空复归明朗,众弟子们那种被人窥视着的紧张感也瞬间消散,

这山顶上先是安静了数秒,随即嗡嗡嗡嗡的议论声就炸了开來,

“靠,张师姐竟然在这关键时刻被罚面壁三年,”

“张师姐可是咱们宗门前三强的常客啊,只要有她参加的宗试,哪年不是前三,”

“不是说要选拔最强的几个弟子代表宗门去参加仙道大会吗,”

“张师姐这是直接被抹掉资格了啊,”

“听说张师姐为了这次宗试,都强压了一年境界,不然早就突破紫府去了,”

“是啊,这可是宗门第一次和仙界顶尖门派之间的交流,谁不想去露露脸,”

“就为了这么个楞头青,值不值啊,”

周围有不少人之前都认为张吴琼出口伤人不应该的,但听到对她的处罚,却是口风一致起來,任谁都知道这次宗试的重要性,非但取胜之后有着比往年丰厚上十倍的宗门奖励,最关键的是,这还是一个与当今仙界顶尖高手交流的绝佳机会,只要能进入这次代表宗门去仙道大会的名单中,那输赢暂且不说,最少,你也能认识太多如今仙界中的顶尖人物,甚至有着和那些顶尖天才型弟子,与那些注定成为未來仙界大人物的家伙交上朋友,都说朋友多了路好走,世俗中是这么个理,仙道中更是如此,这是多么宝贵的资源和机会,,张吴琼不过只是出言伤人,竟然就直接被剥夺了这样的机会,这处罚也实在是太重了些,再说,整个宗门真正称得上高手的也就那么聊聊三四位,少了张师姐,宗门还能有几位真正拿得出手的顶尖高手,难道派些二流弟子凑数,去那仙道大会上丢脸不成,

既为张吴琼不值,又为宗门脸面担忧,自然也就会对王云飞颇有微词,

王云飞接连客气的问身边那些师兄弟,去哪里找潜龙殿张长老,均是无人理他,在这风口浪尖上,谁知道和这家伙走近点会不会犯了众怒,

王云飞正自尴尬,却听得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道:“云飞兄,”

能叫得这么亲切,必然不是刚刚听说自己的名字,这仙云宗居然有人认识自己,

王云飞楞了楞,朝那出声处瞧去,这不瞧还好,一瞧就顿时激动了起來:“恩、恩公,,”

喊他的人自然正是烈盘,这位向來我行我素,才懒得管什么犯不犯众怒,也用不着管,再说了,像张吴琼那等诋毁亡者的行为,他还觉得向灵莎的惩罚轻了呢,

自上次将军城中仓皇而逃,王云飞曾悄悄潜回城中打探烈盘这位恩公的下落,可惜毫无结果,只知道那位恩公毁了竞技场之后就远遁而走,而宁大海也立刻追去,一直未归,就连宁家的人现在都不知道这两位的下落,乱成一团,当时烈盘穿的并非宗门布衣服饰,而是寻常散修打扮,救他的过程中也未曾口述姓名來历,让王云飞欲报恩亦不可,心中好生失落,

这次來仙云宗,最初固然是为了张吴琼而來,可心里未尝沒有想加入宗门后,靠着宗门的庞大人脉网络,打听那位恩公下落的心思,却不成想,居然在这里瞧见,

烈盘笑着迎了上去:“什么恩公不恩公,上次在将军城内激战无暇,未曾告知云飞兄我的姓名,我是潜龙殿布衣弟子,姓烈名盘,云飞兄既得宗主亲点进入潜龙殿,那以后咱们可就是师兄弟啦,”

王云飞喜道:“能和恩公成为同门,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上次蒙恩公相救……”

他左一句恩公、右一句恩公,旁边烈蓉早听得好奇到了极点:“什么恩公,什么将军城啊,哥,怎么沒听你说过,怎么回事哦,”

烈盘笑道:“就你这丫头问題多,沒听宗主刚才让云飞兄去找张长老吗,你有什么问題等空下來再慢慢问好了,走吧云飞兄,我先带你入门去,还有,别再叫恩公了,我既比你先入门,那便叫我一声烈师兄就行,”

烈盘在宗门虽有偌大名声,可在宗门里露脸的机会少,认识他本人的倒还真沒几个,此时瞧见他与王云飞亲近,均是议论纷纷,疑惑不定,等听别人说了,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就是那个潜龙殿的烈盘,

早听说这届宗试有几个超强的新人冒头,这烈盘无疑就是其中名声最旺的之一,听说他曾以先天之境,在灵枢山大战紫府鬼修胧天殇,且还全身而退,又有在万魔窟秘境中斩杀真妖碧鹰王的战绩,能以小小先天之境便达到这等程度,恐怕就算是号称宗门第一天才的鲜于超,在先天境时也远远不如,更别说他竟然敢与宗门太虚真人叫板,最后非但杀了这太虚真人的徒弟,且还让宗门将这位太虚真人都给发配去面壁思过了……这也太牛逼了些,别的宗门弟子别说和太虚真人叫板,就算是宗门随便一位金丹老祖瞪下眼睛,保证都能把这些弟子们吓得服服贴贴的,就算是叫他们去死也不敢有二话,哪敢想到‘反抗’二字去,

再者说,这烈盘好说歹说也还曾经是宗门的‘烈士’呢,人家为了掩护同门而死,宗门里的弟子,大多对这一点还是极为钦佩的,

四周原本还有些低微的嗡嗡声,现在全都不‘嗡’了,安安静静的看烈盘三人带着王云飞而去,

恐怕,就是烈盘也未曾知道,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了在宗门中的威望,而这种威望,是曾经潜龙殿的任何布衣都未曾达到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