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宗试预赛/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云飞的入殿资格很快就得到了承认,潜龙殿说起來挺大,管理复杂,若是要走流程,沒个十天半月,一个入门弟子的程序是绝对办不下來的,可这是宗主发话,烈盘带着他到苗玉龙和张长老那里去了一趟,一个灵符传讯,让潜龙殿那边准备一套五星布衣和各种所需之物,直接就搞定,王云飞也算获了个特许,可以留在仙云峰观看宗试过程,

所有对战名单,早已张贴在了仙云大殿之外,由各殿各峰挑选出來的元婴境参赛者共有一百二十八名,分为八个组区,每个组区十六名参赛弟子,采取淘汰制,共比赛四轮,第一轮八场,第二轮四场,第三轮两场,第四轮一场,共计十五场,分三天内完成,决出一位优胜者,作为八强参加最后的角逐,

烈盘分在了五组,早有苗玉龙给他拿來了详细的资料,帮他分析这五组中的其他十五位选手,沒什么特别强的顶尖硬手,基本都是在宗门中徘徊在中上游级别的,苗玉龙和龙印真也沒有在此组范围之类,这份分组名单显然是经过宗门深思熟虑的,尽量将宗门里那些种子选手先分开了,避免在最初的预赛中就强强碰撞,不过也不可大意,难保某些平时在宗门眼里只是普通水准的家伙,比赛时就來个惊人大爆发,爆冷之类的事,一向都是比赛的主旋律,同时,也会照顾到那些同殿同门的参赛者情绪,并不会将同殿同峰的师兄弟给放到一起,

烈盘瞧了瞧自己第一轮的对手资料,浩景,男,七十九岁,元婴中阶,升龙殿三星弟子,当然,这七十九岁只是他的生理年龄,相对于修仙者漫长的寿命來说,七十來岁还仅只算是青少年而已,

这位浩景师兄在宗门里也算是小有薄名,参加过大大小小二十几次宗试,次次都挺进了元婴境的前五十,其中更有三次进入前二十的排名,是个实力稳定,但却让人缺乏惊艳的选手,擅长防御,所使的法器便是一只防御型的圆盾,

防御型选手,烈盘笑了笑,正好拿你试剑,便瞧瞧你能不能挡住我霸星九剑决的第一式百人斩吧,

“霸星九剑决,”

黑暗中,一个拘偻的身子从一块黑玉上慢慢浮现出來,显得猥琐无比,那沙哑的声音更是让人听之欲呕:“哼,干老鬼倒还真是舍得,不过,这更好,初学剑式,就算他不用,也终会对他习惯的剑道有所影响,本來我还担心龙印真收不了他,现在看來,哼哼……”

“龙印真不是已经拒绝主上了吗,”前來报讯那人沉声道:“此等狂人,主上还对他报有希望,他既是想在仙云宗扎根,那就算真能在擂台上胜过烈盘,也必不会取他性命,”

“嘿嘿……入了我丑仙之门,哪那么容易就可以脱离出去,”黑暗中那丑人冷笑声连连:“我自有控制他心智之法,且还能让他亏耗生命换取瞬间强大的力量,不过一直未曾让他知晓而已,你继续密切注意他们的赛程,当龙印真与烈盘交手那一日,便是烈盘的死期,”

“是,不过……”那人略一沉吟:“那烈盘的乾坤袋……若是在宗试中被龙印真杀死,恐怕那乾坤袋将会由宗门保管,再想取出來就难了,”

丑仙嘿嘿嘿嘿的笑了起來,许久才说道:“我们收玉龙子的钱,只是替他杀人,可沒包括还要替他抢东西,”

那人一楞:“我记得主上曾说过,那烈盘乾坤袋中所放之物极其丰厚,单只灵石恐怕都以千万计,若便宜了他人岂不冤枉,”

“谁说要便宜他人,”丑仙冷笑一声:“烈盘的乾坤袋确是会被仙云宗收去,但仙云宗堂堂大宗,又有无量老祖等人在旁注意,还不至于给他贪沒了,铁定会作为遗物交给他那妹妹烈蓉,嘿嘿,只要你情报掌握得准确,要从那先天境的小妮子手中抢东西还不容易么,”

那人恍然,点了点头,却又略一迟疑:“主上,我已在仙云宗潜伏了数十年,为了主上大计,一直隐忍不出,甚至自压境界,迟迟未能突破……可眼看如今仙云宗日渐强盛,甚至重返了仙界顶级宗门的行列,主上的大计……还有机会吗,”

丑仙淡然道:“如今的仙云宗与当初那个连宗主都空缺的二流宗门已不可同日而语,吞并之言,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你这些年在仙云宗也算是吃了不少苦,办完这件事后就找个机会下山吧,只要这最后一件事办得漂亮,我必不会亏待于你,”

“谢主上,”那人欣喜道,

话音方落,只听得窗外有人喊道:“师兄,潜龙殿的名单出來了,”

丑仙的身影顿时往屋角的黑暗中缩进去了几分:“去应付应付吧,不过,藏好我的分身灵玉,在这仙云峰可不比潜龙殿,高人无数,别让人嗅到了玉上那丝邪气,小心再小心,控制龙印真可就全靠它了,”

……………………

仙云峰上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苗玉龙來约烈盘同行,他分在八组,且是第一轮的最后一场比赛,倒是有足够的时间來观摩烈盘,与两人一起的,还有王云飞,王云飞性子豪爽正气,与苗玉龙倒是极聊得來,苗玉龙有心将自己的比赛名额让给他,却被王云飞婉拒了,一來是不想占用苗玉龙的宝贵名额,二來也是考虑到张吴琼在宗门内人气极高,自己害她丧失比赛资格,若还高调亮相,那未免也太过嚣张了些,

三人來到仙云大殿的正殿之外,

这里共设了二十四张擂台,每张擂台约莫有百米见方,对动则一去数里的修仙者來说,这算得上是一个十分狭小的空间了,且非只狭小,甚至还是完全封闭的,

沿着那每一张擂台的周边,都有一圈圈细细的灵纹法阵,耸立起一个个极高的淡蓝色圆柱型防护罩直入云宵,

前八张擂台是元婴弟子的比赛场地,后十六张则是为先天弟子们准备的,先天境的参赛弟子比较多,足有两百多人,赛规和元婴境一样,就是分组多了一倍而已,筛选出十六强进入决赛,

两种不同的档次,防护罩的档次自也不同,身旁苗玉龙说道:“那是困龙锁仙阵,烈师弟应该早在灵枢山就已经见过了,能完美防御住紫府修士的全力一击,就算是金丹老祖的攻击,也不能轻易将之破防,有这东西保护,至少不用担心误伤观众的事情出现,”

王云飞想起当初烈盘能与金丹境的宁大海对敌,深知真正的高手难以用等阶來衡量,问道:“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紫府修士或是金丹老祖吧,以往宗试时,就沒有出现过将这防护罩打碎的情况吗,”

“呵呵,世事无绝对,这自然也是有的,”苗玉龙笑道:“远了不说,大概是十几年前的一次宗试时,鲜于超师兄便曾打碎过这防护罩,当然,他的对手也是极强,是眼下独掌云岚峰的云岚师叔,当时云岚师叔也是升龙殿内数一数二的高手,现在早已突破紫府,开山立门,”

紫府境便可出师,也自然升了一个辈分,因此苗玉龙称那云岚修士为师叔,鲜于超号称宗门第一弟子,九星战力的元婴,战斗力应该是超过世俗中许多金丹老祖的,便是与宗门内大多数师叔伯辈的紫府修士相比,也绝对不惶多让,激烈战斗时打破这防护罩,倒不足为奇,

烈盘笑了笑:“能出手击破这防护罩的元婴,个个都已是顶尖的佼佼者了,这点出手的分寸还是有的,除非是强强对决时收手不及,不过若是最后的八强战,这防护罩的等阶大概会提得更高吧,”

此时比赛者大多都已进场,负责当裁判的都是紫府境修士,烈盘三人自到那第五组的擂台前站定,远远瞧得左侧处龙印真也站到了第四组擂台,这两组倒是临近,且这龙印真也是第一个出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