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烈盘出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似是感受到烈盘的目光,龙印真转过头來瞧了瞧他,他几次挑衅烈盘都未得到回应,也是学了个乖,知道对方不是那种冲动亦激型,不再來轻易招惹,反倒是淡淡的一笑,便即转回了头去,

苗玉龙也瞧见了这茬,笑着说道:“这位龙师弟看來铁定是要与烈师弟较上劲了,咱们潜龙殿元婴弟子中,大概也只有他才够资格做你的对手,”

“苗师兄这么谦虚,”烈盘和他早熟透了,打趣他道,

苗玉龙呵呵一笑:“我倒是想谦虚來着,只可惜沒那资本,别说像你一样去和金丹老祖对抗,就算是学龙印真去完成那些弟子级的顶级任务,我也是不成的,”

说笑间,一位紫府修士已迈上了眼前的第五组擂台,

他检查了下台上的防护罩,确认无误后,在那台中心负手站定,只静侯大殿那边的钟声,四周的所有擂台也是如此,

此时广场中原本那份闲情之风已然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中紧张的氛围,

第五组擂台旁边围站的人不少,除了原本就是今天要上台比赛的本组选手外,还有些分在其他组的成员也都过來观战的,自然都是冲烈盘这号称仙云宗新起之秀的名头而來,并且,这些敢置自己组擂台于不顾,却跑來瞧别组比赛的,几乎都是些对自己极有信心的顶尖弟子,这其中最大牌的,恐怕莫过于鲜于超了,

这还是烈盘第一次瞧见这位名满仙云宗的第一大弟子,只见他看起來十分粗邝,四十岁左右的外表年纪,并未穿着升龙殿的制式仙剑袍,而是很随意的穿着一身普通裁剪的粗麻布衣,背上背着一个足有一人高大的紫色大匣子,

“那是鲜师兄的剑匣,”苗玉龙绝对是仙云宗内的万事通:“据说里面藏有十柄灵剑,鲜师兄也一直修习剑阵之术,可宗门内还从未有任何人逼鲜师兄同时动用过那十柄灵剑,便是那年鲜师兄遭遇的最强对手,云岚师叔时,打破防护罩也才只动用了七柄呢,”

他们隔得虽远,但鲜于超何等耳力,显然已听到苗玉龙所说,冲这边笑了笑,看着烈盘友好的说道:“别分心,小家伙,你的对手是他,”

鲜于超指了指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人,

这位大神显然不是冲烈盘的名气而來,甚至,他都不是冲烈盘而來,

站在那擂台对面的,是烈盘今天的对手浩景,与鲜于超同为升龙殿弟子,两人关系似乎极好,听鲜于超说了那话,浩景也笑了起來,冲烈盘拱了拱手:“鲜师哥说笑了,浩某早听闻过烈师弟大名,当初得知烈师弟在灵枢山中为救同门而牺牲,心中好生敬仰,早便盼望一见,今日一战,浩某必将全力以赴,以表浩某心中尊重之情,”

烈盘还未作答,那边鲜于超已大笑道:“当然要全力以赴,对值得尊重的对手,留手绝对是一种侮辱,烈师弟也该如此才是,早听说烈师弟乃我宗门新起之绝秀,将军城内面对宁家的金丹老祖还能全身而退,正想要瞧瞧烈师弟绝学,若你能十招解决浩景却拖到第十一招去,那我第一个便瞧不起你,”

这两人倒是爽快,烈盘顿生好感,拱手道:“烈某敢不从命,”

这两边对手亲朋在交流,周围的议论声更是不断,

“烈盘名气虽大,但毕竟都是在世俗散修中闯出來的名气,再有就是因为他为救同门牺牲一事,其他并未见其在宗门舞台上有过什么展示,也不知其实力究竟如何,”

“他能在将军城从金丹老祖的手下全身而退,这倒是作不得假的,”

“那也未必,能全身而退,顶多说他保命能力强而已,而且我听说他毁那竞技场时,靠的是海量高阶灵符,若只是借助这些外物才闯出來那偌大名声,那恐怕实力顶多也就与浩师兄在伯仲之间,”

“浩师兄在宗门呆了几十年了,这宗试也参加过二三十届,届届均有不俗表现,还曾数次闯进过前十,我更看好浩景师兄一些,”

“呵呵,能用灵符、有灵符可用,那也是人家本事,人家是真有和金丹老祖过招的本钱,我看浩师兄多半不是对手,”

“难说,这烈盘再强,也不过初入元婴,浩师兄可已是巅峰元婴修士了,以等阶论,甩了烈盘一大截呢,”

“幼稚,这些顶尖级天才的实力,岂能只用等阶來衡量,”

“不管怎么说,今日都会是一场龙争虎斗了,”

恰在此时,大殿上钟声响起,卯时已到,

台上那紫府修士早已准备妥当,此时大手一挥,封闭式的擂台防护罩裂开两道可供一人出入的小缝,他冲台下烈盘和站在他擂台对面的浩景招了招手,两人同时飞跃上台去,

紫府修士将防护罩封闭,验明参赛者正身,并不拖沓,喊了声开始,便悄然退出场來,这裁判身上自带有可以随意进出防护罩的通行令牌,因此进出时不用额外开门,也是为了防止场中参赛者若有失手,好及时阻止、及时救助,

浩景一开场便已祭出了他的法器,那是一面圆形的法盾,

防御型的法器在仙道中向來少见,且大多都只是作为辅助法宝來使用,像浩景这般将防御法器用成主法器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他将法盾微一护身,遮住半个身子,朗声道:“浩某向來擅守不擅攻,烈师弟请,”

“好,浩师兄小心了,”

一柄蓝色法剑出现在了烈盘的手中,

‘这是剑’,

不是他托大不用威力更强盛的盘龙金剑,而是即便单一的盘龙金剑,本身已属上品灵器,操控起來对神魂的要求极高,若用以施展自己新练成未久的霸星九剑决,只怕难以完全驾驭那股霸道的威力,何况,宗试不过切磋较艺,面对浩景这样的对手,更是用不着抱上杀伐之心,

他双手握剑抱胸,摆了个‘霸星九剑决’的起手式,

霸星九剑决,本就是仙云宗镇宗绝技之一,虽说修炼起來极难,但就像‘星宇决’一样,由于兑换要求极低,因此宗门内许多强者都曾修习过,虽说沒几人练成,但这起手式,那却是人人识得的,

“这是……”鲜于超作为爱剑之辈,显然也是那些练过此招的众多宗门子弟之一,不过打通那六条经脉太难,他未曾练成,早已放弃,但还是一眼便已瞧出了烈盘这起手式的名堂,忍不住轻呼出声:“霸星九剑决,”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也有不少同道都将此招给认了出來,

“烈盘竟会霸星九剑决,,”

“不可能吧,,他才入宗门多长时间,连突破先天也不过就是两年前的事儿,就算他打两年前刚刚突破先天时就练起,也不过才只练了两年时间,就能将这霸星九剑决给练成了,,”

“扯,连当初二代祖师练霸星九剑决,也足足练了十年呢,”

“难道是他突破先天时运气好,恰好就已经打通了‘永池’、‘甘门’、‘霸体’、‘掘金’、‘藏风’、‘会阳’这六条经脉,”

“那得多逆天的运气……他该不会只是摆个起手式來吓唬人吧,”

这话显然只是鬼扯,当烈盘剑式摆出时,一股凛冽无边的霸气,已自他身上、剑中缓缓升起,

“霸星九剑决,浩师兄,请指教,”烈盘朗声道,

时隔半月,烈盘天天都未曾落下对霸星九剑决的持续钻研和熟悉,比起当初在山洞中初学此招时的青涩和稚嫩,此时他的剑势中更多出了一股从容的霸气和凛冽之意,

剑式起,剑势生,

浩景只感觉对面烈盘整个人仿佛都与那手中的‘这是剑’融为了一体,且,这柄剑还正在无限的扩大中,直似已冲入了天际般巍峨,在这柄擎天巨剑之前,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蝼蚁般的渺小,

剑势还未动,一滴冷汗已顺着浩景的额头淌了下來,

即便是在面对他永远都高山仰止的师兄鲜于超时,他也从未有过如此时般那种被压迫的感觉,

他本是抱着满满的信心來参加这次宗试,得知自己的第一轮对手便是宗内的风云人物烈盘时,他也未曾畏惧过,天天在鲜于超身旁呆得久了,让他早就对所谓的天才级精英对手产生了心理上的免疫力,烈盘或许确实很强,但应该不如传闻那般夸张,在将军城时他能从金丹老祖手下全身而退,那是靠了灵符等外力之助而已,自己,应该足有一战之力,

可,沒想到烈盘起手的第一剑便已给了自己如此巨大的压力,

浩景拼命的想将法盾催动起來,他想竭尽全力去对抗那柄让他感觉到恐惧的巨剑,但心、神、体、气,此时竟全都不由自主的在那股霸道的气势影响下变得迟缓起來,

盾无盾型,法器未能运转,

烈盘的这一剑终究是沒有落下來,面对一个几乎连反抗之力都沒有的对手,将此剑落下那只会是一种屠杀,

烈盘保持剑势静静的等在那里,

直到浩景用尽了全身力气也无法将防御完成时,他吐了口气,抹了把汗,一屁股坐到地上,颓丧的说道:“我输了,”

一招,

不,一招都沒有出,

面对同阶的对手,一招未出的情况下便已将其击败,且这对手还是曾经在宗试中闯入过前十的升龙殿浩景,

五号擂台的台下一片鸦雀无声,便连那紫府境的裁判亦感觉有些意外,他匆匆跃上台來,拉开了擂台上的防护罩,大声宣布道:“第五组,第一场,烈盘胜,”

纵观此时整个赛场,大多数擂台的战斗都还未曾打响,左侧四号台的龙印真刚用伶俐的攻势将对手逼得弃剑,可仍旧还是慢了烈盘一拍,

“霸星九剑决,”

“那是霸星九剑决啊,”

“一招,他只出了一招,”

“不,连一招都未放出,”

“好强的剑势,,”

“这就是那个烈盘真正的实力吗,,”

五号擂台旁边的惊呼声,很快便蔓延到了整个赛场中去,

作为宗门内人尽皆知的镇宗绝技,学过的人很多,但练会的人却是极少,包括现任宗主向灵莎,也未曾学会过这招镇宗战技,恐怕,也只有传此战技给烈盘的干天扬、号称仙云第一剑的任天行,以及在升龙殿当了数百年殿主的青照真人此三位才会,

可,此时这绝技竟在一个元婴弟子身上再现,

PS:最近有几天都是只更新了一章,实在是有事耽搁,还望大家多多理解,今天还是只有一更,元宵节,中午开始又是醉的节奏,明天开始恢复为两更,今天多码几个字,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