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霸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擂台对面的鲜于超神色凝重了起來,看向烈盘的目光也不再如先前那般平淡,他扶着虽然沒有受伤,但却满头大汗、全身乏力的浩景,冲烈盘竖起了大拇指:“好剑道,”

“多谢,”烈盘笑着回应,

“你会几式,”鲜于超问,

“前三式,”

练过此剑法的都知道,会了第一式,便差不多等若会了前三式,只不过看你的肉身能不能承受第三式的狂暴威力了,至于第四式,那其实并不在宗门兑换给门下弟子门的那套‘霸星九剑决’范围之内,烈盘拿到的第四式断魂斩,可是干天扬的友情奉送,还是免费绝版的,

鲜于超点了点头:“你是一个值得我期待的对手,在遇到我之前,不要输,我会无比期待你的万人斩,”

“我也同样期待鲜师兄的十绝剑阵,”烈盘说道,

诚然,相比起龙印真,烈盘对鲜于超的兴趣要更大得多,虽仅只是今天才与这位传奇般的师兄有一面之缘,可单看他本人的言行气度,已然比传闻中的形象还要更豁达大气几分,

有人说酒品看人品,换到修仙者身上來,人品亦可看实力,那种动则东跳西跳的家伙,往往都是半壶水响的水货,而若是太过阴沉的,像龙印真那类,却又不得烈盘所喜,唯有鲜于超这款,才是烈盘的最爱,也只有和这样的对手,才能打得痛快,才能真正获益良多,

鲜于超大笑而去,

烈盘会霸星九剑决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宗门,最愁的就是与他同分在五组的其他参赛弟子了,一个个一夜间就愁白了头,

原本是都知道烈盘很强,也都知道要想战胜他不容易,但咱们十五号人,个个在宗门呆的时间比他长,轮流干他还干不翻他,可,连浩景这样在他们十五人中可以排得进前三的硬手,却连一招都沒接下,他们又还能有什么希望,

本该轰轰烈烈的宗试大比,如今却轮为了别人表演的舞台,任这些宗门弟子如何豁达,恐怕也是笑不出來的,

第二轮,对阵千机峰龚红兵,同样只有一招,百人斩,也同样未曾落下时,对方便已认输,

第三轮,对阵星云峰万亮,同样一招百人斩,剑还未曾落下,单靠那无匹的霸气,竟生生将万亮给吓晕了过去,

三战三捷,未曾出手过一招,

霸星九剑决,无愧其‘霸’之称号,便连烈盘,亦也被冠上了一个响亮的绰号‘霸王’,

宗门内已有传言起,究竟谁能成为第一个让烈盘出手的对手,

相比起烈盘的光芒万丈,其他人哪怕再有优秀的表现,亦都相形失色,

潜龙殿龙印真,三战全胜,且每一战都未曾拖过十秒,

聚阳峰司徒空,三战全胜,且每一战都是一剑致胜,

这两位是目前出现的新弟子中,除了烈盘之外的最大黑马,这两人好似是受了烈盘的刺激,个个卯足了劲一般,对战时从不留手,能用一招击败对手的,绝不会拖到第二招去,而那些原本宗门内的顶尖高手,如升龙殿鲜于超、天临峰李会阳、玉华峰欧阳剑等人,则就相对‘低调’得多了,该讲礼的讲礼、该谦让的谦让,总要和对手过上几招再从容取胜,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身份,至少,在上面看起來,这些‘彬彬有礼’的家伙们是很顺眼的,

相比元婴组的火爆,先天组的比赛也同样劲爆无比,烈蓉和徐胖子无疑成了最夺目的焦点,

两人的比赛,烈盘都分别去看过,烈蓉那丫头玩剑玩得不怎么样,可一手五行术法却是连烈盘都看得暗暗小惊,和她对阵的对手就从來沒有一个可以衣衫完整的走下台來的,原本就封闭狭小的空间成了她最好的舞台,几乎是一开打,整个空间就全都笼罩在了厚厚的冰霜和熊熊烈火所组成的冰火二重天世界里,还不停的夹杂进去各种金、土、木道,五颜六色,好似在那擂台上开联欢会似的,她的对手别说对阵了,压根就连呆在这样恐怖的空间中的能力都不曾有,以至于第三轮完成后,最后的第四轮还未开始时,烈蓉的对手就已经直接弃权,以免受那冰火的煎熬了,让她成为十六个先天组别中,第一个晋级决赛的弟子,号之冰火魔女,

徐胖子也是一路高歌猛进,三战三捷,一手‘射你妹’现在让他玩得更溜了,配合上神行百变的步伐,以及他那信手拈來的调戏、挑拨、激怒对手的台词,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人家烈蓉的对手是沒一个能衣衫完整下台的,徐胖子更好,和他对阵过的对手,就沒一个是能精神完好的走下台的,和这猥琐胖子对敌,绝对是一种可以把你气得吐血的折磨,小胖也因此得了另一个牛叉哄哄的绰号:潜龙第一贱,

秦霜也已连战三捷,不过相比起胖子和烈蓉,这家伙表现得可是平平淡淡,一点都不出彩,规规矩矩的防守、规规矩矩的出剑,便连赢,都赢得规规矩矩的将剑亲手架到别人的脖子上,若要硬说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大概就是他打得太平淡了,平淡到连一次真正像样的出招都沒有过,是的,他压根就沒有用过任何剑招、战技、甚至是御剑术,只这么防一防、守一守,刺一刺、砍一砍,就已经将他的对手统统都砍下了马去,

倒是钟鸣,论实力本该是在宗门先天中排得上号的,便是遇上秦霜之流,似乎也有一战之力,可却第二轮便被一位名不经转的新人给敲了下去,这家伙倒是豁达,死缠烂打的打出同情牌,在同样倒在第二轮的苗玉龙那里讨了几瓶美酒,醉生梦死一番,第二天起來时嬉皮笑脸,丝毫不见失败的颓丧,

宗试第三天,也是宗试预赛的最后一天,烈盘只有一场比赛,升龙殿,步惊龙,

似乎很多人都爱在名字中冠以‘龙’字,苗玉龙、龙印真、玉龙子,步惊龙……这些名字大多都不是他们原本父母取的本名,而是修仙获道之后,自行改的道号,仙家有仙家的传统,亦有仙家的风俗,传说中在道号名字中冠之以龙字,那是一种补命的说法,

有的人天生命格不全,或缺金、或缺水、或缺木、或缺土之类,那是缺五行,可亦有些天生缺罡、缺煞者,那是缺命,龙乃圣兽至尊,以之冠名,可化解命格中的煞气,并补充罡正之气,缺罡多煞,这似乎本身并不算是一件好事,有此命格的人,大多生世坎坷,乃至性情极端、腹黑心厚,当然也不绝对,像苗玉龙,不一向就是潜龙殿中受人人尊敬的大师兄吗,

世事无绝对,这很正常,但此时站在烈盘眼前的这位步惊龙,给他的感觉却就绝非善类了,

此人鹰眉勾鼻、时刻都半眯着的眼睛给他这张脸凭添了几分阴煞狠厉之气,与烈盘之前所遭遇的三位客客气气的对手不同,此人非但沒有半分友好的意思,且看向烈盘的眼神中充满了熊熊的挑衅和杀气,

这是个不信邪的人,

“你之前的三场比赛,一剑未出便已获胜,也未免太好运了些,”他很是不屑的看着烈盘,

“呵呵,彼此彼此,”烈盘笑着回答他,

“少和我耍嘴皮子,”步惊龙傲然道:“我的前三场,每一场都是真刀真枪拼出來的胜利,和你这种只会投机取巧的家伙可不同,”

“是有些不同,”

“今天,我赌你同样不会出剑,”他继续说,

“哦,对你自己这么沒信心,”烈盘笑道:“你要学那前三位一样吗,”

“不,”步惊龙冷冷的说道:“我会在你这骗子出剑之前就解决掉你的,等着瞧吧,你那用來招摇撞骗的霸星九剑决,今天是别想出招了,”

“老哥,一会干死这家伙,”提前晋级的烈蓉在台下大声喊道:“靠,太嚣张了,”

“这家伙是谁啊,不知道咱们台下站了一大堆‘烈粉’啊,敢和咱们霸王哥嚣张,找死了他,”

五号台前烈盘的拥垒可是站了个满满当当,这里不是潜龙殿,沒有所谓的烈家军,只有亲身参赛的宗门弟子,可就是这些宗门弟子,已在短短两三天内,从不认识烈盘到变成了所谓的‘烈粉’,

步惊龙冷冷的扫视着台下那些拥垒,其中不乏有之前输在过烈盘手上的龚红兵、万亮、浩景等人:“懦夫,是沒有资格在我面前开口的,”

“这丫是故意拉仇恨來的吧……”

“智商负数,”

“霸王哥,抽死他得了,”

“这步惊龙其实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恩,虽然是升龙殿新人,可本是带艺投宗,升龙殿内试的时候,浩景师兄还曾栽在他手中呢,据说也只用了十招,”

“啊,这小子这么强,”

“是啊,他今年是以升龙殿第二名的成绩代表出战的,整个升龙殿,就只有鲜师兄压得住他呢,”

“靠,霸王哥赢浩景师哥时,连一招都还沒出呢,吁,浩师兄,对不住啊,我这可不是针对你……”

“呵呵,沒事,”

“那也不能这样比的,霸星九剑决就是气势霸道,摄人心魄,可那到底只是剑势强,若是劈不中对手,也是无用,不及游龙剑那种战技的全面性,”

“我上一场的对手就是他,一手游龙剑飘忽不定,刁钻得很,身法也是极佳,他若能抗得住霸王哥的剑势而不退,那恐怕便真是霸王哥的一个劲敌,”

台下的议论声不绝于耳,纷纷猜测着这一场的过程,沒人相信烈盘会倒在这里,但,他们却会猜测烈盘会否同样赢得那么轻松容易,看起來,这似乎是一个极强的对手,

真有那么强吗,

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人们才发现,所有一切的猜测都是白废神,

霸星九剑决的起手式并未摆出來,那股让烈盘引以成名的剑势霸气,也是丝毫未露,

步惊龙只感觉眼前一花、脖子一凉,一柄蓝盈盈的剑刃便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

与此同时,烈盘笑呵呵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你所愿,沒用霸星九剑决,因为,我觉得对付你,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秒杀,剑之轨,

第五组第四轮,胜者,烈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