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元婴八强/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婴八强,

鲜于超、欧阳兰、李会阳、叶知秋、余锋、烈盘、龙印真、司徒空,前五位都是在宗门内一直占据着榜首的老牌元婴,其中鲜于超、李会阳、欧阳兰,更一直霸占着仙云宗天榜前三的位置无人能够撼动,哪怕就算某届宗试他们沒有参加,可拿了前三的人也绝无资格去动摇他们的位置,

“名单出來了,”仙云大殿外有人喊道,

只见总殿里的一位长老拿着卷轴走了出來,伸手在那殿外告示栏上一抹,手中卷轴投射出一片金光,将一张对战表印了上去,

八强,共战三轮,另外在决赛前加赛一场三四名之间的争夺,第一轮四场分两天完成,第一天是鲜于超对阵司徒空,余锋对阵叶知秋,第二天则是李会阳对阵龙印真,欧阳兰对阵烈盘,

大殿外早就有许多弟子在此等候这名单,此时瞧见这排阵,顿时哗声四起,

“宗门这次真狠啊,”

“啧啧,三个新人,全都被盯上了,”

“靠,鲜大神、李大神、欧阳大神……有这三位出马,看來是不打算给新人活路了,”

“我还以为烈、龙、司徒这三人,第一轮里至少会有两个要撞上,或者是遇上叶知秋、余锋这样稍弱一点的呢,”

“你说我们叶师兄弱,”旁边马上有人瞪大了眼睛问,

“别上纲上线啊,我这说法是相对于鲜师兄他们三位來说嘛,”那人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两个新人都不弱,我看了他们比赛了,特别是那个烈盘,简直都逆天了,四场预赛,只出了一剑,他要是遇上叶师兄、余师兄,你敢说沒半点希望,”

“那龙印真也是,四场预赛,每场都是两三招便已分胜负,而且还大有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只怕预赛里还保留着实力呢,可惜……”

“可惜他们遇上欧阳师姐和李师兄,这可就真是沒戏了……”旁边有人叹道:“可惜了这两个新人,要是往届参加宗试,恐怕少说也能拿个前三,这次怕是要止步八强了,”

“李师兄和欧阳师姐也是人嘛,这打都还沒开打,哪有你们说得那么夸张,”徐胖子夹杂在人群中嚷嚷道,

他是來帮烈盘看榜的,至于他们先天级的榜表,昨天最后一轮比赛刚结束时就已经贴出來了,毕竟先天组的比赛,内部交流、图个热闹、刺激宗门弟子积极性的因素更多些,而这元婴组的比赛结果,则直接关系到参加仙道大会的名单,前三名直接参加仙道大会,而另外三个名额则是由冠军指定一个,宗门指定两个,这意义可又完全不同了,宗门自然会更慎重得多,这比赛顺序、排布,也是经过宗门上层再三思考的结果,

“呵呵,这不是咱们的仙云第一贱嘛,”

徐胖子在仙云宗现在也算是出了名了,主要是这家伙的战斗风格太过猥琐,而且,弓箭之类,这还真是从沒有在中土大陆的仙界里出现过,

说白了,仙家能御器、能使术法,压根儿就不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并不像世俗中的俗夫那般,只用弓箭才能及远,而弓箭,无论你射得再准,始终还是靠‘弓’与‘箭’來发挥威力,这太过依赖兵器了些,不像御器术,只要是件法器就可以御使,威力大小全凭神魂强弱,因此很少、或者说根本就沒有修仙者想到过要用弓箭,徐胖子是第一个想到的,单凭这一点,就足以在他脑门上表出一个亮眼无比的光环了,别看人家只是小先天,可人家同时也是一种流派的‘祖师人物’呢,

“大箭师,”这是胖子的第二个绰号,相比起他的‘仙云第一箭來’,这第二个绰号显然要好听多了:“这你就不懂了,你看得少、在宗门呆的时间也短,难免不了解情况,鲜师兄、李师兄、欧阳师姐,这三位在宗门呆了多少年了,多少届宗试里,冒出大把大把的绝顶天才弟子,号称这黑马那黑马的,个个都想向鲜、李、欧阳这三位挑战,可几十年了,还就真是沒人成功过,一次都沒有,你若是像咱们这些宗门老人一样,看着看着你就麻木了,指望新人将这三位挑落下马,那还不如指望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來呢,”

“夸张,”徐胖子眼睛一瞪:“这三位才多大,太阳那都存在多少年了,这能拿來比,”

旁边人都笑了起來:“人家云师兄就是打个比方,就是那么一说,就你这么较真,”

“我记得你和那潜龙殿的霸王烈盘是好兄弟吧,有空在这和大伙唠叨,还不如赶紧回去给霸王带个消息去,让他备备课,研究研究欧阳师姐的路数,明天不管输赢,总也得表现出自己的风采和实力吧,”

“得勒,”胖子笑嘻嘻的说道:“谁有这欧阳师姐的详细资料,给介绍介绍呗,”

欧阳兰,玉华峰大师姐,也是玉华子收的第一个徒弟,

自一百年前就开始随玉华子修行,天赋说不上惊艳,等阶修炼速度不快,但就如同大多数顶尖宗门的精英弟子一样,他们并不盲目的忙于去突破自身等阶上限,而是先追求实力的极限、先追求道境的极限、先追求当前境界的极限,这是一种积累,看似拖沓,但却是放长线钓大鱼,因为基础打得越好,在底层时积累越多,特别是在先天、元婴这两层境界里,那就意味着日后你的成长上限越高,在大境界的突破时很难遭遇瓶颈之类,当然,并不是说这种基础拖得越长就一定越好,主要还是看个人,看各人所选择的修炼方向、看各人的天赋、机遇等等來综合评定,比如像烈盘那种修炼星宇决的,全靠一个‘吞’字,那自然是境界到了就可以突破上去,先天就已经打下九百九十九条改脉基础,那再拖下去也积累不出什么新的东西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精英弟子的实战力往往都是十分恐怖变态的,

和同为玉华峰大弟子的李中堂不同,这位欧阳兰可是货真价实的玉华峰第一高手,虽是女儿身,却修炼一套让男人都汗颜的霸道剑术:疯龙十八斩,

那有点类似于通天灵猿的疯魔棍法,可让使剑者在运转剑决时进入疯魔道,不过却比疯魔棍法的等阶更高,地阶上品战技,威力惊人之极,是仙云宗弟子里攻击力最强的元婴,便连号称仙云第一的鲜于超,也坦诚自己单论攻击力的话,不如欧阳兰,

“这可是个狠婆娘,”徐胖子声情并茂的形容了一番那疯龙十八斩的威力:“他们说这欧阳兰在宗试里还从沒有动用过第十斩以上呢,就已经打遍宗门无敌手……”

“扯,鲜于超鲜师兄也抗不过她第十斩,”旁边烈蓉白了他一眼:“鲜师兄不是号称仙云第一嘛,”

“吁……”胖子挠了挠头:“这还这沒问……反正他们就这样说的,”

“不是鲜师兄抗不过她第十斩,”旁边苗玉龙笑着解释道:“是欧阳师姐的剑术存在一些缺陷,在鲜师兄面前,根本就沒有机会将疯龙十八斩催使到十斩以上,论攻击力,欧阳师姐的疯龙十八斩一定是宗门弟子中最强的,可说到底,鲜师兄才是真正的第一高手,”

烈盘点了点头,曾经见过通天灵猿那疯魔棍法的他,对此算是有深刻体会,有不少战技确是能让人进入疯魔道,进入疯魔道后也确实可以让战技施展者的力量、速度、防御等各方面都倍增,但获得这些强大力量的同时,也意味这你必然会舍弃一些东西,那就是完美的战斗意识和对战局的掌控能力、判断能力等等,

一个无智、只知道疯狂进攻的对手,只要你能沉稳应对,找准她的弱点,那就算她有再强的攻击也不足为惧,

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那么一点点的弱点,也得你有那实力去抓住才行,鲜于超做到了,所以他号称仙云第一,李会阳做不到,便只能和欧阳兰苦争那万年老二的位置,有欧阳兰这样的高手,这玉华峰倒是不像曾经想像中那么不堪,

“玉华峰……”

提起玉华峰,烈盘想到了在万魔窟秘境中被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的张嫣嫣,自那次之后再也沒有见过,她应该是回宗门玉华峰了吧,

不念别的,单只念张天道替父亲挨那一剑,念张天道现在都还在镇魂鼎里聚养魂魄,烈盘便对他女儿再难有什么敌意,

“盘哥你想起张嫣嫣了,”胖子最知他心事,笑呵呵的说道:“那女人也是命好,摊上个好爹……放心吧盘哥,那女人沒事儿,前不久还听玉华峰的一位师姐说她在闭关苦修呢,听说自从上次万魔窟回來之后,人就变老实多了,勤学苦练倒也算上进,”

“她沒有参加这次先天境的宗试吗,”烈盘问,

旁边烈蓉插嘴道:“沒有,之前从家里回來的时候,我还专门去玉华峰找过她呢,本來是老爹让我给她捎了些东西,结果去了才发现她已经闭关半年多了,到现在都还沒有出关,看样子短时间是不打算出來了,只好把东西放在玉华峰一位师姐那里托她转交,”

“沒见着也好,”烈盘点了点头,

烈蓉知道他意思,张天道的‘死’讯对张嫣嫣來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若是见着了她,这事儿还真不大好开口,

“对了哥,爹让我问你张叔叔的事儿……”等小胖子走后,烈蓉才开口问道:“爹对这事挺着急的,让你有什么准信的话及时托人通知他一声,”

“张叔在镇魂鼎里绝对安全,不过现在只是散魂状态,要想完全聚合魂魄还需要段很长的时间,”

聚合魂魄,说白了就是变成所谓的‘鬼’,至少可以不靠外物也能保持一个虚影形态,并且能开口说话,与人交流,拥有完整的自我意识,似之前烈盘在收他入镇魂鼎前的交流,那是用灵元护住他魂魄回光返照的现象,而现在收集散魂在镇魂鼎中,张天道便连意识都已经很淡薄了,除非烈盘用灵元滋养、强行凝魂,否则根本连与人交流都极为困难,修炼鬼修之道,也得等他的散魂至少聚集到一定程度后才行,

“宗门的藏宝阁有一种灵药,名为九转回魂香,是镇阁三宝之一,可以冥途招返,让濒死之人返死回生,十分神奇,”烈盘笑着说:“不过这玩意虽然挂在藏宝阁中,却不是等闲所能兑换的,若是我这次宗试能拿到第一,或许便可请求宗主赐予此药,”

其实他还可以找干天扬,不过九转回魂香本已是超脱丹药九品之外的仙药,镇阁之宝,恐怕就算是自己在干天扬面前的面子也还沒这么大,反正张天道聚魂养魄再急也不是几个月内的事儿,而向灵莎答应过只要自己能夺冠,并帮助仙云宗在仙道大会上取得一个好名次,会给以自己重奖,那便先试试这条路,若是不通,再找干天扬想办法也不迟,

“还有这种东西,”烈蓉瞪大了眼睛,突的楞道:“啊,夺冠,老哥你有把握赢鲜于超鲜神话,啊啊,别说鲜神话这种变态了,明天的欧阳兰……”

“沒把握,不过总得一试,”烈盘淡笑道:“后天的欧阳兰,便是第一关,”

ps:抱歉,昨天忘记更新了,今天补上,最近在参加联赛,因为要求有点存稿好在比赛当日爆发,所以狂神在尽量攒稿,最近的更新可能会比较少一点,但至少保持一天一更,请大家继续支持全职真仙,拜托大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