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聚阳神剑(中)/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空的聚阳剑决已蓄势到了顶点,整个擂台都被他剑决所散发出來的强光给晃得让人无法直视,别说旁边的烈盘等人,便连作为裁判悬坐于半空中的长春老祖,亦早早的闭上了眼睛,全凭心神、神念去感应台上两人的动作和情况,甚至受司徒空那凛冽剑势的影响,还稍稍往台边的位置挪了些距离,以避开那剑势的锋芒,

连宗门的金丹老祖都得稍避锋芒,若非有超强力的护山大阵,恐怕这周围的观战弟子早已沒几人还能留在原地了,

“好强的剑势,”

司徒空一上手便是大招,直接将聚阳剑决凝到最巅峰的最后一式,

那漫天的剑芒瞬间朝他剑尖上飞速收拢,聚为一点刺眼之极的白光,无数电蛇在那点剑芒上飞舞盘绕,电流声滋滋作响,连远在台下的烈盘等观战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聚阳真火决,”

司徒空一声暴喝,聚阳剑对准鲜于超凌空遥斩,

这一斩,竟似斩得极慢,就像是整柄剑都深陷在一大滩泥潭中难以挥洒,但却缓缓的、稳健无比的带动着整个泥潭都一起落了下來,

整片空间都被他的剑势所带动,非只是剑斩、剑势,仿佛连整片空间都随着他这一剑同时朝鲜于超斩了过去,

大势锁定,看似慢出的剑招,却锁住空间,让你躲也无法躲、避也无法避,

强如鲜于超在这一剑之前竟似也无法有何挣扎之力,被那股大势困在原处无法动弹,

好强的一剑,这就是司徒空真正的实力,是要一招分胜负吗,

剑势轰然落下,整个擂台空间都在这一剑之威中颤抖,正中央处被劈开一个椭圆型的空间裂痕,无尽虚空在其中隐隐若现,

一剑之威竟能劈开虚空,其力量有多大暂时还不得而知,可它的破元力竟能强大到如此地步,单论此招的破元威力,恐怕便连号称仙云弟子中第一攻击力的欧阳兰都要自叹不如,劈开虚空这样的事儿,就算是很多宗门内的强大金丹老祖都未必能做得到,元婴弟子中更是绝无仅有,

此时场中尘嚣满天,但在那巨大的虚空裂痕出,却能隐隐瞧见一个被劈成了两半的淡影,

台下不少弟子一阵惊呼,

强如鲜于超,竟然会如此不明不白的被一个新人一剑斩成两片了,,

这怎么可能,,

可但凡眼尖者,却均能瞧见那被劈成两半的淡影确是鲜于超无疑,

“鲜师兄,,”

“杀人了,”

“犯规么,,”

台下喊声不少,可擂台中的长春老祖却并未有任何动作,也未曾终止比赛,甚至,喊声也并不代表所有的观众,

在修仙者的世界中,只用眼睛來看是绝对不会有真实答案的,

司徒空的脸上此时并无半分得意之色,相反,他的表情凝重得很,

对面的鲜于超似乎确是被他一剑给劈成两半了,鲜血四溅,看起來是那么真实无误,可,司徒空却能感觉到那股从比赛一开始就锋芒内敛的气息丝毫都未曾有半分减弱,

那是鲜于超的气息,一股危险的预感猛然自他身后升起,

他想也不想,聚阳剑回旋防御,一抹金色的光芒瞬间化为一道圆盾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來,

可,很快却又解开了……

是司徒空自己解开的,

当那晃眼的金色盾罩散开时,所有人都瞧见那原本该已被劈成了两半的鲜于超正举剑架在了司徒空的脖子上,

不温不火,不急不躁,沒有司徒空那般华丽无匹的绝技展现,但剑刃及脖,那便已然是败了,

“……我输了……”司徒空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深深的失落:“我苦练聚阳剑决三十年,亦观摩了鲜师兄三十年,本妄言想瞧全鲜师兄的十剑决,想不到只瞧见了一剑……我,还是太弱了,”

“你不弱,”鲜于超淡淡的说道:“只是,我更强,”

台下一片鸦雀无声,

鲜于超很强,每个人都知道,但司徒空刚才所展现出來的实力,却足以比拟十年前鲜于超与欧阳兰那场旷世之战时的平均水准,甚至,感觉比当时的鲜于超还要更强一线,毕竟那股剑势竟能透过强大的护山大阵传透出來感染到周边观战弟子,甚至还能破裂虚空,这绝对是十年前的鲜于超和欧阳兰都绝对无法做到的事,

本以为纵然鲜于超能赢,也必会赢得无比吃力,却不成想,他竟然只用了一招,而且,是让强如烈盘、欧阳兰、李会阳、龙印真等人都未曾瞧清的一招,

“这司徒空中看不中用啊……”

“光瞧那手聚阳剑威力惊人,可打不中人有什么意思,”

“花架子而已,”

“看來这届新人也就这样了,还得是鲜师兄、李师兄他们才是真正的绝世强者,”

“不是那新人弱……”站在一偏僻高处的欧阳兰早已纵观了全程,细语道:“鲜师兄说得不错,那新人已经很强了,”

“不错,比十年前的你我都强,甚至比十年前的鲜师兄也还强上一线,那一剑,可不单只是威力惊人而已,那股锁定大势,根本就是无可闪避,且后手繁多,后继力惊人,否则也不会逼鲜师兄直接便动用幻魔剑,还损了一具分身,”旁边李会阳淡淡的说道:“只可惜,鲜师兄更强,与十年前的他相比,简直判若云泥,被破了聚阳剑,司徒空无论其他任何一方面都比鲜师兄差上一截,自然无可抗衡,”

“十年前便以为他已经达到了元婴境的极致,可现在看來,这‘极致’二字,还真不可随意出口,”欧阳兰苦笑道:“还以为这十年苦修,已经和他拉近了距离呢……”

“呵呵,沒想到是渐行渐远吧,”李会阳摇了摇头:“甚至,我只看得出他用幻魔剑和分身破掉那新人的聚阳剑,却未曾瞧清鲜师兄是如何钻进那剑罩中,将剑及颈的,欧阳师姐,你瞧见了吗,”

欧阳兰摇了摇头:“被那聚阳剑的灵元干扰,感受不清……或许只有身临其境,才能判断出他的剑势,”

“呵呵……”李会阳笑了笑:“我已经越來越期待与鲜师兄的一战了,那想必会有趣得很,”

“你有把握与他抗衡,”

“沒有,”李会阳眼中精芒一闪:“但越沒有,就会越有趣,”

“还是先盯紧你接下來的对手吧,”欧阳兰笑了起來:“今年这三个新人,一个比一个强,你可别阴沟里翻船,遇上鲜师兄和我之前就先挂掉,可就无缘感受鲜师兄的十决剑阵了,”

“彼此彼此,”

元婴组第一战,鲜于超胜,

太过耀眼的表现,以至于让下午叶知秋与余锋那一场精彩万分的比赛都显得失色了不少,毕竟,这一场的胜者,下一轮便会遭遇鲜于超,而无论是叶知秋或是余锋,实力都仅只属于是差一点才能迈入七星实战级别的档次,手段繁多,该会的都会,在普通弟子中绝对是boss级的人物,可放到鲜于超这样的层面上來,却就毫无任何悬念了,

第二战,叶之秋险胜,

早在这第二战还未开始之前,人们就已经将目光对准了明天的另外两场了,

龙印真对李会阳,烈盘对欧阳兰,

虽说此前有不少人都对三个新人弟子十分看好,但有鲜于超一剑定乾坤在前,这新老之间的强弱口碑,瞬间就变了风向,

姜还是老的辣,这是几乎所有宗门弟子的看法,

仙云大殿外有一片水府洞天,风景极美,修建有许多可供人修炼闭关的场所,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灵风洞,可在灵风洞之下,还有许多小洞府,可供宗门弟子租用,就是费用有点惊人,不过,贵自然也有贵的好处,

烈盘调动阵法,整个洞穴的洞壁上立刻布满了蓝色的纹印,紧跟着,烈盘只感觉身体迅速变重,重力法阵生效了,

五十倍重力,七十公斤的体重,就算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也相当于背负了三吨半的重物,而且,这三吨半的重量是直接加持在你身上每一个细胞上的,那与你单纯的背三吨重物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更别说稍有任何一个动作,所需要的力量和对身体的负荷也会直接五十倍增,平时能轻易挥出一千斤的重拳,现在用上同样的力量,却会让你的身体直接承受挥出五万斤重拳的负荷,

重力法阵,这原本是锻炼肉身最好的方式,不过烈盘显然并非是來炼肌肉的,

他盘腿静坐于洞府中央,一边让身体感受和适应着那來自法阵的超强重力,一边将心神沉浸入了早晨时鲜于超和司徒空的那一战,

那惊艳绝伦的一剑,那股剑芒中的大势,那股剑势中的大道,环环相扣,浑然天成,

自己在剑道上只能算是入门级,

天人合一之境算是悟了,但这只是悟剑道所需的门票凭证而已,仗着这一点和多年的积累,自己感悟过剑之锐道,并将自己的理解化为了一式剑轨击,但这式剑轨击,更多的则是模仿,模仿通天桥上守关者的那一剑,并不能说是靠自己悟道所领悟的道术,如果说悟通剑之锐道算十分,那自己现在顶多也就只得了三分而已,但正是这‘三分’,打开了自己感悟剑道的康庄大道,也正是这‘三分’,让烈盘明白了真正的‘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