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聚阳神剑(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道可道,非常道,

道这玩意,非但说不清道不明,而且还千变万化,让人根本无从琢磨,同样的道,由不同的人去理解,到最终可能会衍变为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像剑之锐道,无双当初就曾说过他的剑之锐道是纯粹只追求剑的穿透力,和烈盘所悟的剑轨击完全就不是一个路数,但用剑势劈开空间,生出裂痕,引领剑势,加快剑击的速度,确实也可以增强剑的锐利和威力,这便是不同的人感悟同样的道,最终出现的偏差了,但其实结果是一样的,同样都是用此道让自己的剑变得更锋锐、无坚不摧,

若非有司徒空今日那剑势与剑芒再加上‘霸道’的结合,烈盘此前还绕在锐道、霸道各不干扰的路子,绕在霸星九剑决的剑谱里沒转过弯儿來呢,只想着去照学霸星九剑决的剑谱,只想着去模仿当初仙云道尊对剑之‘霸道’的理解,却浑然忘了这剑决从一开始就讲得很明白了,要你自己去悟道,因为每个人对‘霸道’的理解都是不同的,只有走出你自己的路,才能领会剑之霸道,才能学会霸星九剑决,

那,什么才是自己的‘霸道’,

抛开所有的推演和考虑,烈盘脑子里只冒出两个字:力量,

是的,他所认为的‘霸道’,就是一种无坚不摧、一力可降十会的力量,

绝对力量,

心强念起,霸道自生,

这是一种心态,一种通过冥想來调整自己精气神后可达到的意念上的层次,

唯有你心中确信自己已经无坚不摧了,才有可能在现实中也做到这一点,这是比天人合一更深一层次的状态,

烈盘双目紧闭,在他的冥想世界中,他早已化为了一尊斗战胜佛,一尊堪比南冥道君的超级仙人,

剑谱中的那副观想图早已深深印进了他的脑海,不过与第一次感悟这观想图时有所不同的是,曾经看到的是一尊金刚罗汉站立云端,傲视沧海众生,可此时,那金刚罗汉豁然已变成了他自己,

从旁观者的角度,与当事人的角度去看这观想图中的景象,那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层次,

一种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的意念凭空生起,满当当的塞满了烈盘的整个心神,

“斩,”

观想的世界中,烈盘一剑朝着那大海中斩出,

这一斩,非但用上了原本霸星九剑决第三式的万人斩,且还糅入了一股重势,曾经领悟自太极之道的重势,融入了剑之锐道,剑轨击,最后,还加上在原本重力法阵中那股庞大的重力,让他的肉身、力量均在此刻爆发到了极致,

这是一记大杂烩,但也正是这些大杂烩,配合上烈盘心中那股已经催发到了顶点的自信,

奇迹出现了……

超重的一击,竟未在海面和空间中留下半点痕迹,一剑斩过,好似什么都沒斩破,但却又好似斩破了一样最紧要的东西,

声音,就是声音,

整个空间仿佛都在这一斩中变得彻底安静了下來,那是一种绝对的宁静,死一般的宁静,

那海面上原本无数咆哮着的妖兽们统统都张着嘴定格在了原位,既无动弹,亦无声息,

短短的半秒之后,所有冒头在海面上的妖兽们全都无声无息的沉了下去,不是它们跑了,而是它们统统都被斩成了一具尸体,且身上还看不出半点伤痕來,

断魂斩,

斩魂切魄,破元清瘴,

非只是观想图中的妖兽们被直接斩死,且连观想图本身,这属于一种幻术的观想图,也在这一斩中被直接斩破开來,观想图都被斩碎了,那幻视中的那些海声、风声自然也就不复再闻,

四周幻视的海景迅速拉回现实中,烈盘只感觉周围明亮的空间猛然一暗,意识已回到了修炼洞穴的正中央,

捏了捏手掌,掌心中全是粘粘的汗汁,他记着刚才斩破观想图之事,赶紧拿起霸星九剑决的剑谱一瞧,只见原本精美绝伦的那副观想图,此时整个画面已变得模糊不清,且就连最后的一点淡影都在飞快的消失退散,直至无痕,

自己,算是练成了,

烈盘心中又惊又喜,

略一沉吟,从万妖幡中抓出四只大妖兽生魂:“东、南、西、北各一方,我只斩一方,剩下三只便放你们转世轮回去,”

这些生魂虽无神智,且本非善类,但到底算是跟过自己,烈盘不愿随便斩杀,天道有云,天无绝人之路,他是这些妖兽的天,要取其性命,自然也会给出一线生机來作为交换,这种事儿无人监督,却是修道者自身的道心、信念、信仰來影响,

他将四只大妖兽生魂往东南西北捻阄似的一扔,闭目沉吟,

他回忆着在观想图中斩出那一剑时的感觉,手中这是剑猛然亮起,

只是轻轻一劈,整个人的心神都仿佛随着这一劈而一起劈了出去,仿佛将自身化为剑,将天地都化为了剑一般,

无声无息,剑过无痕,

他劈中的是正西方,一只体型庞大的妖蛇,只见那妖蛇生魂在短暂的平静之后,轻轻的发出‘砰’的一声声响,整个魂化的身子瞬间变得透明,紧跟着碎散为点点星芒,消失得无影无踪,

烈盘尝试用万妖幡将之复生,可却收不到半点來自那蛇妖的感应,确是已经魂飞魄散了,

万妖幡里的这些生魂虽然不强,可一向是物理攻击直接免疫的,烈盘别说一剑,就算十剑百剑都别想将之劈得神魂俱散,

断魂斩,成,

只可惜,还沒等烈盘高兴上一会,就猛然听到四周传來一阵‘喀喀喀’的声响,很快,洞壁上的玄纹重力法阵发出一声玻璃般支离破碎的声音,烈盘一楞,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剑劈掉的可不仅仅只是那只蛇妖而已,匆匆将剩下那三只妖兽的生魂拍醒,归其魄,将之放走,紧跟着就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洞穴塌下來了,

烈盘脑子里一阵爆布汗,从那坍塌的洞穴中冲出來时,只瞧见外面站着好几个瞠目结舌的看守弟子,当先那人楞了半天才回过神來,尴轧的冲烈盘说道:“这位师弟,租用场地被毁坏是要赔偿的……”

“赔多少,”烈盘灰头土脸的问,

“两百万……上品灵石,”

元婴组,第一轮第三战,

李会阳对阵龙印真,

这是烈盘比较感兴趣的一场比赛,

龙印真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无疑会让烈盘对他有很深刻的印象,而其在宗试预赛中所展现出來的实力,也是烈盘十分认可的,这是一个绝对的高手,在预赛时根本都沒有认真出过手,仅只是靠最基础的攻、速、防、灵四围,简简单单就已经击败秒杀对手,让人根本无从揣测他实力的底线何在,这也是烈盘最好奇也最有兴趣的地方,今天他的对手和预赛不同,若说还能如此简单获胜,那就肯定是痴人说梦了,

李会阳,

只要是在宗门里的弟子,不管新人还是老人,那是早都已经耳熟能详了的,

宗门弟子中三大绝顶高手之一,天临峰大弟子,同时,他更是三大绝顶高手中,唯一一个师傅仅只是金丹境的,甚至,他师傅天临老祖在宗门的金丹老祖中都只能排名在中等偏上一点的位置,其本身,相比起鲜于超的亲传师傅青照真人,比起欧阳兰的师傅玉华真人这两大太虚,肯定说不上有多高明,甚至可以说有点劣,但就是跟着这样一个‘劣质’的师傅,李会阳也能站到宗门弟子的巅峰上去,这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确是天赋非常人可比,甚至有不少人说,若当初李会阳是跟的任天行或者宗门任何太虚真人,恐怕鲜于超现在那宗门第一的位置就不见得能这么牢固了,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而且还是天才中的天才,

他已经有十五年沒有参加过宗试了,但据说他并非是畏惧或沒有把握战胜鲜于超才选择隐匿,而是这家伙十五年前就闭生死关,这十五年來从未下过天临峰半步,现在突然出关,当然和宗门要参加仙道大会的大动作有关,但不可否认的,他也必是有了极大的突破,一个十五年前便已达到七星元婴水准之上的天才,现在又会强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两个都是烈盘关注的对象,自然对他们的对局就会更加看重一分,

和鲜于超那豪迈狂野的性格不同,李会阳看起來是个十分安静的人,有点酷酷的感觉,他是掐准了时间,正卯时时才出现在擂台上的,可,龙印真却慢了一步,

负责裁判的依旧还是长春老祖,在擂台上等了一阵,却迟迟不见龙印真的人影,

卯时已过了一刻,

李会阳抱剑站在擂台上闭目等候,长春老祖正在擂台边与几位仙云殿的管事窃窃私语,台下则是嗡嗡声一片,议论声不绝,

“怎么迟这么久,那龙印真不会是怕了吧,”

“扯,能走到这一步,怎么可能因为怕了而不來参加比赛,”旁边有人说道:“估计是有什么事儿耽误了,长春师伯好像让人去找他了,”

“仙云殿就这么大点地儿,能失踪到哪里去,都这么半天了,还沒找來,”

“我看还是他怂了,可不是每个新人都有胆子和李师兄对剑的,”

“那家伙不会真溜了吧,”烈盘旁边,徐小胖瞪大了眼睛:“李师兄有这么恐怖啊,”

“别瞎说,”烈盘摇了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