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未战而逃/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战本是他极其重视的一场,一來观摩这两大高手的对决,肯定能给自己带來不少意想之外的收获,对自己眼界、境界等方面都会大有好处,二來他也对龙印真和李会阳的实力无比好奇,可却未曾想到龙印真居然会缺席,

“这哪是瞎说,”徐小胖说道:“参赛弟子都是呆在仙云大殿的客房嘛,到这边才几步路,就算姓龙的睡过头晚点了,长春师伯派去找他的人也该把他叫來了,可盘哥你瞧去找他的人都已经來來回回四五趟了,还是沒瞧见半个人影,”

“逃跑应该不会,”苗玉龙分析道:“以龙印真的实力,是绝对可以与李师兄一战的,再说了,不过是宗门比赛而已,又不是分生死,岂有害怕了不來之理,”

“那他能去哪,”

这问題,一直困扰了台下台上所有人一个多时辰,也沒能搞明白,

龙印真失踪了,

昨天还呆在仙云大殿客房里的这么一个大活人,今儿就像突然从仙云峰上蒸发了一样,完全沒有留下半点可供人查找的蛛丝马迹,甚至,就连仙云大殿动用了数种秘术,也沒能把这家伙给找出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龙印真已经离开了仙云峰,

这太让人纳闷了,

这个开赛前就对烈盘表现出极强兴趣的好战分子,居然在遇上烈盘之前、在遇上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时就自己不战而逃了,说是虎头蛇尾、雷声大雨点小可一点都不过分,这可与他曾经在潜龙殿内表现出來的性格大为不同,

空等了一个半时辰,宣布龙印真放弃比赛,李会阳自动晋级,

苗玉龙第一时间便去了趟客殿,找万修平和纳元正,他素知这两人和龙印真一向走得近,是潜龙殿内所谓的龙系一员,可找到这两人,却也沒问出过所以然來,只听说昨晚还在客殿内见过他,说是要调整状态锁了一晚上房门,此后便再也沒瞧见过,

“好好一个大活人,还能就这么走丢了,”休息室内,张长老一拍桌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虽说在潜龙殿内,龙印真搞的那个‘龙系、烈系’颇有分裂潜龙殿的感觉,可这家伙到底是潜龙殿的一员超级大将,单只在预赛里便已经给潜龙殿增光不少了,张长老还指望着他能再胜一场挺进前四,那才是潜龙殿最大的荣光呢,哪想到居然失踪:“玉龙,走走走,再随我去一趟仙云殿,那边不是去查出入仙云峰的记录了吗,”

苗玉龙摇了摇头:“长春师伯刚才已经让人來传过话了,说是并未发现有龙师弟下山的记录,他是在这仙云峰上凭空失踪的,”

“娘的咧……”张长老一肚子苦水:“好不容易瞧见咱们潜龙殿这次要來个大翻身,闹出这么个乌龙妖蛾子,对了,钟鸣呢,怎么一早上都沒瞧见他,也不知道躲那里藏着喝酒去了,正缺人手也不知道过來帮忙,”

苗玉龙笑了笑:“钟师弟一向如此,师尊有什么事儿吩咐玉龙就是,”

张长老叹了口气:“也就嘴上说说,连仙云峰那几位管事动用监视大阵和秘法都沒能找到,找钟鸣那小子來能顶个屁用……不过监视大阵和秘法都只能查看几条主要的上下山路径,若是龙印真那小子走别的小路下山,还真是沒法找去……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挑这时候,这龙印真,还真是让人不省心,人家还说我潜龙殿出了个逃兵呢,嘿嘿,要是等比赛结束找着那小子,瞧我不动用殿规好好罚他一罚,”

对于这等优秀的弟子,哪怕有点脾气或者有些性格上的问題,师长辈们的容忍度通常都还是极高的,毕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说是罚他,可语气里关怀之意却远比恼怒要多得多,不过倒是无人担心他会出什么大事儿,这毕竟是在仙云峰,四周设防极严,沒有佩带宗门的弟子令牌,压根儿就进出不了这片护山大阵,因此不可能是有什么外敌入侵,顶多是那小子临时犯了什么浑,放弃比赛偷偷下山去了,

“倒是烈盘,你可别为了这事儿分心,”张长老现在就剩个烈盘了,这可是潜龙殿的最后一颗棋子儿,下午的对手偏偏又是欧阳兰这等超级硬手,张长老生怕烈盘因为同殿弟子未战先逃、失踪无影的事情分心:“欧阳兰虽强,但你的霸星九剑决可也不是吃素的,你可是弟子辈里唯一一个学会了这镇宗剑技的人,对自己要有信心,”

旁边徐胖子咧嘴一笑:“放心吧张长老,我们盘哥啥都不多,就这信心是绝对够多的,欧阳兰算个鸟啊,咱盘哥可是直接奔着总冠军去的,您老就瞧着吧,”

龙印真失踪的事情在仙云殿外闹得沸沸扬扬,宗试决赛临阵脱逃,这事儿毕竟有些不可思议,再加上一向连元婴境弟子都沒几个的潜龙殿,这次居然一次性冒出两个打进八强的选手,总是让一些人暗自不爽,更多的人还是倾向于相信龙印真是怕输丢人,自己下山去了,以至于下午第四场比赛开始时,不少人都这样怀疑起烈盘來,

“那个潜龙殿的烈盘不会也学姓龙的一样,未战先逃吧,”

“欧阳师姐的实力可不在李师兄之下啊,要是她的对手是我,恐怕多半也是会选择弃权的,”

“不至于吧,潜龙殿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拿了两个八强名额,真要是两个都弃权,哈,那才是笑话了,”

“别瞎扯,霸王烈和龙印真可不同,我和他交过手,绝对的实力派,我看他实力完全不在欧元师姐之下,岂会有弃权的道理,”

“哈哈,你就给自己脸上贴金吧,打赢了你的就是绝对的实力派,还实力不在欧阳师姐之下,”

四周一阵笑声,那人面红脖子粗的说道:“不信就來打个赌,一千灵石,赌烈盘是输是赢,敢不敢,,”

“哟,暴发户啊,赌就赌,谁怕谁,,可先说好了,是上品灵石啊,”

“呸,老子还会和你赌中品灵石,就一千上品,谁tm赖账,谁是傻逼,”

“哈哈,你还真敢赌,我看你是忘了欧阳师姐到底有多猛了,烈盘别说赢她,就算是十剑,也绝对挡不下來,当初可是连鲜师兄都说过,若是让欧阳师姐施展到十二剑以上,就算是他也只有跑路的份儿呢,莫非你还真以为烈盘能和鲜师兄一个水准了,”

“那鲜师兄不还是赢了嘛,”

“那是人家鲜师兄手段高明,只让欧阳师姐用到了第十剑,那新人烈盘能有这本事,那他就真比鲜师兄还牛逼了,”

“咦,你们先别吵,瞧那边,那是,”

正在闹闹嚷嚷的殿前擂台突然安静了下來,

只见仙云大殿内此时居然走出來数十人,以宗主向灵莎为首,往那设在擂台正上方的一纵席位上坐了,

向灵莎向大宗主竟然出來观战了,,沒搞错吧,这只是八强赛而已,

每界宗试都会有这样一排席位,是留给宗主或各殿殿主们观战所用的,不过,往届宗试,除非是到最后的总决赛,否则宗主是不会亲自出來观战的,毕竟宗内事务繁忙,身为宗主分身乏术,预赛、半决赛之类的,有那些各殿殿主、长老们盯着也就是了,哪用得着宗主亲临,可,怎么这次变了,

而且,可不单只是向灵莎,

升龙殿兼金龙殿殿主青照真人,玉华峰玉华真人,仙云第一剑任天行,以及炼器殿炼云归等一干宗内的大牌金丹老祖,竟全到了个齐,

这,绝对是往年里总决赛时都瞧不见的盛况,恐怕上一次出现这种场面时,还得追述到十年前鲜于超与欧阳兰那一战了,

“莫非是因为这届宗试关系着之后挑选仙道大会名单的事,所以宗主和几位大佬想要多观摩观摩其他名次的弟子,”

“扯,几位长老、裁判不会观察啊,再说了,之前鲜师兄那一战,也沒见宗主他们出來的,”

“那是宗主刚好处理完手边的事情,今天得了个空闲就出來随便瞧瞧,”

“有可能……”

“宗主都亲自來了,潜龙殿这次怕不会再弃权了吧,”

“靠,赌都和你打了,我发现你这人怎么还黑别人呢,”

“沒长脑子啊你,宗主他们都亲临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霸王烈绝对有料,可和之前那个龙印真不同,你真当宗主他们闲得无聊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