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疯龙十八斩(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弟子们似乎对潜龙殿都颇有微词啊,”台上炼云归笑呵呵的说道:“毕竟年年垫底,今年突然冒出來两个八强,还是元婴组八强,大概抢了某些弟子的名额,让他们心怀不满吧,”

“不正之风,”向灵莎淡淡的说道:“修仙者切忌心浮气躁,戒贪、戒嫉、戒噌、戒妄语,我看他们中有些人是全都犯了,还谈何成就道心,我宗门内竟会有如此不正之风,这样的风气非但制约门下弟子日后的成就,更是坏我宗门正道招牌,烦请在座诸位以后可要在这方面好好用心,多多教导门下弟子的心性才是,否则就算修为再高,终也不是正道,”

旁座诸人尽皆应声称是,青照真人笑着说道:“宗门这两年发展太快,门下弟子多有新入,难免在心性上有些良莠不齐,我看,在抓弟子心性的同时,也得从根本上解决问題,暂且缓一缓宗门的扩编步伐了,”

玉华真人附和道:“确实,一个大宗门的崛起不在一朝一夕,咱们宗门重返顶级大派的行列,重新进入各大顶尖宗门的视线,这名声还是得先放在首位的,”

向灵莎点头道:“此时我早已与青照师叔有过交流,待这次仙道大会回來之后便会正式整顿宗门上下,今天也算是借机先给大家提个醒,各自有个心理准备便是,”

“哈哈,知道啦,看比赛看比赛,”任天行大笑着说:“今天这一战我可好奇得很哪,早听青照师叔将那个叫烈盘的小子夸上了天,我可早就被钓足胃口了,要不是之前忙得脱不开身,老早预赛的时候我就想來瞧瞧了,啧啧啧,这小子绝对是个人才,两年前我亲自在潜龙殿外测试的他,那时不过还只是武宗之境,短短两年时间内,居然一跃上了元婴,而且还战力如斯强大,这小子可真像当年的鲜于超,真期待他和鲜于超那小子的决赛啊,”

他是有口无心,旁边玉华真人却听得有点不爽:“听任师兄这意思,好像兰儿今天已经输定了似的,”

“哈哈,我不过就是一说嘛,玉华师妹你也太较真了,不过咱们就事论事的话,霸星九剑决确是要比疯龙十八斩高明得多嘛,”

他和玉华真人是同门师兄妹,一向斗嘴斗惯了,本來是沒那意思咒欧阳兰输的,可玉华真人一插进來,他就有唱反调的兴趣了,此时只说霸星九剑决比疯龙十八斩强,却不明说烈盘比欧阳兰强,那霸星九剑决本就是仙阶剑技,更是宗门的镇宗之宝,就算只有前四式,但说它强过疯龙十八斩,也是任谁都反驳不了他,玉华真人黑着脸:“几个月不见,任师兄的嘴皮子又变厉害了,”

“哈哈,是那姓烈的小家伙厉害,不然我也沒得说不是,”任天行大笑道:“青照师叔,你说是不是,”

“好啊,青照师叔的眼光肯定比你高明,兰儿更是青照师叔看着一路成长过來,我倒也想听听青照师叔是如何判断的,”

青照真人知道这两人一见面就斗嘴,但其实相互间的师兄妹感情极好,倒不在乎说话得罪谁,此时笑着捋了捋须:“兰儿闭关十年,疯龙十八斩已然真正大成,看得出來原本的一些剑技中的缺陷也已被她自行弥补,此时的实力之强,恐怕就是遇上超儿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超儿指的自然就是鲜于超,也是青照真人的三大亲传弟子之一,宗门上上下下公认的弟子中第一高手,沒有之一,说欧阳兰能与他一战,这已是极高的评价了,

玉华真人不满道:“青照师叔好生沒趣,咱们问的是兰儿和烈盘相比,你却说兰儿和小超,”

青照真人笑道:“论眼见,恐怕兰儿更强些,毕竟我看兰儿看得更多,对烈盘的实力大多只是猜测观察,并未真实得见,可要说感觉,我觉得还是烈盘更强些,呵呵,老夫也不大看得准,要说眼界,宗主的眼界可比老夫要高明多了,玉华真人若要找人先评判,何不试问宗主,”

“宗主……”

玉华真人才刚刚开了个口,向灵莎已冷冰冰的打断道:“我不知道,直接看比赛结果吧,他们來了,”

她声音之冷,浑然不似一众宗门大佬闲聚时的气氛,而就像是在她那仙云大殿上开殿会时一样,原本还算热闹的聊天氛围,瞬间被向灵莎这冷冰冰的话语给扑灭了下去,

不近人情,冷面铁血,是向灵莎给所有仙云宗大佬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正变得越來越强烈,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有段时间了,或者说,自从向灵莎突破元神道尊,带领着仙云宗突飞猛进,往前大跃步时,她的性格就已经大变了个样,说话时冷冷冰冰不说,且除非是宗门大事,否则平日里与人的交流极少,甚至可以说完全沒有,只是最开始时,她这种冷血的态度还不太明显,直到不周山大战之后,才让诸人感觉越來越清晰起來,

凡事过尤不及,虽说威能御下,但一个太过严肃的上司,总是不利于团队的安定繁荣,而且也不禁让人担心向灵莎的身体情况,总感觉她现在性格大变,并非是因为攀上了权力高峰,而是与她散掉火毒之功,走纯粹冰系路线有关,这些时间來,如青照真人、任天行、玉华真人、炼云归等几位都在这事儿上费过不少脑筋,还专门为这事儿去拜访请教过隐居在潜龙山的干天扬,可终是沒有个结果,只能平时偶尔找到机会说些笑话逗乐,想借此改变一下向灵莎的那身冰气,今天向灵莎主动约起众人提前出來瞧这场比赛,倒是让众人心中振奋,以为她今天心情不错,刚才便是先要找她闲聊上几句,可效果显然有点差强人意,

在座的都是能接触宗门核心的权力层大佬,对此事均是心知肚明,见向灵莎一脸冰冷,均是暗自叹气摇头,却又毫无办法,

只得暂且禁声,顺着她的话朝台下瞧去,烈盘和欧阳兰果然已经到了,

此时快到午时的比赛点上,烈盘和欧阳兰來得倒都恰是时候,既不算提前,也不算推迟,

大概是因为有向大宗主坐在台上的关系,这殿前擂台一反往常闹闹嚷嚷的氛围,变得十分安静,烈盘和欧阳兰均是直接迈上了擂台,

烈盘此前曾看过欧阳兰的一场比赛,长得文文静静,虽说不上有多惊艳美貌,却也算是中上之姿,淑女外表,出手也是不温不火,与她传闻中那‘疯龙十八斩’的蛮女形象可大为不同,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极其寻常的弟子道袍,站到台上时表情平静,面带微笑:“烈师弟大才,竟能练成镇宗剑技霸星九剑决,便连鲜师兄都对你很感兴趣呢,”

“呵呵,那欧阳师姐打算成鲜师兄之美吗,”

鲜于超想和烈盘对决,那前提条件自己是烈盘能先赢下这场,甚至还有下一场,让欧阳兰成鲜于超之美,那就等于是让她认输了,

欧阳兰大笑道:“烈师弟若有那实力先过我这关,决赛当日,欧阳兰必來为烈师弟打气便是,”

烈盘笑而不语,此时午时已到,长春老祖飘然上台,手中令旗一展,面无表情的宣布道:“元婴组第一轮第四场,欧阳兰对阵烈盘,开始,”

“烈师弟,”欧阳兰开口道:“请,”

“请,”

两人对战而立,虽然均已说了‘请’字,但却并无人抢先动手,

与高手对战,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其享受的事情,特别是对烈盘和欧阳兰这等武痴來说,

两人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气势,观察着对方的动作、表情乃至心情的变化,

稳,

两人同时给对方开出了这个字的评价,

“剑名疯龙,”欧阳兰缓缓抽出她的法剑,率先说道:“烈师弟既不攻,那便我來好了,”

尽管已经看过了欧阳兰一场比赛,但那场比赛她甚至连剑都未曾出鞘,这还是烈盘第一次瞧见她拔剑,只见那是一柄黑气缠绕的灵剑,如同所有灵器一样,刚一出鞘便已锋芒毕露的显出万丈凶芒來,且剑如其名,并非是完全规则的三尺青锋,而是弯弯绕绕的一柄怪剑,让人一眼看上去便感觉狰狞可怖,

剑一上手,欧阳兰瞬间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亦变得比之前凶厉了许多,说话音调亦是高了八度,

“小心了,”

她抬剑指天,剑身上的黑色煞气猛然大盛,乃至于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其中,给她整个人凭添了一层凶厉疯狂之气,她猛然跃空而起,毫无花哨的朝着烈盘当头一剑劈下,

烈盘早见识过通天灵猿的疯魔棍法,知道这是此类战技进入状态后的表现,

本以为她会先试探性的进攻一下,了解了解自己的路数,那自己也刚好可以适应适应,了解了解欧阳兰的基本战力如何,就能预先对她疯龙十八斩的威力有个大概判断,可沒想到这欧阳兰还真是瞧得起自己,竟然一出手便是大招,丝毫都不给人适应的机会,看來是打算要一鼓作气击溃自己了,

烈盘不敢大意,‘这是剑’早已上手,他并未打算在宗试比赛中使用元符,那是对抗比自己高出数个级数的对手时才用的保命、破敌王牌,或许去参加仙道大会时会用,但自己宗门内部比赛本就是个切磋会友、提升自己的机会,用元符去争胜可就落了下乘,

便先试试你这一剑的强弱,

烈盘单手举剑迎上,

欧阳兰的第一剑已劈到了面门來,

‘当’的一声重响,声荡群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