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失踪的同门(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李师弟似乎很犯愁啊,”台下人群中,李会阳的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呵呵一笑:“本以为今年可以会会鲜师兄的十决剑阵了,可现在看來,明天这关也很难过哩,”

和他说话的正是鲜于超,早在预赛第一轮时,他便已经开始注意烈盘了,这场烈盘与欧阳兰之战,他自然不可能不來观看,此时笑着说:“攻、防、速、灵四围基础都爆表,气、体双修,还掌握有五雷真云决、剑轨道境、霸星九剑决这些多元化战技,更难得的是,实战经验还如此丰富,沉着冷静,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对手,”

“欧阳兰刚才的第十剑已经有两千万斤巨力了,竟然也抵不住那万人斩的威力,霸星九剑决,果然霸道非常,我看力量恐怕已经达到三千万斤的程度,能不依靠疯魔类战技就达到这等力量数值,确实可怕,这还仅只是他的第三式,我记得上次他对鲜师兄说过,霸星九剑决,他已经炼会第四式了吧,”

鲜于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不会用第四式的,不管对手是宗试里的任何人,霸星九剑决前三式还仅只是纯粹的物理攻击,可以收放自如,但第四式后,融入道境道义,且破元破魔、无形无象,那可是杀人之术,而非切磋较艺了,不适合宗门内部比赛这样的舞台,”

李会阳说道:“呵呵,但单只是那前三式已经够让人头疼了……欧阳兰这十剑的水准,可比十年前强出不少,竟然也被他直接击败,”

“她悟了道,掌握了疯龙十八斩的龙纹印,这十剑的威力,足比十年前翻上数倍之多,”

李会阳笑着眨了眨眼睛:“鲜师兄若是现在与欧阳兰对上,有把握十剑内击败她吗,”

鲜于超一楞,随即笑了起來:“你在考我,想听实话吗,”

“那当然,”

“能,”鲜于超淡淡的说道:“而且,用不了第十剑,”

“呵呵,那就好,有鲜师兄守擂,倒是不用担心被这新人给直接打穿,那咱们这些老家伙才真是脸面全无,”李会阳笑着说道:“这样我明天就沒什么压力了,正好放手一搏,享受战斗,”

“祝你好运,”

仙云峰的夜晚,既清静又安宁,

烈盘正在房中打坐,准备第二天下午与李会阳的一战,

他看过李会阳的有关资料,

巅峰元婴,实战评价八星,虽说在仙云宗内的排名一向都和欧阳兰并列第二,但这却绝对是一个比欧阳兰更难缠的对手,毕竟,欧阳兰虽强,却有着很容易被人抓到的明显弱点,只要能设计打断她的剑势,不让她将疯龙十八斩推到第十重以上,那便并不太可怕,可,李会阳却不同,

这是一个发挥极其稳定,攻、防、速、灵四围极其强大,且毫无任何弱点的完美对手,

不过,毫无弱点的同时,也意味着他几乎毫无特点,各方面都十分平均,不论战技、术法、经验、意识、装备包括攻、防、速、灵四围,都属于顶尖的档次,但却称不上最强,

论攻击,他比不过欧阳兰,论防御,他比不过鲜于超,论速度,他也比不过织女峰那位大师姐张吴琼,可他每样数据却又都可以稳居宗门前三,擅用剑,这是仙云宗的惯例了,走的是最普通大众也是最稳重的路子,真五行剑决,

这真五行剑决,与烈蓉所练的那套大五行剑决可大有不同,烈蓉练那个,号称剑决,但更多的是术法之效,注重的是五行伤害,可李会阳这套真五行剑决,却是真正的剑决,只不过以五行之意入道,取水之柔、火之烈、金之坚、木之灵、土之厚各自的特点來融汇剑术,让他的剑决中带有这五行之道,而并非是真正的用水火土木來产生直接伤害,

这是一套攻、守都十分平衡的剑术,也是宗门弟子最常练的一种,不过别的弟子顶多练习其中滴水剑,又或是炙阳剑的单一路子,他却是五行全修,且项项精通,将这五行合一,才发挥出整套真五行剑决的最大威力,

“或许,欧阳兰对上这李会阳,胜算怕要大些,毕竟李会阳缺乏强有效的手段去打断欧阳兰的剑技,但,对我來说,这李会阳却就比欧阳兰难缠了,沒有任何可以针对之处,只能见招拆招,”

“不过,这样的战斗打起來才更纯粹,更有收获,”

‘砰砰砰’

烈盘的房门被人轻轻敲响,这大半夜的,苗玉龙、烈蓉、小胖子等人早都已经休息了,也都知道自己在备战第二天的半决赛,就算有事儿也不可能此时來打扰,

烈盘眉头一皱:“谁,”

“万修平,求见烈师兄,”屋外那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万修平,”

烈盘微微一楞,这是潜龙殿过來参赛的先天弟子之一,此前一直都是龙印真的跟班儿,早在先天弟子前三轮预赛时便已输掉,留在山上观战,今天早晨龙印真失踪之后,苗玉龙还找他问过话,当时他自称一无所知,这会儿大半夜的突然跑來找自己,却不知所为何事,

烈盘恩了一声:“有什么事,”

门外沉默了几秒,便听得‘扑通’一声响,双膝跪地的声音:“请、请烈师兄救救龙哥,”

他口中的龙哥,自然就是龙印真了,不过,这话说得可是好沒來头,

龙印真早晨失踪时,苗玉龙几次问万修平和纳元正,两人都推说毫不知情,现在却又似有他消息了,还悄悄跑來找自己,让自己去救龙印真,这话却是从何说起,

到底是同门师兄弟,而且听万修平那语气,焦急之余更夹带难以启齿的那份忐忑犹豫,确是不似伪装,

万修平和纳元正虽是比龙印真早入门数十年,但早在龙印真的前任师傅苦竹老祖还未死之前,常有帮助仙云宗的一些普通弟子,因此这三人早便已经相互认识,相互间感情不错,算得上死挡,这也是龙印真肯留在潜龙殿的原因之一,

烈盘一挥手,打开房门:“进來说话,”

门外进來的是两个人,

除了万修平,还有纳元正,这两个家伙果然是知道龙印真去向的,

只见两人此时一脸的焦急,更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羞愧,仿佛羞于在烈盘面前启齿,却又不得不说,以前烈盘还未回潜龙殿前,所谓的龙系里,除了龙印真之外,便属这万修平和纳元正的声望最高,是龙系里的二、三把手,沒少拿气给徐小胖这个‘烈家军’的领头人受,若是徐小胖在此,怕是少不了要有一大番埋汰讽刺,

烈盘淡淡的问道:“张长老和苗师兄是潜龙殿正管,他们都在找龙师弟,你们既有龙师弟的消息,不去找张长老和苗师兄汇报,怎的却來找我,”

万修平和纳元正支支吾吾的犹豫了一阵,烈盘冷笑道:“既是來找我,却又不肯直言,那可恕烈盘不久陪了,”

“别,”万修平急忙说道:“不是我们不肯说,既是來找烈师兄,便是打算一切对烈师兄坦言的,只是想请烈师兄先答应一事……”

“是你们有求于我,我还需要先答应你们一事,”烈盘冷笑道:“烈某从來都不是什么好奇之辈,也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秘密,两位还是请回吧,”

纳元正一咬牙:“我听闻烈师兄的传闻,是一位重情重义的好汉子,否则当初也不会为了救同门而奋不顾身的独身留下断敌,修平,便直言吧,我相信烈师兄光明磊落,是绝不会趁人之危的,”

“别给我乱带高帽子,我可不是什么善辈,”烈盘淡淡的说道:“烈某明天还有比赛,你们若再废话浪费我时间,我便亲手送客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万修平轻咳一声,从头说來,

“龙师兄以前师从苦竹老祖,老祖在灵枢山之战死后,龙师兄却并未立刻就加入宗门,而是在世俗中飘荡了一年时间,”

“这段空白期,宗门在考核龙师兄入门资格时曾经调查过,被龙师兄以闭关苦修为由给搪塞了过去,但其实……”

“龙师兄当时是受人蛊惑,加入了一个叫做‘丑门’的组织,”

“那是一个仙家散修暗杀组织,虽号称散修,但门中高手无数,龙师兄当初加入时并不知这组织的具体性质,等他接过几次任务完全明白时,深为不耻,决心脱离,”

“可那杀手组织势力极其庞大,龙师兄天赋非常,又极得那丑门的门主丑仙看重,若要无顾脱离,恐怕天下之大,都再无龙师兄的立足之处,”

“所以龙师兄才想到加入仙云宗,靠宗门的保护來脱离那杀手组织,”

万修平和纳元正一人一句,倒是将龙印真的來历说了个清楚,

烈盘则是越听越奇,

这两人无疑是龙印真的死党,可自己却是龙印真的‘对头’和‘假想敌’,似他之前加入过杀手组织之类的经历,在仙云宗來说绝对是大忌,知道了轻则逐出宗门,重则是欺瞒宗门、内应间谍的重罪,少说都是要废除全身修为的,这两人既是龙印真的死党,又怎会将龙印真的这些把柄主动告知自己这个‘仇人’,不过,倒是可以确定一点,这些话,两人确是不敢去对苗玉龙和张长老说,难怪会找上自己这里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