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失踪的同门(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师兄加入宗门后,这杀手组织却仍旧对他一直不放,前些日子……”

“恩,”

万修平又是一阵犹豫,旁边纳元正替他说道:“前些日子,那丑门门主又找上龙师兄,并且交待过來一个任务,是要龙师兄下手杀掉烈师兄你,”

“哦,杀我,”烈盘笑了笑:“这与他今天失踪有关吗,”

“是的,”万修平说:“龙师兄这些日子以來,虽然一直对烈师兄您多有挑衅,但他确是很看重烈师兄,常说烈师兄才是潜龙殿唯一能做他对手的人,或许有那么些识英雄重英雄吧,再加上龙师兄确是不想再听任丑门的摆布和控制,因此并未答应此事,”

“所以他现在被丑门抓去了,”烈盘淡淡的说道:“需要我去救他,”

“不,”万修平和纳元正听得出烈盘口气中的不信任和不屑,知道他会错了意,以为自己两人要诳他去某个未知之地,连忙说道:“烈师兄误会了,以宗门的防御森严,丑门的人就算再神通广大,也混不进我仙云宗來,不过,他们却另有办法,”

“早在龙师兄加入他们丑门时,他们便已给龙师兄身上下了蛊,迷心蛊,那是一种可以影响人心智,控制宿主发狂入魔的异蛊,”

“照龙师兄的推测,丑门的人只怕是想趁龙师兄与烈师兄决赛时,通过那迷心蛊让龙师兄陷入发狂状态,以此來击杀烈师兄,”

“这迷心蛊平日里潜伏在宿主体内冬眠,并不容易让人发觉,龙师兄此前也一直不知,直到昨晚,龙师兄备战今日与李会阳的一战时,似是运功出了茬子,意外激醒了那只蛊虫,这才得已发现,”

“好在蛊虫虽醒,但因为暂无接到种蛊者的命令,因此并未有何动作,让龙师兄暂且处于安全状态,”万修平叹气道:“不过龙师兄怕宗门中混入有丑门的人,在他比赛时控制住蛊虫,迫他杀人,因此今天早晨的比赛才主动弃权认输,且暂时返回潜龙山隐藏,以免被丑门安在仙云宗的探子给找到,”

“现在龙师兄只等想法子将那蛊虫逼出体外,可我们兄弟两人和龙师兄都不擅蛊术,在宗门内又并无认识擅长此类的高手,想取蛊而无门……而且这事儿牵涉太多,又不敢直接禀报宗门……”

“烈师兄在宗门中人缘好,听说更是和炼器殿的季长风季大师兄是过命交情,和丹殿的向灵仙师姐也多有來往,若是烈师兄肯施以援手,请人想办法替咱们龙哥逼取那只蛊虫,我兄弟二人这辈子给烈师兄当牛做马,绝无二话,”

烈盘这才算是听明白二人的意思了,

自己在仙云宗的人缘和能量是人所共知的,和季长风的关系也是人尽皆知,季长风在宗门弟子里的实力虽排不上号,可人缘却是公认的第一,随便哪个弟子,乃至师长辈都极少有拂他面子的时候,他若肯帮忙,请人取蛊这样的小事自然是手到擒來,不过,自己和丹殿的向灵仙哪有什么來往,

万修平尴尬道:“潜龙殿一直都有传闻说向灵仙师姐暗恋烈师兄您呢……烈师兄刚上山进潜龙殿测试的时候,向师姐不还送过烈师兄大把灵药吗,后來烈师兄‘阵亡’的消息传回來,听说向师姐还曾大哭了一场來着,”

烈盘喝斥道:“这等胡言乱语你们也敢在殿内乱传,真是岂有此理,我烈盘男儿身倒是无所谓,可别脏了向师姐的名声,”

万修平两人正有求于他,自然是训什么听什么,连连称是:“都是殿内传闻,我们本也是不大信的……烈师兄,咱们龙哥那里……”

烈盘问道:“你们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会帮忙呢,而且來找我之前,难道你们就不怕我非但不会帮忙,反倒还把龙印真曾是杀手组织中人的事情传出去,”

两人对望一眼,万修平说道:“我不知道烈师兄究竟是怎么看龙哥的,但龙哥确是视烈师兄为他最看重的对手,他曾经说过,烈师兄身无背景,能从一介凡人在短短时间内就走到今天这步,除了天赋非常之外,也必然有着极其强大坚定的道心和原则,思想也必然十分开放,并非那种唯唯喏喏,毫无自主的普通弟子,必能理解他过去的选择……退一万步说,龙哥是决心与那丑门划清界线的,以丑门的手段,恐怕这事儿迟早也会闹到宗门知道的地步,既如此,让宗门最后得知,与被烈师兄告密,也不过只是早晚的问題而已,”

宗门对门下弟子的出生來历一向要求很高,必须是身家清白,似龙印真这等,已然是犯了大忌讳,若被宗门得知,即便只是过往,那恐怕原谅并接受他的可能也极低,但若是有烈盘之类在宗门里说得上话的人帮他,那又是另外一说了,

这龙印真,非只是想让自己帮他拔蛊而已,而且同时还在试探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想必正如万修平所说,龙印真确是已经抱定了脱离那丑门的决心了,因此被自己告密也好,还是以后丑门为了逼他,让宗门获知这件事也好,反正迟早都是要被宗门知道的,那早点迟点也沒太大区别,倒不如來博一把,

只是,别说两人间以前多有误会,即便沒有,即便是正道仙门,即便是同门师兄弟,舍己为人这种事儿可也是不常见的,龙印真既敢让万修平和纳元正來找自己,不可能单纯的以为自己是个见人就帮的老好人吧,

果然,烈盘还未开口,那边万修平已然说道:“龙哥还说了,若是烈师兄肯帮忙取出蛊虫,龙哥有三礼相赠,必然都是烈师兄所需之物,”

烈盘呵呵一笑:“哦,”

“第一,潜龙殿内有丑门的暗应,而且据龙哥推测,此人在潜龙殿的地位还不低,只要给龙哥一点时间,必然可以将此人找出來,由烈师兄上报宗门立功,”

潜龙殿有丑门的奸细,而且在潜龙殿内的地位还不低,烈盘听得一楞,能被称为地位不低的,在潜龙殿中除了四大长老外,也就只有几位五星布衣弟子了,苗玉龙、钟鸣、龙印真和自己,自己和龙印真自然是排除在外的,难道是指苗师兄与钟鸣中的一位,

这两人都与烈盘交好,相互间也算是知根知底,要说这两人是丑门的奸细,纵然铁证如山,烈盘也是万难相信的,何况只是万修平这等角色片面之词,

“我对立功之类的事儿不怎么感兴趣,”烈盘说,

万修平尴尬的笑了笑,又接着说道:“第二,龙哥有办法打探出那个在丑门买烈师兄性命的人,烈师兄对这也不好奇吗,”

“有点,”烈盘说道:“但也不是很好奇,我的仇家沒几个,能花得起价钱请杀手來宰烈某的,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來,猜也能猜到,再说了,龙印真许的这些东西都是口头玩意,信息这东西得分个真假,若是信了假信息,让人利用,那可就真是蠢货了……我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听你们废话这么多了,”

“还有第三礼,”旁边纳元正忍不住抢先说道:“霸星九剑决第五式的剑谱和观想图,”

烈盘微微一怔,

他之前在干天扬那里拿到的确实只有剑决的前四式,其中第四式还是干天扬额外奉送的,这让他以为自己想学霸星九剑决的话会很容易,就算找干天扬拿不到,那等仙道大会之后,若有个好名次,必然可让向灵莎亲手赐予,可后來他通过苗玉龙、干天扬等处了解过了,这霸星九剑决的后面几式,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搞到手的,就算自己在仙道大会上真的替宗门立了大功,那顶多也就赐予你一式剑决,副加别的奖励,而不可能将后续的所有剑式都交给你,学全九式,在仙云宗历史上,除了历代宗主之外,还从沒有任何人得过如此殊荣,学得最多的应该算是干天扬了,会一、二、三、四、六、八式,唯独缺第五式、第七式和第九式,

老干是无所谓,可烈盘却是听的时候就留上了心,还琢磨着等这次仙道大会之后先从向灵莎那里将第五式搞到手,然后再去编排干天扬的六、八式,剩下两式以后慢慢再说,却不成想,这里居然有现成的第五式剑决……

万修平补充道:“烈师兄想必知道,宗门霸星九剑决,在藏书阁中只有前三式的剑谱,第四式到第九式,都是由宗主掌管,只赏给对宗门有贡献之人,当初龙哥的师傅苦竹老祖与宗门交好,多次对宗门援手,曾得上代白宗主赐予过第五式霸星九剑决,这种赏赐下來的剑决,由于只是残招,沒有前面几式的修炼方法,因此基本很难练成,只是宗门对像苦竹老祖这种有突出贡献的外编人员的单独赏赐,荣誉的意味更多一些,”

“记得此前烈师兄曾在预赛时对鲜于超说过学会了前四式,这第五式,烈师兄想必还沒有修炼的方法吧,”

这条件才算有了点意思,

龙印真要是想用灵石之类的來作酬劳,烈盘绝对鸟都不鸟他,可这第五式剑决,却是正中下怀,

烈盘略一沉吟:“他现在呆在潜龙峰何处,”

“无机洞地字号丙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