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迷心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潜龙山上的闭关场所,外面看去是山洞,里面却是完全密封的小型异空间。龙印真往那里躲,确是可以避开丑门的人找探他。

“在这里等着。”烈盘随手摸出一张元符捏碎,灵光闪耀,一阵淡淡的香气弥漫在空中,并显出一圈蓝芒将整个屋子内部围了起来,好似一个画地的圈圈。他淡淡的说道:“这是感应符,你们只要离开这圆圈半步,或是有任何外人进入,甚至,声音、灵元、空间等一切物质进出传递,那无论多远我都能感知到。我现在就去瞧瞧龙印真,但若是让我感应到你们有任何人离开这里,或是与外界传递任何消息,我立刻折返,之前的协议便算作废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虽说霸星九剑决第五式对自己的吸引力非常之大,可也得做好万全之策才能去赚取,阻止这俩家伙与外界传递讯息,那是为了防止被人知道自己的去向而进行算计。

万修平和纳元正都是明白人,一听便知烈盘的意思,保证道:“我们两人在此等候烈师兄便是!这是龙哥洞穴的通行令,拜托烈师兄了!”

烈盘瞧见龙印真的时候,他的情况远比万修平和纳元正所说的还要更严重得多。

迷心蛊,迷人心智,操控人如傀儡。听起来似乎只是下蛊者通过此物来操纵你的心智,既无下蛊者在旁边,那便该无害才是。但只要是蛊类,没有人操控的情况下却比有人操控还要更危险!

有人操控,至少操纵者可以控制蛊虫的意识和行动,让它不至于乱来。毕竟有人肯给你下蛊,说明你对下蛊者多少是有些用处的,不可能只是为了让你死。可若是无人操控的蛊虫,又处于活跃状态的话,那可就……

龙印真盘膝坐在无机洞内,双目紧闭,全身汗如雨下,且还偶有抽搐的现象,显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个肉眼可见的小凸点,在他皮肤上到处乱窜,正是那脱离沉眠后的迷心蛊。

听到烈盘的脚步声,他睁开眼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呵呵,因为霸星九剑决第五式?”

龙印真勉强笑了笑:“应该有大半的因素都是因为这剑决吧,但即便没有剑决,我相信你也不会对同门置之不理。”

“说得好像咱俩关系挺不错一样。”烈盘笑了起来:“废话少说,我替你拔蛊,你给我剑决。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那买凶杀你的仇家、潜龙殿内的奸细……”

“这些对我来说虽然只算是附送的赠品,但不要白不要。”烈盘笑道:“你可以迟一点给我这两样东西。但我不希望拖太久,我不会去告密,但我既能帮你把迷心蛊拔了,我就一定能再给你种回去。”

“呵呵,蛊术师的手段我早已领教过了。倒是想不到烈师兄居然也是位蛊术师。”

“不敢当。蛊术师是很专业的玩意,我顶多算个业余,不过是加点强硬的手段而已。”

“难怪。我本还以为你会找位蛊术方面的能人过来,毕竟你在宗门里人缘不错。”

“迷心蛊而已,威力虽强,但易种易拔。”烈盘说得轻描淡写,走了过去手一伸:“你是买家,先付钱,再收货。”

龙印真顺手从怀里摸出一本书皮泛黄的小册子,显然有些年头了。他倒是大方,也够相信烈盘,毫不迟疑的就递了过去。

“呵,你倒是挺爽快。”烈盘接过那小册子,都不用细瞧,翻开那小册子的第一页,入眼的是一幅浩如烟海的观想图,看似空遂无物,可意境悠远,只一眼便让人看得心潮澎湃。这是烈盘曾修炼过前四式的关系,冥冥中仿佛立刻便能感应到这观想图与前四式霸星九剑决存在着的一些莫名的联系。

这是真品。

烈盘将书册放入怀中,这才问道:“能猜到被下蛊的大概时间吗?”

“一年前。”

“具体几月?”

“应该十个月前吧……那时我刚入丑门,照他们的规矩喝过一些血誓之物。”

“外面的东西也是能随便乱喝的吗?”烈盘一边说,一边摆出一整套的工具。

那是一套金针,一个小药鼎,一些半碳木,以及几样在来时便已准备好的普通药材。

“迷心蛊自入体之后便吸收宿主的生命力而成长。十个月的时间,以你的身体条件,这迷心蛊想必已经长成完整的成虫了。窜行在你的经脉血络之中,普通丹物药物难以及效。”烈盘开门见山的说道:“迷心蛊难以拔除,是因为它在你体内的行动速度极快,几乎能达到音速,一秒之间就足够从你的头顶往脚底来回跑上一两百趟。”

“我必须先用针灸将你周身经脉暂时截闭,让迷心蛊无处可逃。”

“我既选择相信你,那烈师兄尽管动手便是。”龙印真淡淡的说道,同时盘坐好,闭上眼睛,大有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烈盘此前对龙印真并不是很看得上眼,只觉得这家伙虽有实力,但高傲自大,日后难成大器。却不想这家伙倒也有如此豪爽的一面。看来也是个待事待物都分人区别对待的类型,颇有些他自己的个人魅力,否则万修平和纳元正也不会冒着‘勾结外敌’的罪名去帮他了。

烈盘抽出金针。

以他今时今日的眼力、手力和速度,金针刺穴这类手法早已在原本已出神入化的基础上又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只见得他双手如抽风般接连晃动,眼前一片金光耀眼,仅只十数秒间,龙印真全身上下早已插满了密密麻麻的不下数百支金针!龙印真从头到尾果是极其放松,金针过处,经脉立封,对修行者来说这是绝对不敢假手于旁人的超危险情况,毕竟全身经脉封住,等若让他瞬间变成植物人,三岁小孩都可以轻易要了他性命。可他楞是半声都没哼过,也没有半点怀疑烈盘的意思。

烈盘下了针,先将他闲置一会儿,转头去鼓捣那些药材。都是些强力的泻药类药材,巴豆、大黄之类,倒是寻常之物,这是杀死蛊虫后帮助患者将之及时排出体外所用的。

龙印真躺在那里,见烈盘忙活别的事儿,倒也不问。待得烈盘将那泻药泡制完毕,再炼了一副清毒帖。此时伸手在他身上几处大穴一一按过:“经脉既被封,我按你身体任何部位,都应该毫无知觉才是。除非是有蛊虫的地方,被按中了它会反噬,啃咬你的经脉壁管,那刺激加剧,你会稍有感知,及时告诉我便是。”

龙印真应了一声,直待烈盘按到他左肩处时:“就是这里了。”

烈盘另一只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金针立刻围着刚才所按部位再插了一圈,算是锁定住了那迷心蛊的位置。迷心蛊刚才在龙印真体内被封在一截经脉中,来回穿行不过。它虽小但极其聪明,似是感知到有天敌在用法子找它,因此藏在那经脉一动不动。直到被烈盘按住吃痛,这才本能的反咬了一口。紧跟着就是十数根金针天罗地网般的撒了下来,将它的活动范围进一步缩小。

迷心蛊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发狂似的开始啃咬起龙印真的经脉,大概是想从那已经被封闭的经脉管道中窜出去,可烈盘哪会给它这样的机会?

一股灵元真气隔着龙印真的皮肤猛然发力冲了进去,直接将迷心蛊虫击晕!手指再一按一揉,将早已炼制好的清毒帖贴上,不停的用推拿手法敲、揉、搓、捏、按。那颗凸起的、代表着蛊虫身体的小凸点渐渐被按平了下去。蛊虫被直接揉成了泥!

烈盘拔掉龙印真身上所有的金针,用灵元帮其打通先前被封闭住的经脉:“自己运转灵气,将你肩上那蛊虫的尸体给归导进胃中吧。然后吃这副药,拉上一晚,明天便没事了。烈某明天还有比赛,就不多陪了,记住你承诺的那另外两个条件,别拖太久!”

“不会。”龙印真答:“龙某从来不会说话不算数。就像我曾经约烈师兄上擂台切磋一样……即便龙某宗试已经失去了资格,但与烈师兄这一战,龙某必要战过才能甘心。不过,烈师兄可别输给李会阳和鲜于超啊,那会让我感觉很无趣的。”

“你就这么想与我一战?”

“挑战高手,才能让自己进步,特别是亦友亦敌的关系。烈师兄想必对此也是有过深刻体会的吧?”龙印真笑着说:“这便是我的道心,或许有点极端。但,战斗才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和我看重的对手战斗,更是一件几乎可以说神圣的事儿。”

“呵呵,好说。那便先养好你的身子吧。”烈盘转身出洞:“去一条蛊,等若去了半条命,够你恢复几天的了!等你身子养好了,并且兑现了你那两个承诺。我定与你一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