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重返战场(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烈盘猛然想起一人。

十圣狐仙!

这家伙最近呆在仙云宗潜龙殿,整天游手好闲、无所是事,正在享受它所谓的新生命。狐类虽狡诈,但却多贪玩好耍,这家伙这段时间没少去勾搭潜龙殿乃至仙云宗其他各峰各殿的善男善女。再者,狐仙虽不可能害自己,也算是个多智老妖精,但一生从未走出过万魔窟秘境那样的地方,对人类世界的很多潜规则并不明了。倒是对它们妖兽的很多习性沉积难改。比如,妖兽就不讲究要给自己藏手底牌什么的,对于兽类来说,打架前先恐吓对方,让对方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先给对方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和恐惧,乃至被吓得不战而逃,那才是王道……

靠,该不会是这家伙自作聪明,把自己的底牌给全交出去了吧?看来比赛完回潜龙殿后得找这家伙好好敲打敲打,重新约法三章,可别再给自己乱捅这种无谓的漏子了。

“烈盘。”一个女子的声音在烈盘身后响起。

转头一瞧,竟是欧阳兰。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三四个玉华峰的女弟子,瞧着烈盘嘻嘻笑笑。

“欧阳师姐。”烈盘笑着说道:“不会是来给烈盘打气的吧?”

“猜对了。”欧阳兰似乎也并没有传闻中那般难以接近,虽不苟言笑,但却也不会冷冰冰的板着张脸:“你赢过我,如果决赛输给鲜师行也就罢了,但要是输给李会阳,我可不会轻饶你!”

烈盘乍了乍舌:“好大难度的。”

“没难度就不来给你打气了。”欧阳兰说道:“李会阳全面得很,这些年不知又有什么突破,你可别轻敌就是!但也不用太怂他了,那家伙是个贱皮子,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加油!”

“难得欧阳师姐这么关心小弟,敢不尽力?”

“少得意了,鬼才关心你。”欧阳兰不屑道:“第一,是因为我想让李会阳比下去。第二,是因为另有一人想要帮你加油,我不过是代劳而已。”

“另一人?你们玉华峰的?”烈盘已猜出个七七八八。

“当然,至于是谁,你自己猜去好了。废话不多说,反正你若是赢了,师姐给你一个大奖励!”

玉华峰自己认识的人就三个,玉华真人、李中堂和张嫣嫣。三人里李中堂已经挂掉了,玉华真人不会让徒弟来给自己加油这么逗逼,那剩下的已不作第二人想。

难道她倒有心。看来那丫头是真的改过自新,也放下曾经的狭隘和仇恨了。

“哦?还有这彩头?”烈盘笑道:“不知是什么奖励呢?”

“少罗嗦,赢了你就知道了!”

她说着,转身离开,旁边徐小胖凑过头来:“盘哥,欧阳师姐不会是看上你了吧?等你赢了送你一个吻什么的……”

“吻你个头。”烈盘又好气又好笑,一个爆栗敲过去:“你脑袋里能有点正常的东西不?”

徐小胖摸了摸头,摇头晃脑的说:“这事儿还真不是我不正常!我看这奖励的东西有点玄……嘿嘿,不过我敢肯定一定是好东西就是了!”

烈盘懒得理他,转头朝对面的李会阳瞧去,那边也好也在瞧他。四目相投,两人相视一笑,眼中虽无杀意,但均已是战意十足!

此时午时将近,一阵悠长的钟声打断了场中那嗡嗡的议论声,长春老祖如常出现在擂台上。但,却并未让烈盘和李会阳上台,而是朗声道:“经宗门裁定,八强弟子龙印真,因意外缺席四强战,现经查明确非个人原因,特允许加赛一场,与李会阳争夺四强席位。而原本的半决赛,则推迟到三天后上午,决赛顺延到五天后,即时生效。”

台下除了早已知情的烈盘等人外,其他宗门弟子都是一楞。龙印真昨天失踪的事儿在弟子中吵得沸沸扬扬,若是照着往届宗试的规矩,这种自动弃权的,绝无可能还可以重新返赛,不论是任何原因。可这届宗试事关之后的仙道大会名额,宗门高层看来对龙印真也十分看好,因此才有这种特许。此外,半决赛和决赛的时期也顺势推延。这除了是要给参赛弟子战后的调整机会之外,毕竟打到这名次上的都已经是宗门里的顶尖好手,任谁想要战胜对手都会十分不易,消耗极大。可不像之前的预赛那般轻松,自然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恢复和调整到最佳状态。且,也会在元婴组的赛事期间加入先天级别的赛事,已缩短整个赛程。

“李师兄好背啊,都已经四强了,还要再赛一场。”

“宗门也是想多观察些新人嘛。”

“龙印真有这么强吗?居然能让宗门为了他专门破例。”

“我看过他预赛的表现,确实是很强,可不比烈霸王差呢。”

“不会真被他把李师兄挤下去了吧?到底是个新人,李师兄可是真正顶级高手。”

“难说。之前不是也没人相信烈霸王能把欧阳师姐给pk下去?可人家就是做到了。”

议论声中,只见龙印真已出现在了众人的目光中。

相比起之前的状态,龙印真的精神显得差了些许,不禁让人怀疑他被人下毒拉肚子之后,是不是拉到虚托,到现在都还未曾恢复。元婴境修士通常应该是百毒不侵的,即便中了寻常的毒性,也可以轻易通过灵元运转将之排出体外,甚至是身体自生抗性,不受其扰。除非是极其厉害的特效毒药。这也就是他对手是李会阳,要是换了别的稍弱些的对手,恐怕免不了要被人怀疑成是怕了龙印真而给他下毒的嫌疑犯了。

龙印真天生就带有一种让人难以亲近的傲气,除了他身边最亲近的几个朋友外,几乎没人见过他笑容。见他冷冰冰的走来,四周议论声都小了许多。就仿佛他是一团万年寒冰,带给人一种难以融化的冰冷。

“都上来吧!”长春老祖冲两人招了招手。

待得两人到擂台上站定,长春老祖才例行念道:“不需出杀招,叫停则必须停。规则你们都懂,别打发了性子乱来就成!若是因收手不及造成伤亡,直接判输!”

龙印真和李会阳点头称是。台下有人起哄道:“还好不是欧阳师姐上台,不然这也太吃亏了!”

“那便准备开始吧!”

长春老祖大手一摆,盘腿悬到半空中,瞧了瞧天色,手中令旗高高举起。恰是那太阳聚于正顶,正午时分到,令旗一划,四周防护罩立升,比赛开始!

李会阳也是早知这结果的人之一,对他突然插队的事儿并不意外。并未抢着出手,而是看着龙印真笑了笑:“龙师弟似乎身体欠佳。”

“不影响发挥。”龙印真冷冰冰的说道:“李师兄,请!”

话音放落,龙印真已干脆之极的动手了。

也未见他有任何动作,一股无匹的气劲冲力猛然自李会阳胸前生起!就好似有一个隐形人已在他身前一米处等候了许久,突然发力出招一般!

凡是强者出招,总有个过程。声音动作就不说了,灵力运转,势场的改变等方面总是无可避免的。两个顶尖强者之间的对决,往往都用不着耳闻目视,全凭着对气流、对灵元、对神魂的感应就可以判断对方的攻击,可比用耳闻目睹还要更快也更精准得多。

李会阳自然也算是顶尖强者,稳妥妥的八星到九星实战元婴!可龙印真这道攻击,却楞是半点预兆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在他的感应之内!待得感觉奥那股攻击时,无匹的冲力已轰到胸口上!来势之快,直如是直接破开空间轰来一般!

他着实吃了一惊,避无可避!

剑轨击?!

烈盘眼前一亮!只感觉龙印真这一手与自己的剑轨击竟无比相似,甚至,比自己的剑轨击还要更快!更无声无息!更毫无预兆!只不过,威力似乎愈小。这应该是剑之‘速’道所化出的‘大道之术’,而不像自己的剑轨击,走的是剑之锐道。方式方法不同,仅只是形似而神不似也……

预赛中有太多元婴修士都是栽在龙印真这看似‘随随便便’的一手上的。要换了别人,面对这冲击只有束手的份儿,但可惜他的对手是李会阳!

早在长春老祖宣布比赛开始时,李会阳便已将自己的精气神和注意力都调整到最巅峰状态!他确是无法避开如此极速的一击,但他可以防!

一阵厚厚的土黄色瞬间弥漫在他身体上,如同给他全身裹上了一层泥衣,强劲的冲力轰中他胸口,却并未破开那‘泥衣’的防御,而是将李会阳整个人如一发炮弹般打得朝后直射了出去!

“聪明!”鲜于超的声音在烈盘身旁淡淡的响起:“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更习惯用脑子去战斗。那一记冲击的威力并不强,但胜在先声夺人,惊扰对手。李师弟若是选择硬顶,就得面对龙印真接下来的猛攻中无法抽身了。”

果然,只见恰在李会阳趁势倒飞出去的同时,一柄明晃晃的法剑已刺过李会阳刚才站立之处!龙印真如附骨游龙般在那气劲的余华中穿射而过,直追而上!但,李会阳本就在急速后退,又有刚才那冲击力的推势,因此虽是倒退,但移动速度却要比龙印真还更快得多!眨眼间已冲到擂台边缘的防护罩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