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万剑决(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印真的这手万剑决可绝对不是花架子,

李会阳是冲出來了,可靠的除了血祭术之外,也还有些许运气之故,刚才五行爆光炸开时,即便是有血祭的加强和全盛威力合一,其威力大小也才仅只是能与龙印真的万剑决剑阵拼个半斤八两而已,若非龙印真最后灵元不济、神魂不济,一口气沒能接上,否则只需再持续上十來道剑气,便必然可将李会阳重新封回剑壳里去了,元婴修士用万剑决,在对灵元和神魂消耗的要求上,确实还是稍微勉强了些,可纵然如此,李会阳用了血祭术才得已脱困却是不争的事实,若是以公平论,李会阳已经输了,

比赛中并沒有禁止血祭之类的术法,这本就是个仙家常用的常规术法,只要你觉得值,

台上一时间安静下來,那漫天的剑影、余辉渐渐散开,露出龙印真和李会阳的两尊真身,

只见李会阳身中数剑,身上几个不是要害的位置虽然是被刺得血流不止,不过却是精神十足,血祭之后再辖破阵之势,他状态正佳,而龙因真身上虽无伤,但看起來却反倒比李会阳更难一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将万剑决爆到五倍伤害的程度,那对灵元的消耗是极其惊人的,一个有伤却不重,但战意正足,另一个虽无伤,却显得有些疲惫不堪,若是单以此场的胜负结果看起來,龙印真的输面似乎要更大一些,

“动手啊李师兄,”台下不乏有李会阳的拥垒,当此时刻,李会阳先用血祭术,对上对方的疲态,抢先下手胜算确是更高,龙印真固然也会一些常规的血祭术,但要施展总得要时间,以他现在的状态未必能在李会阳的攻击下成功施展出血祭來,

“别给那小子机会,李师兄上啊,”

龙印真大口喘着粗气,注视着站在不远处的对手,心中全力戒备,他还有一战之力,甚至,手中印决已然捏好,若到万不得已一,便是拼着不一定成功,也要试着施出血祭之术再爆一次万剑决,

可,李会阳却并未趁人之危,他大笑了数声之后,突的将灵剑还鞘,转头看向半空中的长春老祖:“我认输,”

这三字一出口,台下顿时死寂一片,便连龙印真也楞住了,

“从我用出血祭术那一刻起,我便已经输了,”李会阳看着龙印真,淡淡的说道:“你很强,比我想像中还要强得多,若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刚才那一瞬间,你是不会让我从剑阵中挣脱出來的,”

“我并沒有留手,”龙印真实实在在的说,

“是的,我知道,但你只是全力以赴,”李会阳笑了笑:“而我却拼上了老命,你当时若对我抱有必杀之心,在感觉到我即将爆发时,必然也会用上血祭之术,只需再强上那么一分,输的人便一定是我,宗试的目的是选出更强的人,那才能代表宗门,所以,你才该是赢家,而且,我也不希望你接下來再去用血祭之术与我死斗,那只能是两败俱伤,徒伤我宗门征战仙道大会的实力而已,”

‘啪啪啪啪’

台下响起一个孤零零的掌声,那是鲜于超的掌声,紧跟着,旁边烈盘,乃至整个擂台下的宗门弟子都鼓起掌來,

能视胜负如浮云,能将宗门的利益摆在第一位,李会阳确是有一派大将风范,

台上龙印真还未作出回答,长春老祖已鸣金而响:“元婴组顺位第四场,胜者,龙印真,”

潜龙峰,万石窟,

这里是潜龙山最南面朝向的背面山壁处,那山壁上万千石洞如蜂巢一般排得密密麻麻,因此得名万石窟,这里平日里人迹罕止,便是潜龙殿弟子,也几乎从不会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來闲逛,

可此时,在那密密麻麻的万千石窟中,却有一个石洞闪耀着些许昏暗、妖异的光芒,

视线拉近,在那发出异光洞穴中,一颗暗色的珠子正往外冒出一股股的浓烟,旁边一名穿着长老服饰的男子束手而立,似是在等候着那股烟雾的变化,而在洞穴的左侧,一名混身是血的宗门弟子正昏迷不醒,

珠子中冒出來的浓烟愈盛,逐渐实化,凝出一个虚幻的人形,那人形烟雾不停的狰狞着、扭曲着,就仿佛是想从异空间中挣脱出來,吃力无比,他挣扎了一阵,怒视着那长老男子:“还不赶快点香,”

长老男子连忙毕恭毕敬的将一支异香点燃,奇异的香气立时弥漫在整个洞穴中,挣扎着的人形烟雾极其贪婪舒畅的深吸了一口,力量倍增,原本模糊的脸部轮廓都逐渐变得清晰起來,甚至,连那昏迷的宗门弟子也似受那异香影响,从昏迷中逐渐醒转,悄悄睁开了眼睛,

珠子中不再持续喷出烟雾來,而那人形烟雾也终是成型,脸部五官清晰无比,除了有点黑,浑然已成了个真正的人,

只见他长得奇丑无比,一张血盆大口左右拉伸到快接近耳朵的程度,就像是蛤蟆的嘴一样,脸上青痘黑斑无数,招风耳、酒糟鼻、牛鼓眼,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更是将他的‘丑’演绎到了极致,

“主上……”长老男子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半身伏地而拜,

“废物,”那丑人重重的一声冷哼,看着那长老男子:“如此小事,还需劳动我分身降临,少说损上十年修为,”

“是属下办事不力……可,谁也沒想到那龙印真竟能察觉出体内的蛊虫來……”

丑人又是一哼:“是你监管不力,做事不经大脑,我种的迷心蛊有多少道行我最清楚,当初授你控蛊之法,是让你在关键时刻控制龙印真入魔发狂,你却妄自擅动,使蛊虫提前惊醒,这才让姓龙的小子发现体内秘密,哼,你坏我大事,”

长老男子吓得混身发抖,不停磕头:“主上恕罪、主上恕罪,也是属下想先实验一下控蛊之术的妙用,以防比赛当日因不娴熟而出岔子……属下当时已经十分小心了,可哪想得到龙印真恰好在那时冥想练功……”

“别解释了,越描越黑,”丑人冷声道:“你知道我丑门的规矩,念你在仙云宗潜伏多年不易,沒有功劳也有点苦劳,我不取你性命,等此间事了,回丑门时自领一百穿骨鞭去便是,:”

长老男子松了口气,脸上却不敢表露相互里,连连磕头道:“谢主上恩宠,”

那丑人瞧了瞧昏死在一边的那宗门弟子,皱了皱眉:“怎么还有个活人在这里,什么來头,”

长老男子说道:“此人姓钟名鸣,本是我潜龙殿五星弟子之一……”

“‘我潜龙殿’,”丑人嘿嘿一笑:“在这里呆了几十年,倒是呆出感情來了,”

长老男子吃了一惊,暗悔自己用词不当,却又不敢多作辩解,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自上次灵枢山事变之后,这小子的道侣被杀,便常年饮酒作乐、醉生梦死,一喝醉便在这潜龙峰乱窜,寻着哪个山头山洞倒头便睡……属下昨日便已在洞中准备迎接主上分身之事,却被这小子突然闯进來,不得已之下只得顺手打晕了扔在这里,这会儿还沒醒呢,”

“既是如此,怎么不直接取他性命,”丑人问,

“仙云宗弟子都有魂牌护身,若是妄死,藏在宗门内的魂牌立碎,怕是要引起仙云宗的警觉,属下怕坏了主上大事,因此……”

那丑人淡淡的扫了钟鸣一眼,挥手便是一阵黑雾沙撒出,原本装晕的钟鸣顿时脑袋一偏,朝左侧斜倒下去,睡得不醒人事,

“那也得处理好了,若再出现被人偷听到你我谈话的事,不论是何原因,都必不饶你,”

长老男子原本只是未曾将精力放在钟鸣身上,因此钟鸣受那异香刺激醒來,他还真是沒有注意到,此时连声称是,随即指了指身处的洞穴:“万石窟本就少有人來,这洞穴又比较偏,主上这几天暂时呆在这里绝不会被人发现的,不过……主上真打算亲自出手吗,仙云宗认识主上的人可不少,若是被人瞧见主上尊容,只怕日后后患无穷,”

丑人道:“我不亲自出手,难道还能指望你,哼……别管这么多,等五天后宗试决赛结束,宗门弟子各自返回时,你只管将那姓烈的小子引到此间來便行,”

长老男子面露难色:“那烈盘已打入宗门四强,必是有资格进入灵风洞的,比赛结束后只怕他并不一定立刻返回潜龙峰,若是他直接去灵风洞苦修,那要想将之引來可实在太难,主上怕是要多等些时间,”

“在仙云宗做了几年长老,我看你倒是越來越有主见了,我沒那么多时间慢慢耗在这里,”丑人说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十天内,我要在此间瞧见姓烈那小子,否则,数罪并罚,丑门你也不用回去了,随便找个人准备替你自己收尸吧,现在,本座要打坐调息,淬砺这具分身,你可以滚了,”

长老男子吓得面色铁青,不敢再说,他瞧了瞧里面昏迷不醒的钟鸣,似是想说点什么,丑人看出他意思,冷声道:“这告诉我这小子是你熟人,记住,你是我丑门中人,是魔道,可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长老,把你那点小心思给我收好了,此人便留他在这里,等解决烈盘之后,分身已无用再躲藏,我再一并送他上路,交给你看管,我可不放心,”

长老男子不敢再多说什么,低声应是,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