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先天之战/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诶!钟师兄怎么又没来?!”徐胖子从擂台上蹦了下来,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可是和他打过赌,瞧我能不能挺进元婴八强的。哈哈,这老哥儿该不会一早就算到他自己要输,所以提前遁了赖我赌账吧?!”

旁边烈蓉没好气道:“钟师兄多耿直的人?会赖你徐胖子的赌账?铁定是跑哪里醉生梦死去啦,又不是没瞧见过他一醉十数日,天天瘫在山窝烂泥地里时的样子。”

“嘿嘿,反正我是觉得他就是为了赖账……不扯这个!蓉儿,刚才哥挺威武吧?你可没瞧见那家伙看到我出箭时的那张嘴脸,哈哈,我箭才刚搭上,他三魂就吓掉两魂了,站在那里直接放弃比赛了!唉,无敌真是太寂寞了!”

“寂寞你个头。再说人家那有三魂里被吓掉了两魂放弃比赛?明明是你这家伙太猥琐太无耻,到处东窜西躲的,让人家都忍不住想‘挂机’了,这才一时失神,被你钻了个空子射了一箭而已。怎么样,被人压制得连箭都射不出去的感觉?”

“瞎扯,我刚才那明明就是猫捉老鼠,故意戏耍他来着!谁叫他一上台就提什么你们潜龙殿龙印真,你们潜龙峰龙印真。娘的,搞得好像咱们潜龙殿就只有一个龙印真似的。就算他们瞧不起我徐小胖,可盘哥他居然也敢无视,我能不收拾他吗?”徐胖子满脸的不在乎:“是吧盘哥!那果然是连你这样的旁观者都看不下去的程度吧?!”

“少乱拍马屁,还有,你要犯贱可也别拉上我一起……”烈盘训斥道。

这是龙印真和李会阳一战后的第二天。元婴组的四强都在趁这两日积蓄体力应战,先天组的比赛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插了进来。

胖子、烈蓉、秦霜,这三人均已是轻松胜过两轮了,原本预赛选出来的三十二位修士,如今已只剩下了四个,个个都是个中高手。胖子的箭道在之前刚出赛时还着实是让不少人惊艳了一把,已经‘秒杀’了好几个同门师兄弟了。可那大多都是因为对手实在太弱,等到得入八强这一层次时,对手已越来越强、越来越难缠起来。就像今天那场四分之一决赛,胖子纵然仗着身法强悍、箭道威力惊人,可到底只是初入先天,基础四围薄弱,从头被对方逼迫到尾,到处躲闪,已经越来越难有出手的机会,也难怪他获胜后兴奋异常。今天争得的这四强席位,或许便已是胖子这匹大黑马的极限了。

反观烈蓉和秦霜却就赢得轻松多了。似乎这杀入八强的对手,和他们之前在预赛中轻易敲掉的那些宗门弟子完全就是同一个水准似的。总是轻轻松松便已取胜。除开这三人,第四个四强也随即诞生。那是来自符殿的大弟子白石松。

符,灵符也。符殿的大弟子,身上最不缺的便是各种灵符。这白石松的自身实力或许并不是参赛弟子中的顶尖水准,但战斗力却超一流。比赛并不禁止使用符类,和他对阵的先天弟子,经常瞧见的就是一大把大把的灵符当头砸下。先甭说那些灵符的威力,单只是这份豪气也足以生生吓死一大批人了。属于战斗力在先天境中绝对爆表的类型。

相比起元婴组比赛的受关注度和宗门重视度,先天组的比赛,更多的都只是一种热闹好玩的氛围而已。就算像秦霜这种本是想借比赛提升自己的武痴,可真等他上了比赛才明白,宗门别的先天修士真不怎么样……或许也是和往届宗试一样的原因,有很多极强的先天弟子没来参赛。毕竟元婴组能把鲜于超、欧阳兰、李会样这些老怪物吸引去,那是因为有仙道大会的比赛名额。可先天组的却没有,因此对那些顶尖先天来说,参不参加都没差。

烈蓉原本还雄心勃勃的想要力战群雄争个第一,秦霜也原本是打好算盘要和传闻中的谁谁谁一较高下,学习别人的长处,去战斗中总结。可打到现在这份上,最终的四强名单,则是彻底熄灭了这两人的斗志。烈蓉还好点,虽说对手水准比预想中大打折扣,可拿第一这个事儿对她来说还是多少有那么一些吸引力的。秦霜则直接是连半决赛都不想打了,特别是当对阵名单出来后,他瞧见对手竟然是徐胖子这贱人时……本来还想试试灵符殿大师兄白石松的那撒符大法来着。

“嘿嘿,霜哥!”徐胖子嬉皮笑脸的凑上来:“咱哥俩你说有啥好打的?还不都是你一剑来我一箭,我一箭来你一剑的,砍砍杀杀多没意思!再说了,刀剑不长眼,万一不小心给咱俩谁劈那么一条疤,你说就为了这破比赛,多不值?我看咱俩不如来文明点的!”

“怎么个文明法?”秦霜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徐胖子肯定想要猜拳决胜负什么的,他其实也无所谓了。反正这场赢也好输也好,下一场对上烈蓉时,无论是他还是徐小胖,都绝对不可能‘赢’的。

“猜拳!”徐胖子的路数果然被摸得很清楚。

“怎么猜?”秦霜问。

“这还用问?!剪刀石头布呗!”徐胖子瞪着眼睛摸出两个橘子:“都知道是猜拳了还问猜什么,罚你吃俩橘子!”

秦霜接过橘子,那边徐小胖立刻便喊道:“一、二、三,布!”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可,迎上的却是秦霜的一只剪刀手。

“是蓉儿告诉你说,我手里拿着橘子就一定要出石头?”秦霜淡淡的把橘子递了回去:“这种把戏,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不玩儿了。”

“靠!”徐胖子拿着俩橘子楞了半天:“蓉儿!你教的什么破方法,居然还敢给我保证说百试百中?!你们俩不会是串通好了的吧?!这不公平!重猜行不行啊?!”

先天组第一场半决赛,烈蓉对阵白石松。

还未正式上场,台下早就已经有了一片起哄声:“老白,你的对手可是咱们的蓉女神大人啊!你好意思拿你那把乱七八糟的灵符砸人家?”

“老白!你要敢砸,我就和你没完!”

“就是!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砸砸男人也就罢了,要是把咱蓉女神砸得花容失色,瞧广大女神后援团不把你拔了层皮才怪!”

白石松虽是灵符殿大弟子,可却远没有炼器殿大弟子季长风那般威望。虽然两者都同样属于是老实人,但季长风好歹还懂点社交,这白石松则就是个彻头彻尾窝在家里画符的‘宅男’了,而且还是与世隔绝那种。

面对众人的调戏,这老实巴交的大师兄只能连连点头,表情显得十分犹豫。显然在很认真的考虑众人的玩笑话,那灵符,砸还是不砸?

大家说得也没错啊!自己这一大把一大把的灵符扔出去,其中攻击类的,一般都是火系灵符居多,那火烧烟熏的,就算没伤着烈蓉,可要是给人家弄得一身乱糟糟的也不像话嘛!男的师兄弟还好说,烧光了膀子,半截衣服一扯,往腰上一系,就又是个生猛大汉。可这姑娘家……

但很快,他就发现他这样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就他这些二三品的火系灵符,扔出去别说对烈蓉毫无任何威胁力,甚至反倒成了人家‘进补’的佳品!对面那位,才是玩儿火的老祖宗!

大五行剑决!

正如烈蓉此前在预赛、十六强、八强赛中战胜所有对手时一样。一开场便是漫天的冰火两重天把白石松给裹了个严严实实,连半片儿天都瞧不见!自己的灵符手忙脚乱的一股脑扔上去,火系的直接被那烈蓉剑势所凝出的火墙给吞了,就连冰系的,也早有冰山绝壁在四周布好了完整防御抢着吸收呢!攻击类的灵符,十之**都是出自五行,相互间相生相克。烈盘练的是大五行剑决,任他白石松再有什么攻击类灵符,除非能达到四品以上的威力,直接一力降十会,或许还可以破了这一天的剑决。但二、三品嘛……自己居然还怜香惜玉,打得畏惧手畏尾,可别笑掉人大牙了。

他忘了,烈蓉原本的绰号本就不是什么女神,而是魔女,冰火魔女!

由始至终,白石松就没有走出过烈蓉的大五行剑阵。甚至,连一道像样的攻击都没有冲出来过,直接在那冰火剑阵内就将他准备的一沓沓灵符全部给耗光了。白石松无奈认输。

第二场半决赛,徐剑锋对阵秦霜!

不得不说秦霜还是蛮大度的,并没有因为徐小胖耍诈,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就逼他认输。相反,他还给了徐小胖一个很大的便利。

“给你一分钟时间,能逼我拔剑,就算我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