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巅峰之战(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言一出,台上台下都是一片哗声,

“靠,这也太儿戏了吧,”

“就算是任师伯的徒弟也不带这样装逼的……”

“你知道什么,他们俩认识的,好像还是好哥们儿來着,”

“不是吧,一个潜龙殿的,一个是天行峰的,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啊,”

“你忘了烈蓉师妹和烈盘的关系了,烈蓉师妹就在天行峰,烈盘却是潜龙殿嘛,而且这徐贱人和烈盘的关系一直不错呢,沒见他们每场比赛都一起看的吗,”

“啊,这么一说还真是……但也不能这样啊,这是宗试,什么逼他拔剑就算赢,这么不想拿个好名次,还参加个毛啊,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不知道下面有多少先天弟子想争这前四呢,”

闲言碎语不少,可秦霜却一向不将旁人的话放在耳里,别说只是些普通宗门弟子瞎议论,就算是宗主向灵莎今天站这里说‘不能消极态度比赛’,保证秦霜都可以直接把参赛牌扔了,回家喝茶去的,

至于徐小胖……这是个会把旁人的冷嘲热讽当回事儿的人吗,宗门第一贱的威名可绝非浪得虚名而來,

这家伙伸着手拢住耳朵,卖萌无比的对着众多观战弟子大声说:“你们说什么,大声一点,我听,,不,,见,,呀,”

沒救了……

这是所有人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看看人家这届元婴组,多少英雄豪杰,代表宗门去参加仙道大会,虽说那边的水平完全处于一个未知状态,但任他多强,大家都有的是信心,因为这届元婴人家随便拉一个出來都震得住场子啊,号称宗门第一的鲜大师兄,学会镇宗剑决霸星九剑决的烈盘,宗门里唯一掌握了仙阶战技万剑决的元婴弟子龙印真,号称防御不败的李会阳,疯龙十八斩的鬼见愁欧阳兰,哪位不是顶尖大神的级别,可要是等这些人全都升去紫府出山后,仙云宗要指望现在这批先天冲进元婴來填补元婴组的空白,代表宗门去参加下一届、下下届仙道大会……众多宗门弟子只要一想到徐小胖恬不知耻的跑到仙道大会上,当着众多天下仙家的面大喊什么‘我,,听,,不,,见’,就个个都头皮发麻,感觉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

秦霜并未食言,他不愿意和自家兄弟动剑,在他眼里,徐小胖这个虽然有点贱,但和烈蓉情同兄妹的小哥,其亲切度是绝不在烈盘之下的,整场比赛由始至终他都沒有出过一次手,不过,他却展现了一手让擂台下所有人都为之惊叹,并乖乖闭上了嘴的绝学,

仙风云体步,

这套仙云宗的大路货步法,在秦霜的脚下有如神助一般,非但用得浑然天成,确有十足的仙风韵味,且更是在这套步法上达到了天人合一之境,

众所周知,天人合一的境界是悟道的基础,但,要到真正悟道这一境界,即便对最顶尖的元婴修士來说都是个大大的考验,像烈盘,也是在无双的指点之下,才剑道踏入天人合一,得悟剑轨击,开始悟剑之锐道的,而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修士都要等达到紫府境之后,才能触及天人合一、才能触及悟道的境界,这家伙竟然在先天境就已经达到了,而且,这还仅只是他的步法,人们这才想起,整场先天组的比赛,从预赛开始到现在,貌似压根儿就沒有瞧见过秦霜真正出过一次手,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强,

只可惜,单只靠这套步法,却赢不了徐小胖的赌注,

这位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手‘射你妹’在短短十数天的实战中,已经得到了质一般的飞跃和蜕变,早蜕去原本稚嫩的初学者气息,变得沉稳、大气,和他那宗门第一贱的绰号完全是两个最鲜明的对比,

整场比赛从徐小胖一箭出手开始,然后就是那支箭如同装上了永不消失的永动机和追踪器一般,追着秦霜上天入地,绕场三十圈,最后还是箭速比秦霜的移动速度更快一筹,一箭射在了他背心上,当然,沒有箭尖,只有木制箭头上那一点醒目的白蜡留在秦霜背上的印子,

秦霜爽快认输,徐小胖胜出,

最终先天组的决赛果然便是蓉儿和徐胖子之间进行争夺的,

徐小胖这家伙虽然‘实诚’,可在烈蓉面前却一向听话得很,一方面大家从小玩儿到大,烈蓉一直都是烈盘、徐胖子他们宠着的对象,二方面,烈蓉传了徐小胖聚元决,也正是因为这份恩惠,才能让徐小胖有了修仙的基础,才让他有了求仙问道的机会,因此他对蓉儿是既疼爱又尊敬,怎可能真和她动手,

比赛一开始,那家伙草草射出几支毫无水平的破箭,就直接丢弓认输了,还美名其曰,他忘了穿内裤,省得被蓉儿烧坏了衣服影响台风和宗容,引得台下好一片哗然和起哄声,若非还有元婴组的精彩比赛在后,恐怕宗门弟子都要怀疑这究竟还是不是曾经那个严肃荣耀的宗试擂台了,

先天组的冠军,烈蓉,第二名,徐小胖,第三名则居然不是秦霜而是白石松,只因秦霜这家伙直接缺席了三四名的争夺赛,拿他的话來说:“第三第四都一样嘛,”

确实都一样,先天组前三名的宗门奖励并不算是十分丰厚,当然,那是相对于已经拥有五百万灵石身家的烈蓉,有烈盘这等大财主靠山的徐胖子,以及有任天行那样豪爽师傅的秦霜而言……

第四日,才是迟來的最后一场元婴组半决赛,

烈盘对阵龙印真,

上次见龙印尼真出手大战李会阳时,万剑决威风八面,着实是在宗门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据说那一战后,宗门高层曾数次私下与龙印真接洽,升龙殿方面,青照真人也曾数次出面劝说龙印真前去升龙殿或金龙殿,可全都被他简简单单一句话就打发完了,

“所有此等,待我与烈盘一战之后,再作定夺,请不要影响我恢复调整,”

天大地大,都沒有要恢复体力、准备上场的运动员大,众高层只得暂且作罢,强忍着对这小子的一切好奇心和招才欲,静观后战的情况,

烈盘,曾经号称仙云宗最有潜力的新人,在各高层的眼里也是块不可多得的宝玉,绝对是最重点栽培的对象,但即便是宗门高层,对烈盘实力的了解也还只停留在一个很表面的程度上,知道他会炼丹、炼器这些旁杂之术,但却不知他居然还会懂符术,而且还是专门画仙云宗从上到下都沒见过的元符的超级符师,知道他苦修霸星九剑决小有所成,更身兼剑之锐道的一种道术,乃至五行真雷之类,但却不知他还有着万妖幡、星宇决这些组成他实力核心的东西,

因此在宗门看來,烈盘是个怪才,不可多得的全能型怪才,只不过因为其所学太杂,难免让人觉得他的最强战力并未得到最充分的发挥,多则容易不精嘛,但,现在出现的龙印真,元婴境竟便已得悟万剑决,这可是号称仙云第一剑的任天行在紫府期都沒有做到的事,这龙印真的剑道天赋之高,简直可以说是恒古未有,如果说烈盘是怪才,那龙印真便足可当得大材、绝材之称了,而且还是单一向往武力仙道,

人人都在期待着这一战,期待着瞧瞧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仙云宗第一新人,

这天一大早,仙云殿前便已坐无虚席,所有因來参赛而获得观战权的宗门弟子,除了像苗玉龙那样的特殊情况之外,无论先天还是元婴,几乎都无一缺席,而正上方设给宗门高层的那些位置,亦已早就坐满了人,

以宗主向灵莎为首,青照真人、任天行、玉华真人三大太虚为辅,其下各金丹老祖、各殿殿主,几乎全都出席,阵势之大,丝毫不亚于最后的总决赛,

“昨天错过那小子的万剑决处子秀,可着实是把我肠子都悔青了,哈哈,今天可定要好好瞧上一瞧,”任天行的大嗓门,即便是隔着老远也可以听个一清二楚,

“五倍万剑决而已,单以威力论,比起兰儿的疯龙十八斩还是稍次一筹,”

“啧,玉华师姐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任天行匝巴着嘴:“拿疯龙十八斩和万剑决比单一的攻击力,那不是扯淡么,万剑决的增幅倍数本就不是这样算的,你得把持续力和连击力一起算进去嘛,怎么,见不得有新人比你家兰儿的攻击高啊,”

“懒得和你瞎扯,”玉华真人淡淡的说道:“两个小家伙呢,怎么还沒到,”

“來了,”青照真人往台下一指,

只见烈盘、龙印真就像是约好的一般,同时出现在了擂台边上,

两人都是一身清爽打扮,同样穿着潜龙殿五星布衣的法袍,衣袂飘飘,仙剑在手,颇有几分出尘之致,

“烈师兄,”龙印真开口道:“龙某等这一战已经等了足足快一年了,”

“我还以为你是我回宗门后才有这心思的呢,”烈盘笑着回答,

“不,”龙印真也笑了起來:“烈师兄大概是记不起的,其实咱俩早就已经见过,”

“哦,什么时候,”

“在铁炉堡时,只不过那时龙师兄与高高在上的无量老祖、铁堡主等人相近,自然瞧不见坐在角落里的龙某,”

“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就对我有敌意了吧,”

“当然不是,由始至终,我对烈师兄都沒有过敌意,”龙印真说道:“在潜龙殿那次挑衅,不过是龙某渴望一战所使的小小手段而已,却未能奏效,可让我郁闷了好久,”

“我是一个武痴,即便求仙问道,也是因为渴望得到更强的力量,而并非真正的仙家大道,追求永生,”

“所以我渴望与强者交手,特别是像烈师兄这样境界相当,却实力超强的强者,”

“说不上什么实力超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烈盘强的同阶元婴多了去了,只是龙师弟沒遇见而已,”烈盘淡淡的说,

“烈师兄又错了,恰恰相反,那样的高手我遇到过很多,但我对他们的兴趣都远远不如对烈师兄的兴趣來得更大,”

“咱俩好像沒什么仇吧,”

“哈哈,烈师兄说笑了,我们当然沒仇,”

“那怎么唯独会对烈某特别感兴趣呢,”

“我说过了,因为你很强,如果非要加点别的原因,呵呵……因为受一个女人之托,”

“女人,”烈盘楞了楞,自己印象中,这一路修仙,除了向灵莎宗主之外,还真沒和别的什么女人有过任何交集:“她叫什么名字,”

“铁流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