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五彩霞光/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盘哥,刚刚是什么情况,这仙云峰都动起來了,”徐小胖一头雾水,五彩霞光和突如其來的震动,还有烈盘突然的大笑,

“是啊哥,怎么我们一來就出现这个了情况,难道说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机关,”烈蓉担忧的说道,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洞顶的文字竟然唤出五彩霞光的异象,这可是几百年來头一回啊,”紫府修士痴迷的望着这五彩霞光,呆呆的看了几分钟中之后,他将目光,“你就是之前宗试取得第一的烈盘烈师弟,”

“呵呵,在下正是烈盘,”烈盘笑道,

“洞顶文字出现异象,唤出五彩霞光,此乃吉兆,烈师弟,看样子这一次你进洞之后恐怕会有收获呢,呵呵,我叫方不白,这一年之内都会在此守洞,若是有需要尽管跟我说一声便是,”方不白笑道,

虽然这方不白是一名紫府境界的修士,但他同样也是一个尊敬强者之人,之前烈盘在宗试中的表现确实非常惊艳,再加上这三人出现之后就出现此异象,搞不好是这三人的气运好到了极致,若是能够结交烈盘等人或许也能给自己带來不少机缘也说不一定,

“呵呵,多谢方师兄,”烈盘笑了笑,

“不必客气,这灵风洞之中灵压虽然很强,但灵气也比外界要充裕,对于修炼有着绝对的好处,而且若是师弟能够走到洞中深处多观看观看历代宗主留下的观想图,相比对你的修行也会有着绝对的好处,”

“嗯,谢方师兄指点,”

“快看,洞顶的字发出了五彩霞光,刚才的异动难道是这五彩霞光所为,”

这个时候,灵风洞的入口处出现了一群人,这些都是出來一看究竟的仙云宗弟子,他们一出洞,就看到了洞顶上“灵风洞”三个字中闪耀出五彩霞光,而且在这三个字下方还有人,

“咦,那五彩霞光所指的方向上竟然有人,一个元婴两个小先天,”

“难道是他们弄出來的异动,不可能啊,即便是那个元婴也不可能有那个本事,”

“沒听说过霞光吉兆之说么,这五彩霞光闪烁,必定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宗门再次加入仙道联盟,宗主晋升元神返虚之境,难道是我宗门开山老祖仙云道尊得知之后在此显灵,”

“呵呵,我觉得这是一个预兆,预示着我宗门在仙道大会之中会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一群人望着五彩霞光猜测着,直接无视了洞顶之下烈盘等人的存在,开玩笑,此异象别说百年,就算是千年都难得一见,这些先天弟子们最老的加入宗门也仅仅只有数十年,对于这等异象可是从來都沒有见过,他们必然会将目光聚焦在这五彩霞光之上,

“都别看了,时候不早了,赶紧进去吧,结界即将关闭,”一个紫府守卫大声喝道,

“师兄,再让我们看看吧,沒准悟出点啥……”

“是啊师兄,您就通融通融吧,您看,那不是还有人沒有进么,等他们过來我们就走,”

小先天们显然对这五彩霞光的异象很是迷恋,这种情况可遇而不可求,有聪明者拿出了玉笺进行影像录制,打算拿回去多多参详,异像往往也伴随着机遇和道境,沒准自己能从中瞧出点什么來呢,

“那赶紧的,这结界关闭的时间快到了,他们若再不进也就是自动取消了入洞修炼的机会,难道你们也想么,”紫府修士问道,他也不是有意刁难,而是宗门确实对这结界的开放关闭时间有规定,谁也不敢触犯,

“咦,那不是烈盘么,宗试元婴组与鲜师兄并列第一的烈盘,”人们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却是发现了刚刚上山的烈盘等人,关于这位的话題,宗门里可多不胜数,兴趣顿时又转移,

“对哦,沒错,就是他,我见过他战斗时候的影像,啧啧啧,想不到这一届元婴的新人一个比一个猛,”

“这一次烈盘和那龙印真都是冲刺鲜师兄记录的头号争夺者,真不知道他们谁更厉害一些,”

“可不是么,我打赌烈盘进洞之后起码能够走到第二个节点,”

“我靠,才第二个节点,沒听说之前他在宗试时候的表现么,就我看,他至少能够走到二千五百米的地方,”

“我倒是觉得龙印真赢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烈盘之前不过是仗着凤凰仙体的恢复能力才赢了龙印真,这一次冲刺靠得可是看谁的神魂强度最大,人家龙印真可是六星的高阶元婴强者,”

小先天们现在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烈盘身上,对于他们而言像是烈盘这样的元婴强者也是他们最为关注的群体之一,所以在看到烈盘之后这些小先天们多少也有些激动,

“咳,烈师弟,这时候还真不早了,你们可是最后三个了,速速进洞吧,”方不白说道,

“嗯,走,进洞,”

…………

仙云峰一处凉亭之中,向灵莎正在与玉华真人品茶论道,

“宗主,这一次的仙道大会据说是中土大陆有史以來规模最大的盛事,但凡有一定影响的宗派都被邀请参加,之前你让我去调查的情报我亦有所获,”玉华真人说道,

“嗯,说來听听,”向灵莎淡淡的说道,

“除开无量山、大雷音寺和魔宗、七秀坊之外,还有三十六大派,而且这一次南华宗也被应邀参加,上一次万魔窟之事隐约有了他们的影子,后來不周山与金刚门等被我宗门所镇压,南华宗似乎收敛了一些,但这一次大会,恐怕他们会有所动作,”

玉华真人有着她的担忧,仙道大会虽为仙家论道之盛会,但在大会比赛之中却刀剑无眼,死伤是不可能避免的,尽管大会上有主动认输或一方失去战斗力就不能强行击杀的规定,但在比赛中绝大多数人都是门派的精英,以这些精英的性格,绝不会轻易服输,所以经常有被打死都不认输的情况出现,而且若是宗门之间有怨,不少人则会借着这个机会灭掉对方的潜力弟子,

“南华宗……”向灵莎淡淡的说道:“落井下石,欺了我宗门数百年,也是时候慢慢找他们算算账了,当初老祖能够一剑平山让他们服软,我也同样会做到,”向灵莎看向玉华真人,“重视他们,但别惧怕他们,”

“宗主说的是,玉华多虑了,”

正待此时,仙云峰发出一阵抖动,向灵莎与玉华真人都是为之一愣,随即向灵莎双目微微一瞪,一股神念扩散出去,

“宗主发生什么事了,有敌袭,”玉华真人问道,这仙云峰突然出现异动实属异常,不过宗主既然亲自放出神念查探,她也沒有再动作,

“灵风洞出现五彩霞光之异象,呵呵,”向灵莎笑了起來,

“五彩霞光,今日是宗试奖励弟子入洞之日,此时产生此异动,必乃吉兆,看样子这一次我宗门在仙道大会之中定有所获,我宗门必然会在宗主之手发扬光大,”玉华真人双手作揖,

“仙道大会还需看宗门弟子的表现,希望在这四月之内,他们能够在灵风洞中有所获,”

“这一届的元婴弟子是我宗门有史以來最为最强的,鲜于超、烈盘、龙印真、李会阳、欧阳兰以及司徒空,他们在宗试中的表现都非常不错,仙道大会之上,他们必然会有惊人的发挥,”

“事无绝对,且看他们如何表现,”

这世上有很多人本就是需要给点激励才能够发挥出他最大的潜力,向灵莎之前与烈盘之间的约定,除了有激励烈盘的意思之外,同时也旁敲侧击的刺激了其他人,仙道大会非同儿戏,唯有竭尽全力去拼,才能给自己一个交代给宗门一个交代,即便烈盘他们不能挺近前十强,但只要他们努力了,无论如何都能够有所表现,到时候在比赛中即使不能够取得多好的名次,却也能够让那些大门大派看一看目前仙云宗的现状和实力,为仙云宗能够再一次崛起而做一些准备,

作为一宗之主,向灵莎有着她的考虑,有时候必须为顾全大局而考虑,她不能太纵容宗门弟子,同时也不能对弟子太苛刻,是好苗子都要着重培养,一个宗门要有所发展,并不是依靠一个境界颇高的宗主,而是要依靠宗门所有的人共同努力,

刚才向灵莎神念探查的时候,不仅探查出了灵风洞五彩霞光的异象,还探查到了在灵风洞门口烈盘他们三个人的所在,虽然沒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此异象与烈盘等人有关,但她也在心中猜测了一番,

烈盘现在学的是霸星九剑决,此剑决为开山老祖仙云道尊所创,而恰巧这‘灵风洞’三个字就为仙云道尊所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沒有亲自到现场去看,向灵莎也不敢就此下结论,不过想到烈盘,向灵莎的心中倒是有一种说不出來的感觉,她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随即看向了远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