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剑痕(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之间,一阵眩晕出现,烈盘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前的景色就旋转了起來,他身体往前一倾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他猛然伸出双手想要找到平衡和支撑点,但强大的灵压却让他失去的方向,双手直接抓空,落地的时间也预判错误,

“噗通,”

烈盘摔到了地面之上,

“停下來了,”

光幕之中,烈盘的名字停止了下來,望着光幕中显示的四十二倍灵压,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紧,

“哥,加油啊哥,就快到第四节点了,”烈蓉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由于用力过猛,两只小手都变得很白,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光幕,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烈师兄,加油啊,”

“动起來啊烈师兄,”

广场中每一个人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他们都希望烈盘能够再次向前移动,都希望他能够走到第四节点,

“呵呵,不出我的所料,三千八百米你就不行了么,”老谭微笑的看着光幕,脸上沒有任何其他的神色出现,

“唦……”

烈盘的双手微微的动了一下,他从眩晕的状态之中醒了过來,

“咳咳,还有两百米,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到第四节点,”

他双手用力撑住了身体,双腿也蹬到了地上,他的身子在双手和双脚的相互作用下缓缓的朝着前方挪动而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烈盘的身体缓缓移动着,整整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烈盘才仅仅走了五十米的距离,到三千九百米都还差三四十米,

“呼,呼,怎么突然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烈盘艰难的将身体翻了过來,他仰面喘气,感觉呼吸完全跟不上,好像除了神魂之外,自己的身体都无法使唤了,

“不行,这样不行,我必须到达第四节点,怎么能够倒在这里,仅仅才四十二倍的灵压,我还能够走,还能够前进……”

烈盘的四肢已经动弹不得,但是他却努力扭动着身体,哪怕这样只是前进了几公分,他也要继续往前移动,

无力,浑身上下瘫软无力,烈盘躺在了地上喘着气,他已经不能够再继续动弹了,四十二倍的灵压,换成是一般的金丹老祖恐怕也只能够扛到这里吧,

烈盘双眼一黑,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沉,好像是掉入到了一个无尽的深渊,身体在迅速下落,一直落一直落,沒有底……

“结束了么,我就只能够走到这里了么,”

烈盘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他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掉落下去,直到……

“嗡,”

神魂之中突然传出一阵震动,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股巨力推了一把,身体就瞬间变得轻巧起來,

烈盘眼前一亮,一个巍峨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炼天鼎,

炼天鼎的出现,直接将烈盘的意识拉进了神魂之中,他只觉得原本被压迫得快要爆炸的神魂瞬间变得无比轻松,就好像在冰天雪地之中突然跳进温泉里泡澡一样舒服,

烈盘望着炼天鼎,它依旧伫巍峨严肃神圣而不可侵犯,但烈盘发现,仅仅只是这么望着它,这灵压就对自己神魂沒有任何作用了,

“这是……”

烈盘瞬间从神魂中退出,这舒适和轻盈的状态依然保持,他心中一喜,瞬间就爬了起來,

“烈师兄难道就只能走到三千八百米了,”

“已经十个多小时了,他依然一动不动,之前也只是微微挪动一下,现在恐怕不行了,”

“是啊 ,四十二倍的灵压,啧啧啧,烈师兄以元婴之身就冲刺到了那里,已经是我宗门之最了,”

突然,光幕之中,烈盘的名字快速移动了起來,就像他之前在一千米的时候冲刺一样,

“什么,烈师兄又动了,还这么快,”

“好快啊,三千九百米,”

“三千九百米一,三千九百二,四千米,”

“尼玛,这就冲到了四千米,第四节点,”

“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烈师兄万岁,”

广场中瞬间像是引爆了炸药一样,每一个人都兴奋了起來,烈盘沉寂了十小时之后突然发力冲刺,直接跨越了三千九百米冲刺到了四千米第四节点,如果说观看先前烈盘冲刺的时候这些人是疯狂,那么现在不管是先天弟子还是元婴弟子,他们都癫狂了,彻底的癫狂了,

四千米,是一个什么概念,仙云宗历史上从來都沒有任何一个元婴弟子做到过,即便是紫府之境的修士们也只有一些顶尖的才到达过这第四节点,少数境界差一些的金丹老祖也不能做到,但今天,烈盘做到了,作为元婴之境的烈盘,做到了,

“天啊,这是奇迹吗,赶快汇报宗门,这可是大事,大事啊,”郑源激动了起來,他甚至连光幕上元婴组的记录数据都忘记了更换,

“嗯,这,这小子怎么做到的,”老谭一愣,“即便是他有能力继续前进,可为何是突然加速,就像平时走路一样,这不科学啊,怪哉,怪哉,”

烈盘不知道其他人都被自己的表现弄得癫狂,他只知道自己目前的感觉很好,有了炼天鼎的作用,灵压什么的完全就是无感,

第四节点,

走进洞厅,洞厅之内很是狭长,却很光滑,整个洞厅与第三节点的大小相当,洞壁之上刻画着十数副观想图,但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洞厅右侧岩壁之上的一个的巨大的印痕,

“这个印痕不像是洞穴天然形成,看上去更像是人为所致,等等,”烈盘远远的望去,那道巨大的印痕中有一股十分神奇的力量若隐若现,“这股力量是……剑道,”

烈盘瞬间就被那巨大的印痕吸引了,远远看去就能够感觉到这股能量,那若是走近一些,恐怕感觉的能量还会更加强大,

“这条印痕的气息很熟悉,难道是霸星九剑决中的招式留下的,”烈盘思索着,“沒错,这应该就是霸星九剑决中的某一式,对,第五式,”

“想不到仙云道尊留下的第一副观想图,竟然会是一道剑痕,”烈盘不仅一叹,“剑痕修长而深邃,整个剑痕一气呵成,丝毫沒有脱离带水,看似十分普通的一剑,竟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细细一看,在这剑痕之中似乎还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烈盘朝着那剑痕走了过去,

“嗡,”

烈盘一靠近剑痕,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就不由自主的从那剑痕之中涌出,这股能量瞬间将烈盘所包裹,他只觉得有一个莫名阻力将自己阻挡,

“这是……”烈盘一愣,随即感受到这股能量将自己里里外外的尽数窜了个透,“它在试探我,检测我体内的能量,检测我是否修炼过霸星九剑决,”

“啪,”

能量气息在烈盘身上爆开,而后消散于空气之中,那莫名的阻力也随即消散,

烈盘撇了撇嘴,他大步走向这巨大的剑痕,沒走几步,烈盘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压力,“怎么回事,为何感觉浑身有一种被震慑的感觉,这不是灵压,而是……霸气,”

“唰,”

从这巨大的剑痕中透露出了一股极其强大的王霸之气,烈盘站在这剑痕之下,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就好像自己置身于大海之中犹如一滴海水一样,又如自己置身在宇宙之中好似一粒尘埃一般,他甚至怀疑自己之前明悟的剑之霸道到底算不算是真正的得到了明悟,

定了定神,烈盘心中一动,“这一剑中蕴含的霸气之深,剑之霸道的意境十分浓郁,比起之前的洞顶文字,这一剑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就能量的浓郁程度來看,应该也达到了洞顶文字的数百倍之多,且这一剑用的是霸星九剑决的第五式,其中定有不少玄妙,”

“从第四式开始,霸星九剑决的每一式都是将灵元之力化为破元之力,再融入剑之霸道在招式之中,第四式断魂斩我亦有所悟,唯独第五式巧不可开,根据第五式书卷的记载,需将破元之力发挥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且要求剑之霸道的境界也颇高,若是我能够从这剑痕之中将剑之霸道有所明悟,或许就能够使出这第五式,”

想罢,‘这是剑’已然出现在了烈盘的手中,神识一凝,灵元之力从灵府中涌出,灵元游走于经络之后随着他神念的引导,进而化为了破元之力,

破元之力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力量,是将灵元之力爆破而发的强大能量,破元之力注入‘这是剑’,烈盘的双手一挥,半月形的剑气从剑锋之中爆出,

断魂斩,

烈盘将断魂斩朝着这一道巨大的剑痕挥斩过去,想要将剑气附印在这剑痕之中,以求得一种力量上的对比和境界上的直观感知,只是……

“嗡,”

剑痕之中的能量气息似乎感应到了有外來的能量朝着自己突袭而來,虽然有意思相似之处,但并不是同出一源,猛然之间,剑痕之中的能量气息瞬间爆出,直接将断魂斩的剑气冲散,

爆出的能量不减,直接朝着烈盘冲袭而來,躲闪不及,烈盘直接就被这股强大的能量震了出去,

“砰,”

烈盘只觉得自己的神魂一颤,剑痕之中爆出的能量竟然就是这第五式灭魂斩的余力,

“不好,灭魂斩可以针对神魂直接攻击,若是神魂强度不够,亦会直接破灭,这股能量虽为第五式的残余能量,可此乃仙云道尊所斩,即便仅仅只是一股残余能量,但以我目前的神魂强度,也根本无法承受,”烈盘暗呼不妙,

“唰,”

就在这能量冲击刚刚接触到烈盘神魂的是时候,他感觉到了另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将这能量冲击给阻隔在了自己的神魂之外,并且潜移默化的将这一股能量抽丝剥茧般的分解开來,在将它引入了烈盘的神魂,

炼天鼎,

烈盘瞬间松了一口气,这一股能量被炼天鼎悄然化解,不然就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