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齐谊的特训(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量宗是中土大派,在长达数万年的岁月里,一直执掌着中土宗门牛耳,号称中土第一派,别的如七秀坊、魔宗这些看似与无量宗分庭礼抗的三大巅峰门派,都是近万年才新晋崛起的,论底蕴、论积累,比起无量宗來还是相去甚远,因此从无量山中走出來的人,就算是个扫地的,也自有一种优越感,就更别说如‘谊久天长’这大名鼎鼎的无量山四大弟子了,

“所以师傅不知道我们來这里,”齐谊淡淡的说道:“这一次带你们來,目的只有一个,打,有什么问題,打倒他们再说,”

“哈哈,老大,咱哥三虽然沒有你秒杀金丹的派头,但打个紫府还是绰绰有余的,”齐长最好斗,大笑着第一个站了出來:“我看我一个就足够了,”

“对付这些世俗中初阶紫府,何用齐长师兄出手,”旁边石浪自告奋勇的站了出來:“我來会会他,”

石浪,无量宗元婴弟子,宗门大比中表现优异,以顺位第六名的成绩入选了这次无量宗参加仙道大会的七人小组,实力、名气虽比不上四大弟子,但能在无量宗万千元婴中脱颖而出,又岂同等闲,一手狂沙剑歌,曾斩杀过邪道金丹巨擎,绝对是不下于鲜于超之类的狠角色,

他举剑遥遥一指,已隐有几分宗师气度:“那个谁,來吧,”

“哟呵,这元婴小子还嫌弃你弱很了呢二愣子,哈哈哈,看样子你在他面前可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丑,”瘸子大笑起來,

“嘿,那小鳖三,打过就知道了,”二楞子笑嘻嘻的将刀在舌头上一舔,虚空一划,学着石浪的口气:“來吧,无量宗的小鳖三,”

石浪剑眉一挑,别说他,就连旁边的齐久、齐天、齐长等人也有点听不下去,从刚才开始,这帮人就嘴里不积德,左一个小鳖三,右一个无量山又如何如何的,天下第一大派,岂容这些小丑用说驼大便似的口气宣之于口,先前沒和他们计较,只是因为宗门大派的修养,不愿意和街边小丑一般见识,可对方变本加厉却就有点过了,

“老大……”齐久有点不爽:“这帮人嘴也太损了,你也听得下去,”

“嘴损,不过是一种最普遍的外界干扰而已,就这么几句话已经能让你们心态失衡,心生怨气,你们的修养都到哪里去了,”齐谊淡淡的说道:“仙道大会上鱼龙混杂,有的是这样的角色,到时候若是遇上,你们是准备现场回骂过去,给宗门丢脸,还是被影响心态,发挥失常,”

“吁……”齐天似乎有点明白了:“老大你是准备给咱们的心理素质來次特训啊,成,随便他们怎么骂,我保证笑眯眯的,”

齐谊瞧了他一眼:“那你可就把这特训看得太简单了,”

“紫府而已,咱们几个连金丹都不用怂嘛,”

齐谊淡然道:“紫府而已,别忘了,你只是个元婴修士,好好看接下來的战斗吧,”

他话音刚落,场中已听到‘框当’一声响,

石浪的狂沙法剑被震掉在地上,二楞子的大刀则分毫不差的架在了他脖子上,

刚才都只顾着和大师兄说话去了,楞是沒有人瞧清石浪究竟是如何败的,

齐天楞道:“这也太快了吧,”

“砰,”

二愣子大刀一挡,法剑轰到了大刀的刀刃上,而后二愣子左手一抬大刀一转,十分轻易的就将石浪的法剑弹开,随后大刀就朝着石浪砍了过去,这一刀角度之刁钻灵元的爆发点用的恰到好处,明明沒有用上多大的力道,但却发挥出了刀在挥砍中的强大力量,

“什么,”石浪一愣,急忙反手提剑抵挡,但二愣子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这样做,左手的大刀之上一股刀气迸发,将石浪的法剑瞬间被震得偏离了方向,正在石浪惊奇之时,二愣子的大刀则已然架到了他的脖子之上,

“怎么可能,”石浪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明晃晃的大刀,二愣子仅仅只用了两招,而且还用的是左手,“这不科学,怎么会这样,明明的我的剑气就要强于你的刀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浪完全沒搞懂这是为什么,就连在一旁观战的齐久葛飞扬他们同样也沒搞懂,

“石浪师弟输了,这也太搞笑了吧,才两招,”

“不是吧,这家伙有这么猛,他的刀气看上去也不算很强,为何石浪师弟不能攻破,”

“下一个是谁,”二愣子沒有理睬处于震惊中的石浪,他看向齐久他们问道,

“喂,二愣子,不是说好你第一个么,现在该我了吧,赶紧下來,”铜皮搓了搓手,

“才两招而已,我根本就一点感觉都沒有,等我再玩会儿,待会儿多请你们喝几坛,”二愣子说道,

“好,那就十坛,记住咯,十坛,”

“知道啦,嗯,”二愣子一愣,石浪趁着他说话的时候法剑已然朝着他的门面刺了过來,“哟,你小子还暗算我,”

“砰,”

二愣子脑袋一歪,大刀在左手中转了一个圈,刀把子上刀气猛然爆发,直接就轰到了石浪的右臂上,他右手一松,法剑直接脱手而出掉到了地面之上,

“咣当,”

法剑与地面碰撞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响,

“好了,下一个是谁,”二愣子望着人群,

“这家伙为何这么强,明明不过初阶紫府而已,”褚龙天皱了皱眉头,然后朝着齐谊拱手说道,“谊师兄,这一次我來,”

齐谊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沒有说,

褚龙天身影一晃,法剑便刺了出去,他从一脸惊异的石浪身边擦过,五朵剑花诡异的汇聚成了一条剑气之龙朝着二愣子扑了上去,

“哟呵,你小子倒是有点儿意思,”二愣子來了兴致,随即便坏笑起來,“就是有点心急了,这一招可是华而不实啊,看看二爷我怎么破,”

面对这一条剑气之龙,二愣子不慌不忙,他刀气一凝,随即身体向后仰去,在剑气之龙刚刚从自己的上方滑过的时候,左手提起,大刀既出,

“噗嗤,”

“轰,”

剑气之龙被齐崭崭的一分为二,直接在半空之中爆炸开來,而与此同时,二愣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褚龙天的身后,

“铛,”

褚龙天本能的提剑抵挡,同时一脸惊异,“好快的速度,”

“嘿嘿,”二愣子的笑脸出现在了褚龙天的身前,又是大刀的刀柄,啪的一下砸到了褚龙天的右手背之上,

“咣当,”

法剑掉落在了地上,而大刀也架到了褚龙天的脖子之上,

“唉,沒意思沒意思,一点都不好玩,白白浪费了我十坛酒,老大,我可要找你报账啊,”二愣子收起大刀走了回去,

“这怎么可能,褚师弟的龙剑决可是练到了第四层,怎么如此轻易就被一刀给斩了,”齐长瞪大了双眼,

“是啊,褚师弟可是元婴弟子中排名前三,竟如此轻易就被一个初阶紫府给打败了,而且同样也是两招……”齐久已经不仅仅只是震惊了,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这一回,我來,”齐长站了出來,齐谊沒有阻止,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训练场,

“咯咯咯,小哥哥都出來了,那这一次我來吧,”婆丫望着齐长一脸的媚笑,

“我说大婶,你就不能给我瘸子一个上场的机会么,”瘸子撇了撇嘴,

“他们刚才还嫌弃你们是小小的初阶紫府呢,我一个中阶紫府他们总不会嫌弃了吧,再说了,这小家伙白白嫩嫩的,看着人家都好喜欢呢,这一回就让我上吧,”婆丫将手搭在了瘸子的肩上,还对着他吹了一口气,

瘸子立即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靠,你去你去,弄得我汗毛的结冰了,待会儿别跟我抢就喝,”

“咯咯咯,小哥哥,來吧,”婆丫走到了场上,两根修长的玉腿故意从裙摆中显露出來,已然一副勾引的姿势,

“一届女流之辈,即便是中阶紫府又如何,”齐长冷哼一声,身影一晃,手中法剑爆出一道金光,

“哟,这么猴儿急啊,”

婆丫将裙摆挑起,右腿向上拉,一道腿影甩出,脚跟的落点之处本來无物,但就在脚跟放下之后,齐长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这里,

“砰,”

齐长法剑横扫一挡,婆丫的右腿立即被弹开,她借势向后一翻,左腿向上提了起來,

“啪,”

又是一道腿影甩出,直逼齐长的门面,齐长收剑侧身,随即心中一动,五道剑光径直从个法剑之中轰出,

“噗噗噗,”

空中爆出几朵绚烂的能量花朵,婆丫的腿影被破,不过就在此时,齐长的耳边却想起了婆丫的声音,“小哥哥,你不知道怜香惜玉么,”

“,,”

齐长大惊,他完全沒感觉到婆丫是怎么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的,随后法剑一刺,婆丫的胸口被命中,

“小哥哥,你怎么这么狠心,”婆丫说着身影消失,然后她又出现在了齐长的身前,“小哥哥,人家还不想死呢,”

“走开,”齐长再次挥出法剑,法剑劈向了婆丫的脑袋,随即脑袋爆裂,**四溅,

“你好狠心啊小哥哥,咯咯咯,不过我就喜欢心狠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