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残虐(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婆丫再次出现在了齐长的身边……

“长师兄为何不动了,”流云德泽不由的问道:“这都过去好多分钟了,他怎么还站在原地发呆啊,”

“他已经中了那厮的幻术,若是幻术不解,他自然动不了,该死,”齐天说道,只见他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他已然是愤怒了,

“咯咯咯,这个小哥哥似乎对奴家生气了呢,”婆丫笑了起來,她越是笑,齐天越是愤怒,

“这些该死家伙,不过是一些散修,可为何如此厉害,大师兄带我们过來直接就我们开打,以他的性格不可能做一些无谓的事情,”齐天暗自想到,虽然知道这是齐谊的可以安排,但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我宗门之人可从未受过这等屈辱,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些家伙太嚣张,”

婆丫打了一个哈欠,随即右手轻轻一挥,站在原地发呆的齐长直接被一股气浪推了回去,葛飞扬一下子接住了他,

“嗯,”齐长一下子醒了过來,他看向葛飞扬,然后又看向齐久和齐天,最后看向齐谊,他低下头,捏紧了拳头,“我输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中了幻术,刚才我明明精神力很集中,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该死,不过一个巅峰紫府,怎么载到她的手里了,”齐长表面说自己输了,但心中却很是不服,

婆丫摇了摇头,然后朝着蛮牛等人走去,“唉,不玩了,还是二愣子说得对,沒意思,”

“你,我要跟你打,”

齐天站了出來,他法剑在手,指着正在挖鼻孔的蛮牛说道,

“哟,又來一个找虐的,我靠,还指着蛮牛,”瘸子故作一愣,“牛哥,这小子我看是皮痒了,刚才二愣子和婆丫都只是小试身手而已,这小子找你,你可要给他來点深刻的印象,”

“呵呵呵,人家好歹是雇主,我们拿钱办事理所当然,既然有人掏钱找虐,那俺就成全了他,”

蛮牛笑了起來,那粗狂的声音显得很是平静,手中巨斧微微一提,一股气浪便朝着四周扩散而去,“放马过來,”

“哼,”齐天冷哼一声,脚下一爆,身影就窜了出去,手中的法剑拉出一道光影,

“砰,”

巨斧瞬间出现在了齐天的面前,蛮牛沒有与齐天的法剑正面对拼,而是从一个巧妙的角度轰下來打到了法剑的剑身之上,将法剑上的力量诡异的卸了出去,

齐天反手一推,一掌轰到蛮牛的身体之上,他只觉得从掌心之处传來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而后反被蛮牛的胸口顶了回去,

“呵呵呵呵,你是在给俺挠痒痒么,”蛮牛笑起來,

“破开,”

齐天爆喝一声,法剑横劈而來,巨大的剑影中蕴含这一股不属于他本身境界的威能,

“好一道剑气,不过俺怎么看都像是一根木棍儿啊,用着玩意儿打俺,嘿嘿,怕是给俺挠痒痒都不够,”

蛮牛不动神色的浑身一抖,巨斧轰然劈下,一道惊雷闪过,齐天的剑气逢中而破,

“轰隆隆,,”

巨斧劈到地上,一道深深的裂痕朝着齐天窜了过去,

“唰,”

齐天身影一闪,瞬间躲了过去,再次一晃,法剑又朝着蛮牛刺了过來,

蛮牛的行动不如齐天敏捷,但不管齐天怎么进攻,蛮牛手中的巨斧都会十分巧妙的将齐天的法剑挡开,并且用斧柄攻击他,

十数招之后,齐天法剑一转,两道剑光飞出,法剑鬼魅般的朝着蛮牛的后背刺去,蛮牛微微一摇头,脑袋一偏,巨斧随即从身下向上拉出,一道巨大的斧光爆出,直接将剑光砸碎,然后斧柄底部的尖刺指到了齐天的眉心之处,

“呵呵呵呵,小子,别以为只有你的剑才是最灵活的,俺这柄斧头可不是摆设,”蛮牛笑了笑随即巨斧向下一划,斧柄朝着齐天的胸口撞了过去,直接将他撞得朝着后面飞了过去,

“什么,连齐天师兄都输了,他可是将无量剑法练到了第四重了啊,除了齐谊师兄我们当中恐怕就他最厉害,怎么他也败下阵來了,”葛飞扬的心中一万个不相信,

齐天输了之后暂时沒有人上场,不是齐久他们怕了,而是他们实在是沒弄明白刚才为什么会输,现在心中正纳闷,

不过蛮牛等人并不这么想,他们乐呵呵的望着灰头土脸的齐天等人,眼中带着一丝嘲笑的神色,但更多的是一种不屑,似乎这一次的战斗仅仅只是一次游戏而已,而且还是沒有任何激情的游戏,不过一次简单的任务罢了,

“怎么可能,我们的实力绝对不会比这帮子六七星的紫府雇佣兵差啊,但为什么赢不了他们呢,”

齐天齐长他们充满了疑惑,同时又生出了一阵不满,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败的,一股说不出來的憋屈之气积蓄在了心头,

“师兄,这……不行,我觉得刚才不在状态,要是再來,一定不会输,”齐长说道,

“呵呵,行,你们每个人去挑一个对手,继续打,接着打,直到打赢为止,若是你们连这些人都打不过,那仙道大会也不用去参加,这样只会为我宗门丢脸,”

齐谊笑了笑,但沒有人会认为他是开玩笑,齐谊这个大师兄一旦认真起來是十分可怕的,不管是齐久还是齐长,亦或是实力并不弱的齐天,他们都不敢问为什么,

“你们是不是在想,平时在宗门接任务对付那些大妖都十分得心应手,即便是与宗门的紫府师兄们切磋也游刃有余,为何现在却输了,是大意,还是不小心,是不是觉得很憋屈,”齐谊看向六人,“如果不服输,那就去打,打到你们觉得找回了尊严为止,”

扔下这句话,齐谊就转身离去,只剩下齐久他们面面相觑,

“这……大师兄看样子是认真的,这一次似乎还真是给我们做训练,”

“你这不是废话么,”

“打不打,”

“打,怎么不打,且不说这是大师兄的要求,你们看看那些家伙,你们咽得下这口气,”

“好,打,”

…………

第一天,齐久等六人与自己挑选的对手对拼到了一起,从上午打到下午,一连交手十数次,每次结果都一样,蛮牛他们六人以完胜结束战斗,

“嘿嘿,这一次的活儿可真轻松,跟这些小元婴交手,可是这些年來最舒坦的任务了,”瘸子翘着二郎腿,手里剥着花生米,好一个逍遥快活,

“咯咯咯,那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过那齐谊也真是狠心,让他的这些小师弟与我们打斗,自己却不出手,”婆丫笑道,

“别小瞧了这齐谊,无量宗的‘谊久天长’你也不是不知道,其中最为厉害的就属这齐谊,虽为元婴之境,可谁也不清楚他的能耐到底有多大,这一次能够与老大搭上线,据说也是之前他们在将军城那面有交情,否则老大怎么肯接这种任务,给人当陪练,呵呵,咕嘟咕嘟,”木锤说着一口将碗里的酒喝掉,

“好吧,反正这一次的报酬可不少,就当我们在山寨里度假,明天继续**那些小家伙吧,一个个都心高气傲的,他奶奶个熊,难道这些所谓的正派宗门里面的弟子个个都是这么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二愣子撇了撇嘴,“那个叫齐长的,今天差点沒指着我的鼻子跟我对骂,说我的刀法猥琐,我靠,死在老子刀下的人沒有两百也有一百**,战场中谁还跟你客气讲君子,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呵呵,那个叫齐天的倒是有点水平,就是招数太死板,每次都想一招把我压制,连什么叫做巧都不知,更不知何为不动如山一动撼地,明日俺换个玩法,看看这小子有什么新花样沒有,”蛮牛摸着手中巨斧,

另一边,一个营帐之中,齐久等人一脸阴沉的坐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到笑容,

“该死,这些家伙的实力明明就跟我们差不多,有几个甚至还比我们弱上一些,可为什么就是赢不了他们,反倒被他们十分轻易的就取胜了,”齐长愤愤的说道,

“这些家伙经常在外行走,一定有着不少的战斗经验,今日的交手我看出了一些平日与宗门师兄弟对练时候看不到的一些东西,很难说清楚,像是道境又好像不是,或许这才是他们比我们厉害的原因,”齐久分析道,

“厉害,他们厉害吗,不过都是一些散修,怎可与我正派宗门相提并论,一定是我们太着急了,明日再去找他们试试,我就不信还会输给他,”齐天一拳轰到地上,地面被砸出了一个深坑,

“好,明天我们一定要将他们打败,别丢了我宗门的脸,”

六人暗自下定了决心,

第二日,齐久六人早早的就來到了训练场,而蛮牛等人则在齐久他们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候,才懒懒散散的从房间中走了出來,

“其实这些无量宗弟子的实力不错,只是太心浮气躁了些,今日他们的战术可能有变,我们也小心一些,别把活儿搞砸了,”

“嘿嘿,老大已经跟我们交代过了,这一次的活儿就是与他们耗上一耗,昨日我们的计划很成功,今天可是要继续保持,可不能让他们有冷静的机会,”

“还别说,若是他们能有我们的战斗经验,恐怕我们早就被干翻了,按照计划行事,这活儿万一搞砸了,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都精神点,他们已经到了,别掉链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