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残虐(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蛮牛等人小声的议论了一阵,他们其实明白这次所接的任务是一个什么情况,所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们也心中也清楚这些无量宗弟子的实力其实并不弱,故而才会采取嘲讽挑衅等手段來扰乱齐久等人的心境,

这是他们的一个战术战略,看似一种地痞流氓的气息,实质上在战斗中这样的气息能够潜移默化的将对手干扰,是对手放松警惕疏忽大意,这样一來就会暴露出很多的弱点,这便是齐久等人战之不胜的最大原因,

“他们來了,今日一定要赢,”

“对,不能让他们太嚣张了,定要他们知道我无量宗弟子的厉害,”

“上,”

六人同时跃起,一道道的剑影朝着蛮牛他们轰了过去,

第三天,第四天……第十天,

“呼呼,不行了,这连续十天了,沒一次赢过,这还要不要人活啊,”齐长将法剑插到了地上,整个人显得有一些萎靡,

“每次都是差一点,每次出剑都会被截断,他们为何就能够一眼看出我们破绽,该死,”

齐久捏了捏拳头,“之前在秘境中与大妖们厮杀也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到底问題出在哪儿,大师兄一定是看出我们的弱点才让我们來这里集训的,但他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们,”

“要是什么都给我们说了,大师兄就不是大师兄了,他们來了,都起來,”

“要不我们换换对手,今天不行明天再换,我就不信这些家伙沒有弱点,”齐天说道,

“好,”

第十一天,训练场上十数个身影窜动,刀光剑影四处飞散,从早上一直到傍晚,但结果依旧如前,齐久等人交换对手之后还是输得一塌糊涂,

十二天,十三天……

这十多天之中,齐久等人还抱着极度的战斗激情与蛮牛等人交手,他们虽然疲惫,但心中股不服输的劲儿却不减,每日都激情四溢的想要去挑战,想要战胜这些家伙,

到了第二十天,多有人开始显得有一些力不从心了,每次交手之后都要休息好一阵才进行第二次决斗,而且越打越疲软,越打越沒有激情,甚至有时候二愣子他们仅仅之出了一招就赢了,

二十八天,

“啪啪啪~”

齐久六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显露出來的都是疲惫,每个人的眼睛周围都是黑眼圈,怎一个萎靡不振了得,

“我尽力了,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猛了,紫府散修也能强成这样,我算是长见识了,二十八天啊,我感觉好像过了二十八年……”

葛飞扬直接躺在了地上,他感觉自己已经沒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力气了,

“是啊,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再打了,完全沒有意义,我的招数一点用都沒有,还沒有出招,人家就知道我会如何进攻,这怎么打,不打了……看样子这仙道大会与我无缘了,唉……”石浪一脸的失望,原本的自信都基本上不存在了,

“砰,”

一道剑光与巨斧对拼在了一起,但与之前一样,这道剑光根本沒有坚持多久就被巨斧劈散,齐天的身影从远处飞了过來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这帮小元婴看样子不行了,一天不如一天,我还以为他们会有所长进,真是无趣,”蛮牛在半空之中将巨斧转了一圈,而后猛然插到了地面之上,霸气十足,

“我说,这才半天不到,你们到底还打不打,二爷我可是时间紧得很啊,”二愣子说着掏出一块皮,小心的擦拭着手中的大刀,

不远处,几个蛮牛等人的同伴整看着这面,

“二十八天了,这些元婴小家伙恐怕不行了,你看,这才刚刚交手就趴下了,”

“蛮牛大哥他们也真是的,好歹人家是雇主,放水让他们赢一次嘛,”

“我说铁蝎子,要是让你去,你敢放水么,老大有命令的,我看这些小家伙就是來找虐的,以为我们这些散修紫府都是世俗中的平庸之辈,哈哈,这回吃亏了吧,”

“据说他们是为仙道大会來做的专门训练,这些所谓的正规修仙宗门每隔几年就会这么弄一次,只可惜我们组织不收元婴,否则以老大的脾性绝对是要带人参加的,”

“那是,这些小家伙看上去个个都稚嫩得很,我看这什么仙道大会也就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不如出去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來得好,”

“哈哈哈……”

这些人故意将话说得很大声,齐久他们也听到了,但现在听到这些话他们也习惯了,打了这么久,每天这些人都会在旁边观战,每次也会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刚开始齐久他们还感到愤慨,现在直接是免疫了,随便说什么都刺激不了他们,

不远处的木栅栏上,齐谊淡淡的望着训练场的一切,流云德泽跟在他的身旁,这小子从來到这山寨后就一直沒有离开,每天都跟着齐谊在远处观看这些师兄们训练,同时傍晚又会去弄点好吃的给这些师兄们送去,可谓是服务周到,

“谊师兄,这都二十多天了,仙道大会在即,师兄们每日如此练习怎么不见成效啊,”流云德泽不由的说道,

“若是这样都有成效,那何必來修炼,”齐谊淡然一笑,随即脚尖轻点消失在了木栅栏上,

“唰,”

齐谊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了训练场之中,齐久他们立即站了起來,

“大师兄,”

“嗯,还有七天仙道大会就要开始了,师父已经传讯于我,让我等在三天之内赶回宗门,”齐谊淡淡说道,

“嘘,总算可以回去了,”齐长吐了一口气,

其他人听了也是一身轻松,这二十多天内他们每一个人都很紧张,不论是身体还是心里,整个人的精神都高度集中在这训练之上,听到宗门召唤,自然是瞬间就放松了,

但齐谊话锋一转,冷漠的看向六人,“只是,你们目前这个样子,我看仙道大会什么的就暂时别想了,回去之后我会告知师父,你们已经放弃了比赛,我会在元婴弟子中挑选六个代替你们,”

“放,放弃比赛,”

众人一听立即愣了神,这是一个神马情况,放弃比赛,

“大师兄,你该不会真的不让我们参加仙道大会吧,”

“是啊大师兄,其他的师弟恐怕参加仙道大会不行吧,”

齐谊淡淡的说道:“你们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们连目前的困难都过不去,想参加仙道大会去给宗门丢脸,要么在这里继续练习,要么就回去看守秘境五十年,参加仙道大会,等你们有了资格再说,”

“我们……”

齐久想说什么,但话倒嘴边又咽了下去,齐长也是捏着拳头想说话,但也沒有说出來,六人就这么闷着,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很不服气,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凭什么我一句话就把你们参赛的资格取消了,”齐谊说道:“呵呵,你们觉得以你们目前的心态能够在仙道大会中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杀出重围挺进十六强,然后是八强,而后冲刺冠亚军,”

“可是这些家伙实在是太强了,他们,他们可都是七星紫府以上的强者啊,”齐长大胆的说了一句,

“哦,”齐谊看向齐长,“之前你们不是说他们不过紫府而已吗,不是说一只手都能将他们搞定吗,怎么你们与他们交手了二十八天都沒有搞定呢,”

“他们确实很强,而且境界又比我们高,我们真的尽力了……”齐久说着便低下了头,

“尽力,真的尽力了吗,”齐谊扫视了一下众人,“平日里让你们多多的修身养心,仅仅才这么一点挫折就受不了了,这二十八天我一直在观察你们,前面十五天还勉强,每个人都能够坚持,后面十五天你们可是一天不如一天,所有激情尽数消失,这就是我无量宗弟子的心理素质,”

齐谊的问題问得齐久等人哑口无言,

“大师兄,我……”齐天的拳头捏得很紧,“我、我……元婴紫府,都有九星之说,**星元婴能轻松赢过五星以下的紫府,但对上实战七星以上,真的是……”

“无能为力,”齐谊淡淡的笑了笑,

六个人不敢说话,但从他们的眼中却能够看出他们确实觉得这是非战之罪,

七星只是一个概念,表示一个修士在各方面的素质,攻、防、速、灵,战技、法宝等综合评定,七星也是一个大坎,但凡是说有越阶挑战的,往往都是七星以上的低阶强者,战胜七星以下的高一阶强者,但若大家都能评到七星以上,那低阶修士想越阶挑战,完全就是做梦,

“你们觉得他们不可战胜,是吗,”齐谊继续问道,

“是、是的,”齐长是这些天被虐得最惨的一个,修行上百年的傲气,几乎在这一个月内就已经被消磨怠尽了,曾经他认为自己若到了世俗中,便是金丹老祖也别想给他造成半点麻烦,可现在,世俗紫府,曾经的雄心壮志、气吞山河,统统都去见鬼吧,都是因为这次该死的特训,他忍不住想要发泄出來:“老大你当然除外,但就这么一个月时间,你总不能指望我们就能达到你的水准了吧,”

“不需要达到我的水准,”齐谊走到台前:“达到我十分之一,你们就有资格拿仙云大会的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