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回梦傀儡术(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仙云宗乃正派之宗,我们刚刚有了一些起色,而且还被重新邀请参加了仙道大会,若是使用搜魂术这样极其残忍和极不人道的仙术,那要是传出去,我宗门颜面何存,我宗门还能够自称为正派之宗,”

向灵莎看向了众人,说道:“想要掏他脑子里的东西,也不见得非用搜魂术这等邪道玩意不可,”

“宗主是想说回梦傀儡术吧,”任天行笑了起來:“我们宗门建宗以來获得的一个秘术,其实这个术就是一个幻术,利用幻境回梦,让中招者以梦话的形式将他知晓的东西讲出來,和搜魂术类似,但却不会让受术者遭受太多的痛苦,正合我正道所为,宗门里会这手的似乎只有一位,干天扬,干老前辈,”

众人恍然,向灵莎淡淡的说道:“正有意求助于师叔祖,龙印真,烈盘,你们二人押上李明光随我來吧,其他诸位长老在此等候消息便是,”

向灵莎走的路与之前烈盘所走之路一样,同样是穿过那幽林法阵,四人便进入到了那充满了鸟语花香的幽谷之中,

“干天扬乃我宗门开山祖师仙云道尊一同创剑宗门的前辈,待会儿你们见了可别失了礼数,”向灵莎淡淡的说道,

“是,”

龙印真微微点头同时好奇的打量着幽谷的环境,唯有烈盘沒有好奇之心,扶着陷入沉睡的李长老紧紧的跟在后面,

沒走多远,那个小院便出现在了烈盘的眼中,此时一老者正在其中修剪着篱笆周围的茶树,

“晚辈向灵莎见过干前辈,”

向灵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龙印真紧跟着也向干天扬行礼,

“哈哈哈,烈小友,你可是有很久沒來我这里做客啦,來來來,快过來,”

干天扬并沒有理睬向灵莎,而是径直朝着烈盘走了过去,“嗯,这家伙睡得倒是挺香,去,”

干天扬手指一弹,李明光便径直飞到了小院中的一颗大树之下,

“干前辈竟然认识烈盘,”向灵莎一愣,她还沒有想到这干天扬竟然早已与烈盘相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很熟,

“哈哈,当然认识,怎么不认识,熟得不得了,烈小友,今日我又弄出了一种茶,你來看看与之前的有何区别,”干天扬对茶道的兴趣,显然远远大过了昏迷过去的李明光,乃至宗主向灵莎,他大手一挥,那石桌之上便出现了一壶刚刚沏好的茶水,揭开壶盖,一股茶香随即四溢开來,就连向灵莎闻了都暗自称好,

“呵呵,一闻到这茶香晚辈便知这又是前辈的心力之作,”烈盘迷上眼睛闻了一闻,

“嘿嘿,算你小子识货,來,尝尝,”干天扬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烈盘,

“嗯,清香四溢,回味悠长,品之如饮甘露,沒有明显的茶香,但这茶香却又似乎无处不在,妙,妙极了,”烈盘不由的称赞道,

“哈哈,还是烈小友识货,之前苗玉龙那小子來过一次,给他尝了口我这茶叶,结果除了个‘好’字,屁都放不出一个來,平白浪费我一杯好茶,”

“原來干前辈是以茶道结交的烈盘,难怪他会对他这么热情,干前辈平日里就是喜欢结交一些有同样嗜好的小辈,看样子这烈盘的机缘倒是很好,连干前辈都对他如此热情,”向灵莎暗自想到,

“烈盘,既然你与干前辈已经认识,那就由你來说明一下我们的來意吧,”向灵莎冲着烈盘递了一个眼色,

烈盘微微一点头便笑道:“呵呵,前辈,此次晚辈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有什么事就说吧,”干天扬瞟了向灵莎一眼,

“是这样的,那面睡觉的家伙……”

烈盘将丑门一事的來龙去脉简单的讲述了一遍:“宗主的意思是不用搜魂之术來对付他,因此希望请前辈使用梦回傀儡术,”

“嗯,有想法,坚持原则也不错,不过……”干天扬思索了片刻,“也罢也罢,既然是烈小友开口,那老夫便帮你这个忙,不过话可说好了,那椭丹的制作方法……”

“您老还是赶紧吧,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椭丹呢,若我仙道大会凯旋归來,到时候定亲自上门给您表演个够,”烈盘指了指睡在树下的李明光,

旁边向灵莎倒是知道烈盘医术惊人,自己就是他救活过來的,却不知他居然还懂炼丹,椭丹,那是丹道的十大丹型之一吧,这家伙……真是越接触越发觉自己看不透他,

“好说,”干天扬拍了一下手,随即右手一挥,李明光便直接飞了过來,

“看好咯,”

只见干天扬从袖中取出七根细长的金针,他神念一动,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幅好似人体的图画,而后他大手一抓,将这图画全部抓在了掌心之中,

“入,”

干天扬右手轻轻朝着李明光的头顶一拍,那图画便径直打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唰,”

干天扬再将左手中的金针虚空一抛,随着他的神念之力一动,七根金针插进了李明光的头部,身躯和四肢当中,

“回梦傀儡术,开,”

干天扬双目一瞪,一股灵元之力爆出,这一股灵元之力冲向李明光,他瞬间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双眼微微睁开,他的瞳孔呈现除了一股死灰色,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尊傀儡一样,

“问吧,他现在已经进入了回梦的状态之中,有何问題只要你问,他便能够回答,”干天扬说道,

“呵呵,多谢前辈,”烈盘拱了拱手,随即看向向灵莎,

“你可是丑门之人,”向灵莎问道,

“是,”李明光沒有丝毫犹豫便做出了回答,

“这次暗杀烈盘的雇主是谁,”

“雇主的信息为由门主才知道,我也只是仅仅知道要杀的对象而已,”李明光摇了摇头,“丑仙之前來找我,一是为了刺杀烈盘,二便是为了控制龙印真,让他成为另一个内应,”

“嗯,这丑仙的分身是如何进入我宗门的,”

“我之前给过他一块宗门玉简,金丹之下便可进入,”

“玉简,你可是从我宗门弟子手中夺來,”向灵莎眉头微皱,这宗门玉简是每一个弟子的身份标记,必须要在宗门进行记录才能够发放玉简,除了从弟子身上强行抢夺,沒有谁能够轻易搞到,

“是我从一名外出任务的紫府修士手里夺來的,”

“这紫府现在何处,”

“不知,或许是死了,丑仙大人从不留活口,”

向灵莎双目放出一道寒光,

“你平日是如何与丑仙联络的,丑门都有哪些分部,”

“印记,我们是使用印记來进行通讯,简单方便,而且不容易被发现,丑门的本分有很多,遍布在中土大陆的个个角落,虽然丑门的势力并不强,但人却又很多,”

“你可知丑门的总部在何处,”

“宗门位置唯有门主和少数几位长老知晓,其他人想要前往宗门必须要喝忘魂汤,否则是不会随意让人进入,”

向灵莎微微点了点头,“丑仙为何将你于百年前安插在我宗门,”

“收集仙云宗情报,他在很久以前就想要吞并仙云宗,而且丑仙似乎也要酝酿着一个更大的计划,为了这个计划,他想要吞并很多的宗门,不过如今仙云宗元气恢复,丑仙也不敢织染,只是想伺机除掉仙云宗的新晋优异弟子,这一次除了要暗杀烈盘,一些天才弟子也在暗杀的名单之中,”

向灵莎的目光愈加冰冷,她继续问道:“计划,什么计划,”

“不清楚,我在丑门级别太低……似乎丑门的背后还有另一股势力的身影,但以我目前的身份地位,也接触不到更多的东西,”李明光木讷的说道,

“仙云宗内可还有与你一样的人,”

“应该有,丑仙的分身來宗门之后并沒有直接找我,似乎还找了其他人,不过具体是谁,我也不知,像我这样的线人,基本上都是与丑仙单线联系,”

“哼,好一个丑门,好一个丑仙,竟然敢妄图吞并我仙云宗,”干天扬微微一怒,一股气浪瞬间朝着天空之中喷涌而去,带能量散尽他才恢复常色,他撇了向灵莎一眼:“宗门混进一些阴险之徒,真不知你这宗主是如何作为,”

向灵莎已是元神之境,又亲掌了数年大权,非但在宗门内威势渐盛,便是在整个中土大陆都赫赫有名,任谁提到都先敬畏三分,可在干天扬面前却是不敢摆大,恭恭敬敬的应道:“师叔祖教训得是,”

“这丑门,当初我追随老宗主时便有所耳闻,”干天扬这才缓缓说道:“在中土大陆隐藏极深、源远流长,那丑门历代之主本身并不算什么角色,可好几次招惹上如无量宗、魔宗之类的大派,两派倾力围剿,可大动干戈、劳命伤财,却终是难以将之尽除,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仙云宗现在稍有起色,用不着在这牛皮糖上多费功夫,还是先把重心放在发展大计上才是,至于这些跳梁小丑,妄逆天道,终不成气侯,有机会时给他们个教训便是,”

“灵莎知道了,”

“行,那你先去吧,”干天扬摆了摆手,转头却就换上一副笑脸:“对了烈老弟,你过來,”

烈盘欲与向灵莎离去,却不料干天扬突然又叫住了自己,而且称呼都直接改了,先是烈小友,现在直接喊上烈老弟了……

那边向灵莎和龙印真知趣的带着李明光先行退下,

“前辈何事,”烈盘无奈的问,

“我问你,你可还有元符,”干天扬将烈盘拉到了一旁,

“元符,上次不是给了前辈九张么,”

“咳,我用了,”干天扬干咳一声,“我之前在研究这元符时候,忍不住想知道其能够表现的威力,结果一不小心给用了,烈小友能够直接拿出九张元符,我想你肯定还有,这一次我也不白要你的,那椭丹什么的暂时不用了,再给我一些元符,咱们就两清,”

“额,这个嘛……”烈盘故作思索,

“别这个那个的,赶紧的,你知道我用了那组合元符之后发现了什么吗,”干天扬望着烈盘恨不得马上将他身上都搜一个遍,

“呵呵,前辈稍等,要元符……这一次有点变化,”

“变化,什么变化,”

“喏,”烈盘右手一翻,九张幻符出现在了手里,这是之前烈盘在灵风洞中为徐小胖训练时候刻画剩下的,

“这是……”干天扬迫不及待的一把将幻符抢到手里,“幻符,组合幻符,”

“连幻符都能够用元符的形式表现出來,啧啧啧,这灵纹,这结构,这灵阵,巧夺天工,完美至极……”

干天扬还在赞叹的时候,烈盘便已经跟着向灵莎离去,而这位干前辈,拿着幻符心里奇痒难忍,他想要立即使用看看效果,但又怕使用之后沒了研究的对象,纠结之余才发现烈盘等人已经不在这幽谷之中,

“下次一定要叫这小子多给我几张,这九张一用就沒了,怎么研究,对了,之前我用九品灵符与之对比过,这灵纹……”

老干同志瞬间就沦陷进无上元符那神妙的**大海之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