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启程(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突然有些郁闷,但是他郁闷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修炼,而是那几个先天弟子,

当然了,那几个先天弟子并沒有惹他,更加不敢惹他,现在在年轻弟子的眼中,烈盘几乎已经要比鲜于超更强了,在那灵风洞中,烈盘可是冲到了第四节点,那可是比鲜于超师兄还多冲刺了一个节点,但是不敢惹他,不代表不巴结他,

“烈师兄,路途还长,你饿不饿,我这有吃的,”一位先天弟子递过來一分八宝烧鹅,

其实境界到了元婴之后,已经是无需再进食,先天境界对于食物的需求也是大大减少,但是许多人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进食,就如饮酒一般,单纯只是个人喜好,喜欢那美食而已,所以依然是有很多元婴境界甚至是更高的修仙者食用人间烟火,只不过不用一日三餐罢了,

“你走开,烈师兄才不吃你的那烧肥鸡,又油又腻,來來來,烈师兄,尝尝我这桂花酥,这是我表哥的姨妈的妹妹的表姐的二婶的女儿亲手做的,可好吃了,”

若光是如此,便也罢了,也是沒想到自己的妹妹烈蓉,也成了他们他们巴结的对象,

在自己谢绝了那几个先天弟子的好意后,他们转手又去缠着烈蓉,

烈蓉本來是和秦霜一起,在一旁说着悄悄话,当然了,对别人而言是悄悄话,但是对烈盘而言,只要他神魂那么微微不小心一扫,他们两人说的悄悄话就跟在自己耳边说话一样,不过烈盘不小心听了两句便沒了兴趣,因为两人讨论的不过是对于剑法的见解,

“蓉师妹,路途漫长,你饿不饿,我这有吃的,你看,八宝烧鸡,可香了,”

“蓉师妹如此清纯脱俗之人,怎能吃你那油腻之物,蓉师妹你看我这桂花酥,香甜可口,入口即化,吃一口飘飘欲仙,你尝尝,”

“飘飘欲仙,你当你是迷魂散啊,蓉师妹,他那东西來路不正,可千万不要吃他的那什么酥,”

“哎哎哎,东西你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这东西怎么來路不正了,你可得给我说清楚,”

被这两人这么一闹,烈蓉的兴趣顿时就被吸引过去了,倒是冷落了秦霜,秦霜目光黯淡了一下,却也沒有说话,

“呔,,是什么东西,拿过來给胖爷爷我尝尝,”徐小胖似乎是看出了烈盘的无语和秦霜的失落,站了出來说道,

那两位先天弟子一看,自然是认出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仙云第一贱”,听说这位徐师兄还是烈师兄的兄弟,他本來是先天组的,可烈师兄硬生生把他给拉到了元婴组,可见两人关系不一般,

而且,最让两人发狂的是,那徐师兄背上的弓……那可是灵宝级的神弓啊,,而且听说这把神弓也是出自烈师兄之手,

想到此处,两人顿时眼光发热,朝着那徐小胖快步走去,

若是能结识这烈师兄眼前的大红人,想必自己最起码也能捞个法宝用用,

“徐师兄,尝尝我这……”

烈盘看着左手烧鹅,右手桂花酥的徐小胖,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这小胖,还真是一举两得,又解了自己和妹妹的围,又大饱了口福,只是他就不怕又给自己吃坏了肚子,不过看他那样,估计是吃坏了肚子也心甘情愿吧,

“唔……这烤鸡油而不腻,就是太咸,这桂花酥入口即化,就是太甜,一人马马虎虎给个五分吧,百分制,”

“这便是无量山吗……”烈盘等人站在宝船之上,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只见在那十万大山深处,屹立着几座高耸入云,直插云霄的山峰,仙气袅绕,散发出淡淡微光,即便是隔着还有数万里之遥,众人也从那几座山峰之上,感受到了那无可比拟的势,那感觉,就像是整座山峰扑面而來,直欲让人伸手去挡,那是山之厚重,

无数大大小小的宝船从四面八方朝着那无量山开进,显然都是为参加那仙道大会而來,

烈盘本以为自己所坐的仙云宝船已经算很大了,可跟那几艘特大号宝船一比,就显得颇为寒酸了,仙云宝船不过是这无数宝船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

数万里之遥,在宝船的速度下,不过半个时辰便到,在那无量山的山门,大大小小悬浮着几十艘宝船,不断的有宝船被人收起,亦不断的有宝船从远方來,这些宝船的品级也都不等,上至上品灵器,下至上等法器,仙云宗这等中等灵器宝船在这群宝船之中,只得算中等,

到了山门,自然便是要下船,别人不可能让你直接开着宝船飞进山门,那不仅是不尊重别人,那更是挑衅,

挑衅中土大陆十大门派之一的无量山,自然是沒人会无知到这种地步,

“清照真人,数百年不见,你的修为似乎更进一步了,”从旁边一艘宝船上跳下一位老者,慢悠悠说道,

众人回头望去,都是暗自心惊,烈蓉更是猛然抓住了烈盘的手,显然受到了惊吓,只见这老者身高不过五尺,白须垂直到脚,老态龙钟,脸上的皱纹堆积成山,竟是一副耄耋老人的形态,乍看起來颇为恐怖,

虽然有很多前辈大能者并不在意自己苍老的容貌,但是最起码要让自己不会吓到别人啊,可是眼前这位……恐怕大晚上出门逛街,得直接把人吓死不可,

烈盘虽说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便恢复过來了,轻声安慰了自己妹妹几句,又仔细打量了这位老人一番,发现他的修为居然不在清照真人之下,,

清照真人微微一笑:“朽木老祖,晚辈这点修为在您面前,自是不值一提,”

众人皆是一惊,连清照真人在此老面前都自称晚辈,此老辈分究竟有多高,最起码,不比无量山宗主无量老祖低了,而且这位老人似乎是只身一人前來无量山,难道是散修,

朽木老祖用浑浊的眼神打量了清照真人身后的烈盘等人几眼,嘴中嘿嘿一笑说道:“仙云宗这一次看來是要发力了,这几个小娃娃倒挺有意思,”

清照真人微微欠一欠身:“老祖过奖了,”

“行了,你也不用陪我这个老东西在这堵别人山门了,你们快入得山去吧,否则那些偏静优雅的山峰被别人住去,你们可休要怪老朽,”

清照真人领众人拜别朽木老祖,朝那山门行去,

这山门把守之人,自然也不是平时的守山弟子了,而是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和四位儒雅的中年人,

“两位太虚真人,四位金丹老祖,”烈盘心中一震,好大的手笔,

倒不是说两位太虚真人,四位金丹老祖有多珍贵,别人拿不出手似的,即便是他们仙云宗,明面上也有四位太虚真人,数十位金丹老祖,但是仙云宗绝对做不到让两位太虚真人和四位金丹老祖來守大门的地步,

想想看,若是让玉龙子和任天行两人來守仙云宗的山门,即便是仙道大会如此重要的日子,两人也不一定会同意,

“清照真人,”那两位老者看见清照真人,都以同辈行礼,

“风行真人,赤元真人,”清照真人也以同辈还礼,

“清照真人可是带队仙云宗弟子参加仙道大会,”那风行真人问道,

“正是,此为请帖,一共一十七人,”清照真人从怀中掏出无良老祖亲笔请帖,他沒有放进乾坤袋中而是放在自己怀中,以示对无量山以及无量老祖的尊重,

风行真人接过请帖,神念一扫,便知是自家宗主亲笔,两人各自让开,伸出一手:“请,”

“谢过二位真人,”清照真人拜了谢,领众人进得山门,

进了山门,迎面走來一位中年修士,身着无量山道服,对着清照真人行了一礼,说道:“在下炼阳子,接下來便由我來为清照真人及各位师弟安排住宿,”他知道这些來参加比赛的元婴级弟子实力不在自己之下,故称呼为师弟,

烈盘神念一探,发现不过是一位紫府修士,心下大定,不由得点头称是,若是随便來个引路的修士也是太虚真人或者是金丹老祖的话,那这无量山也未免太可怕了,

清照真人略一欠身:“有劳了,”

炼阳子祭出飞剑,踩于脚下,说道:“此次仙道大会所來贵宾,皆住在南峻山各峰,还请清照真人及各位师弟随我來,”

众人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剑,漂浮于空中,这一十七人中实力最弱者也已达到先天之境,都已习得御剑之术,御剑飞行自是不在话下,

于是便由炼阳子在前带路,清照真人,烈盘等人在后跟随,炼阳子知道众人中有先天境界弟子,故将自己的御剑速度压慢,自然是引起了那些先天弟子的不少好感,

不过虽是速度压低,但是众人御剑飞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少说也是有数千里距离,竟是还沒到那炼阳子所说的南峻山各峰,看着四周景物变了又变,包括烈盘心中都是有些差异,

“这无量山宗门,怕是比我们仙云宗还要大吧,”一位先天弟子忍不住对自己身旁的另一位弟子说道,

这声虽小,可,在场一十八人谁又听不到,这亦是在场所有人此刻心中的想法,

徐小胖回头瞪了那说话之人一眼,似乎是在责备他不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那人被徐小胖一瞪,顿时闭紧了嘴巴,不敢再言,这位徐师兄可是烈师兄跟前的红人,自己可得罪不起,

又飞了约莫一炷香时间,炼阳子终于缓缓降低了速度,众人心中一震,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