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黄级队伍(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你就别看这书了,回去再看嘛,哥,你看,这两个铃铛哪个更好,”烈蓉打断了烈盘,拿着两个铃铛问道,烈蓉此刻心中可谓是恨死徐小胖了,好不容易來一次仙道集会,本來自己正缠着老哥让他帮自己挑选东西,可是这徐小胖不知道从哪弄了本书之后,老哥的注意力就完全被那书所吸引,都不帮自己挑选法器了,

烈盘呵呵一笑,自然是看出了烈蓉心中的不满,将仙道大会行卷收入乾坤袋中,摸了摸烈蓉的头:“好好,我來看看啊,嗯,这两个铃铛都是上品法器,不过红色这个是以赤极炎铜所造,以攻击为主,而黑色这个是以玄黑铁所造,以扰神为主,就看你喜欢哪个了,”

烈蓉听老哥所言,笑道:“既是如此,一攻一辅,两个我都买了,”

…………

无量山宗门,无量殿,

“徒儿拜见宗主,,”齐谊,齐久等几人皆是朝无良老祖行了一礼,此刻的他们早已焚香沐浴,更换衣衫,之前的疲倦之色一扫而光,

无量老祖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笑眯眯的说道:“不错,看來那一个月的时间沒有白费,还算有点成效嘛,”

众人皆是自是高兴,上次得到无量老祖的称赞之时,已是多少年前之事,反正自己已是记不清了,

“还有几天时间便开赛了,齐谊,你明天便教他们无量剑阵吧,”无量老祖轻抚胡须,面带微笑,看到自己这几个徒弟的变化,自己也是心中也是豁然开朗,

“是,师傅,”齐谊平静答道,可其余几人却是心中一喜,

无量剑阵,这可是无量老祖亲自所创的开山阵法,乃无量山最高等级剑阵,比之自己之前学的什么四相剑阵,七星剑阵,简直不知道高明多少倍了,之前众人一直想学这无量剑法,却苦于沒有机会,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可是……

“宗主,这现在学无量剑阵,会不会有些仓促啊,”齐天问道,现在距离开赛,只剩下三天时间,自己之前和师兄弟们练习剑阵,即便是最快的一次,也是花了七日时间,方才练成,这无量剑阵等级如此之高,我等即便是剩下三天时间一刻也不休息,估计也是练不成这剑法,

其余几人听言,都是点头称是,只有齐谊面无表情,低头不语,

无量老祖微微一笑,说道:“嘿嘿,练这无量剑阵,和炼其他剑阵自是不同,练这无量剑阵,只靠一个字,”

“悟,”

“悟,,”众人都是一愣:“如何去悟,”

无量老祖摇了摇头,说道:“言不可教,道不可传,如何去悟,这得看你们自己,若是你们悟性高,一日时间便能练成这无量剑阵,若是你们悟性不高,即便是练上一年,五年,十年八载,那也是练不成,”

“是,宗主,我等定当尽力,,”

无量山枫羽峰,这本是南俊山脉六六三百六十座副峰中的一座,平凡无奇,毫无亮点,可是这几天却是突然热闹了起來,无数修士纷纷拜访枫羽峰的主人,其中还不乏一些一流大派的弟子,但是不管是谁前來拜访,结果只有一个,不允入内,

“哼,,这魔宗太子未免太过自负了,我朝雪门虽不是十大门派,但好歹也算是一流正派,居然连我前來拜访都不允入内,”一位身材修长的修士在吃了魔宗太子的闭门羹后,愤然说道,

“可是别人也有这本事,你我虽和魔宗太子同属元婴级别,但是我们在他面前就跟笑话一般,魔宗太子根本不屑于应见我们,别说是你朝雪门,看到前面那个刚走沒多久的人沒,那可是乾龙宗的人,那可是排名比你朝雪门还要靠前的宗门,魔宗太子还不是照样不见,”旁边一位同样被拒的修士淡淡说道,

“这魔宗太子强是强,可也不至于如此吧,那比赛可是比的团队赛,”

“哼,你当魔宗就一个魔宗太子吗,那跟随魔宗太子一起前來的魔宗六友,又有哪个是等闲之辈,现在玄机场里押魔宗和无量山夺冠的人已是最多,而且赔率也是最低,,”

那玄机场便是修仙者的赌场,只不过称为赌场终究太俗,于是众多修士便换个文雅之名,取赌天地玄机之意,

“玄机场,原來师兄也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在下今日刚到无量山地界,不知此处的玄机场所在,可否请师兄……”那朝雪门修士满面红光,欣然笑道,

“呵呵,正好我也要去那玄机场,师弟不如与我结伴而行,”

“正有此意,,”

言罢,两人化作两道白光,一前一后,朝那西边而去,

枫羽峰内,魔宗太子站在一棵千年劲松之下,看向那远方无量山主峰的方向,静默不言,

突然,魔宗太子身后出现一人,竟似是凭空出现一般,只见这人身着黑色斗篷,面孔隐藏在那斗篷的黑暗之中,声音嘶哑晦涩:“太子,飘渺峰弟子前來拜访,”飘渺峰虽还不及十大门派,但是在一流正派之中,也算是属于排名靠前的,

魔宗太子淡淡说道:“我说过,除了无量山的齐谊來拜访,其余的人,一概不见,,”

“是,,”斗篷人应了一声,竟又凭空消失不见,

魔宗太子依然是看着那无量山主峰的方向,纹丝不动,可是空气中的肃杀之气,却是越來越浓,

齐谊,齐谊,我何时才能和你再次交手,我心中的战意已经快要按耐不住了,,

魔宗太子身上的战意和肃杀之气冲天而起,那棵千年劲松顿时剧烈抖动了起來,松叶漫天飞舞,竟是被魔宗太子的肃杀之气所撼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魔宗太子身上滔天的战意终于渐渐熄灭,空气之中的肃杀之气,也渐渐稀释,劲松也终于停止了摆动,不过只剩下了树干和树枝,整个千年劲松的树叶,竟都已被抖落,

而被肃杀之气抖落的松叶,却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巨大的字,

“战,,”

而此时的齐谊,自然是不会知道自己正被魔宗太子所念叨着,因为他正在训练自己的六位师弟,

“我已将无量剑阵的要诀告知你们,剩下的便是靠你们自己,”

“大师兄,你已悟成了这无量剑阵吗,”齐长问道,

“我在去年便已悟成,”齐谊答道,

“哎,师傅说让我们自己去悟,可是这毫无头绪的,如何去悟,大师兄,你就沒有一点心得吗,”齐天抓了抓后脑勺说道,

“师傅说了,言不可教,道不可传,我自己的心得,便只对我一人有用,若是将我自己的心得告诉你们,不仅对你们毫无帮助,说不定还会对你们产生误导,”齐谊顿了顿,又说道:“但是我可以将剑阵操练一遍给你们看,你们看了之后或许会有所悟,”

“大师兄你一人操练无量剑阵,这套剑法不是七人共同所练的吗,”齐久忽然说道,

齐谊摇头说道:“我和师傅皆从未说过这无量剑阵是七人剑阵,是你们先入为主,自以为是罢了,无量剑阵不管几人,皆可成阵,一人也好,十人也罢,甚至是百人,千人都可,不过这千人无量大阵的威力,自然是比那百人无量剑阵要大不仅仅十倍了,同理,七人无量剑阵的威力,也不仅仅比一人无量剑阵的威力大七倍而已,”

“原來如此,”齐久等人都是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齐谊也不多说,当下抽出宝剑,气凝神元,剑光闪动,已然是挑出了几朵剑花,是为起手,紧接着,齐谊脚下一动,按照一套古怪生疏的步法所行,忽东忽西,使人捉摸不透,

齐天等人心中大惊,因为这齐谊师兄所操练剑阵,和之前齐谊师兄告诉自己的剑阵完全不同,就且说步法,刚刚齐谊师兄所说,明明是剑封东西,脚灵北南,可齐谊师兄此刻却是剑封北南,脚灵东西,这,这根本就是相反的嘛,众人是越看越惊,越看越不对,难道齐谊师兄不小心说错了要诀,

齐谊一套剑阵操练完毕,脸不红气不喘,向众人问道:“你们有何感悟,”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开口,

齐谊说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将要诀说错了,”

“大师兄,也沒有全错,就是说反了而已,”齐长答道,

齐谊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还沒有悟,再來,”说罢,无量剑阵再次操练,

齐久等人瞪大了眼睛,生怕自己看漏了什么细节,但是众人发现,这一次齐谊所操练的剑阵,居然和上一次的又不一样,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有何感悟,”

“……”

“再來,,”

一遍……两遍……

直到日落黄昏,太阳西斜,天地都被染成了金黄色,齐谊已经不知道自己操练了多少遍无量剑法了,可齐久等人却还是沒能悟出,

他叹了口气,看來自己也是有些心急了,虽说当初自己一天便已悟出,但是这些师弟们自然是不能跟自己相比,还有两天时间,且看他们能悟出多少吧,能悟一点是一点,不管怎么说,这次南蛮秘境的资格,我们无量山一定要占上一份,,

“我好像有些悟了,”齐久突然开口说道,但是却又一副疑惑的表情:“不过还是有些沒明白……”

沒明白就对了,齐谊暗自点了点头,但是却沒表现出來,他只是点了点头:“很好,看來你已经摸到了门槛,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你们晚上打坐修炼之时,多在脑海中回想起我所操练剑阵,试着以另一种思维去感悟,”

“是,大师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