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阵法宗师对阵法宗师(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嗖’一声轻响.一只灵狐从草丛中机警的露出个头.它四处望了会儿.却并未瞧见让它心慌意乱的、假想中的天敌.它稍稍放下心來.朝前轻轻一窜……

只听得‘砰’一声轻响.小灵狐感觉自己撞到了一堵瞧不见的墙上.半截身子都陷了进去.‘吱吱’惊叫.却发现竟连自己的声音都已经听不到了……

它正惊慌失措间.只见一只人类的大手凭空伸了过來.捏住它的身子.将它从那看不见的墙壁中拉扯了出來.

它又惊又怕的缩在那双大手里.眼睛闭得紧紧的.身子一动不动.甚至本能的第一次激活了它本身的潜能.让身体温度都瞬间就降了下來.一副已经死透了的模样.妈妈说过.人类是妖兽最大的天敌!这种混身上下只有脑袋才长毛的怪物.可比这片森林里任何妖兽都还要可怕得多.要是被他们捉到.剥皮抽筋、生吞活吃那都是常事!

它忍不住流下两滴害怕的泪光.晶莹的泪珠挂在那张已经‘死透’的脸上.多少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烈盘笑了笑.将这小家伙放到地上.伸手轻轻抚摸了下它的毛发.然后.重新将那个为了救灵狐而打开了一道小孔的阵口封闭好.

做好这些.烈盘伸了个懒腰.站起身來.

自从布下八方绝密阵.雾裕山的骚扰就算是被彻底阻绝了.

声音传不进來.攻击也穿不过阵法.胖子等人总算是睡了两个安稳觉.就是烈盘和鲜于超两人累了点.轮换看守.时刻警惕.看似平静之下.却是暗藏锋机.两边明里暗里已交过了几次手.均是浅尝则止.并未深入.昨天烈盘和鲜于超私下里已经聊过.还是觉得这两天雾裕山的攻击和骚扰太过‘清淡’了些.

不管怎么说.雾裕山也是能在整个仙道大会所有参赛队中排进前二十甚至是前十的超级强队.在大会行卷中与灵剑山等强队并排在地级队.按照行卷中的评价.雾裕山的正面战力或许比不上灵剑山.但要说实战生死或是阴险手段.十个灵剑山绑一块儿恐怕也不是雾裕山的对手.这是个超级阴险狡诈的对手.要说小小一座八方绝秘阵就可以把他们难倒.甚至说知难而退.那烈盘反倒是不信了.

“盘哥.今天就是第三天了.”徐小胖有些兴奋.也难怪他如此兴奋了.这两天虽说有烈盘和鲜于超抗起大梁.可无论是这漫天遍野的沙子.还是那阴魂不散的雾裕山弟子给他带來的心理压力.皆是让他苦不堪言.胖子毕竟只是个先天境界的小胖子.心理素质断然不可能与李会阳等人比肩.如今已是这任务的最后一天.只要熬过了今天.众人就能摆脱这个该死的地方了.而且还能成功晋级到下一轮.自然是让他兴奋不已.

旁边烈盘笑了笑:“这第三天怕是不大好过呢.”

“哈.有盘哥你这大阵.我看雾裕山那帮孙子也翻不出什么花來.咱们今天……”

“雾裕山的人这两天虽然骚扰受阻.可毕竟沒有离开.这附近沒有第二个信物.他们若还想晋级.那今天铁定会來点大动作的.”鲜于超说道:“今天大家都注意点、小心些.可别最后一天栽个跟斗.”

李会阳和欧元兰笑着说道:“鲜师兄放心.这两天咱们可是养精蓄锐够了.就等那雾裕山的家伙來拼命呢.”

“尽量守势为主.”烈盘说道:“倒不是怕了他们.只是减少不必要的消耗.何况敌我实力未明.咱们对对方的了解太少了.”

正说着.突感觉到空气中的灵元有些波动.烈盘呵呵一笑:“说曹操.曹操便到了.”

众人环目四顾.隔了起码一两分钟.才瞧见十几里外的天空中有几道人影正仓皇而來!

“靠.盘哥你什么眼神儿.那么远也能瞧见.”胖子乍了乍舌.

李会阳却说道:“好像不是雾裕山的人.瞧那架势.倒更像是被什么东西追赶得仓皇逃命一般.”

只见那六人的速度均是不低.十几里的距离片刻即至.果然并非雾裕山人等.六人中有四人身着灵剑山的衣物.另外两人身着乾龙宗的衣物.这本是对手的两支队伍.此刻却是结伴而行.且六人均是遍体鳞伤.浑身是血.表情亦是十分惊恐.奋力御剑.看其模样.更像是在逃命.

“乾龙宗和灵剑山的人.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两支可是地级队伍.”徐小胖微微一愣.

“小心又诈!”

地级队伍.那可是除了魔宗之流的存在以外.最顶尖的队伍了.各个皆是一流大派.还都是排名比较靠前的那种.实力自是不必多说.在这等低阶秘境中.即便是遇到最强大的凶兽.就算打不过也绝对能全身而退.不至于闹个损兵折将的下场.这是.

“是盖叶.”鲜于超沉声道.

只见那六人中一马当先飞驰而來的果是曾与众人有过一面之缘的盖叶.

灵剑山大弟子盖叶.之前烈盘与灵剑山人抢峰时.众人便见过他.虽说当时他并未出手.只是隐隐瞧见过他在人群中的背影.可事后众人看过了胖子拿來的大会行卷资料.对他了解更多后.自然也算是印象深刻了.这可绝对算得上是仙道大会中明星级别的超级高手.九星元婴.比之魔宗太子和齐谊等人也只差一线!风评很高!

可此时瞧见他这仓皇逃窜之像.却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似的.

六人飞奔间.远远瞧见这边的阵法.加速冲來.还未到达阵前已大声嚷喊.

“盘哥.他们说什么來着.”胖子好奇极了.不单只是他.阵内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好奇.

烈盘随手一挥.神念意动.将那埋于沙下的六十四颗灵石主基稍微变换了一下位置.‘声’门开启.六人的声音顿时传了进來.

“是哪位师兄在阵内..请放我等速速进阵.”

“那魔宗太子疯了.他居然不顾比赛禁令.大开杀戒.我潜龙宗四位师弟均已死于他手.”

盖叶说道:“沒错.我灵剑山亦有两位师弟被他所害.他此刻还在追杀我等.我等已是身受重伤.若是被他追到.定是必死无疑.阵内师兄请速速放我等入内.”

“阵内的师兄快开阵啊..见死不救可不是正道所为.”

那六人极为激动.声音自然颇大.让众人听了个明白.

早在比赛之前.监考官曾多次明言.不管以何种手段.何种理由.均是不可伤及他们性命.这魔宗太子居然敢不顾禁令.

“靠.疯了吧他.”胖子先嚷了起來:“这什么魔宗魔宗的.一听就不是什么好鸟.现在居然敢公开杀人.还真是有够魔的.话说.咱们救还是不救.”

“救.”不等烈盘和鲜于超开口.旁边欧元兰已是一脸铁青的抢着说道:“见死不救.那与邪道魔修何异?那魔宗太子横行霸道.我欧元兰偏不惧他.烈师弟.先开阵门吧.”

她在那里义愤填膺.却不见烈盘开门.欧元兰愣了愣:“烈师弟?”

“呵呵.不急.这六人有诈.”烈盘微微一笑.

“啊.”欧阳兰等人均是一怔.

这六人的伪装确已是到登峰造极之境了.无论容貌、声音.甚至是表情、动作.都几乎让人难分真伪.若换了别的队.恐怕就算是魔宗太子都得被他们一时蒙骗过去.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烈盘.

早在刚入宗门成就先天之时.烈盘便已开始坚持修炼的玄天眼.虽说并未大成.未达至直接凭肉眼便破魔破障的地步.可日积月累的修炼早让他双目的眼力极强.洞察入微.一看这六人的样貌.便感觉六人的脸上好似蒙上了一层什么东西.脸部表情多少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然.

如果说凭此还不足以看穿六人的真伪.可至少已让他心生怀疑.以烈大真人的神魂之强.神念只那么细细一扫.凭借着对他们灵元运转的细微掌控.便能感觉这六人与之前袭击大家的雾裕山一伙像到了极点.阴杀之气极重.虽被那神奇面具上的隐匿阵法给遮盖了不少.可仍旧逃不出烈盘神念的扫视.那感觉与之前曾在抢峰时遇到过的灵剑山众完全不同.

此时绝密阵的声门已开.众人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自然也能听到里面的.那六人已停到阵法边上來.听到欧元兰的话.盖叶大声说道:“有诈.我等身险绝境前來求救.何诈之有.真是岂有此理.里面是仙云宗的同道吗.我是灵剑山大弟子盖叶.魔宗太子不顾禁令大开杀戒.已经杀害我灵剑山两人与乾龙山四人.并且还在追杀我等.请速速放我等入内.我等共同御敌.”

“行了吧.”烈盘笑着说道:“就这等鬼魅伎俩.也敢來骗人.你既自称盖叶.那你可知与我仙云宗门有何瓜葛.”

那‘盖叶’大笑道:“你仙云宗小门小户.和我灵剑山能有什么瓜葛..少來使诈.速速开阵.否则.你们仙云宗便是见死不救.与杀人者同罪.只要我盖叶逃得一口气在.定然上告.教你仙云宗付出无可承受的沉重代价.你可想好了.”

此话一出.众人便皆已明白这盖叶是冒牌货了.之前众人抢峰之时.这盖叶明明就在当场.这才几日.他不可能忘记.而且他适才也已知阵内是仙云宗之人.此刻却说是萍水相逢.之前从未见过一面.必是假冒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