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阵法宗师对阵法宗师(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朝众人一摊手,胖子大笑道:“这货要是盖叶,胖爷立马就沒小鸡鸡,”他一边说,一边低头一瞧:“哟,还在,”

仙云众都笑了起來,欧阳兰白了他一眼:“不知羞,”

阵外六人的表情微微一凝,那‘盖叶’伸手在脸上一抹,假面具如水溶般化掉,露出他的本象來,

尽管已和雾裕山的人暗里交过了好几次手,可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瞧见那大名鼎鼎的來宏盛真面目,

大会行卷资料中说他相貌平平,还真是有点抬举他、替他遮羞了,此人面容古怪,尖嘴猴腮、鼠目獐鼻,笑起來比哭还难看,猥琐到了极点,让人一看之下便实在难以生得起什么好感,

他‘桀桀’一笑,冲烈盘问道:“你是如何看破的,”

“宵小伎俩而已,”烈盘笑了笑:“奉劝阁下一句,别再在我仙云宗身上浪费时间了,鄙人这八方绝秘阵,非等闲可以打破,这两天和咱们耗在这里,已经浪费了你们太多的时间了,信物沒有拿到,你们是打算第二轮便被淘汰掉吗,”

“我來某人认定的猎物,从來沒有能逃掉的,”來宏盛狰狞的说道:“小子,区区八方绝秘阵而已,虽然主阵灵石等阶高,可也未见得就不能破了,别太嚣张,”

“喂,姓來的,你要真有那本事,还用得着和咱们在这里废话,”旁边胖子大笑道:“你破一个给咱们瞧瞧,”

烈盘伸手一摆:“咱们已经交过手了,就算真破了阵,以你们几人的实力,也难在我仙云宗手下占到什么便宜,意气之争,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何必费心费力,现在才只是第三天刚开始,你们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去找其他信物,别聪明反被聪明误,”

“哈哈哈哈,”來宏盛眼中精芒一闪:“说你胖你就还喘上了,区区黄级队伍,第一次踏足仙道大会的不入流门派,侥幸过了第一轮,竟敢与我口出狂言,老六,”

在他身旁一个矮子跳了出來:“在呢,”

“给这帮乡下土鳖涨涨眼,”來宏盛淡淡的说道:“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阵法,”

“好勒,就等老大您这话了,”那矮子搓着手跳到阵前:“区区八方绝秘阵而已,要不是老大你想慢慢玩,我早给他破了,论玩阵法,我是他们祖宗,”

他说话间,小短手一挥,五面色彩各异的阵旗疾飞而出,盘旋在八方绝秘阵上空不停旋转,

只见他手上捏着的阵决不停变换,娴熟之极,丝毫沒有任何犹豫和思考,仿佛信手捻來,空中阵旗也随着他阵决的变换而旋转得忽快忽慢,忽尔又变换调动下五旗的位置,

“阵法阵法,先成阵,才能生法,”他一边变幻阵决,一边笑着给周围人解释,显是游刃有余:“而一个阵的形成,则是先有阵基、后生阵眼,最后才能诞出阵灵,阵灵是将人为布置的物阵化腐朽为神奇,变为阵法、衍生出无穷神妙之法的关键,就如同是一个阵法的灵魂,因此如果把一个阵法比喻成一个人的话,那阵基就是人的肉身,阵灵便是人的灵魂,将人的肉身和灵魂结合在一起,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人,”

“我喜欢这样的比喻,”來宏盛嘿嘿道:“简单直接,那要摧毁一个阵法,就和摧毁一个人一样,不外乎两条路了,”

“对,”老六说:“用强横的攻击毁他肉身,这是蛮干,最直接也最简单,那便是直接去破坏阵基所在了,要不然,便直接攻击他的灵魂,法子挺多,可惜阵灵这玩意,喜欢在已成的阵内四处乱窜,一个优秀的阵法师,布置出的阵法生出的阵灵几乎无可捉摸,嘿嘿,不过这小子嘛……”

他话声突然一停,手中阵决一收,空中盘旋的五杆阵旗同时停止悬立当头:“逮到了,”

只见那五面阵旗突然发出一阵强光,形成五条射线同时射到八方绝秘阵的护罩上,五条射线飞快的朝中心处聚拢,仿佛在驱赶着什么东西汇于那中心点之处,

整个八方绝秘阵一阵微颤,里面胖子等人看得瞠目结舌:“真被破了,”

烈盘呵呵一笑,还未开口,旁边鲜于超已说道:“烈师弟,我们之前与雾裕山的人交过几次手,除了那來宏盛实力不明外,其他五人正面能力并不算强,与其等他们破阵而入,士气大振,那还不如我们主动出击的好,”

欧阳兰手按剑柄:“不错,反正也只是最后一天了,休息了两天,咱们正是精神饱满,哪还用得着和他们玩这过家家,这便开阵,让他们知道我仙云宗可不是什么吃素的吊车尾 ,”

“雾裕山的资料大家都已经看过,正面实力不过地级队,单兵战力不强也正常,他们强就强在各种合击之术和阴险手段,这等阴险狡诈的队伍,若是和他们拼正面,赢了他们也必会付出一定代价,现在预赛才刚刚开始,司徒师弟又已返回宗门,我们少了一人候补,还是得以保存实力为上,犯不着在这第二轮便和人死拼,”烈盘笑着说道:“至于他想破阵,呵呵,我的八方绝秘阵,可不像他想得那么简单,便让他玩一玩,耗耗时间,大家只管养精蓄锐,以备不时之需便是,”

正说着,那空中五面阵旗的五条射线已齐汇于八方绝秘阵的护罩正中,一个五彩斑斓的形似幽魂般的东西被那五条射线给逼了出來,挤在那阵顶中心处呼啸不已,

老六大笑道:“破了,”

他一边说,手决一收,那五条射线如长矛般穿着那个幽魂将之拉出了阵外,

整个八方绝秘阵一阵震颤,可老六意想中的阵毁罩消却并未出现,八方绝秘阵仍旧古井无波的耸立在那里,便如同刚才被拉出阵外的那个幽魂只是阵法中很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玩意一样,

來宏盛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老六也是一楞:“阵灵已被挑出,沒道理不破阵啊……”他将那挑出的幽魂阵灵随手一抛,五条射线再探,

紧跟着,老六的眉头也同时皱了起來,

他只感觉在阵旗的探视下,八方绝秘阵仍旧完好如初,一个新的阵灵已重新维护起了阵法的运转,

这是,,

自动生成新的阵灵,

那得消耗多少灵元,那等若重新布阵了,这都还只是小事,关键是阵灵的诞生,那是一个孕育的过程,虽说不如一个真正生命的孕育那么复杂,可仍旧得牵涉很多方面,必须是在布阵基的过程中去‘慢慢’养成,哪有刚刚被抽掉阵灵,瞬间就诞生出另一个补上的道理,,这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再不然,这便是所谓的双阵灵阵法,一个阵法有两个阵灵,虽然罕见,但却并不是不可能,

“有一个挑一个、有两个我便挑一双,”那老六神色一收,不再说话,双手阵决捏换得更快,五面彩旗再次飘扬旋转,仅只过了三四分钟,已然再度捉准八方绝秘阵中真灵的位置,五条射线一射……

阵灵现、幽魂起、射线挑,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足见这老六在阵法上的造诣,不知已破过多少大大小小的阵法,

可,这阵灵是被他挑出來了,但八方绝秘阵仍旧只是一阵轻颤,完好无损的耸立在那里,

“三阵灵,,,”老六有点红眼了,他听说过双阵灵的阵法,可真沒听说过还有三阵灵的阵法,双阵灵就像一个人的躯体内有着一个本体灵魂和一个宿主,是夺舍之类的异数产物,虽然少见但不是沒有,但谁听说过一个人的躯体里同时住着三个灵魂的,就算真有,恐怕三个灵魂早都为了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而大打出手,玉石俱焚了,

可,事实摆在眼前,却不由得他不信,

“我不信还有第四个,”他咆哮道,

阵旗再展、阵灵再现、幽魂再挑,可阵法仍旧丝毫无损,

“再來,”

“再來,”

“再來啊,”

他一次比一次专注,拉扯阵灵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可已经接连十來次了,那阵灵仍旧如无穷无尽一般拉之不尽,

“哈哈,那傻鸟还真抽上瘾了呢,”胖子在阵内看得连连拍手:“盘哥,论阵法,你才是那傻鸟的祖宗啊,”

“我的后代要是如他这般蠢,我恐怕还是选择一头撞死得了,”烈盘笑着说,

“对对对,咱盘哥的孙子怎么都不能像他这么蠢,”

阵外來宏盛等人已沉下了脸色,本是想要戏耍仙云宗众,可却反被对方戏耍,说实话,打从一开始,來宏盛就并沒有把小小仙云宗真放在眼里,他的目标是魔宗,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与仙云宗玩这两天阴的,也只是想为这些阴招熟熟手、热热身,为与魔宗的惊天一战作点热身热手的赛前运动而已,可不曾想这一热手就连热了两三天,不知不觉中,比赛已近尾声,要是今天还拿不到信物,提前被淘汰,那可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这才准备稍微认真点和仙云宗动点真格的,可哪知‘稍微认真点’这样的态度居然都还不够,甚至还反过來被对方给耍了、耻笑了、嘲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