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九州御天火之术/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老六双眼通红,瞪得鼓圆,好似要喷出血來:“这不可能,不可能,沒有这样的阵法,沒有这样的阵理,”

“是你孤陋寡闻而已,”烈盘笑着说道:“你认为一个阵法最多只能存在一个阵灵,有双阵灵的便已是异数,岂不知,还有十阵灵、百阵灵的阵法,”

“你胡说,你扯淡,”老六咆哮道:“一个人的躯体里怎么可能同时住着十个乃至百个灵魂,那早就已经天下大乱了,”

“哈哈哈,岂不曾听闻虽有一山不容二虎,可却也有三足鼎立之说吗,”烈盘大笑道:“双阵灵反倒是最不稳定的多阵灵阵法形态,可若是三阵灵以上,阵灵之间相互牵制、相互忌惮,反倒不会产生冲突了,甚至,所谓的十阵灵、百阵灵,只要阵法师手段高超,更能让多阵灵间成为如孪生兄弟般的亲密存在,不过,那等操控手段,就更不是你这等初学之徒所能觊觎的了,”

老六怒道:“你说我是初学菜鸟,,”

“呵呵,连百灵阵都未曾听说过,你可不就是个小菜鸟么,”烈盘淡淡的说道:“这八方绝秘阵布得也不复杂,总共二十八个阵灵,你已抽取了十五个,不妨再抽取十三个试试,沒准儿这阵就给你破了呢,”

老六已入魔障,疯狂捏决便要再试,旁边來宏盛已一把捏住了他的手,将他扯到了一边去:“他不过是在玩儿你,想继续拖延时间而已,什么二十八个阵灵,你还真信、真上他当,蠢货,”

老六一呆,

只见來宏盛转过身來,冷冷的看着阵内的烈盘:“不曾想,小小仙云宗还有你这等懂晓阵法的奇人异士,让小六以阵破阵,还真是有点小瞧你了,”

烈盘摊了摊手,叹口气道:“我已经告诉你们破阵之法了,一个多小时已经耽误过去,便再试上一个小时又有何妨,”

“哈哈哈,且不论你说的破阵之法是真是假,我來宏盛又岂会是听你摆布之辈,,”來宏盛大笑道:“我堂堂雾裕山,要捏死你仙云宗便如捏死只蚂蚁,岂用你來教这破阵之法,”

话音方落,他大手一挥,口中爆喝道:“九州御天火之术,”

他身边五个师弟均是一楞,显然对他这决定有点意外,可也仅只是一楞而已,

对來宏盛发自内心的惧怕和服从,让他们瞬间便已分开呈六角状分站到阵法四周,遥相呼应,

“不想死,就乖乖开阵自己滚出來,”來宏盛一声冷笑,手中法决一捏,一股灵元当空冲起,如同一根巨大的光柱,紧跟着,另外五人也如他一般聚元成柱,

只见六根颜色通红的光火之柱冲天而起,形如六根巨柱搅动空中云层,只一瞬间,原本的蓝天白云便已暗了下來,一片火红,无穷无尽的火元素从四面八方飞快赶來,汇集在那正中央的云层之中,将那一片云层搅得通红,

“这是,,”

感受着來自半空中那无与伦比的雷火之威,虽只是在酝酿,可那威能已然让身在八方绝秘阵中的六人心惊胆战了,哪怕是烈盘,哪怕是抗过了那恐怖化婴雷劫的烈盘,此时也感觉到來自空中的巨大恐怖,

“这是禁咒,”

“九州御天火之术,”

龙印真沉声道:“仙道同盟十大禁咒之一,”

“传说中的九州御天火之术,六人阵、十人阵、百人阵,便只是最弱的六人阵规模,也足以一击之间便毁掉整座城镇,烧尽整座高峰,”

“此招一出,毁天灭地,十年之内,方圆百里寸草不生,惹得天怒人怨,不容于天地,”

“这根本不是元婴境的修士所能抗衡的大招,,”

“雾裕山的人疯了,,竟敢在仙道大会的预赛中用这等明令禁止的大招,”

“别说用了,单只是私下修炼已是大忌,他们不要命了,,”

“嘿嘿,”阵外的來宏盛怪笑道:“我雾裕山的人,一向便是不要命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们若自己出阵來,我自会收了这大招,如若不然,嘿嘿,”

“他、他是恐吓我们,他不敢真用禁咒的,”胖子颤声道,

“那便试试,”來宏盛大笑道:“九州御天火之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别说那破阵,你们就连一根儿毛都别想留得下來,顶多事后无量宗能勘察出此处曾出现过九州御天火之术而已,进入秘境的参赛队可不止我们一支,每个队都有份儿承担这责任,甚至就算最后查出是我雾裕山所为,可沒有直接杀你们的证据,顶多因修炼禁术罚我们禁赛而已,你仙云宗小门小户,谁替你们撑腰诉冤,还真以为能要我等赔你们命不成,哈哈哈哈哈,”

“妈的,盘哥,咱们开阵和他们拼了,”

“烈师弟,开阵吧,犯不着和这帮疯子赌胆子,”

“就雾裕山这帮人,正面交锋直接给他们砍趴下去,还真以为他们是哪棵葱了,”欧阳兰怒道,

烈盘稍一迟疑,

不是他不敢正面和雾裕山的人交手,事实上,仙云宗六人中,包括鲜于超在内,烈盘是对敌我实力估计最精准的一个,

雾裕山六人组,除了來宏盛之外,另外五人的单兵战力确实不算很强,大概只属于勉强达到实战七星元婴的程度,自己一方中,除了胖子这家伙,任谁都能轻易单挑过他们,他们是更擅长某些特长的特殊人材,这些特长中,阵法、易容只是其中一两点而已,还有更多的,是他们擅长各种阴险陷阱、布局,

这两天时间,众人呆在八方绝秘阵内,那六人恐怕早已在阵外周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陷阱,只等着仙云宗众人出去自投罗网而已,这些陷阱十分隐蔽而且高端,便如烈盘的眼神,也只瞧出在距离八方绝秘阵东面和西面约两三百米外的两个小陷阱,一个是水凝阵,另一个则是暗藏的五毒沼泽,其他隐藏在暗处的,有着视线的遮挡,便连烈盘都无法看清,再加上那五人单体战力虽弱,但合击之术,同进同退的本事和隐匿手段却是层出不穷、极有造诣,联合起來的战力会上升一个档次,那可就是足足五个八星元婴,再配合上那些陷阱,若是贸贸然然的让仙云宗众人冲出去决战,就算是单兵战力远高于对方的鲜于超等人,也定然要吃个大亏,更别说还有个实力真正深不可测,号称九星元婴的來宏盛了,

硬拼之下,胜也绝对只是惨胜而已,那损兵折将之下,等到下一轮,恐怕仙云宗的比赛也就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才是他一再阻止众人出阵的真正原因,只想着在阵内守足三日,等比赛结束自动招回便好,又省心又省力,可哪曾想到对方竟还会这等大范围禁招,而且居然还真敢用,

难道,只能用万妖幡,

烈盘估摸了下头顶那九州御天火之术的威力,比起传说中的大禁咒其实是要逊色不少的,毕竟只是六人规模,而且还仅只是区区六个元婴,比起自己当初度化婴劫时的天罚雷劫都要弱了起码好几个档次,若单是自己在阵内,单凭凤凰仙体的肉身都能给他直接硬抗过去,只不过是照顾到阵内其他人无法硬顶而已,

用万妖幡、用包子的话,是铁定能防御下來的,但那又有点违了自己当初來参加比赛时说过‘不用万妖幡’的誓言……

那开阵门,在对方准备周全的情况下与之盲目决战、然后损兵折将,那导致仙云宗比赛被终结事小,让徐胖子、鲜于超等人因此负个伤,甚至遭到毁灭性伤害,那才是会让自己后悔终身的事……

看來,还是只有万妖幡……

烈盘心念已决,正要出手,却听得旁边有一个声音笑着说道:“什么九州御天火之术,就这漏洞百出的咒术,看我來破它,”

众人均是一楞,朝那声音看去,只见说此话者,正是号称仙云宗第一防御高手的李会阳,

防,

这个字所代表的含义是多种多样的,

很多人认为防御就是抗击打能力,肉身强悍、刀枪不入就是最好的防御,可实际上呢,

刀枪不入的无敌金身固然是极强的防御手段,但防御的概念,却绝不仅仅止于抗击打能力而已,

在李会阳的心中,防御这两个字的解释会更深入一层,

它不仅仅只是抗击打能力,而应该是,让敌人的攻击无法切实的打击到自己,

那躲,也对也不全对,因为除了躲避,还可以破招,

有人说最猛的进攻就是最强的防御,这就是李会阳的防御理念,

“九州御天火之术,招御九州之天火來朝,那原本是个千人规模的大禁招,也只有达到千人规模时,招來的天火无穷无尽、且几无任何死角,火元素也凝练到一个极致,无法靠任何人单独操控,才是真正完美无暇的九州御天火之术,”一柄青锋已握到了李会阳的手中,他浑然不顾头顶那随时都呼之欲下的九州御天火之术,淡然的说道:“可眼下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