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紫金弹(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人规模而已,灵元不够强,聚集起來的所谓天火不过是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火元素而已,空有其形而无其神,未曾因量变而达到质变,自然也就无法称之为威力无穷的天火,除了空有九州御天火之术的外形之外,这充其量也就是个威力和范围稍微大点的焚天火海之术,只是诸位未曾修习水火之道,因此才被那诺大声势给麻痹了感知而已,若是鲜师兄和烈师弟,恐怕单凭自身能力都能在这咒术下毫发无伤的走出去,”

李会阳修的是大五行剑决,而不论是鲜于超、欧阳兰或是龙印真,都是纯粹修的剑道,烈盘所会虽然广一点,甚至凤凰仙体也和火元素多少能拉上一些关系,但毕竟不是主修五行水火之道的,在这方面自然不如他的认知和感知准确,至于还有个胖子,那自然就更不用多说了,

“靠,阳哥,你刚才可是说能破的,”胖子吓了一跳:“盘哥和鲜老大虽然能抗,可咱们就差了点了,就算阳哥你和欧阳师姐再加上老龙,拼下命也都能抗,可我还是不行啊!”

“怎么到我这里就成老龙了,我有那么老吗……”龙印真有点不爽,

李会阳笑了起來:“放心,自然要破它,”

他抬头看向半空,手中灵剑一挑,脚底生风,在那阵内荡起一圈剑舞:“一个漏洞百出的假咒术,要破之,攻其薄弱之点、引领火元素归流即可化为己用,烈师弟,将八方绝秘阵稍稍开上一丝,可供我剑气倾出便行,”

“好勒,”烈盘笑着微一挥手,

他相信李会阳,这绝不是会拿同门性命开玩笑的队友,何况,就算真有万一,自己也还有万妖幡,足可随时应对一切变化,保所有人一命了,

只见李会阳手中灵剑绕出一道火红色的剑气,有如火灵,朝着绝秘阵那丝刚开的缝隙之处直窜而出、冲天而起,如一根直线般瞬间捅入整片火云之中,

只见半空中那活动剧烈之极的火云,被那一丝丝火灵之气注入之后,就开始逐渐变得安静了下來,

原本狂暴的火元素能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和的火、理性的火、优雅的火,一如李会阳大五行剑决所展现出來的剑道那般,温和恭良,循循善诱,

他同化了那片火云,与李会阳专精的大五行剑决、火之道上的造诣相比,雾裕山众的九州御天火之术就只是个笑话而已,充其量只能算是死记硬背了咒决和施术方式的邯郸学步,压根儿就还沒有在火之道上入门,论对火元素的掌控,便是十个來宏盛也不是李会阳的对手,

“让他们尝尝自己酝出來的‘天火’,”李会阳大笑一声,优雅的剑舞转而增快,剑尖倾下,空中的红色火云化为无数点点火芒,如流星火雨般四散着朝下方疯狂倾泻而下,

原本庞大无比的火元素,已被李会阳分化和分散,他无心杀人,此时倾下的火雨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数量虽多,威力却并不甚强,余威打到八方绝秘阵的防护罩上时,也只是溅起无数火星,如同烟花般绚丽灿烂,只苦了雾裕山六人组,压根儿就还沒搞懂原本好好的、已经酝酿到八成的九州御天火之术,怎么会突然就失去了对其的掌控,然后突然就铺天盖地的砸了下來,闹了六人一个灰头土脸,纵是强如來宏盛,虽是未曾在这等小威力的火海中受伤,可措手不及之下,全身衣服也被那火海给烧了个七七八八,东一片西一瓦的,狼狈之极,

“哈哈哈哈哈,阳哥你实在太牛了,”胖子大笑道:“好一个天火烤乳猪,只可惜少了点美酒,不然一边尝着美酒,一边看着这帮烤乳猪在火上跳舞,那滋味想必一定美极了,”

“仙云宗,”

一声愤怒的咆哮在阵外响起,

來宏盛这下是真的怒了,

他一向就不是一个很大度或者说很有修养的修真者,恰恰相反,他的个性有点阴暗,甚至有点极端,

雾裕山,单听名字便已可想像在那一片浓雾笼罩中的阴山是何等阴暗的存在,能挤身入仙品大会,能在中土修真道的名门正派中占据一席之地,可不见得它雾裕山就也真是什么名门正派了,它只不过是仙道联盟中的一员,实力能排进仙道三十六顶级宗门,算是其中的一支而已,

事实上,只要能遵守仙道联盟所定制的一些法则和规矩,任何拥有足够实力的宗门,不论正邪,均可加入联盟中來,如魔宗便是这其中最大的代表,而雾裕山,大概就是除了魔宗外,联盟中最阴暗、最邪性的宗门了,作为雾裕山大师兄,來宏盛想不邪气都难,

不论是在宗门还是在仙道或是在世俗,只要是來宏盛在的地方,从來就沒有什么与人为善的说法,他从小在宗门中看到的便是弱肉强食,生存的便是在那物尽天泽的环境里,只有够强、够凶,才能让别人害怕你、才能更好的活下去,这已成了他的本性,为此,他不择任何手段,

不错,正是不择手段,沒有任何规则可言,当今世上,除了魔宗太子,就算是齐谊他都不放在眼里,那便是因为太子行事无所顾忌,而齐谊到底自称正道君子,他得讲究所谓的规则,讲规则的便是弱者,被打了脸还笑的,更是弱者中的弱者,

他本就沒有把仙云宗放在眼里,可之前连续两天的久攻不下,之后自己亲自上阵,还用上老二的易容术、老六的阵术,甚至是六人组合的九州御天火之术,竟然都被那小小的仙云宗乌合之众一一化解,

别说被对方化解如此多招数了,就算仅只是认真起來对付小小仙云宗这一点,也让他感觉无法接受,

这是一种耻辱,奇耻大辱,

此时的來宏盛双目中一片血色,不是什么血祭之术,而只是纯粹的愤怒,

“这还真是第一次,被你们这样低劣的小门派蠢材戏弄,”來宏盛衣不蔽体的站在火焰之中,却给他的那份愤怒凭添了几分气势:“我要你们死,仙云宗的垃圾,”

“菜鸟,连禁咒都沒用,等你破得了我仙云宗的八方绝秘阵再叫唤吧,”欧阳兰呵斥到,

“一个破阵,”來宏盛一甩手,手中已出现了一个乾坤袋:“接着,”

他手影纷飞,十数枚黑影朝着八方绝秘阵的护罩便冲了过來,

那黑影來得又快又疾,还未接触到护罩,却见阵内自起数柄飞剑和光影齐齐迎上,鲜于超、李会阳、欧阳兰、龙印真、烈盘,甚至胖子的灵箭都同时出手,此时虽还不知那黑影到底是何物,可所有人本能的便感觉到危险,

剑影黑影眨眼相碰,

只听得一片轰然炸响之声,

原本光芒耀眼的所有拦截法宝,瞬间便被炸得黯然了下去,摇摇欲坠,

是雷火弹,,

不,

不不不,

雷火弹哪会有这般威力,,

只见四周山摇地动、烟雾漫天,直连整座秘境都好似被震得晃了起來,

阵内众人除了烈盘之外均是一声闷哼,

刚才出手拦截不及细想,用的都是本命法宝,特别是鲜于超的十绝剑,六剑齐出,那可是六股连接着他心神的神魂之力,吃这股突如其來的剧烈爆炸,旁人还只吃了一次,他可却等于是同时吃了六次,站在阵内的身子一晃,险些沒有站稳,其他如龙印真等人的脸色也不好过,唯有胖子和烈盘沒事,胖子那射出去的箭本就不是什么本命法宝,而烈盘用的盘龙金剑,自然更非本命,

“是紫金弹,”烈盘脸色一变,

这玩意,他还只是在铁炉堡的铁战家中见到过一次,雷火弹的升级版,而且是连跳好几级那种,普通修仙者根本就接触不到的东西,甚至在整个仙道联盟中都属于是违禁品一级,只是一些主要修仙城镇,比如铁炉堡之类拥有纯粹修仙者军团的大势力,专用來给城镇军团布防的,其威力之大,多了不说,普通世俗中的金丹老祖,挨上那么三四发,铁定得把命交代出來,

这亏得是众人同时出手,若是有谁与那來宏盛单独对决,冷不丁的吃他这一炸,那才真是不死都得脱层皮了,

他飞快打开八方绝秘阵,让众人将本命法宝招了回來,还未來得及有下一步动作,对面已是黑影飞扬,

“老大,,”

“靠,对付仙云宗而已,这也太奢侈了吧……”雾裕山几人看得目瞪口呆,

來宏盛是真的豁出去了,

这批紫金丹,本是他花了大价钱弄來,专用來对付魔宗太子的杀手锏,几曾想过会早早的在第二轮预赛便即用上,先前扔出那十几颗,已经让他肉疼不已了,可竟然被对方拦下,

他也是怒红了眼,直接就将乾坤袋里剩下的三十几颗全扔了出來,

“都给我去死,”

只见漫天紫黑色的弹影如暴雨般倾盆而下,

阵内人人变色,

刚才拦截那紫金丹时便已知此物的威力,连达到上品法器层次乃至灵器层次的法宝都差点抗不住,险些在那大爆炸中被毁掉,八方绝秘阵就更不用说了,若是沒了防御,让众人以肉身抗此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