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紫金弹(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躲到我身后,”鲜于超一咬牙,猛一甩背,背上那大剑匣‘轰’的一声砸到地面上,

十绝剑阵,

早已在仙云宗大名鼎鼎的十绝剑阵,便连欧阳兰和李会阳都从未见过它十剑齐出的完整版,鲜于超曾经出剑最多一次,便是十年前的宗试上和欧阳兰那一战,也出动了七剑,还远未到要拉剑匣的地步,那威力已是无边,此时瞧这架势,竟是要十剑齐出,,可刚才他与紫金弹第一轮交锋已吃了暗亏,神魂受创,还能用得出十绝剑阵吗,

只见鲜于超伸手拉向剑匣顶端的一处铜环,还未拉开,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按住,

“都别动,朝我靠拢,”

那是烈盘的声音,

随即,一片白茫茫之色瞬间笼罩到了所有人的头顶,将六人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來,

与此同时,紫金弹已到,

八方绝秘阵的防御力虽不俗,可在这等大杀器面前却是浑然沒有半分招架之力,瞬间便已被炸毁,火光顿时涌入阵中,如同吞噬了一切,

‘轰’,

‘轰轰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冲天而起的一朵蘑菇云弥漫到整片天地,

山摇地动、风云变色,

三十几枚紫金丹,那已经足以摧毁一只金丹老祖所组成的小队,足以摧毁宗门山下三环镇一样的小镇了,

雾裕山众人早已御剑高高飘飞而起,远远悬立在十数里外的半空中,

“这帮仙云宗的孙子,这下该是尸骨无存了,”老二咬牙切齿的说道,

“敢与我雾裕山为敌,真是不知死活,”

“哈哈,老大这紫金丹威力果然够强,区区仙云宗小贼,能死在老大的紫金弹之下,也真是抬举他们了,”

五人一人一句,却不见旁边來宏盛面色铁青,

“都给我闭嘴,”他一声暴喝,冷冷的看向身边五个师弟:“对付区区仙云宗,竟然逼我用上紫金弹,还是全部,这也值得你们得意,,一群废物,竟然连一个小小的八方绝秘阵都对付不了,等回了宗门,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五人顿时闭嘴,噤若寒蝉,

來宏盛满脸铁青的看着那升空而起的蘑菇云,心中是又恨又悔,

沒了这批紫金弹,他也就等若失去了和魔宗太子掰手腕的资格,这本该是他最大的底牌,竟然被逼用在这样一群垃圾的身上,

等等……不好,

來宏盛突然面色一凝,失声道:“信物,”

花费如此大代价來杀仙云宗那六人,除了要出口胸中恶气之外,更多的原因则是因为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快三天时间,已经來不及再去找另一件信物了,

比赛的信物,才是最紧要的,虽说沒了紫金弹,无法再和魔宗太子去争那小组第一的名头,可以雾裕山的实力,以及自己对灵剑山等主要对手的了解,只要过了这轮,那争争第二出线还是有希望的,可刚才那剧烈的爆炸,整个范围内绝对都是片瓦不留,那信物也不知会不会被直接炸烂掉,一块被毁的信物,可沒法拿回去交差,那恐怕都不用调查,便人人均知在秘境内使用紫金弹和九州御天火之术的便是他雾裕山來宏盛了,

他有些急切的看向前方,只见得前方大爆炸后的烟雾逐渐消散,已能瞧得清一点大概的轮廓,

原本一片平原般的地形,已被紫金弹的超强爆破力给炸得深陷了下去,形成一个巨大的天坑,好似已空无一物,

不,坑底似乎有什么东西,

來宏盛双目一凝,

只见烟雾缭绕中,那坑底隐约可见一大团白色的怪肉,足有数米见方,且好似具有生命力般缓缓蠕动,

比赛的信物定然不可能是如此庞然之物,难道那是……

來宏盛瞪直了眼睛,

只见那一大团白肉的蠕动加剧起來,紧跟着竟好似块白布般被揭开,露出里面的六个人影,

胖子跳着脚从包子的‘肚子’里蹦了出來,不停的拍抖着耳朵:“靠,脑袋都给我震晕了……”

“知足吧你,三十几颗紫金弹,你还能活命,已经是侥天之幸了,”旁边李会阳笑着说道,

“烈师弟竟然有如此强大的防御法宝,早知如此,刚才就不用担心了,”

龙印真笑着说道:“连三十几颗紫金弹都轰不破的防御,恐怕就算是面对上魔宗太子之流,将这法宝一罩,咱们至少也能先博个不败之地吧,哈哈哈哈,”

烈盘暗自苦笑,本是打算坚决不在比赛中动用万妖幡,沒想到才只第二轮便已破了誓,不过刚才也确是情况太过紧急,救人要紧,

他摇头道:“法宝是法宝,比赛是比赛,这次是性命攸关,不得已之下我才动用,若是正常比赛,我可不赞成靠特殊法宝取胜,那纵是真赢了,也索然无味,”

“哈哈哈,烈师弟说得好,”鲜于超的目光已看向十数里外悬在半空中瞠目结舌的雾裕山众,冷冷的说道:“要赢,咱们就靠真本事,否则岂不成了和那帮杂碎一样的垃圾了,,”

鲜于超虽豪迈,但平时说话极少有骂人的时候,这次竟然骂上了‘杂碎’‘垃圾’,可见心中已是怒到了极致,按在剑匣机关拉环上的手掌更是从未曾离开过分毫,

“不错,那就是一帮垃圾杂碎,”胖子对骂人这种事儿绝对是最來劲的,小胖手遥遥一指,冲着十数里外半空中的雾裕山人等大声喊道:“听到沒有,雾裕山的垃圾杂碎们,给点真本事瞧瞧好吗,,”

他喊声用上了灵元之力,声传方圆数十里地,

來宏盛等人自然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哪怕便是目力稍差的老六,也知那边情况了,

他、他们、他们沒死,,

來宏盛险些从半空中惊得栽跌下去,

那可是足足三十几颗紫金弹,就算是一柄灵器,也直接可以他炸烂了,可竟然沒能要了这六个仙云宗垃圾的小命,,

而且,刚才是那个最弱的小胖子的声音吧,他说什么來着,雾裕山的垃圾杂碎,,

我堂堂雾裕山,仙道联盟前二十大顶尖宗门之一,竟然被一个刚刚进入联盟还不到小半年的不入流宗门当面叫骂,,

“哈哈哈哈哈哈,”來宏盛怒极反笑:“活得好,活得好,本大爷正觉那般炸死了你们太过便宜你们了,今天若不将你六人剥皮抽筋,我便不叫來宏盛,都给我上,把那小子留给我,”

他盯准的正是烈盘,

早在第一天他还躲在暗处时,便已亲眼瞧见那比赛信物是被这小子抓了,而且识破老二易容术、破了老六的解阵手段的,都是这小子,若沒有这姓烈的小子,仙云宗这破阵早便已被自己拿下,哪还用得着将珍贵无比的紫金弹给消耗掉,他心中此时对烈盘恨之入骨,一出手便是要命的杀招,

一柄绿色飞芒疾速而至,眨眼间已越过十数里距离,冲至烈盘面门之前,

但凡是绿色的法器,大多数都带毒,这是仙道大会的比赛上明令禁止的,若是旁人用出这招,恐怕难免要让人大惊小怪一番,可眼前这位可是连禁咒和紫金弹都用上了的疯子,自是不可以道理计,

那飞剑來得甚急,烈盘挥剑一格,盘龙金剑与那绿剑相接,只觉飞剑上传來的力道奇大无比,且剑身上透來一股极其浓郁的腥臭之气,让人闻之欲呕,烈盘知那有毒,第一时间闭气,可闭气之举,便等同于自己先隔绝了天地以烈盘今时今日的腕力和修为,竟险些连剑都被震脱手,虎口一阵酸麻,心中暗惊,不愧是盛名之下的九星元婴,随随便便一出手已有如此威力,此人灵元之强、力量之大,实是自己在元婴境中仅见,整个仙云宗内,除了自己,恐怕也就只有还未知底的鲜于超有本钱与之一战了,

脑中念头虽然转得飞快,可手上却未有分毫停歇,

将那飞剑荡开,晃眼间瞧见对面來宏盛原本的站立之处已沒了人影,烈盘想也不想,顺手便是一记百人斩朝着正前方猛挥而出,

‘轰’,

巨力的斩击正中前方原本空无一物之处,一道透明的身影被百人斩的巨力生生砍得原型显现,可眨眼间,便已再度消失无踪,

这不是速度太快让人瞧不清,

烈盘相信自己的眼力,别说以來宏盛的速度,就算是魔宗太子乃至号称天下第一元婴的无量山齐谊,也绝不可能让自己瞧不清他们的动作,

隐匿之术,

烈盘不知他究竟是通过空间法则來达到隐匿目的,或只是单纯视角光线上的欺骗,亦或是幻术之类的迷惑,但无论是这其中的哪一种,都有一个最简单有效的破解之法,

他闭上双眼,甚至的耳朵、鼻子,关闭五感会让人的第六感更为强大,

此时细细的用心去感受,原本就已经极强的神魂此时变得更加的敏锐,立刻便感觉到左侧处有一不明之物在隔着空间之壁飞快靠近过來,

这家伙的隐匿之术,是进行空间穿梭,难怪对方一隐身,便连一丝灵元气息都感知不到,原來是已经进入了另一个的空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