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给我留着(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微微一笑,

能在一瞬间之内就将自身隐沒入空间中,并且在虚空乱流的短距离内穿梭自如,还能找准现实中敌人的位置,及时窜身出來,视空间壁障如无物,

这等手段,这份儿对空间法则的理解,比之前在将军城交过手的金丹老祖宁大海可还要更高明一分了,这恐怕已到了在空间法则上登堂入室的级别,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虽看准对手位置,却并无躲避之意,此时手中的盘龙金剑一提,灵元运转、心随意走,一股无边霸气自他全身上下轻轻往外一震,

“断魂斩,”

霸星九剑第四式,号称可斩魂切魄、断尽天下一切虚妄之物的破元、乃至破次元攻击,

空间壁障便属于是异次元存在,用普通攻击,无论多强、无论多大的力量,都无法触碰到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空间壁障半分,唯有专门破元攻击方能奏效,先前那随手一斩便用上了些许断魂斩中的元气攻击,但却只是下意识下,随手副带上的效果,这次,却是货真价实是断魂斩,

那边來宏盛刚刚才穿过虚空來到烈盘近前,还未來得及出手,却见对方照着自己面门当头便是一剑劈下,

他也是楞了楞,

自从领悟空间之道,挤身于仙道中顶尖级别的元婴强者之后,但凡用出这一招时,除了自己那老鬼师傅,还从未被人直接看破过,即便是上一届仙道大会,面对天下无双的魔宗太子,自己只要遁入虚空中,对方也是毫无办法的,只能静静的等着自己出手,然后再反击,不是魔宗太子无法斩破空间穿梭虚空,而是在虚空之中,那是真正的來宏盛的天下,那里所存在的一切法则,都是以空间法则为基础,在那里战斗,來宏盛如鱼得水,实力足比现实中可以翻上好几倍,即便是太子、齐谊这等高手,也绝不敢在与來宏盛战斗时踏足虚空半步,若不是太子在现实中的战力实在太强,强到让來宏盛只要一敢现身便会被直接打得缩回去,并且最后因战斗拖延的时间太长,被以点数判败的话,恐怕当今天下第一元婴高手的名头,就落不到太子和齐谊的头上去了,

用太子的话來说,只要來宏盛呆在虚空中,天下间便沒有任何元婴可以拿他有任何办法,因为他已立于了不败之地,除非大家都是同修空间之道,并且在空间法则上有着和來宏盛同样的高度,

这是让來宏盛在上一届仙道大会上一举成名的经典一战,也是让他从原本的默默无闻,挤身于天下最强元婴高手中的资本,也是最让來宏盛引以为傲的一句评价,

他不相信烈盘能看破他的隐匿位置,更不相信对方这一剑真的是冲他而來,

只是普通的、心慌意乱之下的乱砍而已,

可这念头才刚刚冒出,一股要命的危机感便已笼上心头,

他下意识的举剑封档那仿佛根本就不可能碰到自己的一剑,但想像中的‘落空’却并未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般的巨大冲击力,

‘轰’,

一声巨响,

空间在烈盘的剑下荡漾,一道黑影凭空从虚空中被狠狠抛震而出,

断魂斩,破元之力之是其攻击特性,而剑招本身的力量和威力,亦是更在万人斩之上,这是足以将烈盘力量增幅三十倍左右的恐怖攻击,饶是來宏盛实力极强,又有空间壁障先卸了烈盘大半力量,可仓促间被如此一剑当头劈下,亦是拿捏不住翻腾的血气,全身五脏六腹险些移位、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空间法则失效,整个人被震飞了出來,如一发炮弹般直射载到数里之外,

“藏头露尾的,也配称九星元婴,”烈盘仗剑而立,看着被轰飞出去,满脸不可置信的來宏盛,淡淡的说道:“若沒有点新招,那你绝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趁早滚蛋吧,”

他现在轻松极了,原本最担心的布置在这周围的那些陷阱,早在紫金弹的爆炸中便已被尽数毁掉,而若只剩下雾裕山这几个家伙的话……

烈盘这边交手如电光火石,两剑來回不过半秒而已,直到此时,那边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几人才刚刚冲至战场,同时惊呼出声,

“老大,,”

这几人实难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不败一样的战神神话,连面对魔宗太子都能先立于不败之地的來宏盛,全力出手之下,竟然被一个第一次参加仙道大会的无名小卒给劈得吐血,,

几人一楞神间,一柄重剑已照着五人当头劈來,一个女人的暴喝声响起:“雾裕山的杂碎,还是先管好你们自己吧,”

欧阳兰,

一出手便是疯龙十八斩,

这绝对是个火爆脾气的女人,要说仙云宗的六人组里谁性子最急,另外五个男人赶这女汉子可都差得远了,这三天來早已被雾裕山藏头露尾的攻击,骚扰得心头无名业火暴起,她本是想要收拾对面领头來宏盛的,可对方既不找她,而且一出手便是那神鬼无踪般的空间隐遁,让她想劈都找不着劈的地方,自然是把火气全都得撒到这边五人头上,

雾裕山五人组单体实力虽不甚强,但本是练有一套合击之法,组合起來足以将每人的战力头提升到标准八星的程度,可刚才全都被烈盘劈得來宏盛吐血那一剑给惊着了,一时间未曾反应过來,待感觉到头顶重势落下时,哪还來得及去组什么战阵,仓促间各人出手迎击,吃欧阳兰疯魔似的接连两剑,瞬间将五人给劈散开來,所幸疯龙十八斩这前两斩的威力还不算特别大,五人虽是被劈得四散狼狈,手酸脚软,可终是未曾有人受伤,

“组战阵,”老二高声狂喊,

另外四人心领神会,趁着欧阳兰第三剑还未劈下,飞快的朝一处靠拢,

眼看五人快稳下阵脚,龙印真飞身一跃,

“欧阳师姐,我來助你,”

龙吟剑出,虎啸龙吟,

一道剑笼瞬间成形,数以万计的森寒剑芒之墙,将快要抱团的五人瞬间如天人永隔般的完全隔绝开來,雾裕山五人最强的便是五人组战阵,如此被分隔开,无法组阵,实力甚至还不如最普通的七星元婴,再无任何威胁可言,

龙印真大笑道:“欧阳师姐,给你留两个,这三个是我的,”

“龙师弟,不许抢我的猎物,全都给我,”

“哈哈,憋了好几天了,可不是只有欧阳师姐你火气大呢,”

“那也得留三个给我,最多分你两个,”

“靠,师姐、老龙,你们也太能争了,”徐胖子欢快的冲上前去,抬手便是冲着最矮的老六射了一箭,他看得老六破阵时的手段,阵法之道确实还过得去啦,不过实战身手嘛……绝逼是五人中最弱的一个:“用不着争,这个给我,你们一人两个,刚好,”

“给你,你行吗你,”龙印真哑然失笑,

胖子怒道:“好歹我也是咱仙云宗六人参赛队的正式队员,咋那么瞧不起人咧,今儿我揍定这孙子了,谁也别來帮忙,谁帮忙我和谁急眼儿……”

他话音未落,只见龙印真的剑网、欧阳兰的重剑全都收了起來,雾裕山五人组,却已只剩了一个老六如寒风中的麦子般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而另外四人,早已被打晕了扔在一边,

分散开來后还不到七星元婴的层次而已,对于欧阳兰和龙印真这等级别來说,只要还沒迈过七星那条坎的对手,哪怕是再怎么无比接近七星,那仍旧也是和世俗中那些普通的元婴强者沒什么区别,要想拿下,实在是太容易了,都不需要什么招,纯粹力量上的碾压,一力降十会而已,

眼看对手只剩下了一个,而且还是自己亲自指定的那一个,胖子反倒脚下一个急刹车,咽了口唾沫,

欧阳兰抱手而立,笑着说道:“徐师弟,特地给你留的,这也就是你,要是别人开这口,我还不留呢,”

“上吧,”龙印真也冲他点了点头,

胖子头皮一阵发麻,

这俩货,刚才还看着一副义愤填膺、杀气腾腾,不多杀一个誓不罢休的样子,可不成想转眼却就成了这副德性,这也忒他妈歹毒了,那再弱,好歹也是个元婴修士,而且还是接近七星级别的元婴修士,还真要让我一个小先天去打啊,自己吼那话,本來就只是來凑个热闹嘛,你们刚才连四个都瞬间收拾了,顺手再多收拾一个要死啊,这俩货也忒毒了,

胖子干咳了两声:“那什么,恩,吁……啊,”

他一捂肚子,面色蜡黄:“我要拉屎,”

他脚下生风,冲那天坑里一钻:“你们帮我看着那杂碎啊,谁都别出手,也别让他逃了,等本胖尊拉完屎出來,铁定要和他分个高下,教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天下第一箭,哎哟哟喂,不行了不行了,疼死我了,谁有手纸,,”

“给我去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