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给我留着(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暴吼在此时炸响,

双眼血红、浑身狼狈的來宏盛从一片被自己撞倒的废墟中冲天而起,目光灼灼的盯向烈盘,

“暗影七杀,”

只见他陡然再度从空中消失,紧跟着,在烈盘的上下左右全方位同时闪起七个扭曲的空间波痕,

“还來这招,不过是数量变多些罢了,”烈盘连动亦未动,仿佛早已看穿那七剑的來势一般,七道剑影竟也如‘无根’般凭空而起,朝着七个刚刚才显出空间波痕的位置迎上,

剑轨击,

利用剑之锐道切破空间,竟在來宏盛的七道攻击还未出现之前便已在异空间中将其拦截,

紧跟着,便再是一记断魂斩,

半空中的虚空壁障震颤,一声惨叫,一道人影再度被震飞射了出去,狠狠的砸在沙堆中,将那片沙地砸出一个深陷的大坑,

与此同时,來宏盛那原本阴盛之极的灵元之气也瞬间弱化了下來,

他受了伤,

在烈盘断魂斩的攻击下,能硬抗住还不受伤的,那恐怕得是齐谊和太子那等级别才能拥有的正面能力,要不然,就是专精于力量型,如欧阳兰这等,來宏盛虽号称九星巅峰元婴,但他真正强的却只是对空间之道的利用,欺负在元婴境界内无人能单纯靠肉身无视虚空乱流的危险,先立于了不败之地而已,

“同样的招数已经失败了,却竟然还用到第二次,黔驴技穷了吗,”烈盘摇了摇头:“你远远配不上你那九星巅峰元婴的称号,”

那沙坑中一片宁静,隔了许久,才看到來宏盛披头散发、嘴角抹血的飘空悬起,

对于修真者來说,同样的招数用不着用上第二遍,能破就是能破,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巧合破招之类的说法,虚空遁术在这人面前毫无用处,对方不但能看穿虚空壁障,直接找到自己的本体,甚至还拥有着随手切开壁障來直接攻击自己的能力,來宏盛仗以成为顶尖九星元婴的资本沒有了,就如同是一只被拔了牙和爪子的老虎,顶天了只能算是体型稍大的猫而已,

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自己被对手克得死死的,五个师弟也被对方擒下,之前两天布在这周围的各种陷阱之类,也直接在紫金弹的那波攻击中被自己亲手毁得渣都沒剩,连最后一点翻身的机会都不再拥有,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惨败,从团队、到个人,哪怕是上一届在面对魔宗太子时,他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惨败,

这是一个强队,

那个女人,刚才对付自己五个废物师弟时用的那是传说中的疯龙十八斩吗,,仅只两剑,便已将五个师弟的阵形给劈散,而后來出手那男人,那是万剑决,,号称剑道中至高无上的万剑决,,竟然出自一个元婴修士之手,随后更是在眨眼间便已生擒下自己两个师弟,

虽说自己这五个师弟确是蠢材,可好歹也是接近七星元婴、能代表雾裕山参赛的正式队员,这绝不是弱者,竟然眨眼间便已被那两个家伙给搞定了,还有,那个背着剑匣的男人,隐隐好似这帮仙云众的精神领袖,虽未曾见他真正出手,可举止间已是有着一派宗师风范,而另一个用剑的家伙,之前更是以一套火系法则的剑舞,生生搅乱了自己六人苦练许久的九州御天火之术,就更别说那个能直接看破自己虚空遁象,更能仗剑越过虚空,直接将自己生生劈到吐血的恐怖存在了,

不过,这个‘恐怖’,应该是仅只针对自己而言,

自己最后的暗影七杀被破时,來宏盛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那七道剑影,是穿破虚空而來,那个姓烈的,竟然也是操纵空间法则的高手,

是的,一定是这样沒错,他的空间法则比自己更高明,所以他可以直接看穿自己的隐遁术,可以剑破虚空直接攻击到自己,哈哈哈哈哈,还当是这仙品大会出了个堪比魔宗太子的大黑马,结果却只是凑巧克制了自己而已,

那姓烈的在最开始时就沒有说错,让自己等人别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想必对方早通过资料了解过自己,知道自己的特点,刚好被他针对,因此有持无恐,只可惜自己之前实在是太小瞧了仙云宗,若是一开始时自己就将他们视为最大的对手,从一开始就别想着热身练手,直接全力以赴,不给对方适应时间的话……

不可否认,仙云宗很强,这是一个被所有人低估了的队伍,但,顶多也就是地级一线而已,还无法和魔宗等天阶队伍相比,

他悬在半空中重重的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烈盘,

可眼中的血色、盛气、骄傲和愤怒,全都在粗重的喘息声中逐渐的变得平静了下來,直到粗重的喘息声也不再听闻,來宏盛如一尊鬼影般悬空而立,披肩散发,长发飘飘,

烈盘沒有落井下石的给他补上几击,他觉得來宏盛栽在自己手里,其实也挺冤的,

恰好自己神魂很强,又有半成品的玄天眼,可以穿过空间准确的判断出对方位置所在,又恰好自己会一手剑轨迹和断魂斩,均是可以斩破空间的攻击,这两样手段,恰恰把來宏盛给吃得死死的,否则,以对方对空间法则的理解和掌控力,换一个别的对手,哪怕是强如太子之流,也只能被动的防御,等待來宏盛偷袭出击的那一瞬间來作出反击,那等同于对方已经先立于了不败之地,就算偷袭不了自己,他也可以转尔偷袭胖子等人來扰乱自己心神,那胜负就真未可知了,

大会行卷中将他评为九星元婴并非空穴來风,不过,他在别人那里有九星水准,但到自己面前,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顶多也就是只病猫,恐怕八星水准都还算不上呢,确是输得很冤,

烈盘不动手,其他人自然也不动,

仙云宗到底不是雾裕山,规则这样的东西,或许对雾裕山这等邪道魔修來说约束力不大,但对仙云宗这样的名门正派,却绝对有着极强的约束力,赶尽杀绝,向來都不是他们的作风,

“仙云宗,烈盘,”來宏盛的喉咙里爆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别得意得太早,以你们的偷奸耍滑的实力,下一轮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我会笑着在看台上看你们每一个人哭,”

“喂喂喂,要脸不,”胖子一边‘拉屎’一边嚷:“偷奸耍滑、阴谋诡计的是你们好吧,”

“哼,”來宏盛再不打话,身形一隐,也不管那五个师弟死活,飞遁而去,

那边胖子赶紧从临时茅坑里跳了出來,大喊道:“危险,盘哥,那家伙是不是在我身后,,”

众人虽不如烈盘那般能用神念感知到來宏盛在虚空中的位置,可却都能感知他已经去远,危险已经不在,欧阳兰笑着问道:“徐师弟,你拉完了,我们可还把这人给你留着呢,”

“仙云宗,你们欺人太甚,”老六怒道:“要杀要剐就直接來,”

胖子一个激灵,瞧了瞧虽然已经注定失败,但却隐现怒意、摩拳擦掌的老六,赶紧提着裤子又蹲了回去:“还沒拉完,等会儿,都别和我抢啊,留着他,”

胖子到最后也沒能从茅坑里出來,倒是所有人都信守着‘承诺’,真把老六给他留到了最后,直到第三日的比赛时间结束,众人的参赛牌上发起一阵光亮,数十个光柱一般的传送阵从秘境天空中当空笼下,

胖子正百无聊赖的假蹲在天坑里玩沙子呢,那天空中光柱一照,心头大石落下,胸口的参赛牌一确认,只觉眼前光景变幻,人已站到了秘境出口之外,

不得不说这大宗门号牌传送的手段确是比仙云宗那小门小户所用的定点阵法传送要强了许多,

烈盘感觉这是一种类似无双给自己那枚南冥传送令类似的技术和法则运用,当然,南冥传送令显然更高级,那往返的距离,甚至能跨越三千大世界和亿万小世界,从这里直达南冥仙界之中,和这种秘境传送令显然又不可相提并论了,

目光一扫,仙云宗人众全都在身边,胖子假装提着裤子:“靠,怎么就回來了,我这屎还沒拉完……”

众人均知他是不敢真和那老六单挑,心中好笑,倒并不点破他,

欧阳兰问道:“咱们要不要把雾裕山使用禁术、紫金弹那些破事儿揭发上去,”

“那必须的啊,”胖子立刻把脑袋点得跟波浪鼓似的:“不能让那帮孙子好过,靠,这些天差点沒把咱们给憋疯,”

烈盘伸手就是一记爆栗,笑着说道:“大局为重,”

鲜于超表示赞成:“比赛要紧,无谓多生事端,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研究下一轮预赛的资料和情报,拿出所有精力來应对下一轮,若是卷进和雾裕山的官司纠纷中,比赛方无时不刻的來调查取证,那咱们可就什么时间都沒剩下了,”

李会阳等人,甚至包括脾气最火爆的欧阳兰都点了点头,

比赛才是大家现在最要紧的事,至于说雾裕山,就算告上去,顶多也就是罚其禁赛,不可能有什么大不了的惩罚,反正多行不义必自毙,倒是用不着去浪费自己的时间,

只有胖子嘟嚷道:“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