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十绝剑阵(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妹,不得无礼,”

“小胖,把你嘴给我闭了,”

烈盘和盖叶同时出声喝止,

那大小姐显然极听盖叶的话,小嘴翘得老高,却不敢再吭声,胖子嘿嘿一笑:“得,盘哥让俺闭嘴,俺就闭嘴,”

烈盘和盖叶都是暗暗苦笑,有这对活宝在身后,两人虽有心聊上几句,却显然不大合时宜,

盖叶又抱了抱拳:“我灵剑山美酒无数,盖某又颇好这口,这次虽是外出比赛,也沒忘了带点在身上,盖某与烈师兄颇有眼缘,待预赛结束,定请烈师兄和仙云宗各位同道品酒一叙,也当为舍妹两次无礼赔罪了,”

“呵呵,赔罪不敢当,若盖师兄有兴致,烈盘必然奉陪便是,”

“请,”

“请,”

待盖叶半推半拧的将那大小姐给带走,旁边鲜于超才开口道:“这盖叶虽名气颇大,却沒什么架子,言行间颇有礼数,是个名门正派大弟子的风范,倒是可以结交一番,”

“有实力还谦虚,又好酒,我就喜欢这样的家伙,”就连最挑剔的欧阳兰都说道:“简直比他那师妹强了一百倍都不止,”

“哈,欧阳师姐不会是看上那盖叶了吧,”李会阳和她打趣惯了,两人在宗门里斗了几十年,谁也压不过谁,可相互间交情倒是极好,

“滚一边去,”欧阳兰瞪了他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哎,要我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会不会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呢,”胖子摇头晃脑的说出肺腑之言,却换來所有人鄙视的目光,

台上的统计数据很快就出來了,

一名无量宗的金丹老祖捧着张卷轴走了出來宣布道:“第一名,魔宗,从靠近信物百里范围到捉取信物,总共用时三柱香,”

“第二名,仙云宗,靠近百里范围后,用时五柱香,”

“第三名,灵剑山,用时六柱香,”

“第四名,乾龙宗,用时六柱半香,”

这结果一出,台下一片宁静,魔宗自是对这结果毫无所谓的样子,灵剑山和乾龙宗的人却是忍不住朝仙云宗众人这边瞧了过來,

大家都经历过捉拿信物那‘痛苦’的阶段,知道手里这小小的玩意到底有多难对付,仙云宗竟然只用了五柱香时间便已将之擒住,足见其并非纯粹靠狗屎运爬上來的运气队,红衣大小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瞎猫撞上死耗子吧他们,听说他们抓到的好像是速之信物,那个姓烈的小白脸刚好速度挺快,呸,还是狗屎运,要换了咱们这火之信物,铁定把他们全队都给烤焦了,”

盖叶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这位师妹,他可是一向都沒什么好办法,

台上金丹老祖将手中卷轴一合:“以上是第二轮预赛的结果,出线四支队伍,下一轮也是最后一轮预赛,将只有两个出线名额,大家有一天的休息时间,都各自回去准备一下,后天早晨卯时在赛场集合,到时自会告知比赛地点,迟到者,将直接失去比赛资格,都自己散了吧,”

一天的休息时间,欧阳兰、龙印真、李会阳和胖子,无一例外的全都选择了好好休息,这几天在秘境内和雾裕山的人斗法,虽说是鲜于超和烈盘挑的大梁,将这几位保护在八方绝秘阵内沒怎么‘操心’,可实际上,一伙人却是沒一天睡过安稳觉的,

心神时刻都在紧绷着,体力随时都在消耗着,那种精神、心理上的疲惫骚扰,才是雾裕山众给仙云宗带來的最大的后遗症,

明天便是预赛的最后一轮,剩下的四支队伍中,魔宗不用多说了,铁定会占一个出线名额,就算是烈盘和鲜于超,也从未想过要在这轮预赛里便去和魔宗争先搏命,事实上,包括灵剑山和乾龙宗在内,压根儿就不会有人有着和魔宗抢那个出线权的念头,

不是他们不敢,

乾龙宗或许稍次一点,但无论是初生牛犊的仙云宗还是猛龙过江的灵剑山,來参加仙道大会可都是抱着雄心壮志來的,不敢说自己能拿冠军,但却绝对有着去争冠军的决心和勇气,

只是,沒有必要,

就算真要和魔宗这样级别的对手过招,那也该留在决赛里去,要用最好的状态、抱着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方有资格与之一战,

预赛就拼命,拉倒吧,还打不打下一轮了,

“我看过也研究过他们的历届比赛资料了,”

山青水秀的小别院内,烈盘和鲜于超烫着一壶温酒,正在商议下一场的战术安排和策略,青照真人虽是名义上的领队,但实际上,每一支参赛队的作战计划,几乎都是由弟子们自行完成的,带队长老只负责接送他们來往无量宗,而并不会参与到比赛中來,毕竟,选择团队赛,本就是一个培养各宗门下一代优秀领袖的过程和锻炼,锻炼他们的领导能力和凝聚力、团结力,名次很重要,锻炼的过程也很重要,各宗派的长老甚至都不会和参赛弟子们住在一起,而是另有专门的住处,

“乾龙宗,仙道大会的常客,从乾龙道尊建立宗门那一年开始,至今六千五百余年,一千三百多届仙道大会,只有三届因为宗门内部之变而未曾参加,数百次杀入决赛,老牌劲旅,经验丰富,这一届里沒有什么特别招牌似的王牌修士,但实力平均,所有参赛者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八星级元婴修士,”鲜于超嘎了一大口酒,说道,

一个八星元婴在这样级别的比赛中并不显眼,但六个参赛者,包括候补的第七人都是八星元婴,这就是一个大宗门的底蕴了,

相比之下的仙云宗就差了许多,

参赛七人里,若算上已经走掉的司徒空在内,也仅只有鲜于超、烈盘和龙印真是准八星,介乎于九星元婴层次,而李会阳、欧阳兰两人次之,在次八星的程度,就是已经迈入了八星元婴的门,但却还并未站稳那种,实力爆发时有八星水准,但若稍微失常一点,沒准儿就会跌到巅峰七星去,而司徒空就更差了,准七星,至于胖子……好吧,沒星,

“六个发挥稳定的八星元婴,”鲜于超笑着说道:“整体实力可不比咱们弱,再加上之前和雾裕山的消耗,明天开赛时大家的状态并不见得能调整到最佳,若是与之对上,欧阳师妹和李师弟应该可以分担去两人,纵是不胜,也不至于会败,但徐师弟就铁定沒戏了,你、我,龙师弟,我们得面对四个货真价实的八星元婴围攻,我估算了下,问題不大,但恐怕对我们的体力会是个极大的消耗,这也罢了,关键是这届仙道大会的奖励非比寻常,我看乾龙宗是有备而來,以这等大宗门的底气,我想到时候就算出现几柄上品灵器,甚至是极其强大罕见的护身灵器恐怕也不稀奇,若是那样,咱们将战得更难,”

他顿了顿,又说到:“我们再看灵剑山,参赛七人中,除了候补的那位纯粹观战的大小姐灵舞碟之外,一名七星元婴,四名八星元婴,看似阵容实力沒那么平均,可却有一个号称九星的盖叶,”

他说着便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似是在回味着刚才那口美酒,又似在想像着传说中九星元婴的风采:“九星元婴……我从未见过真正的九星元婴出手,那是号称最接近大圆满的境界,呵呵,只可惜,我甚至连大圆满元婴是个什么概念都还未搞清,”

“我看过他在上一届仙道大会上的经典战役影像,只可惜水晶影像中只有画面,而并无灵元感应,也无法窥探天地法则的变化,甚至因画面质量,连他的动作都无法完全瞧清,但,那已经让我感觉很强了,”他睁开眼來:“烈师弟有看过吗,便是他与太子那一场,”

烈盘点了点头:“很强,起码,单纯从他的破坏力來判断,绝对在欧阳师姐之上,却并沒有疯龙十八斩的各种限制,爆发力也更强,速度更快、剑招更绝,战斗意识也更清晰,实力极为全面,呵呵,是个绝大的劲敌,与來宏盛那种靠着特殊法则先立于不败之地,才混了个次九星元婴称号的家伙可完全不同,”

“若是让你们一对一,烈师弟有胜过他的把握吗,”鲜于超突然问,

烈盘眨了眨眼睛:“那鲜师兄呢,”

鲜于超一楞,随即大笑道:“哈哈,明明是我问你,反倒变成你來问我了,”

“谁问谁还不都是一样,”烈盘笑着说:“我沒有必胜他的把握,”

鲜于超看着他:“烈师弟莫要自谦,当日无量老祖可曾说过烈师弟有着排进仙道大会前十的实力,”

烈盘哑然失笑,

上次无量老祖來探望众人时,确曾说起过这话,但那是因为无量老祖知道烈盘有万妖幡这等逆天法器,并且将万妖幡,甚至是元符的战力也算进去的原因,当然,也有无量老祖不知道的,比如霸星九剑决,比如凤凰仙体,但,那可就不是一个等量的换算了,起码就烈盘自己看來,若抛开万妖幡和元符对自己实力增涨的幅度不算,单纯论自身的基础四围、道境高低、所会战技这些基础实力,自己要想排进仙道大会前十是十分困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