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夜摩天的战书(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在这剑之十道的每一条小道上都悟得不是特别深刻,甚至比烈盘锐道、霸道的感悟都还稍稍逊了一筹,因此他的十绝剑,若只出到九剑,那也不过是九道与烈盘断魂斩相差无几的混合攻击而已,算不得厉害,

但,当十剑齐出,十道合一,

那便是真正的剑道了,是大道,

尽管因为每条小道所悟不多,组合出來的剑之大道有点生硬甚至是不伦不类,但这到底是大道的层次,真仙的层次,在层次上就已经远超过了中土大陆现阶段的任何一式剑招,

当那十剑齐出时,强如神魂稳定乃至拥有炼天鼎定神的烈盘,竟都在一刹那间感觉到心神摇晃,感受到來自真正大道中的那股无可匹敌的天威,远超他生平见过的任何人和任何招,甚至就连无量老祖当初战聚宝阁主人时那一式盘龙剑阵,论层次,都还稍有不如,

无敌,

烈盘脑子里甚至生出了这样一个词,

哪怕传说中的魔宗太子和齐谊再怎么厉害,在鲜于超的十绝剑阵之前,恐怕在气势上都会如蝼蚁一般渺小,

无法想像的强,更是无法想像的一种创造力和毅力,

常人同时修炼两三条小道,已会被其中复杂和混淆的各种道境概念给搞得头晕脑涨了,鲜于超竟可同时修炼十道,且道道有成,

这绝对是个剑道天才、鬼才、奇才,

十剑齐出时,他的战力何止翻上一两番,,

剑匣重新背回了鲜于超的背上,他看着瞠目结舌的烈盘:“这便是十绝剑阵,”

“有鲜师兄在,冠军无忧,”烈盘这话是发自肺腑的,

鲜于超摇了摇头:“十绝剑阵有致命的漏洞,仗着大道的天威,剑势虽强,但威力却未必有烈师弟想像中那般大,毕竟我自身仅只是元婴,且仅只是准八星层次而已,而且,剑阵本身的十道组合,也只是组合出的伪大道,而并非真正的剑道,还有……”

他看着烈盘:“伪大道也勉强算是大道,操控它,对我神魂精力的消耗极其巨大,顶多只能维持剑阵完整状态十秒左右,在这十秒内,我有绝对的自信做到同阶无敌,不论对手是谁,只要他还是元婴,我便不惧,这就是我的底牌,但十秒之后,恐怕就要交给烈师弟了,”

“烈盘知道,放心吧,”烈盘显然对十道合一更为好奇,自己光是练锐道与霸道都已难如登天,真难想像鲜于超究竟是如何做到同修十道的:“不知烈师兄这十绝剑阵学自何处,”

“自创,”鲜于超答,接着笑问道:“怎么,对这剑阵有兴趣,”

“哈,如此逆天剑阵,通透十道,恐怕当今天下都只此一家,若说沒有兴趣,那铁定是假话了,”

鲜于超笑了笑,又叹了口气,随后认真说道:“不是鲜某藏私,实是不推荐烈师弟、乃至我仙云宗门任何人在元婴境就修炼此招,”

“太难,”

“当然不是,修真者何惧艰难,”鲜于超摇了摇头:“十道齐修只是当初我狂妄的假想,便连师傅也数次评说过我贪多嚼不烂,虽然最后勉强修齐十道,组成十绝剑阵,但却也几乎是毁了我的前途,最近五年來,我在这十条剑之小道上已再难有分毫寸进,所会太多太杂太混乱,让自身过早的踏足于本不该踏足的境界,这是自取灭亡,”

烈盘哑然,

能在元婴境就修出如此逆天剑招,说沒有后遗症那绝对是扯谈,修炼大道,那是无上真仙才干的事儿,至少也是到了无量老祖这些等着渡大天劫的化羽假仙们才能接触的层次,一个小小元婴就去触碰这些东西,太难修炼不说,就算真有如鲜于超这样的天才勉强修成,结果也只是做了个高楼把自己束之高阁,隔绝地气,那时候就是想下也下不來了,

“贪多勿得,”鲜于超淡淡的说道:“虽说我现在仗着十绝剑阵可以拥有极强之力,甚至可以号称十秒内的无敌之境,但道境上的瓶颈桎梏已经太过沉重,也不知今生今世还能否有机会突破,烈师弟大好前程,可别步了我后尘,贪取这眼前之利,”

鲜于超是好心肺腑,烈盘慎重的点了点头,

看來,自己也得加强警惕,同时修炼剑之锐道和霸道已是一种贪多,但仅只两道而已,问題还不算大,但若是想要再多,恐怕就得先掂量掂量了,

不过,鲜于超天赋惊人,剑道奇才,若真是因此被卡在这道境瓶颈上终此一生,那恐怕将是他、是仙云宗、乃至是整个修真界的巨大损失,更别说鲜于超与自己之间的友谊日深,

心中暗自记下:下次有机会去虚空之岛时,倒是不妨问问无双,他可是九阶真仙,见多识广、实力滔天,同时还是剑道的真正大行家,且看他对鲜于超的瓶颈会是个什么评价,若还有救,自己倒是一定会帮上一把的,

无量山千针峰,峰陡如尖,千万嶙峋,以奇、险、怪而得名于天下,若抛开隐藏在此山中的仙、鬼、兽、灵之属,倒是个绝好的风景之地,

同时这里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中土大陆十大绝境之一,也是无量山唯一的太虚秘境:无量寿宫的入口,

传说中无量山的创派道尊,便是发迹于这无量寿宫,他原本只是个山间牧童,无意间踏足当时还未被人开发的无量寿宫秘境入口,撞天之大运,居然沒被里面各种机关幻境、妖兽魔神给灭掉,反而是入主寿宫,得承大道,成就无量道尊,并创立无量山至今上万年历史,

头一天便已得知这里是最后一轮预赛的比赛地点,烈盘等人早早的便已赶到此间,

这最后一轮,所有各区参赛队,均是在无量寿宫中比赛,只不过每个大区被传送进去的地点各有不同,分别是无量寿宫的东、南、西、北四大殿,

烈盘等人算是來得迟的了,此时放眼望去,西区五支、南区六支、北区五支,加上东区四支参赛队,共计二十支队伍,均已是候在了这秘境入口之处,四周低低的嗡嗡声不绝于耳,一眼看去,全都是些高阶元婴,一个个气定神闲,随便扎人堆里去拉一个出來,那也是气宇轩昂的大宗派风范,

能走到这最后一轮预赛的,已经沒有了弱队,单只是第二轮时的那些信物,便足以将所有想投机取巧的弱队给淘汰掉了,

如司徒空那等级别的七星元婴,在仙云宗里已是不可多得的奇才,但放到这里,连垫底都还稍显寒碜了些,这里的参赛修士们,动则就是巅峰七星起,且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准八星层次,稳压欧阳兰和李会阳一头那样,

“站在这里的,都是当今仙道中的精英,”李会阳忍不住感慨,

“精英中的精英,”欧阳兰补充,

胖子忍不住就有些自豪的挺直了胸口,

旁边送行的烈蓉一巴掌就拍他胸口上:“除了你之外,”

“靠,蓉妹你最近交了男朋友之后变得越來越不可爱了,”胖子揉着胸口,哀声怨气的说,

旁边有女人‘扑哧’一声就笑出声來:“那胖道友真逗,”

语气虽然有点无礼,但听得出并无恶意,

胖子转头一瞧,

只见那是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可爱少女,鹅蛋脸、水灵眼,樱桃小嘴玲珑鼻,白净净的俏脸如阳脂白玉般光洁柔润,笑起來时,一张小脸灿烂得像是一朵天生的桃花,

胖子两只眼睛顿时就看直了,

那少女本是在笑他,可见他盯着自己那魂不守舍的样子,俏脸又忍不住一红,赶紧别过头去,

那娇羞的少女姿态,瞬间就像一柄巨锤般直砸中胖子的心脏,

他忍不住接连猛锤着自己胸口,口中喃喃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怎么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盘哥,你看到沒,刚才她冲我笑了,真的笑了,靠,我的神啊、我的魂啊、我的心哪,,”

那少女身边还有着其他六个女子,闻言均是眉头一皱,朝他怒目而视,仙云宗众人连忙把这死胖子给扯住,强行把他的脸给扭了回來:“丢死人了,你赶紧给我们闭嘴,”

那少女也低声说道:“大师姐,是我先取笑别人的……是我先有不对,你、你们别生气嘛,”

有她说话,几女神色稍缓,当先那名女子淡淡的恩了一声,不再看仙云众一眼,

她莲步轻抬,恍偌飘然下凡的仙子般,眨眼间已走到距离仙云宗旁边的两队之外,

“夜师兄,好久不见,”那大师姐微微一笑,脚下停住,

魔宗太子,夜摩天,

烈盘等人这才注意到,魔宗的人也就在这附近,

众人之前在仙品大会上曾见过这位大名鼎鼎的魔宗太子,便是强如鲜于超,也震惊于对方那种浑然天成的大圆满气势,

那是一种近乎于道的存在,虽说仅只是元婴境,但一切皆已圆满,从理论上讲,要想达到这种一切皆圆满的近似道的存在,那他便已经做到了所有元婴修士在这一境界时所能做到的一切极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