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战魔宗(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盖叶点头道:“这手凝空术不破,他根本就不会在乎敌人的多寡,就算再多的人,攻击力平衡削弱,落到他身上跟挠痒痒似的,也无法对他形成有效的打击,”

“靠,难道沒办法,”胖子有点傻眼:“这凝空术那么强,”

“除非能一力降十会,”盖叶沉声道:“单体攻击力越强,他凝空术的削弱效果就越低,要对付夜摩天,恐怕只有齐谊那样的绝世强者方有胜算,除此之外,其他再多的普通攻击也无用,就连我的巨阙,全盛状态下也无法破他的凝空术,”

“只有齐谊吗,”鲜于超大手一摆,已搭到了背后的剑匣上,

可,另一只手则同时搭了上來制止了他,

是烈盘,

好钢得用到刀刃上,鲜于超的十绝剑阵,十秒无敌,那是仙云宗最大的底牌之一,决赛中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烈盘可不打算让它提前暴露出來,至于眼下这关……

凝空术,

烈盘眼中精芒一闪,

先前听盖叶说‘凝空术’、‘凝空术’时,他便觉得有点耳熟,可激战中未曾细想,此时稍稍缓了一缓,却顿时想起要说这凝空术,自己才是真正的‘专家’啊,

当初在虚空孤岛之上,自己从无双那里拿到的,岂不就是一门名为凝空术的神通吗,

五品神通,那算得了什么,虽说无双给的凝空术并未标明什么品阶,但,那起步可就直接是给真仙水准的超级强者练的,那压根就不是中土大陆修仙界的水准,说几品什么的,那都是侮辱了它,所以要说凝空术,自己这个才是真正的‘正版’,就单看威力和效果而言,夜摩天的这手凝空术,只是利用空间术法产生视觉和心理上的欺骗,來达到一种貌似时空凝滞的作用,可,自己的凝空术,那是真正的时间停止、法则停止,

从虚空孤岛出來之后,烈盘修炼过这凝空术,那是在宗门灵风洞里的时候,果然如神通书册上所说那般,这神通并不难练,虽然其中蕴含了真正十大至高天道之一的时空天道,但以南冥道君的大智慧,早已将时空天道真正的摸透,所创出來的凝空术,将其中每一个步骤都分解得足够细致,细致到了让一个对时间法则一无所知的人,只要死记步骤都可以练会的程度,

俗话说道可道非常道,说‘道’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那其实只是因为你对‘道’的理解和研究还沒有达到真正的极致而已,等到了能掌握十大至高天道那样的程度,什么‘道可道非常道’,不过是一句笑话罢了,

烈盘当时果然是一学便会,第一层直接通过,毫无半分难度,就是施展那招时对神魂的消耗极大,这也是他用來评判自己已经成功施展了‘凝空术’的唯一依据,毕竟就算成功,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一秒的时差,也根本不可能让他产生任何的感应,

当时练会之后,他尝试过修炼第二层,但对神魂力量的要求立刻倍增,让神魂强如他都难以为继,不过他却一直记得无双当时曾告诉过他,说凝空决的作用绝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时间停顿而已,具体作用,要他练过后才知道,他也曾花费时间來寻找这个问題的答案,可在那修炼室里忙活了好几天,都实在是沒有找到丝毫可以运用在实战中的可能,这才放弃,未曾一用,

此时心中却突发奇想:自己的凝空术,或许可以破得了夜摩天的这一手,

这念头來得很突讹,甚至连他自己都搞不清为何会有这样的念头,按理说,这两种凝空术是完全不搭边的两种神通,连所运用的法则都各不相同,压根儿就不该存在有生克一说,可这念头就是如此自然的从他脑子里冒出來了,

与其让鲜于超暴露底牌,还不如先让自己试上一试,

“再上,”烈盘并不理会旁边盖叶等人的沮丧情绪,一声大喝,霸星九剑决,万人斩再起,

盖叶等灵剑山众微微一楞,可仙云宗六小强却已同时扑身而上,这次大赛,烈盘本就是领队,再加上此前几轮比赛中,烈盘的能力早已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和信任,他既制止了鲜于超,还说‘再上’,众人自然是毫无任何怀疑,

“轰了他,”欧阳兰剑岳如山,狂声吼道,

盖叶暗自摇头,却也是抄着巨阙剑再度跟上,

“來多少次都是一样,”夜摩天冷声道,右拳再凝:“回去乖乖等着乾龙宗的人入场吧,”

“是吗,”

拳锋再凝,时空错位,

已经让所有人接连尝过了两次的凝滞感再度袭來,

夜摩天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可,很快却又凝住了,

只见烈盘一马当先的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决,周身魂力猛然一荡,连远远飘飞在高空中观战的摩天黑鹏都能感受到在那一瞬间魂力的爆炸,

可这强烈的魂力爆炸之后,却似是完全沒有出现任何假想中的大招,攻势还是那波攻势、天空还是那片天空……

不,

有一点不一样,

所有人惊奇的感觉到,夜摩天拳力里那股凝滞时空之感在这一瞬间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众人已轰到夜摩天眼前的无数攻击,而此时的夜摩天,连他那自以为傲的拳势都还未完全凝聚出來,

夜摩天的凝空术,被破了,,

那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夜摩天此时心中的惊骇简直无以复加,

自己施展的可是五品神通凝空术,能削弱对手的攻击力,并‘瞬间’完成自身拳力的蓄势,且,对手越弱,这个削弱效果就越是夸张,最大限度下,面对普通三四星的元婴,夜摩天甚至能做到让对手的攻击完全烟消云散的程度,就算是当初败给齐谊那一场,对方也是仗着法宝级法剑之威來强行抵消攻击削弱而已,自学会这一招來,除了自己的父亲,魔宗之主,还从來沒有任何人能如此干脆利落的将之破掉,

他、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夜摩天惊诧间,仙云宗及灵剑宗诸仙的攻击已近到眼前,

若是在平时,他起码有十种办法可以反击,起码有一百种办法可以闪避,可,此时最得意的绝学被破,楞是让他一时间沒回过神來,

“小心,”旁边一直未曾出手的魔宗其他五大将同时急迎而上,可他们的反应也比夜摩天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太相信夜摩天,太相信他的凝空术,压根儿就沒想过会被破掉,五人仓促间出手,哪挡得住仙云宗、灵剑山十余人全力爆发,

瞬间被轰了回來,攻击余威不止,眼看刹那间便要魔宗为大意付出惨痛代价,

“天哥,”

“少主,”魔宗五大将急切的喊道,

夜摩天总算是回过了神來,

当此时刻,再想要出手反击已不可能,

他手中一抖,一面黑色的妖幡甩出展开,浓浓的黑色雾气立时将魔宗所有人都包裹了起來,

那黑雾又密又厚,且似如黑洞一般无底无尽,所有攻击砸入进去,竟均如泥沉大海般沒激起半点波浪,虽说众人出手仓促,并非威力最大化,可到底量多,竟被如此完美防下,已足见这黑幡的威力了,

感觉到攻击已尽,夜摩天大手一挥,旗幡收拢,黑雾消散……

“人、人呢,,”夜灵莺失声道,

只见这空阔的无量主宫之外,除了那漫天的妖兽和一脸得意洋洋、大仇得报的摩天黑鹏之外,竟再无半个人影,

仙云宗、灵剑山,那么活生生的十二个人齐刷刷的不见了,

“他们已经趁刚才进入主宫了,”

“什么,,”

“两队都进去了,,”

“东区本就只有两个名额……我们,难道我们……”

“被淘汰,,”夜灵莺失声喊了出來,

被淘汰,在预赛里,这恐怕还真是魔宗从未想过的结果,

就如同,夜摩天从沒想过自己的凝空术竟然会被一个元婴境修士破掉,还破得如此彻底一样,

“还沒有,”夜摩天的声音冷得可怕,旁边五个师弟妹齐齐听得打了个寒颤,不过,东区明明只有两个名额,现在两个名额都已经被占了,还能有什么机会,

夜摩天从怀里摸出一张灵符,

符刚摸出,一股香味便已飘來,夜灵莺顿时认出那是在进入无量宫前,前來和夜摩天打招呼的七秀坊白牡丹给的:“那是,”

“白牡丹的通讯符,”夜摩天沉声道:“七秀坊历代圣女皆有未卜先知的手段,以前我还觉得那是她们装神弄鬼,现在看來……哼,那丫头怕是早已算出咱们预赛里有此一难,”

说话间,灵符燃起,一张桃花脸映于魔宗众人身前,正是白牡丹,

只见她一脸笑容,背景处隐已是无量主宫的大门旁:“夜师兄,预赛不顺,”

夜摩天正一肚子的火,哪耐烦和她客套,沉声说道:“南区还有几支队伍,”

“呵呵,除了我七秀坊,再也沒有第二支了,”白牡丹笑道:“这第二的位置,一直给夜师兄留着呢,”

“等我三天,”

“呵呵,从东区穿來南区的路,可不大好走呢,沿途可最少得穿过两只神魔领地,”白牡丹轻笑道:“夜师兄需要小妹接应吗,”

“少说废话,等着便是,”

夜摩天不再废话,挥手灭掉灵符通讯,

旁边夜灵莺等人看得一头雾水:“天哥,你怎知……”

“白牡丹心计过人,既是算出我们预赛有难,那做此布置就再正常不过了,”夜摩天冷声道:“她们是南区,无量宗是北区,进入决赛后,东西、南北,北区第一名会与南区第二名交手,南区的第二则对上东区的第一,到第二轮半决赛,剩下的四支胜出队伍抽签……”

众人顿时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