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战魔宗(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想让我们魔宗做南区第二,然后去和无量宗对拼消耗双方体力,”

“如果是她们南区别的队伍得了第二,那根本就起不了消耗无量宗的作用,那到再下一轮时,七秀坊就有可能要面对全盛状态的无量宗了,毕竟三抽一而已,遇到的机会很大,”

“是的,而如果选择让我们做了南区第二,那无论我们与无量宗间谁是第一轮决赛的胜者,都总有一方是被大量消耗后的疲兵残兵,”

“嘿,我们胜或无量宗胜,对她都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小妞算盘打得真精,”

“那她定然是早已到了主宫入口,守在那里阻击一切想要入宫的其他队伍了,”

“她就不怕咱们冲去抢了她们的第一,”

“在看到我们的一瞬间,她们就会先进入主宫,这第一的名次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出來的,否则那就失去了她给咱们留第二的意义,”夜摩天摆了摆手:“别管这么多了,先赶到南区入口再说,别以为她们留了名额,咱们就一定可以到那里,别忘了,想去南区,可要穿越起码两只魔神的地盘,更别说还有头顶那个烦人的东西,”

几人一直七嘴八舌,其实也是看出夜摩天绝招被破后心情不佳,在这沒话找话的替他散心呢,

可此时听夜摩天如此一提,立刻想起那半神血统的摩天黑鹏还在大门外,

虽说魔宗众人已与黑鹏交过手,且还打伤了它,岂不见先前它虽恨魔宗入骨,可也未曾出手几次么,魔宗可保这摩天黑鹏伤势之下拿他们毫无办法,可,这大家伙拿魔宗固然无法,但魔宗要想再伤它或者说赶走它却也是难如登天,而这家伙若只是骚扰的话……多的不说了,如果它够聪明,只需等魔宗踏足那些神魔领地时大叫大嚷,引來神魔追杀,那就已经足以让魔宗寸步难行,甚至被这摩天黑鹏配合神魔妖兽给直接拿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那可是神魔,相当于人类太虚境界的神魔,夜摩天再强、魔宗再强、法宝再多,却也毕竟只是元婴而已,越阶面对金丹也就算了,可要是想正面和太虚抗衡,哪怕是再怎么弱的太虚,那也绝无半分胜算,能想办法从那些神魔手下逃走已经是极为不易、是极大的冒险了,

所有人顿时闭嘴,均知道魔宗将要面临的最大考验已然來临,

夜摩天深吸口气,恨恨的看了看已经紧闭的东区大门,

他不担心一进入决赛就遇上无量宗,事实上,对夜摩天來说,无论是第一场遇上无量宗,还是最后一场才遇上无量宗,那都沒有什么区别,因为在他心里,与无量宗的一战便是决战,

但,他很不爽,他想起自己在进入无量宫前放下的豪言,魔宗与仙云宗之间只有一支队伍能出线,可现在……

确实是只有一支队伍出线,只可惜,那代表胜利的名额不是自己,不是魔宗,

输,这种滋味,曾经只有齐谊让他尝到过,现在却又多了一个家伙,

一个能破掉自己凝空术的家伙,

这,是连齐谊都未曾做到过的,

烈盘,

这还真是头一次,被除了无量山之外的同阶修士算计,在其他修士手下吃鳖,甚至,他到现在都还沒搞清自己的凝空术究竟是如何被破的,

好一个烈盘,

咱们走着瞧,

他的眼中尽是熊熊的怒火,

“走,”

穿过那扇大门,眼前已再无半分冰雪和妖兽,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长的传送通道,

这是无量主宫的入宫通道,既长且幽,脚下是滚滚的岩浆,象征着无量地狱,而头顶则是一片庄严宝像,象征着无量仙境,

众人飞剑同入,代表两队同入,东区出线名额已满,大门立刻紧紧合闭,再也打开不了分毫,

众人这才长长的喘了口气,想像起之前夜摩天以一己之力,独挡仙云宗、灵剑山两队之威,虽说大半是借了那神通之势,可这份实力也真是有够让人胆寒的,果然不愧是号称群殴之王的家伙,这样的阵容,换了其他任何一人,就算是齐谊,或就算是鲜于超十绝剑阵全开时的那十秒无敌期,恐怕也打不出如此辉煌的战果,

此时十剑合并御飞而行,距离跑完这入宫通道还得有段距离,

这一路与大妖真妖乃至摩天黑鹏缠斗,末了又遇上魔宗这么个特大号的对手,每个人的神经早就都已经绷到了极致,此时得闲,倒是全都放松了下來,

想起刚才是烈盘破了夜摩天的凝空术……那可是号称大圆满元婴的超绝强者,代表着这仙道大会真正最顶尖的战力,竟然被烈盘破掉,胖子禁不住就激动的问道:“盘哥你刚才是怎么破他那什么劳什子凝空术的,”

所有人顿时都扭头看向烈盘,显然对这个问題有着同样的好奇心,

烈盘却嘿嘿一笑,并不言语,

这很正常,修仙之士,谁沒点压箱底的绝活,可从來沒人会愿意将之公诸于众的,烈盘既不说,旁人自然也不好多问,不过偷偷观察,却是能瞧见烈盘脸上那股难以掩饰的喜悦,

当然要喜悦,这实在是太值得喜悦了,

喜悦的不是破了什么凝空术、不是赢了夜摩天一场,而是他终于发现了自己从无双那里学來的‘凝空术’的妙用,

不错,自己是只学会了第一层,只能将时间停止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一秒,一个小到让自己,甚至是让如无双那等大圆满真仙都根本无法察觉的时间单位,看似毫无任何意义、毫无任何作用,可实际上呢,

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一秒的时间停止那也是时间停止,这个停止的时间虽然让自己无法感受到,无法利用到,但它却有另一个秒用,那就是打断,

别忘了,南冥道君的这套凝空术,停止的可不仅仅只是时间,而是号称能停止天地法则的一切运转,

套用到实战中,敌人任何一种需要蓄势的攻击,都可以被这招打断,

靠,

可以打断一切技能,一切法术,一切神通,

只要这技能、法术和神通是与天地法则有关的,统统都无法逃过凝空术的那一‘凝’,

这简直就是一个神技,

说什么‘这招绝不仅仅只是时间停止这一个用处而已’,说什么‘这套是南冥道君的压箱底绝活’……

无双诚不欺我,

烈盘都忍不住想现在就用传送令牌跑到虚空孤岛上去给无双一个狠狠的熊抱乃至一个吻了,

可以打断一切技能那是一种多么牛逼的招数,

像欧阳兰的疯龙十八斩什么的,在这凝空术面前,直接叫她永远都别想能砍得出第二斩來,

如果硬要说这招有什么弱点的话,在烈盘看來只有两点,

第一,是这招对神魂的消耗实在太大了,以自己现在的神魂之强,哪怕只是用第一层的凝空术,也是全身神魂瞬间就会被差不多消耗一空,虽说有炼天鼎可以时刻恢复,但估计在一到两个时辰内,这招最多只能用上一次,

而第二个弱点……恩,名字太臭了些,

烈盘忍不住想到,如此牛叉的神通,竟然只给起一个凝空术……怎么着也得叫一个毁天灭地打断大法、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之类的名字才够霸气嘛,

这念头一起,自己都忍不住好笑,想起当初自己炼制‘这是剑’时,季长风死活要给改个好名字,可自己却死活沒那兴致的情形,

大概,这套凝空术神通,对于南冥道君前辈來说,也就只是一套随手为之的创造吧,既不以此为得意,自然也就懒得给起个什么像样的名字了,无双说这是南冥道君的压箱底绝活,那显然只是在逗自己而已,

如此一想,顿觉那位从未谋面,却和自己已有师徒之实的南冥道君各种高大上,

遥想着道君当初叱咤风云、横行仙界时的英姿,烈盘不由的有些呆了,

好不容易穿过长长的入宫通道,里面已是一片春意盎然的厅内花园,

这是无量主宫的入口大厅,

烈盘等人刚一进來,便瞧见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有已经出线的参赛者,有无量山的前辈,也有各派的领队接引,胖子第一个瞧见站在人群中的青照真人,兴奋的冲那边大声喊道:“青照师伯,青照师伯,哈哈哈,咱们仙云宗出线啦,”

他这声音既高又兴奋,乍乍呼呼,顿时引得满厅人侧目,

但,却沒有人笑他是乡巴佬,

仙云宗作为一个刚挤身回一流宗门的新起势力,第一次参加仙道大会便可以从预赛中出线,这份成绩确实是很不容易,何况,都知道仙云宗所在的东区是个死亡小组,

夺冠大热门的魔宗,曾经拿过前三的灵剑山,仙云宗竟能从这两大强队的手下杀出重围挺进决赛,是灵剑山被挤掉了,

所有人都觉得有点意外,纷纷侧目看來,却不曾想,除了仙云宗外,所有人竟然同时看到了东区的另一只出线队伍,两支队伍是同时出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