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南区的名额(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于仙云宗,能挤掉魔宗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至于在决赛中面对谁,只要进了决赛,这便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以后的每一场,都将是全力以赴的生死战,胜败、对手强弱已不足以再动其心,

这头敲定了结果和名次,回到大厅中,

此时东、西、北三区的一、二名均已出线,东区第一名灵剑山,第二名仙云宗,至于北区,第一名是无量山,第二名是有小魔宗之称的天云教,西区第一名大雷音寺,第二名则是个名不经传,如仙云宗这般突然崛起的新秀队伍:西域密宗,

这是一支已经存在了数千年的老牌宗门势力,潜心事佛,不与化外之人相争,因其宗门历史悠久,在西域的势力庞大,一直挤身于仙道一流宗门的圈子内,每届仙道大会也都会受邀,但成绩一直都在中下游徘徊,参加了上百届仙道大会,却从未有过一次出众表现,这次居然突然就杀进决赛圈,还挤掉了北区两支有着九星元婴的强队,也算是一匹大黑马了,若不是有仙云宗挤掉魔宗这光辉战绩在前,恐怕这西域密宗便是新秀中最大的赢家,

这比赛的过程和路线就这么多,强队间的整体野战、生存能力,除了高高在上的无量山、魔宗、大雷音寺和七秀坊之外,其他队的实力都相差不多,因此大多都是在这一时节点上完成比赛,

可,南区却迟迟未能有队伍出线,

“七秀坊该不会也遇到什么意外了吧,”胖子是最关心这个的,一脸的担忧:“或许是像咱们那样,惹到了什么大家伙,”

“七秀坊的白牡丹精明无比,无量宫秘境也是來过的,不可能走出中立区范围,”旁边盖叶说道:“在覆盖了整个千川冰原的中立区,要说真正对她们有点威胁的,恐怕也就只有摩天黑鹏了,可它此前一直跟着我们,”

“那是被别的队暗算了,”众人低声揣测,

“呵呵,南区虽有六支队伍出线,可除了七秀坊之外,其他那五队的平均实力却是四大区中最弱的,而且相互间仇怨颇多,不可能联手对付七秀坊,”一个声音自众人身后响起,

回头一瞧,竟是齐谊,

“以七秀坊的实力,在南区出线毫无半分问題,白牡丹一向精于算计,总喜欢玩‘最后时刻’,呵呵,大家倒是不用乱猜了,”齐谊穿着一身白色道袍走了过來,尽管才进行完最后一轮比赛,可这家伙混身上下楞是一尘不染,就好像是刚刚才沐浴更衣出來要上法坛祭天的道长一样,和烈盘、盖叶、鲜于超等人一身的风尘扑扑可大为不同,

他朝青照真人,以及灵剑山领队万灵真人躬身一礼:“见过青照师叔、万灵师叔,”

面对这位无量老祖的高徒,号称天下第一元婴的无量山大弟子,纵是身为太虚境的青照真人和万灵真人也不敢随便托大,拱手还礼:“齐师侄客气了,”

齐谊笑了笑,目光已停留在了烈盘的身上:“烈师弟让我惊讶了,”

说实话,齐谊让烈盘感觉挺不爽的,以自己和无量老祖之间的交情,齐谊和自己就算不做朋友,可也犯不着算计针对吧,真不知这家伙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在开赛前给自己演那么一出,虽说仙云宗最后还是出线了,但却也算是被齐谊给坑了一把,还好最后机缘巧合下,轻松得胜,若是当时沒有摩天黑鹏的突然发飙,就算与灵剑山联手,想赢下魔宗恐怕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也就看在无量老祖的面子上,烈盘客气的拱了拱手:“齐师兄也让我惊讶了,”

齐谊是个聪明人,瞬间便听明白他意思,

当时他会心血來潮的跑去瞧瞧烈盘,给仙云宗惹下夜摩天这么一个对头,确是故意为之的,

和夜摩天的‘外傲冷酷’比起來,齐谊的‘傲’,发自骨子里,他表面上尊重每一个人,可骨子里,却从未真正将任何人放到眼中,甚至包括夜摩天,在齐谊的眼中,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参赛者而已,如果要说有一个例外,那恐怕就只能是他师傅无量老祖,在他心里,无量老祖的睿智、强大,是任何人都不可能企及的,也是他一直以來的榜样和目标,也让他常常觉得遥不可及,

就是这样一个受他无比尊敬佩服的人,一直以來对他都是严厉无比,哪怕他再在实力、道境上有什么突破,哪怕他都已经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圆满元婴,傲视所有同辈修真者,可在无量老祖那里,他却仍旧还只是个天天受训的小屁孩,

他知道师傅是为自己好,恨铁不成钢,知道师傅眼界一向很高,表面亲和,骨子里其实也和他一样,是个傲气到了极点的人,所以他服,

可,就在前不久,一向眼界甚高的无量老祖,回到无量山后却屡次夸赞一个他派弟子,把那人说得天上绝对无双、地下绝无仅有,甚至还说什么那人日后的成就,纵然是齐谊、夜摩天之流,都比不上他,

其实无量老祖看好的只是烈盘的综合实力,炼丹炼器炼符各方面均有所长,这样的人修道之路会更宽,更好走,再加上有老友烈无双的血脉关系,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烈盘这小子的性格特别合他胃口,如此数项相加,他对烈盘的评价自然在齐谊之上,

这话若是旁人说的,齐谊听了大概也只会一笑了之,可既是出自无量老祖之口……

所以他想让夜摩天先伸量伸量烈盘的斤两,倒不是为了消耗谁或者挤掉谁,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一个重视烈盘的现 实的理由,要做自己的对手的人,怎么可能连夜摩天那一关都过不了,

此时烈盘调侃,他却也不解释,只笑着说道:“早听师傅说起过烈师弟的优秀,但直到今日一战,挤掉魔宗,齐某方才真正信服,”他一边说,一边随手摸出个小本子,递给烈盘说道:“仙道大会有卖所谓的大会行卷,记录有各宗各派实力分析方面的资料,但说实话,不尽详细,也多有误差,”

烈盘笑了笑,并未伸手去接,只说道:“这不会是大雷音寺的详细资料吧,”

“正是,不只是大雷音寺,还有七秀坊、天云教、魔宗、灵剑山、南天门和水云斋,当然,也包括我无量山,”齐谊淡淡的说道:“这是我事先推测的八强队伍,因此单独做有资料,可惜沒有西御密宗的,因为我也沒想到他们会进入八强,南天门也不用瞧了,已经被西御密宗给挤了下去,”

“仙云宗既是以东区第二的名次出线,决赛第一场的对手可就是大雷音寺了,那大会行卷上对空明和尚的实力注解简之又简,我和空明和尚交过几次手,对他的实力和底牌都多有了解,而你们仙云宗是初入仙道大会,对敌不明很容易吃亏,”

说着,他将那小册子直接放到烈盘手上:“我想在决赛场上与烈师弟过招,在此之前,可别栽在别人的手中了,对了,烈师弟大概沒來无量主宫取过天琼玉露,那是一会儿出线队的奖励,册子最后有介绍如何取用,是我临时添上去的,”

齐谊说完,摆了摆手便即离开,

等他离开后,旁边鲜于超、胖子等人立刻就围了过來,

胖子一把抓过那小册子翻了翻:“这姓齐的什么意思啊,先前给咱们使拌子,这会儿倒又装上好人了,”

烈盘摇了摇头,最开始,他觉得齐谊是个表面君子的阴险小人,赛前仅凭三言两语就挑起魔宗和仙云宗之间的战火,居心叵测,可现在看來,却又不像,

他觉得齐谊心眼是有,但却应该不至于是那种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人,甚至,他感觉齐谊这种人,骨子里压根就沒有把任何人当作他自己的对手,自然也就谈不上去算计魔宗,更别说算计仙云宗了,

他那么做,或许是有别的理由吧,

“把册子给我瞧瞧,”烈盘说,

胖子依言递了过去,旁边鲜于超等人同时凑过头來,

只见那小册子第一页上记的便是魔宗的资料,大概在齐谊的眼里,魔宗确实是这些队中最强的,这一点,烈盘等人可算是深有体会了,先前十二人联手,都被夜摩天以一己之力给拒之门外,纵是后來破了他的凝空术,十数道合力攻击,也被他轻轻巧巧的用一面黑幡就给尽数挡了,要不是自己破凝空术破得蹊跷、突然,打了魔宗一个措手不及,那要想冲进主宫來,恐怕绝沒有那么容易,

魔宗五人资料中,第一个介绍的豁然便是夜摩天,

魔宗太子夜摩天,巅峰大圆满元婴,神魔炼体,基础力量可达五百万斤,

单只这第一个数据,就看得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

早知道有大圆满元婴一说,知道能达大圆满境界的都是些牛得一塌糊涂的变态妖孽,可是,基础力量五百万斤,这也变态得太他妈过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