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天琼玉晶(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这玉鼎的评判标准是依照各人未被开发的潜力而定.但.你实力越强.其实也就意味着你的潜力越大.沒有人能真正完整的将自己的潜力开发出來.就算是真仙、真神也不可能.

比如许多人在情绪激动或是遇到特殊情况时.会有很惊人的超常发挥.让他的各方面能力都远远超过自身所谓的极限.但.真的是超过了他自己的极限吗.不.沒有的东西是不可能凭空变出來的.不存在的力量.无论如何超常发挥也不可能用出.那些所谓的超常发挥.其实就是在极端条件下.短暂的开发了自身一部分潜能而已.

任何人都有潜能.普通人如此.修仙者也是如此.

潜力很强.不一定代表你实力也很强.但.实力越强.却一定代表着你的潜力也越强.

夜摩天可是准大圆满元婴.实力之强.实是难以用常理衡量之.他的潜力.自然也是强得一塌糊涂.白牡丹、空明和尚.号称能与他并驾齐驱.但准大圆满和次大圆满.看似只差一线.反应到这里來时.却就是天壤之别了.

夜摩天并未在意旁人的目光.也未曾去用鼎旁的玉勺.毕竟他结出的这玉浆之多.要用那小玉勺的话.天知道得取多少勺去.

他嘴唇轻启.鼎内的玉浆顿时在所有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如长鲸吸水般灌进他的嘴里.

这玉浆不同于普通水份或普通食物.一入肚中立时便转化为浓郁之极的灵元真力散布到他身体各处.他的整个身子都闪耀起一阵淡淡的光芒.原地盘腿坐下.灵光袅绕.显是开始在消化那天琼玉露的药力了.

“真不愧是夜摩天.大圆满元婴.”

“唉.本來就已经够强了.还捞这么多的天琼玉露.指不定还得变强成什么样子.咱们和这些妖孽的差距以后恐怕只会是被越拉越大吧.”

“要想超过他们.难、难、难.”

“不知道齐师兄会不会比夜摩天更强些.”

大厅里正低声议论间.齐谊却已低调无比的完成了取浆过程.他取的天琼玉露.远远不如夜摩天多.甚至.连白牡丹、鲜于超等人都不如.这让不少人都感觉有些诧异.毕竟齐谊才是当今天下公认的第一元婴.不如夜摩天这个例外也就算了.居然会连白牡丹等人也不如.

“他本就是无量山大弟子.这无量主宫.恐怕是想來就來、想出就出.天琼玉露.也是经常都來取吧.”

“恩.天琼玉露说到底也只是种补品.吃太多了估计自身也会产生抗性.”

“哎.咱们盼星星盼月亮.才盼到这么一次机会.却是人家都已经吃腻味、营养过剩了的……”

“人比人.气死人哦.”

取浆的过程很快.到得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已取用过了玉浆.除了最后取用那些人还在盘坐吸收之外.其他大部分则已经享用完毕.在四下观望了.

“瞧.那个是仙云宗的烈盘.”

“这家伙有够慢的哦 .”

“仙云宗也是第一次参加仙道大会嘛.貌似一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取呢.比大家都慢了一拍.”

“这可是齐谊唯一肯折下结交的家伙.应该也很强吧.”

“不大看得出來……这家伙连巅峰元婴境都还未到.不过是个中阶元婴而已.”

“之前他们仙云宗还挤掉了魔宗在东区的名额呢.”

“那里面可还有灵剑山的一份功劳.这烈盘.我感觉不可能比他们队里的鲜于超更强.”

“应该和大会行卷资料里记载的差不多.就是个准八星程度吧.”

众说纷纭间.烈盘深吸口气.将手掌缓缓的按到了玉鼎之上.

取出來的天琼玉露是用來‘吃’的.而要说‘吃货’.恐怕在场无人能与自己相比.星宇决的终旨就是吃.不停的吃.虽然是吃各种矿物.但那也是从矿物中來提取各种修炼所需的精华物质所在.和这直接吞服天琼玉露也算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了.

不知道自己能提取出多少來.

最好不要太少……否则那可是大大的吃亏.

手按玉鼎.一股吸力顿时从那玉鼎中传出.直达手掌.

烈盘能感觉到全身的灵元、体力都在飞快的被那玉鼎吸去.这过程.先前已经取用过玉浆的鲜于超等人有说起过.因此倒并不担心.只管全身放松.任由那玉鼎吸取.

一秒、两秒、三秒……

玉鼎沉默着.未曾有半分光芒闪耀.

不少提前就看过來的修士们都开始有些惊讶了.

都知道当修真者将手搭上玉鼎时.玉鼎先吸取你全身的能量.以此來作一个对你实力、潜力的准确判断.在这个过程中.玉鼎是不会发光的.你的实力和潜力越大.这个吸取过程自然也就越长.

最开始引起所有人注意的鲜于超.玉鼎沉默的过程就持续了约莫三四秒.此后的白牡丹、空明和尚都是如此.

这烈盘.难道又是一个鲜于超那样的新起之秀.

这个疑惑很快就被所有人推翻掉.

四秒、五秒、六秒.

玉鼎仍旧沉默.源源不断的在吸取着烈盘体内的能量.

六秒.

大厅里的修士们开始有点按捺不住心底的惊讶了.

在此之前.玉鼎吸收过程达到六秒的.只有一个夜摩天.

这烈盘.竟是如夜摩天那样层次的存在..

难怪齐谊竟然会在开赛前就如此重视他.这难道又是一个大圆满级别的存在..仙道中的第三位真正大圆满元婴就此诞生了..

一旁的夜摩天已提前完成了对玉浆的消化和吸取.他站起身來.目光灼灼的看着仍旧处于被玉鼎吸收状态下的烈盘.难掩他眼中的那一抹惊讶.在此之前.他可一直认为烈盘能破掉他的凝空术不过是运气.或是刚好有什么克制的招数.事实上.这个连与自己正面交手都‘不敢’的家伙.绝对只是个被齐谊夸大的废物而已.

可.对方现在的表现却是打碎了他的这份假想.

天琼玉露鼎.无量山的镇山神器之一.绝不会出现任何判断上的错误.这姓烈的竟然能被吸取超过六秒..虽说他是第一次來这里、第一次被吸取.不像自己是已经用天琼玉露开发过一次潜能的人了.自己十几年前來这玉浆室第一次提取天琼玉露.那也是超过了八秒的牛人.可.六秒.这仍旧是在一个很难想像的层次上.别忘了.那姓烈的不过只是一个中阶元婴而已.

可沒有人想到.六秒仍旧不是烈盘的极限.

七秒、八秒、九秒.

玉鼎的平静.却是点燃了整个大厅.

“这怎么可能..”有人忍不住已经惊呼出声來.

如果大家沒有记错的话.在无量山十几年前第一次对外开放这玉浆室.第一次让各宗门的优秀人材前來提取天琼玉露以來.出现过的最好成绩.就是当初夜摩天创造下的八秒记录.当然.那个早就已经无数次进过此间的齐谊.他第一次的成绩不知道会不会比夜摩天高.但.恐怕也就在**秒之间了.

这烈盘.不过区区中阶元婴.竟然就能达到可以与这两大妖孽并驾齐驱的程度..

不.

不是并驾齐驱.

而是超越.

十秒.

烈盘只感觉自己全身都几乎快被吸散了架.这时候的他其实已经很想停下來了.全身力量不停流逝的感觉.特别是当这部分流逝的力量非常庞大时.那可绝不是普通人所能感受到的痛苦.

如果只是以实力论.烈盘觉得自己还远远沒有达到齐谊和夜摩天的水准.刚才玉鼎吸取到七秒的时候.他感觉就已经达到自己肉身的极限了.当时全身开始脱力.状况和鲜于超、欧阳兰他们被吸取完毕时一模一样.

本以为自己会在七秒的时候停下來.可这玉鼎却似是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且.接下來的第八秒、第九秒、第十秒.玉鼎吸取他力量的速度竟然开始倍增起來.

力量、灵元疯狂流失.甚至连自身的神魂意识.都如同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住了一样.开始不停的被蚕食进那个无底洞里去.

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止是乏力脱力那么简单了.而感觉是一种亏损、一种对本源的消耗.

怎么回事..

烈盘心中开始有点惊惧起來.他知道这现象有点不正常.至少.和鲜于超他们所经历的并不一样.但他却找不到原因.

十一秒.

十二秒.

当那股疯狂的吸力将烈盘快吸到连渣都不剩的时候.猛如触底反弹一般.狠狠的一窒.

烈盘只感觉全身的经脉都在这一瞬间扭曲了起來.连血液都已被吸干.让他感觉自己有如一具干尸.

但.很快的.已经麻木了的身子和全身经脉猛然一暖.一股暖流在缓缓回注.仿佛刚刚被抽空的河底又注入了新的水源.而且是更为庞大的、更为纯净的水源.

让他四肢百骸、经脉骨皮无一处不舒、无一处不坦.

一阵刺眼如太阳般的光芒猛然在他的玉鼎中闪起.晃得整个房间中的每一个人多睁不开眼.

烈盘福灵心至.猛然间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能坚持十二秒.不是自己有多强.

论神魔炼体.他远不及夜摩天.如果单纯只像夜摩天那样被吸取体能.恐怕四、五秒就已经到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