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排兵步阵(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擅长用棍,只会一套地阶战技疯魔棍法,但,这却是一个能把地阶战技用出天阶之能的真正牛人,”鲜于超继续解释着小册子上的数据,一边说,一边亦是感慨万千:“外型是疯魔棍法,可内在恐怕早已不是,这是一个把战技用活了的人,他掌握的、体会的,已经是这战技本身所蕴含的一种‘道’了,体会了本质、再去伪留精,方能青出于蓝,我觉得他就算未达掌握‘棍道’的境界,可恐怕也距离那境界不再遥远,”

“这名字听着好像欧阳大姐的疯龙十八斩,”胖子听得一楞一楞的,显然对‘棍道’并不太理解,只能理解鲜于超所说的表面意思:“是不是也是那种一用起來就六亲不认、立马变成无情杀手的招,”

“找死啊你,说谁六亲不认呢,”旁边欧阳兰瞪大了眼睛,

胖子赶紧捂住嘴,

“不,”鲜于超摇了摇头:“疯魔棍法本质上是和疯龙十八斩一样的,甚至负作用还会更严重些,用之即入魔化状态,威力虽倍增,但却心智全失,别人用这疯魔棍法是如此,借用怒火來麻痹自身,在疯魔状态下去提取透支自身的潜力,因此会失心失智,只知道杀戮,可空明和尚却不会,他能在得到疯魔棍法强大魔化后的力量,却还保持着本心的清明,甚至连一丝怒气你都无法从他脸上看到,用齐谊的话來说,这是金刚之怒,”

“凡人之怒,是火爆怒、修罗怒、愤岔怒,需要发泄、需要破坏、需要疯狂,可金刚之怒,却是仁慈之怒、慈悲之怒、超度之怒,无需发泄和破坏,而只需判决,因此后者非但能在疯怒中保持清醒,甚至,威力还会比普通凡人之怒更大得多,”鲜于超叹道:“能修到金刚之怒,那可是佛家极高的境界,这位空明和尚,非但实力超强,道境、佛学亦都是顶上之资啊,”

旁边欧阳兰插嘴道:“基础力量已经那么强,用上疯魔棍法配合金刚之怒,嘿,那威力可就有点难以想像了,恐怕就算是让我用全了疯龙十八斩,都无法和他正面硬刚吧,”

“估计很难,”鲜于超笑了笑:“何况,在这样的高手面前,疯龙十八斩恐怕根本就无法完整的施展出來,别说第十八斩了,能连出十斩恐怕已是极限,”

欧阳兰有点郁闷的点了点头,真怀恋当初在仙云宗里见谁劈谁的年代,那时候只有一个鲜于超和一个烈盘能让自己的疯龙十八斩砍不完,换了别人,靠,该是别人担心能抗到第几剑才对吧,现在倒好,來了这仙道大会,随便一个谁谁谁,问的就是自己究竟能在别人面前砍出几剑來……这也太他妈憋屈了,

“靠,欧阳大姐的真正实力这么弱,”胖子接口道;“那看來只有让盘哥或者鲜老大出手來对付这光头了,”

‘砰’一个脚印飞过來,胖子被踹下了板凳,

鲜于超还未说话,旁边烈盘已说道:“不,鲜师兄和我都不是对付这和尚最合适的人选,”

“啊,”胖子揉着屁股站起身,欧阳兰的力气虽然大,但踹他时一向还是很有分寸的,不会伤筋动骨:“那是李师兄,龙师弟,”

他比龙印真早些时候进仙云宗,以前是‘对头’时就不说了,后來关系虽然调解,这段时间处得也蛮融洽,可就是不肯喊一声师兄,一直以龙师弟称之,好在龙印真倒也不在乎这点虚头,

“我可沒有能力对付这和尚,李师兄倒还好些,防御手段多,又常有与欧阳师姐切磋疯魔之道,在这方面想必极有心得,”

李会阳皱着眉头:“可他的力量极限已经超过我防御所能控制的范围了,烈师弟说的必然不会是我,还是别卖关子啦,”

烈盘笑了笑,指了指正在大门口揉着屁股的胖子:“胖子,就你了,”

“啊,”房间里包括胖子在内,五个人都齐刷刷的瞪大了眼睛,

“他,”

“我,”

五根手指同时指着胖子,包括他自己的,

胖子有点小激动、小紧张,又有点胆颤心惊的、颤微微的问道:“我、我、我、我……难道是我有什么特殊的强大之处,连我自己都沒有发现的吗,盘、盘哥,你不是在说笑吧,你确定我可以搞死那和尚,靠,我就知道我肯定不是一普通人……盘哥,我到底有什么特殊能力,是不是又要像上次一样让我吃屎什么的才能激活,你、你就直说了吧,只要能搞死那和尚,上刀山下火海啊,活剐了我都愿意,靠,來吧,come on,这次是多少盆,,本胖尊要是吐了一口都不是男人,”

烈盘笑了笑,并未回答他,而是对众人说道:“避实击虚,总共有四场单挑,赢三场便算胜出,所以我们其实用不着一定要赢空明和尚的,”

“原來是放徐师弟故意去输……”李会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边胖子顿时矮了八尺,瞬间焉巴下來,

“空明和尚很强,我们六人中,沒有任何一个敢说有百分之百胜过他的实力,”烈盘说这话时,眼睛看着的是鲜于超,

诚然,鲜于超的十绝剑阵很强,简直是强得一塌糊涂,就算是烈盘,也承认当他十剑齐展时,天下沒有任何元婴敢挡其锋,就算是齐谊、夜摩天,乃至包括所有底牌尽出的自己,都不能,但,不能挡其锋不代表不能避其锋,毕竟十绝剑阵的维持时间也就十秒而已,十秒内不能破敌,剩下油尽灯枯的鲜于超便只有认输一途,

让鲜于超來对付空明和尚,并不能算保险,何况,就算鲜于超真干掉对方了,可却也会就此将十绝剑阵给暴露出來,那以后在面对决赛中更强的如无量山或魔宗这两队时,这十绝剑阵之威就会被削弱到极限了,毕竟都知道他十秒无敌、十秒后却就会成软脚虾,以夜摩天、齐谊之流,要是有心避他这招十秒的话,还是有很大可能做到的,仙云宗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张最大的底牌了,

要留,要保,

“与其去和空明和尚拼个你死我活,不如智取,”烈盘说道:“大雷音寺的整体实力虽强,但照这资料中看來,却有两个明显的弱点可供我们抓取,第一个便是他们的第四高手,空智和尚,八星水准的高阶元婴修士,表面上看,神魔炼体,力量一百八十万斤,速度一刹那一丈三,神魂初阶紫府,很标准的八星数据,战技、法宝等各方面也都中规中矩,可,擅攻而不擅守、擅疯而不擅控,虽然也学了空明和尚金刚之怒,可只学了个皮毛,并不能真正控制,且性格暴躁,在以往的赛事上也常有因攻势受阻而发狂出错的时候,”

烈盘笑着说:“大雷音寺包括空明和尚在内共有三个九星以上,除此三人外,这位空智大师是他们其他人中最强的一个,也是大雷音寺近些年参加仙道大会决赛名单上、单挑赛上的固定人选,对付他,李师兄当能有七成的把握,”

李会阳虽只是次八星,可常年在仙云宗和欧阳兰切磋,又重于防守,尤其擅长防御这种疯魔类的打法,这空智和尚的攻击威力或许还在欧阳兰之上,但要想一时半会搞定李会阳可是绝不可能的事,要知道以前李会阳和欧阳兰一旦在宗试里遇上时,往往就得打上、耗上一两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如果说这空智和尚有着和空明一般的心态,那打的时间长了,他实力终是在李会阳之上,绝对是可以取胜的,但偏偏这和尚性格暴躁无比,打得顺时还好,一旦打得不顺,心浮气躁,频频出错的时候可有不少,李会阳这样的防御专家,还真是专门为了对付他而生的,

而如龙印真,虽然曾经赢过李会阳,可却赢得比较勉强,面对上空智这种蛮力进攻型,他还真不见得能比李会阳处理得更好,万剑决毕竟主攻而不主防,而且空智又是个遇强愈强的类型,和空智对拼攻击的话,让他打发了性,绝逼是越战越猛,那龙印真取胜的机会就真是反而不如李会阳高了,

众人均觉烈盘分析得有道理,李会阳握拳道:“若他性格果是如此,我必可守到他怒极出错时,此战,我有把握,”

烈盘继续说道:“剩下三场,大雷音寺必是让包括空明在内的三位九星元婴出手,空明便不用说了,伪大圆满,实力强横,几乎无任何弱点,最好的结果便是让胖子遇上,让他们胜了那一场便是,也不是不能让龙师弟或欧阳师姐去接手,但既是必输,又何必去折了龙师弟或欧阳师姐的锐气,雪藏起來以备后赛才是正经,而剩下那两位,空心、空见,均是神魔炼体,基础实力和盖叶差不多,但性格死板、思维僵化,变化不多,外界评价一直在盖叶之下,便由我和鲜师兄一人对付一位吧,虽是两场硬仗,但我觉得我们的赢面会更大些,”

这确实已经是最好的排布方式了,除了胖子愁眉苦脸外,欧阳兰等人都纷纷点头称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