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大圆满元婴(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吸取了天琼玉晶,只是将其药力转化为灵元、体能储存分化到了肉身中,这并不是真正的完全消化,毕竟天琼玉晶所蕴含的能量太大太强,就算烈盘的身子承受得了,那也只是指能接受其留存体内,而不代表就能完全消化掉了,

他估摸着那天只消化了大概三分之一的量,剩下的三分之二还留在自己体内,潜伏在自己经脉之中呢,饶是如此,自己的实力增涨也是足够疯狂了,

力量大概直接增涨了四十万斤左右,直接越过两百万大关,稳定二百三十万的数值左右,速度从原本的一刹那一丈七,爆增到现在的一刹那一丈九,这速度已经是接近大圆满夜摩天的数值了,而至于灵元……

当初迈进元婴之后,灵海化为灵识,灵元化为元婴,在内视的灵识中,是有一尊小小的元婴之像的,

那模样就像是一个还在胎盘中的胎儿,只有最简单的头、身、手、脚,连五官都还看不清楚,

后來靠着大量灵矿持续修炼星宇决,迈入中阶元婴境后,这胎儿脸上的五官才逐渐完整起來,可却仍旧还只是个胎儿模样,照烈盘的估计,大概要等自己修入高阶元婴,这胎儿才会逐渐转化为真正的‘婴儿’,能活动、能睁眼、能呼吸,那才是真正的元婴之像,但这个过程绝不会短,

照着自己修炼星宇决的速度,就算是不缺灵矿,少说也得花上好几个月乃至一年许的时间,

可,此时一内视……

只见灵识内那‘胎儿’的眼睛已经半睁开,连眼睫毛都长了出來,胳膊虽然细小,但却已能轻微幅度的摆动,

不知不觉中,自己、自己竟已迈入或接近高阶元婴境了,,

烈盘这一惊喜可非同小可,

这突破來得太是时候了,

等阶境界的增涨,带來的可绝不仅仅只是灵元的提升而已,那还会是一种质变的提升,同样的力量轰出去,由于灵元纯度的不同,威力也将大为不同,

不过,小等阶的突破虽然不至于引來天劫之类,可却也绝对会产生身体和感知上的变化,而且,从中阶元婴突破到高阶,那绝对是个质一般的提升,再加上天琼玉晶消化出來的那些能量,自己的力量、速度等方面,恐怕还远不止增涨这么一点呢,

有问題,

他继续细细查看,很快就发现,

灵识中的胎儿眼睛只是半睁,而并未全开,胳膊手脚虽已能轻微摆动,但却也只是被动的摆动,而并非主动的晃动,

看來自己只是接近突破高阶的边缘上,还沒有真正的突破呢,

他心中一定,并未有半分失望,

天琼玉晶的能量只消耗了三分之一,便已让自己有了如此巨大的突破,虽说突破高阶这临门一脚所需的能量会比之前的积累更多,但,还有三分之二的天琼玉晶能量散布在体内各处呢,只需将之炼化,突破指日可待,

齐谊、夜摩天、空明和尚、白牡丹这四个真假大圆满元婴的基础数据,这两天來烈盘可沒少看,也一直像是一座大山般压在他头顶,这些妖孽,可不只是超过了自己一点或者一截而已,那是完全的一倍之甚至是两倍之,和这等高手过招,别指望着你拥有什么强大的战技就能以弱胜强,你有的,人家都有,你沒有的,人家也有,想靠霸星九剑、剑轨击和太极之道这些招数胜过这四位,那绝对是很难很难很难的,道境、战技这些方面,别人比自己只强不弱,

要想不靠万妖幡和元符获胜,自己除非能在基础力量上得到极大的提高,而突破高阶元婴,就有这样的可能,

一阵阵光芒缠绕,灵元汇聚,

烈盘静静的盘坐在竹林内,潜运心法,心随意走、意随气走,周身灵元调动,将那些散布在体内经脉各处的天琼玉晶残余灵元,给一丝丝、一点点的激发了出來,

那天吸取天琼玉晶的第一波药力时,虽是直接消化了三分之一,可毕竟是原始玉晶,本就便于消化和吸收,因此仅只短短不到一分钟便已搞定,可这次是将体内所有碎散四布的残渣重新汇聚,再重新熔炼消化吸收,这过程可就复杂了许多,需要的时间自然也多得多,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烈盘所坐的竹林中,开始散布出一阵阵浓郁的灵元香气,清新而脱俗,让人嗅之便心旷神怡,不少小动物,如兔子、喜鹊、黄莺、松鼠,都不由自主的受这香气吸引,朝这竹林中靠近过來,也是愧得无量山这些客居山锋上有无量山弟子常期维护检查,一只妖兽都沒有,否则在这种情况下露天修炼还真说不定有那么点危险,

烈盘双目紧闭,时刻内视着灵识中元婴的变化,

只见那胎儿般的元婴像,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进化着,

手、脚、身子,正不断的长大,烈盘甚至能瞧见从那些细小胳膊上超速度分裂出的一个个细胞,再增涨,

而最神奇的是,随着天琼玉晶能量不断的溶解、注入,胎儿的额头上隐隐开始出现了一颗红色的菱形印记,最开始时淡淡的,毫不起眼,然后逐渐变为淡红色、暗红色,深红色,再转而发亮,变黄、变金,

与此同时,它惺忪半睁的睡眼也在缓缓的打开……

这种感觉无比的奇妙,仿佛你亲手在缔造着一个全新的生命,

别的元婴强者在突破这一步时,或许会有类似的感觉,但却并不可能太强烈,但在烈盘看來,这种感觉却就强烈极了,

他知道,这是‘生’之道,

十大至高天道之一,‘生’,

自己有凤凰仙体,凤凰涅磐,本就是代表重生之意,虽说自己境界太低,无法在领悟凤凰仙体的同时去领悟十大至高天道之一的‘生’之道,可,他能感觉,他能记忆,他能有一种模糊的感知,这种感知并不代表他在这十大至高天道之一的‘生’道上有了什么突破和领悟,但却是在培养着一种天赋,一种和‘生’之道天然的亲近感,

就像摩天黑鹏,以它那区区真妖的境界,它不可能真的对‘风’之道有什么超强的领悟,但它却天生就能操纵风,能控制风,它不明原理,但风却就是‘喜欢’它,愿意听它的命令,愿意受它的掌控,这就是一种天赋,一种与生俱來的天赋,

而烈盘此时感知的、在培养着的,便也是此类,

一个生命的诞生、一个世界的诞生、一个星系的诞生,乃至宇宙万物的诞生,

欢喜、愉悦、充满希望,是生之道的主旋律,

从无到有,这才是真正的生之道,所包罗万象之广阔,哪怕烈盘才仅只管中窥豹般瞧得一点,已然磅礴得让他难以想像了,

就在他沉浸在对‘生之道’的观摩中无尽喜悦时,灵识中突然咯噔一下,

沉浸在‘生’道中的烈盘瞬间被拉醒到现实中來,

只见眼前的无尽宇宙万物统统一收,取而代之的,则是自己灵识内那胎儿元婴像,

它额头上那个金色菱形印记已然亮得让人难以直视了,原本半睁的眼睛此时缓缓睁开,一道闪耀之极的金芒从它眼中射出,

元婴现,

只见那元婴并无任何新生稚嫩的眼神,从那金芒四射的眼中,烈盘瞧见的是一种睿智和霸气,

只见它缓缓舒展开手脚來,在灵识中悬空而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轻语:“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只一瞬间,这声音有如一波來自灵魂深出的呐喊般,轰然击中烈盘的内心深处,

元婴只是一种化像,一种由修士的本质灵魂而衍化出來的外像,它的言行、它的习惯,都是修士最本质、最本源,沒有搀杂丝毫掩饰的真言,

而此时元婴像那无比霸气的身资,便是烈盘真正的本象,

或许他在很多时候都活得很低调,对自己约束颇多,比如这仙道大会,他便自定规矩,绝不擅自使用万妖幡和元符,除非对手也用了某种逆天法宝,这在旁人看來是很可笑的,也是很不自在的表现,连自己的强大都不敢展示出來,还有何霸气可言,

别说旁人了,就连烈盘自己,有时候都会产生自我的怀疑,觉得自己是否在某些时候过于小心翼翼了,不够洒脱也不够大气,但他本能的却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以前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甚至修炼剑之霸道时,也是因为这样的心境、这样的顾虑,让他始终无法真正的领悟‘霸道’,也无法真正的霸气起來,

可当内结的元婴说出那句话之后,他瞬间就明白了,

霸道、霸道,是‘霸’之道,而并非行为上的‘霸道’,

‘霸’道是存于内心深处的,就像空明和尚的所谓‘金刚之怒’,不是单纯的发泄、不是单纯的冲动、不是单纯的一往无前就叫霸道,真正的霸,存乎于内心,那是无所畏惧、那是无比的自信和骄傲,

这些日子关于‘剑之霸道’的领悟和积累,包括昨天才听闻的所谓‘金刚之怒’等言论,再有元婴新生,发自本心的呐喊,瞬间让烈盘自悟一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